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5年前首次公开露面,5年后“配偶”丁玉梅突然变成“独立第三方”,一份公告引发许家印婚姻状况大猜测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8-16 17:46:30

◎丁玉梅被公开披露为许家印的配偶,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底。记者查询发现,港交所披露显示,许家印及其旗下公司向合资格借出人以外的人提供作为保证的股份权益已获解除,导致股份权益的性质有所改变。文件显示,许家印配偶信息栏为丁玉梅。

每经记者 黄婉银    每经编辑 陈梦妤    

“公告已经明确丁玉梅为独立于公司以及关连人士的第三方,如果是配偶,公告的表述不应是独立于关连人士的第三方,但实际是否离婚应以民政部门为准。”

8月16日,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子孺律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恒大系和港交所资料此前公开披露,丁玉梅系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的配偶。

8月14日,中国恒大旗下恒大汽车发布公告,获得由阿联酋国家主权基金持股的美股上市公司纽顿集团(NWTN)首笔5亿美元战略投资。恒大汽车、认购方(纽顿集团)、恒大集团及许家印订立了股份认购协议。其中,还有一组订约方是香港好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邦)及其实控人丁玉梅。

但上述公告却将丁玉梅表述为“独立于本公司及其关连人士的第三方”,她还持有中国恒大已发行股份总数约5.99%。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丁玉梅变成“独立第三方”而引发的与许家印婚姻状况猜测一事向恒大方面求证,截至发稿暂未回复。

突然出现的“独立第三方”

丁玉梅与好邦之所以出现在恒大汽车8月14日的公告中,与恒大之前的债务重组有关。根据恒大今年3月公布的重组方案,受限于获得相关批准,恒大应尽最大努力以使丁玉梅及GoodBondLimited(由丁玉梅全资持有,即好邦)向恒大新能源汽车提供的总计22亿港元贷款用于转换为以每股3.84港元发行的恒大新能源汽车新股份。

因此,如8月14日的公告披露,丁玉梅及好邦提供的总计22亿港元贷款将转换为新股份但不构成恒大债务重组的一部分,将按每股3.84港元转换为572,916,666股新股份(相当于完成后已发行股份总数约3.52%),并将发行予丁玉梅及好邦。

公告显示,好邦为一家在香港注册成立的投资控股公司,由丁玉梅全资拥有。丁玉梅为独立于公司及其关连人士的第三方。根据公司可取得公开资料,丁玉梅于791,248,238股中国恒大集团股份中拥有权益,相当于本公告日期中国恒大集团已发行股份总数约5.99%。

而据据港交所上市规则,关连人士指上市发行人或其任何附属公司的董事、最高行政人员或主要股东(使或控制行使10%或以上投票权的人士)、任何上述人士的联系人等。而关连人士的联系人包括配偶、子女等。

据此,许家印目前作为中国恒大控股股东、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自然是关连人士。如果作为许家印的配偶参与上述交易,理应被认定为关连人士的联系人,而非被视为关连人士。

丁玉梅被公开披露为许家印的配偶,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底。记者查询发现,港交所披露显示,许家印及其旗下公司向合资格借出人以外的人提供作为保证的股份权益已获解除,导致股份权益的性质有所改变。文件显示,许家印配偶信息栏为丁玉梅。

正因此,有媒体质疑恒大此举或为“技术性离婚”,丁玉梅可在财务上与许家印进行分割,规避债务等问题。

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登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所以,丁玉梅不仅作为许家印的配偶或“曾经配偶”,而且还是其创业路上的得力助手,即使他们解除婚姻关系,也不能排除他们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生产经营背负的夫妻共同债务,难以做到彻底隔离风险与规避债务。

恒大前路未卜

公开信息显示,1982年,许家印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河南舞阳钢铁厂工作,在那里认识丁玉梅,二人在第二年结婚。多年来,丁玉梅几乎从未在公开市场露面。2018年12月,许家印、丁玉梅夫妇高调返回河南老家,回到太康县高贤乡聚台岗村,这也是丁玉梅的首次公开露面。

记者查询香港公司注册处系统发现,好邦股东是英属处女岛(BVI)注册的佳能企业有限公司。

据香港媒体《香港01》2021年11月报道,好邦持有山頂布力徑10號E座屋,这处豪宅被抵押借款,佳能企业有限公司还是贷款的额外担保人。

值得注意的是,也是在2021年,XinXin(BVI)Limited、丁玉梅、许家印于当年11月25日合计卖出12亿股中国恒大股份,每股平均价格2.23港元,套现约26.76亿港元。

在恒大物业和恒大汽车相继复牌后,中国恒大的复牌仍未有明确日期。7月31日,中国恒大发布清盘呈请聆讯延期公告,鉴于公司境外重组的最新进展,呈请人同意推迟该呈请的聆讯。香港高等法院已批准同意传票,该呈请的聆讯押后至2023年10月30日。

在此之前,中国恒大清盘呈请聆讯已经过4次延期,从2022年8月31日开始,先是延期2个多月时间至2022年11月7日,几天后又宣布再次延期至2022年11月28日,此后又宣布延期至今年3月20日。今年3月20日,中国恒大又将聆讯进一步延至2023年7月31日。

恒大财报显示,从2021年度到2022年度,恒大两年净亏损约8120亿元。截至2022年12月31日止,其负债总额24374亿元,剔除合约负债7210亿元后为17164亿元。同时,从2021年度开始,恒大净资产由正转负,截至2022年底,其总资产约18383亿元,总负债约24374亿元,净资产约-5991亿元。

截至2022年12月31日,恒大负债总额24374亿元,剔除合约负债7210亿元后为17164亿元。其中,借款6123.9亿元、应付贸易账款及其他应付款项10022.6亿元(含应付工程材料款5961.6亿元)、其他负债1017.4亿元。包括完全竣工及在建的在售项目累计1241个;拥有土地储备2.1亿平方米;参与旧改项目79个,其中大湾区55个(深圳34个),其他城市24个。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VCG111133202342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公告已经明确丁玉梅为独立于公司以及关连人士的第三方,如果是配偶,公告的表述不应是独立于关连人士的第三方,但实际是否离婚应以民政部门为准。” 8月16日,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子孺律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恒大系和港交所资料此前公开披露,丁玉梅系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的配偶。 8月14日,中国恒大旗下恒大汽车发布公告,获得由阿联酋国家主权基金持股的美股上市公司纽顿集团(NWTN)首笔5亿美元战略投资。恒大汽车、认购方(纽顿集团)、恒大集团及许家印订立了股份认购协议。其中,还有一组订约方是香港好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邦)及其实控人丁玉梅。 但上述公告却将丁玉梅表述为“独立于本公司及其关连人士的第三方”,她还持有中国恒大已发行股份总数约5.99%。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丁玉梅变成“独立第三方”而引发的与许家印婚姻状况猜测一事向恒大方面求证,截至发稿暂未回复。 突然出现的“独立第三方” 丁玉梅与好邦之所以出现在恒大汽车8月14日的公告中,与恒大之前的债务重组有关。根据恒大今年3月公布的重组方案,受限于获得相关批准,恒大应尽最大努力以使丁玉梅及GoodBondLimited(由丁玉梅全资持有,即好邦)向恒大新能源汽车提供的总计22亿港元贷款用于转换为以每股3.84港元发行的恒大新能源汽车新股份。 因此,如8月14日的公告披露,丁玉梅及好邦提供的总计22亿港元贷款将转换为新股份但不构成恒大债务重组的一部分,将按每股3.84港元转换为572,916,666股新股份(相当于完成后已发行股份总数约3.52%),并将发行予丁玉梅及好邦。 公告显示,好邦为一家在香港注册成立的投资控股公司,由丁玉梅全资拥有。丁玉梅为独立于公司及其关连人士的第三方。根据公司可取得公开资料,丁玉梅于791,248,238股中国恒大集团股份中拥有权益,相当于本公告日期中国恒大集团已发行股份总数约5.99%。 而据据港交所上市规则,关连人士指上市发行人或其任何附属公司的董事、最高行政人员或主要股东(使或控制行使10%或以上投票权的人士)、任何上述人士的联系人等。而关连人士的联系人包括配偶、子女等。 据此,许家印目前作为中国恒大控股股东、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自然是关连人士。如果作为许家印的配偶参与上述交易,理应被认定为关连人士的联系人,而非被视为关连人士。 丁玉梅被公开披露为许家印的配偶,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底。记者查询发现,港交所披露显示,许家印及其旗下公司向合资格借出人以外的人提供作为保证的股份权益已获解除,导致股份权益的性质有所改变。文件显示,许家印配偶信息栏为丁玉梅。 正因此,有媒体质疑恒大此举或为“技术性离婚”,丁玉梅可在财务上与许家印进行分割,规避债务等问题。 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登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所以,丁玉梅不仅作为许家印的配偶或“曾经配偶”,而且还是其创业路上的得力助手,即使他们解除婚姻关系,也不能排除他们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生产经营背负的夫妻共同债务,难以做到彻底隔离风险与规避债务。 恒大前路未卜 公开信息显示,1982年,许家印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河南舞阳钢铁厂工作,在那里认识丁玉梅,二人在第二年结婚。多年来,丁玉梅几乎从未在公开市场露面。2018年12月,许家印、丁玉梅夫妇高调返回河南老家,回到太康县高贤乡聚台岗村,这也是丁玉梅的首次公开露面。 记者查询香港公司注册处系统发现,好邦股东是英属处女岛(BVI)注册的佳能企业有限公司。 据香港媒体《香港01》2021年11月报道,好邦持有山頂布力徑10號E座屋,这处豪宅被抵押借款,佳能企业有限公司还是贷款的额外担保人。 值得注意的是,也是在2021年,XinXin(BVI)Limited、丁玉梅、许家印于当年11月25日合计卖出12亿股中国恒大股份,每股平均价格2.23港元,套现约26.76亿港元。 在恒大物业和恒大汽车相继复牌后,中国恒大的复牌仍未有明确日期。7月31日,中国恒大发布清盘呈请聆讯延期公告,鉴于公司境外重组的最新进展,呈请人同意推迟该呈请的聆讯。香港高等法院已批准同意传票,该呈请的聆讯押后至2023年10月30日。 在此之前,中国恒大清盘呈请聆讯已经过4次延期,从2022年8月31日开始,先是延期2个多月时间至2022年11月7日,几天后又宣布再次延期至2022年11月28日,此后又宣布延期至今年3月20日。今年3月20日,中国恒大又将聆讯进一步延至2023年7月31日。 恒大财报显示,从2021年度到2022年度,恒大两年净亏损约8120亿元。截至2022年12月31日止,其负债总额24374亿元,剔除合约负债7210亿元后为17164亿元。同时,从2021年度开始,恒大净资产由正转负,截至2022年底,其总资产约18383亿元,总负债约24374亿元,净资产约-5991亿元。 截至2022年12月31日,恒大负债总额24374亿元,剔除合约负债7210亿元后为17164亿元。其中,借款6123.9亿元、应付贸易账款及其他应付款项10022.6亿元(含应付工程材料款5961.6亿元)、其他负债1017.4亿元。包括完全竣工及在建的在售项目累计1241个;拥有土地储备2.1亿平方米;参与旧改项目79个,其中大湾区55个(深圳34个),其他城市24个。
恒大 许家印 恒大汽车 婚姻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