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拍《山海经》的女孩

YOU成都 2022-10-04 18:31:59

成都,一座满载着星光与记忆的城市,当我们在历史长河里细细打捞,总能发现,人,才是这座城市的最为鲜活的灵魂。数千年的历史赋予其别样的光晕,与生活其间的人们同频共振、交互融合,共同塑造着独属于这座城市的文明。

2020年开始,YOU成都在成都市推进“三城三都”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指导下,开启“YOU成都·新推荐”。第一季以消费点位的推介聚“点”窥见“闲不下来的成都”,第二季以生活方式为“线”串联出“乐此不疲的成都”。

2022年,当我们再次以成都为题,打开人们在这座城市的实践,得到了一个关键词——“好有意思”,这既是他们的生活状态,也是他们关于这座城市的经验描摹。

因此,YOU成都·新推荐第三季,以“好有意思的成都”为题,以人为主角,继续观察、记录、探讨,关于这座城市源源不断的灵感、想象,以及,它们所带来的,一切新鲜创造和果实。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焕焕的工作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部羽毛逐渐丰盈。

两个小时后,我将成为一名“羽人”。

桌上摊着那本由插画师陈丝雨绘制,“国学鬼才”孙见坤配文的《山海经》,已经翻得有些散架了。作为《山海经》的重度痴迷者,焕焕想要极致地再现书中对羽人的描绘。

据说,在那个叫“羽民国”的神秘国度,人们的脑袋和脸都很长,红眼睛、白头发,浑身长满羽毛,像鸟一样,会飞。

01/

五年,70组角色

近年,汉服正悄悄突破圈层。在有着“汉服第一城”之称的成都,各种各样的汉服产业应运而生,一些与之有关的文化机构与个人也开始崭露头角。

凝聚上古先民智慧的《山海经》,被称为“地书”。它包罗万汇,山川地理、奇鸟异兽、神话民俗,无不涉及。

就是这样一本古籍,在焕焕的镜头下“活”了。

过去五年,焕焕一直在拍摄《山海经》,前前后后,完成了70来组作品。乘黄、夫诸、鲛人、西王母、九尾狐、比翼鸟……一个个原本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形象,鲜活了起来。

作为古风创作的常见题材,《山海经》如同灵感的源泉。创作者当中,有专门搞插画的,也有只做摄影或妆面的,但像焕焕这样,从服装造型到妆面设计,再到拍摄全部一力承担的创作者,却很少见。

自费拍摄不比商拍,加上题材的宏大与延续性,一组拍摄动辄耗费数万元。每张美轮美奂的影像后面,都是“燃烧”的人民币,但焕焕,却停不下来。

每次见面,只要说起《山海经》,她便眼里冒星星。《山海经》到底拥有怎样的魔力?“一个世界,”焕焕说,“它可能与我们相关,也可能不相关 ,甚至完全平行。它本身给我们的东西是有限的,但想象又无限的。”

● 《山海经·中山经》之夫诸

02/

停不下来的“焕爷”

焕焕算是个半路出家的摄影师,原本学美术专业的她,因当模特的经历拿起相机。所以,直到现在,纵使圈粉无数,她也低调地将自己称为“摄影爱好者”。

而她与《山海经》之间的缘分,似乎是命中注定。

由于上学上得早,在班里个子显得小小的,同学们都叫她“妹妹”。她的奶奶,像普希金的奶娘一样,会讲民间传说。

长大后,已经开始从事拍摄工作的焕焕走进图书馆,无意间翻开了一本《山海经》,那团源自儿时枕边故事的“火”,遇上了“薪柴”,滋溜一声,“燃”了。

她要拍《山海经》,属于她的《山海经》。

至此,但凡与《山海经》沾边的东西,她都不会放过,不同版本的书目,堆满了书架。

●《山海经·海外西经》之乘黄

首次拍摄,去都江堰取景,拍传说中那个状若狐狸,背上长角,可以给人带来长寿的乘黄。哪知恰遇雨季河水泄洪。焕焕背着化妆包、相机,扛着三脚架在山路上狂奔。模特的油彩上到一半,化妆品被冲走了,她撒腿便与水赛跑。那种“夸父逐日”似的爆发力,若不是曾亲眼看到她在片场的倒腾,真的很难相信。

每一张光鲜的影像后面,都藏着一个奔忙的焕焕。朋友们常常开玩笑说,焕焕的肱二头肌一定很发达,于是人送尊称——“焕爷”。

她特别能跑。

作为一部包含地理奇观的古书,《山海经》具有超强的方位感。为了拍摄到好景致,焕焕不仅将成都的犄角旮旯都转了个遍,上山下海、直捣大漠,也不在话下。

拍应龙,在浣花溪寻了个宝藏假山;拍胜遇,在西岭雪山耗了两天;拍九尾狐,去了2000公里之外的敦煌。

她也特别能折腾。

拍东方句芒,光是妆面,就耗费6小时;拍毕方,要用树枝搭建鸟窝,操起镰刀就挖地;拍南海蝴蝶,为了想要的效果,将一块镜子从成都扛到了大漠。

焕焕说,她睡觉时,有时候会梦见自己在树林里乱穿,又或是看不清相机屏幕。这恐怕都是瞎折腾的结果。但清醒的时候,每次嘴巴上说着旅行坚决不工作,到头来还是会忍不住带作品回来,她自嘲:“典型的口是心非,‘强迫症’。”

03/

生活中取材

《山海经》对角色的描写少得可怜,加之文言文表述,晦涩难懂,更何况版本较多,进行具象呈现,谈何容易?

提取有效元素,是焕焕的秘诀。在设计每一个角色之前,她都会先进行版本对照,画一张草图,反复斟酌,再付诸实践。

她将这个过程比作打游戏通关,“那些文字就像游戏里的提示,你可以在其中营造自己的世界,这里有现实之外的天马行空。”

其实,最难的还不是提取,而是如何将她的设计与模特相融。因此,材料选择及运用至关重要。而生活,成了她的灵感源泉。

她曾拍摄过一种叫犭戾的兽,外观像刺猬,全身通红。为了塑造这个角色,她去到青石桥,在卖树根的摊位前蹲了半天才挑到满意的材料。绑上胶圈,喷上红漆,放在模特的背上,作为造型的关键部分。

为了再现人鱼褪去鱼鳞的过程,她把目光投向了菜市场。向卖鱼的老板儿讨要废弃鱼鳞,洗净、消毒,晾干后,再掰回正常形状,贴在模特脸上,塑造质感。

从妆面到服装,再到整体,每一组照片,甚至每一张照片都独一无二。哪怕是同类的鸟兽,同样都美,却美得不同。

譬如,都是长角的兽,人身龙首与罴九不同;同样是羽毛的表达,凤凰与青鸟,所用的量与位置也不同;同样是鱼,鮯鮯鱼与蠃鱼的形象也区别甚大。

推陈出新,这是焕焕给自己下的目标:不要被自己模式化,也不要活在套路里。

04/

慢一点,做好一点

拍摄之前,焕焕通常会与模特提前沟通。“抓壮丁”的情况,更是日常。她会根据角色特征与气质在朋友中挑选模特。所有出镜,皆为无偿。

几年拍摄,多亏了身边“小妖”们的支持,无名无利,她心中很是感谢。同样,说到自家的粉丝,焕焕也很暖心。

刚开始,因为一些胡乱的拼凑式报道,焕焕的作品曾在网上引发过质疑。不过,近些年,作品越来越受欢迎,焕焕的微博账号拥有了近百万粉丝。

●《山海经·南次三经》之颙

逐渐走红后,有节目组邀请焕焕从幕后走到台前,她却一一拒绝,因为害怕卷进“卖惨”人设的旋涡。对于粉丝量和点击量的增加,她也坦言:在乎点击量,但拒绝虚高。

当然,在摄影之外,对于《山海经》在其他领域的演绎,焕焕也有尝试。

譬如,与舞台剧及影视剧的合作。此前,她的服装设计在电影《灵兽》与电视剧《三千鸦杀》中都有呈现,而在央视正在筹备的《山海经》纪录片里,她也担任了服装与妆面设计。

短视频兴起后,焕焕也开始了《山海经》系列小视频的创作。她与朋友还在考虑以3D动画的方式,探索更多可能性。

反正,她打算将《山海经》一直做下去,慢一点,努力做好一点。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王蜀杰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