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上海知名机构突然闭店,总部已人去楼空!创始人名下多家企业股权发生变更,门店合并计划疑为骗局!员工:离职都没办法,欲哭无泪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6-15 22:55:46

每经记者 黄海    每经编辑 何小桃 杨夏    

“本身5KM也是大机构,会出这种问题,连老师都没想到。”

6月13日晚间,大量自称老师、顾问、会员的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多家5KM舞蹈工作室门店已经“关门跑路”。当晚,“5KM”相关词条登顶微博热搜。

CFF20LXzkOzUWhHYVbmanusWJDicEC8icdzibz0HWB164U8vQyTE8XujhN6bckRGlznYOHe0uar1dQBvx5twbkg7g.jpg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5KM舞蹈工作室(以下简称“5KM”)在行业里小有名气。在多位业内人士眼中,5KM可以说是江浙沪地区师资水平最高的连锁舞蹈工作室。

据“5KM舞蹈工作室”官方微信,截至今年6月1日,5KM已于江浙沪各大主流商圈的商场开设了30余家门店,提供不同舞种,不同风格、不同难易度的丰富课程。所有5KM门店每个月开展10500节左右常规课,平台每月授课老师多达670位左右。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明星舞蹈工作室身陷困境,留下数以千计的会员以及超千万元的会员费问题待解。

6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多种渠道联系5KM公司以及创始人,电话均未接通。6月14日下午,记者在5KM总部看到,公司已经空无一人,内部办公设备几乎被搬空。屋内一份解约清退声明显示,5KM已欠租近一个月。

CFF20LXzkOzUWhHYVbmanusWJDicEC8icdjByV1dLNS084ITCMVuSqh4bWgWQrjOYYVHictYciaqpCTCQicjylSFFkA.jpg

5KM总部桌面上的一则解约清退声明。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海 摄

CFF20LXzkOwNfsay86cib4p0S2T0NfBIZicSMl7tYnKBaibmLibs8uIQI1mZYasibU5KFf6wlMM5EENdMic3ibFTHCmUw.png

突如其来的闭店

6月13日傍晚,韩清(化名)动身前往5KM在上海长寿路的门店。按照原计划,当晚她将和几十名学员一起,学跳韩国女团少女时代的舞蹈。韩清今年24岁,是一名KPOP(韩流)爱好者,2022年前后开始在5KM上课,累计花费近万元。在她的印象中,自办卡以来,5KM的师资力量和学生氛围一直都不错。

5KM曾在官方公众号中介绍,每一家门店都坚持使用行业内较高成本的舞美级音响、柔光射灯、索尼系列单反等等高成本硬件设施。据多位学员回忆,一般而言,每节课都有专业人员帮助全程录制上课视频。

一切在6月13日晚戛然而止。当晚8点,韩清来到门店,发现原本应该在门店上班的员工、课程顾问都“消失了”。韩清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天门店里只有场所和音箱,在这样的情况下,老师还是决定要把学生的课都上了,我们条件还算好,有的门店连音箱和空调都没有了……”

6月14日中午,韩清在抖音上发了一条视频,并配文:“昨天是最后一节课,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在,老师举着手机边喊口号边拍,很心酸……”不足一天时间,这条视频的点赞量已经破万。

韩清想不通5KM为何会突然关门。“一般来说,其他舞蹈室开不下去,可能会有生源变少或者排课量、师资变少等经营恶化的表现,但5KM完全没有,办卡的人一直很多……”

韩清的遭遇并非个例。同样猝不及防的,还有5KM的员工。

“局面发展到现在,我也是一头雾水、不知所措、欲哭无泪,上午还在兢兢业业工作的我,下午消息就爆炸了,紧接着传出公司爆雷的消息。”林雨(化名)是5KM的课程顾问,在5KM工作了4年半,日常负责学员购课相关事宜。6月13日中午,市面上陆陆续续传出5KM门店关门的消息,她的手机开始被消息“轰炸”。

因消息过多,当晚11点,林雨在朋友圈公开发布了一封面向学员的道歉信:“我本人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对我的支持和信任,但是被公司蒙在鼓里的我辜负了大家对我的信任,我深感抱歉!真的非常对不起!”这则朋友圈中,林雨还透露公司5月工资还未发放,社保也只交到了2月。

5KM的经营问题或早已浮出水面。

CFF20LXzkOwNfsay86cib4p0S2T0NfBIZicSMl7tYnKBaibmLibs8uIQI1mZYasibU5KFf6wlMM5EENdMic3ibFTHCmUw.png

6月初,创始人名下多家企业股权发生变更

算上在5KM的三年,罗震已经跳了9年的流行舞。用罗震的话讲,他见证了5KM的兴起和衰落。在他看来,5KM业务的转折点在2023年年底,主要原因有两个,其一是师资的流失,因为一批知名舞蹈老师离开或缩减课时,罗震将上课的频次从一周四次减少为一周一到两次;其二是代约、蹭课导致的会员收入减少。

据罗震介绍,过去几年间,三方平台上代约课程的生意猖獗,往往40元上下就可以约到原价70至80元的课程。为了减少代约、蹭课带来的损失,5KM曾使用人脸识别系统,但最终部分门店的人脸识别系统“不知为何停用了”。

罗震的说法得到了部分证实。今年6月1日,5KM在公众号发布了一封全员信。信中直言,受大环境等影响,生意一直很稳定的5KM受到业绩的压力。

彼时,5KM表示将以上海为重点,从几个纬度对公司进行结构性调整:其一,从高昂租金的顶奢商场退出,不把业绩作为唯一指标;其二,布局不合理以及条件不好的商场退租;其三,代约、蹭课重灾区导致无法自主盈利的门店,非必要成本的降低将大大增加课程的丰富度。

据5KM介绍,从商场退出的门店,将被统一合并至其他门店。以5KM长宁龙之梦店和5KM长宁来福士店为例,后者将合并至位于长宁又又中心的5KM中山公园旗舰店。“5KM中山公园旗舰店已进场装修,预计6月底完工,近1000平面积,6间教室,完整承接上述两家门店的所有现有课程。”

CFF20LXzkOzUWhHYVbmanusWJDicEC8icdKdEYDDpyxHx1FdDQReNIKHuPDsk5hZ7ojhrRjkf3HXlRt68n9Eh7ibg.jpg

图片来源:“5KM舞蹈工作室”微信公众号

6月14日下午,5KM长宁来福士店内部空无一人,一批前来维权的会员聚集在门口。《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门店的玻璃大门上也张贴有门店合并的公告。

CFF20LXzkOzUWhHYVbmanusWJDicEC8icdrmVzAg58lTAia7QFgD1yCQ5sBAENcCyPTR2qcTQYVa88xAQSQeQbdIA.jpg

5KM门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海 摄

记者旋即以消费者的身份联系又又中心,接线工作人员表示,商场并没有名为5KM的舞蹈工作室门店,也没有接到任何有关舞蹈工作室的开业消息。“我这里就是又又中心,我这边告知您,我们没有收到过5KM舞蹈工作室要入驻的消息。”

6月14日下午,一位5KM会员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其与5KM课程顾问的聊天截图。该课程顾问称,龙之梦、来福士两门店合并实为“骗局”,实控人提出后就“跑了”。但因无法联系到5KM相关方,该说法未获得进一步确认。

5KM舞蹈工作室背后公司名为上海微单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微单锶)。据天眼查信息,上海微单锶成立于2015年4月29日,法定代表人名为付新宇,注册资本1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4年6月初,付新宇名下多家公司发生了股权变动:6月3日,杭州谱舞体适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股东由付春阳、付新宇变更为夏必翠和赵宏,对应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夏必翠;同一日,原本由付新宇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微单锶文化艺术(杭州)有限公司也发生了同样的人员变化,法定代表人变为夏必翠。

夏必翠究竟为何许人?6月15日下午,记者拨打了微单锶文化艺术(杭州)有限公司2023年年报登记电话,但被提示该电话已关机。记者又尝试拨打了夏必翠名下另一公司“杭州雨石聚进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电话。接线员表示,该电话实为5KM在拱墅区一门店的电话,她对公司股东层面的变化并不清楚。

另据该人员表示,目前杭州地区的5KM门店仍在营业中。但据杭州本地媒体报道,有网友反映,5KM杭州来福士中心门店的大门上,已经张贴了一张“致顾客书”的公告。

公告中,杭州来福士中心称,微单锶文化艺术(杭州)有限公司(5KM)存在拖欠应付租金等违约行为,将依法追究责任。来福士告知顾客尽快与店铺负责人联系,沟通卡内余额的后续处理方式。

6月15日下午,记者从杭州来福士中心处确认,上述公告内容属实。

CFF20LXzkOwNfsay86cib4p0S2T0NfBIZicSMl7tYnKBaibmLibs8uIQI1mZYasibU5KFf6wlMM5EENdMic3ibFTHCmUw.png

总部欠租被清退,办公室已空无一人

大厦将倾,传言四起,没人能联系到处于风波中的付新宇以及其他高管。由会员、老师自发组织的维权群中,不时流传出有其他品牌愿意接手部分门店的消息,但所有的消息均未被确认,外界也无法联系到公司的相关负责人。

得知公司“爆雷”后,林雨曾多次尝试为学员提交退款申请。但钉钉平台显示,负责该业务的同事已经离职。同样离职的,还有公司的人事经理以及财务经理。主要人员离职,将林雨和其他员工困在系统之中。

“我们都被锁住,离职都没办法。”林雨说。

6月14日下午,记者来到5KM位于上海市普陀区长寿路的总部。下午四时许,5KM总部大门紧闭,办公室内部各类办公用品杂乱堆放,桌上已无办公设备留存。

CFF20LXzkOzUWhHYVbmanusWJDicEC8icdp4PEB2vNyhJyLa2HSNkHftkS1giapVh9NgSiaicXaVbwDjE6tbxicj9CYw.jpg

5KM总部已人去楼空。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黄海 摄

记者从门缝中看到了一份由物业署名的“解约及限期搬离告知函”。

该公告显示,5KM原本应于5月17日向沙田大厦业主方支付租金,截至6月14日,已逾期28天。物业方面在公告中明确表示:“经过多次联系贵司依旧没有答复。贵方已经实质性违约……请于6月16日前搬离贵司物品,并告知门禁密码……”

现场不时有前来维权的会员和老师上门,但最终都无功而返。一位被拖欠一个月工资的授课老师向记者表示,截至6月15日下午,以往负责工资发放的工作人员依旧没有回复。“我准备周一去劳动仲裁看看。”

在会员们自发组织的维权群中,孙菲菲(化名)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今年5月底,孙菲菲在一位课程顾问的推荐下付费成为5KM会员。但缴费之后,还没等她拿到合同,门店就关门了。孙菲菲觉得无法理解,认为自己被课程顾问欺骗。6月14日,孙菲菲通过微信要求课程顾问帮忙退款,但对方通过微信应允后,又再无回复。

通过公司退款无望,被拖欠工资的老师以及无处退款的会员们开始自发行动。6月14日晚开始,部分会员选择到所属辖区报警。

6月15日下午,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上海市12315热线,接线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只能帮助消费者与对应企业进行协调,具体仍需联系舞蹈机构的对应管理部门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

记者|黄海

编辑|何小桃 杨夏 杜波

校对|刘小英

CFF20LXzkOyYmal29zn37N5Bg2NQ4tyN4ylvMFyM3VmF4x90Uj4cDmoEphibia4RN55ibIXmqU1Od9w2Q5nhA08lA.png|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