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朋友都离婚了,我还在恋爱”,10位未婚女性讲述她们的“不婚理由”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7-19 07:59:21

每经记者 毕媛媛  温梦华    每经编辑 王月龙 魏官红    

CFF20LXzkOzymeAibmGFNe513OHJusFEEmtNBZrfDqlEg8GSvKqyx977GOicFHtH2IhiczJ4qvLjAktYeic1ooJa9g.jpg

近日,《消失的她》掀起票房狂潮,女性、婚姻等相关话题再次引发热议……

在社交平台上,消极的婚恋观并不少见。但不夸张地说,中国或将面临世界上最严重的低生育率危机。”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著名人口经济学者梁建章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2022年起,中国进入人口负增长,人口减少85万人。民政部数据显示,2022年我国结婚登记数为683.3万对,较2021年减少约81万对,创下了民政部自1986年有相关数据记录以来的新低。2021年结婚率为5.4‰,而2013年的结婚率是9.9‰。

年轻人似乎不太想结婚了。

优酷文化频道总监王晓楠观察到,自2018年起,大量女性试图在婚恋综艺里找寻情感议题。但在招募嘉宾或与朋友交谈时,大家对情感需求又表现得可有可无。

女性婚恋态度转变背后,梁建章分析道:“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升,以及就业机会的平等,女性的经济和社会地位稳步提升,她们在很多方面取得了和男性同样甚至更加出色的成绩。”

CFF20LXzkOwDUILzxFuKSpp3LzlTCjw0hZKFqqyNFQIe5hWSMQZibCLOTmfa3UlXDeBkY0Nic7abXo7KRurZFo1Q.png

梁建章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根据Choice数据,截至2023年7月13日,A股女性高管人数为2.3万人,占比21.64%,这一数据呈上升趋势。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话了10位年龄分布在20岁至45岁的单身女性,试图揭开女性婚恋观转变背后的真相。

CFF20LXzkOwNfsay86cib4p0S2T0NfBIZicSMl7tYnKBaibmLibs8uIQI1mZYasibU5KFf6wlMM5EENdMic3ibFTHCmUw.png

催促与渴望

“母胎单身”,是27岁的李想对自己情感状态的定义。作为普通的传媒领域打工人,过去几年,面对父母在“人生大事”上的催促,她早已摸索出一套能避免“家庭战争”的应对方法。

“催我时我就让她们给我找,但她们也找不到合适的;加之我平时不在家,一年就见几面,她们着急但我不找,也没办法。”李想坦言。

这似乎形成了一个循环,被催的人不反驳,催的人也不放弃。时间久了,即使她并不排斥相亲,也依然被贴上了“挑剔”的标签。

成家立业,在传统观念中被认为是一个人幸福与成功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之一。如今,随着社会发展,愈发独立的生活状态和更多元的选择,让恋爱和婚姻不再是年轻人的“刚需”。

据《中国统计年鉴2022》,2021年我国初婚人数为1157.8万人,比上一年减少70.8万人,2010年初婚人数多达2200.9万人。

数字下降背后,“催促”开始出现在“适龄”女性的人生中:没恋爱时被催恋爱、结婚,结婚了被催生小孩,生了小孩又被催生二胎。

李想并非不婚主义者,相反,她十分渴望遇到灵魂伴侣。李想表示,自己不能接受“妈宝男”,也不想找聊不到一起的。爱情可以升华为亲情,但爱情一定要一直存在。“好男生肯定有,但目前确实我没遇到。”

00后的王瑜则觉得找灵魂伴侣“有点太强求,甚至是不可能的”。

性格开朗、热爱社交的她,每天做着繁琐的会计工作,恋爱于她而言,更多是一种丰富生活的交友体验。“在我目前的年龄阶段,谈恋爱还算是个不需要特别深思熟虑的事情,只要能满足当下情感需求就OK,哪能一切都刚刚好。”

CFF20LXzkOwDUILzxFuKSpp3LzlTCjw0V0EOqTGkHoUrmZicqiaBjcZvTAb43UeJlcqDtJ7x8H1n9BWzIm0nwyDw.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互联网婚恋服务企业珍爱网《2023单身女性婚恋观调研报告》显示,40%的男性与24%的女性对单身生活状态感到不满意,还有40%的男女对单身生活状态没感觉;56%的女性与32%的男性表示,不会因为单身时间长,而降低择偶标准。

恋爱纪实节目《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制片人赵勃聊到,“招募嘉宾的过程中,感受到男生对爱情的渴望没有女生那么强。相对的,男生愿意报名的人数也没有女生那么多。”

今年春节,李想和母亲争论了很久。母亲认为她的婚恋观太悲观了,但她认为,自己一个人生活得挺开心,为什么非得陷入婚恋关系里捆住自己。

父母的坚持也很简单,在他们看来,不结婚不生育小孩,你的人生就不完整。李想不明白,反问道:“究竟什么才是完整的人生?我有自己想体验的也有不想体验的,难道不去做不想体验的事情就不完整了吗?”

CFF20LXzkOwNfsay86cib4p0S2T0NfBIZicSMl7tYnKBaibmLibs8uIQI1mZYasibU5KFf6wlMM5EENdMic3ibFTHCmUw.png

不在乎“剩女”

三十岁,似乎已成为外界加注在女性身上隐藏的分界线。没能跨过这条线的人,会被贴上“剩女”等标签。但现在,很多女性不再在乎这条所谓的分界线。

CFF20LXzkOwDUILzxFuKSpp3LzlTCjw0zxLAPNibvVfjwL9nzwSmLucO8ptia4VcficKXf4tNl87ic6Lo1ZKLxqsdw.png

热播剧《三十而已》深得年轻女性观众喜欢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已经30岁、曾有过6段恋爱经历的玖姑正忙着在创意领域创业。她找对象的标准是“能聊能吃”。她开玩笑道,父母已放弃催她,觉得没固定工作的她还是别去“祸害”别人。

对于生活和工作分不开且又不擅长建立人际关系的她而言,“爱情就是一种换脑子的方式,它让我能够放松”。

不超过40%,是她量化出当下爱情在生命中的比重。“我现在不需要换脑子了,就想工作。”玖姑觉得,爱情太不稳定,如果把它的比重放得很大,生活就会动荡,而且关系和感受是两件事,感受是本能,而关系需要磨合。

不同于传统文艺作品中为爱而生、为爱而死、为爱放弃一切的女性形象,在独立女性眼中,爱情更多是“打怪升级”之余的锦上添花,她们或许更愿意尝试非传统、大多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新型恋爱关系”。

复爱合缘集团联合艾瑞咨询发布《中国当代新型恋爱关系白皮书》显示:年轻人群中体验过新型恋爱关系的人达73%,其中线上情侣占比45%;对新型恋爱关系表现出较高心理接受度的人达44.3%,其中女性认同比例达到49.1%,高于男性近10个百分点。

1991年出生的自由职业者赵言,是坚定的不婚主义,哪怕最好的三位闺蜜在同一年相继踏入婚姻,她也没任何焦虑。“很多女生会觉得30岁是一个坎,在这之前会非常焦虑,过了也就看开了,其实这都是周围的压力,焦虑是因为你内心不足够坚定。”

即使曾与父母发生过激烈争吵,但在与父母介绍的男生约会前,她仍是坚持自己的婚恋观,第一时间和对方沟通,观念一致后才会继续接触。在她看来,婚姻本身并不能保证感情,它的本质是保障经济的共同区域。

“我不需要别人养我,也不需要婚姻和孩子,我自己就是一个完整的个体。亲密关系可以帮助你获得成长,但并不是靠婚姻来维系,而是要双方用心经营。”赵言认为。

赵勃用“中性”这个词来描述当下女性的婚恋观,不再有以前所谓的“剩女”概念和被炒作起来的急迫性和焦虑感。这意味着,女性不再需要依托两性情感让自己的精神生活变得丰富,她们更追求在恋爱中自我的舒适度。

已经36岁、年薪超百万元的投资人王璐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清晰的规划。从未步入过婚姻的她,在26岁时就拥有了自己的孩子。但这并不影响她对爱情的期待和向往。她认为,爱情是一种“高级情感”,是冲动、是本能,是可以跨越年龄的。

“爱情就是照镜子,每段恋爱都让我更了解自己。你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样的人,是什么样的脾气性格,可以接受什么样的人,你能承受的底线在哪里。”王璐称。

CFF20LXzkOwNfsay86cib4p0S2T0NfBIZicSMl7tYnKBaibmLibs8uIQI1mZYasibU5KFf6wlMM5EENdMic3ibFTHCmUw.png

走出不公平的婚姻是自救

温柔、知性、通透且内心强大,是电话那头的马戎戎,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很难想象,她曾因一段婚姻深陷泥沼。

毕业于北师大艺术传媒学院的她,如今是一家企业的高管,她非常抗拒一些传统相亲中直接交换条件的世俗感。开明的父母、良好的家庭氛围,让她拥有了顺遂美好的自由恋爱。

但柴米油盐的琐碎搅乱了生活的美好。马戎戎不明白,婚后的日子,为什么逐渐变得与想象中不一样了。如果从感情、经济两大角度总结,马戎戎呼出了一口气:“我付出比得到的多很多,感觉自己是蜡烛两头烧,太累了。”

“即使是自由恋爱,新时代女性步入婚姻,仍会感受到一些男性的传统思维。他们希望另一半既能挣钱,也能将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传统思想中,女性附着于男性,但在经济上男性占绝对主导地位。从经济关系上分析,男人赚钱养家,男主外女主内可以接受。但我既主外又主内,另一半还用一些传统观念束缚女性,太不公平。”马戎戎反思道。

她勇敢地提出了离婚。在遭遇前夫反对的同时,她没想到最大的阻碍来自父亲。30+的年龄,还有个孩子,离婚了还能找到更好的吗?父亲极力劝说马戎戎冷静。种种原因之下,这场离婚拉锯战僵持了五年,两人分居后,名存实亡的婚姻让马戎戎的精神状态持续变差,一度患上了抑郁症。

马戎戎的委屈无人知晓,她也能理解父亲的想法。“老人希望儿女顺利圆满,他们觉得年轻人出现矛盾很正常。可我累了,家庭的责任和义务应该是平等的。”

拿到离婚证的那天,马戎戎记得风很清爽,呼吸很自由,后来,她的病情逐渐开始好转。“走出不公平的婚姻是自救。”她对记者表示,“我依然期待爱情,我心目中爱情和婚姻的模式,是一棵树摇动另外一棵树,共同面对风雨雷电。”

CFF20LXzkOwDUILzxFuKSpp3LzlTCjw0P9MruyES7Bia3mwMU0X7h25SIL6hrcCzE3FiclTJwKXjcP3mibCCz2ZyQ.png

纪实节目《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剧照 图片来源:优酷供图

婚姻是一场修行,成功或失败,都能从中更了解自己。最重要的是,不要否定自己。

24岁之前,北京“土著”李晋认为爱情大过天,为了爱情她可以什么都不要。所以当婚后发现前夫把事业排在爱情前,她崩溃了。她什么都不缺,只缺爱情,而全身心投入事业的前夫无法接受这样的观念。所以她果断结束了4年的婚姻。

到了第二段婚姻,状况完全扭转。31岁时,李晋将事业做到了行业巅峰,丈夫在北京除了父母购置的房产一无所有。李晋心想,与第一任丈夫离开是因为男强女弱,第二段婚姻女强男弱总没有问题吧,但最终依旧以分开收场,“也许大部分男性都不太需要一位‘女强人贤内助’”。

如今,已经43岁、实现财富自由的李晋活得十分坦然,她更多地把爱情当成与他人共同成长的方式之一,是事业的附属品或衍生品。

CFF20LXzkOwNfsay86cib4p0S2T0NfBIZicSMl7tYnKBaibmLibs8uIQI1mZYasibU5KFf6wlMM5EENdMic3ibFTHCmUw.png

未婚生育,别人会怎么想?

孩子不为别人生,只为自己生。

今年年初,四川省卫健委发布新版《四川省生育登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生育登记取消结婚限制”一度登上热搜,引发社会关注。

投资人王璐很早就决定在29岁前把孩子生了。但当她决定未婚先育时,这一计划毫不意外地遭到父母反对:让别人怎么想?

大部分人认为孩子延续后代,王璐却表示,孩子不为别人生,只为自己生。26岁时,王璐遇到一位条件不错却不适合结婚的男性,在派出所写完未婚且自愿生子后,孩子顺利落在了王璐的户口本上。

拥有良好经济基础的王璐,足够自信,她希望家族在未来能够更加繁荣,在她的设想中,如果条件允许,她甚至想生10个孩子。

“我的朋友一开始对我未婚生子持反对意见,后来都站在我这边。”现在,王璐以非常开明、朋友般的心态与孩子相处,并始终会兼顾自己的感受。例如办理游乐园的年卡,不是为了孩子的欢乐,而是因为自己想玩,顺便带娃一起。

与孩子以朋友一般相处是一种模式,而孩子在某些时候,也会是母亲的能量来源。

离婚后的马戎戎,儿子成为她最柔软的一部分。孩子独有的天真,让她感受到乐趣与温暖。这几年,她身边不乏追求者,但大多数知道她离异带着孩子后打了退堂鼓,但她认为,孩子是很好的“筛选器”,让不合适的人趁早离开。

在大众眼中,有双亲的孩子更能身心健康的成长,马戎戎认为,对孩子而言,和谐稳定的环境更为重要,他们有一套自己的价值判断标准。当孩子对身边追求者提出“NO”后,马戎戎会毫不犹豫地斩断关系。“孩子是天使,他让我用更宽容的心态看待身边的人,看待生活。”

不在意血脉传承的李晋,不认为养育孩子是件愉悦的事情。在过了最佳生育期后,她逐渐确认自己不会生育孩子了。她与父母不断交流,让父母相信,即使没有孩子她也可以过好一辈子。

“一定不要把一个人的幸福赌在另一个人身上,因为两个人不可能同时去世。”作为本次受访的第十位嘉宾,拒绝生育的李晋带来了另一种婚恋观。养老问题并不困扰她,她开玩笑道:“老了也不会孤独,我可以微信摇一摇,摇个老头出来。如果老年状态是一个人照顾另一个人,两个人的生活质量都会非常差。”

“养儿防老”的传统认知让李晋清醒地认识到,她可以提前规划老年生活。例如,她做大学生公益项目,把自己的资源给到20岁年轻人;她持续健身,存储积蓄,考取健康管理师、健身教练、心理咨询师等,尽可能成为“全能老人”。

CFF20LXzkOwNfsay86cib4p0S2T0NfBIZicSMl7tYnKBaibmLibs8uIQI1mZYasibU5KFf6wlMM5EENdMic3ibFTHCmUw.png

女性的结婚意愿比男性更低

生育既是一件家事,也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事

在赵言的回忆中,自己决定成为不婚主义者是在工作一年后。在这之前,喜爱厨艺的她一度想成为贤妻良母。

这样的转变或许和赵言在世界各地的旅行有关。疫情前,她每年再忙也会出国两次。“你会看到很多不同的人和不同的生活,它会让你跳出周边所谓的社会压力,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让你知道生活不只有婚姻和孩子,不只眼前这一种。”

和赵言一样,很多女性随着年龄增长、自身经历的丰富,开始重新审视两性关系,她们有了更多选择,而这背后也与社会发展、女性群体的进步息息相关。

“结婚率下降是一个全球性的趋势,调查数据显示,女性的结婚意愿比男性更低。”梁建章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着女性接受了更好的教育,经济上独立起来,她们可以选择单身……同时,女性的学历和收入正全面赶超男性,中国女性接受大学教育的比例已超过男性”。

另外,在他看来,未来的人口问题值得警惕,而这正是这位身家超30亿元的企业家不遗余力对年轻人“催生”的主要原因。

CFF20LXzkOwDUILzxFuKSpp3LzlTCjw0IRUqbyf7CWewFxW2crK0Tr2LWyD1P1ZsPgcLibukuSuzicXf7FuU9JEA.png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梁建章表示,“年轻人数量下降、适婚人口男多女少、养育成本过高、高房价和高彩礼、社会竞争激烈、就业压力大、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把单身视为一种正常的生活选择等,都是近年我国结婚登记人数不断下降的原因”。

时代的“尘埃”落在每个个体上,都是一座“大山”。就像受访者中最年轻的王瑜,她并不排斥生孩子,但如果面临的是“丧偶式”育儿,或者双方父母都不能帮忙,那她宁愿不生。

“传统家庭中男女分工的固有思维必须打破;允许男性员工休产假;通过多种方式降低育儿成本;扶植辅助生育技术;保障单亲家庭权益等。”梁建章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他强调,“生育既是一件家事,也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事”。

(李想、王瑜、赵言均为化名)

记者|毕媛媛 温梦华 张纯怡(实习)    

编辑|王月龙 魏官红 杜恒峰

校对|陈柯名

CFF20LXzkOyYmal29zn37N5Bg2NQ4tyN4ylvMFyM3VmF4x90Uj4cDmoEphibia4RN55ibIXmqU1Od9w2Q5nhA08lA.png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