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套现超1600万!知名连锁品牌卖房求生:总部人去楼空,关闭所有门店!创始人:希望早日破产清算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6-29 10:22:34

每经编辑 毕陆名

欠债5700万元,关闭旗下所有零售门店、银行账户被冻结……如今,卖楼抵债!昔日“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HK01210,股价0.057港元,总市值6910万港元)还是坚持不住了。在执行董事千万豪宅被拍卖抵债后,6月23日克莉丝汀再次公告,抛售上海两处房产套现超1600万。

创立于1993年的克莉丝汀是知名烘培连锁品牌,但从去年开始,这一烘焙界的“巨头”疑似经营异常。截至2023年2月28日,克莉丝汀拖欠金额约为人民币5700万元。由于拖欠货款,若干供应商已展开法律程序,冻结了本集团的银行账户,被冻结金额约人民币350万元至人民币400万元。这也造成了今天克莉丝汀出售物业来缓解财务压力的局面。

今年3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采访克莉丝汀供应商、工厂及员工了解到,受困于公司内斗的克莉丝汀已经陷入停工、断供的泥潭。“很难再开了,希望早日破产清算。”公司创始人罗田安说。

卖楼套现超1600万

6月25日,克莉丝汀倒闭后卖楼抵债一话题引发热议。根据克莉丝汀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全资附属公司上海克莉丝汀食品拟向周强玲出售位于中国上海西藏南路1431号1、2层整层建筑,面积为257.96平方米作办公用途的物业,以及位于中国上海惠南镇人民东路2693,2695,2729弄4号202,室建筑面积为214.32平方米作住宅用途的物业,共约人民币1689万元。所得款项将用于员工成本、原材料及配料及租金、公用设施及杂项开支。

董事认为,出售事项为公司获得资金以缓解短期财务压力的良机。同时,买卖协议的条款及其项下拟进行的交易属公平合理,并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整体利益。

早在2022年7月,克莉丝汀就已陷入“经营异常”的漩涡。当时,公司被曝上海几乎所有门店已暂停营业,待兑付的预付卡券金额超2.5亿元,存在门店房租、员工工资被拖欠等多种问题。

今年3月,克莉丝汀上海总部已经人去楼空。实际上,克莉丝汀旗下所有门店自2022年12月起,均已暂停营业。

今年3月10日,克莉丝汀发布的一则公告将所有问题放到了明面上:“本集团现金流紧绌并且遭遇经营困难,在支付店铺租金、供应商货款、员工薪酬方面出现延误,截至2023年2月28日,拖欠金额约为人民币5700万元。由于拖欠货款,若干供应商已展开法律程序,冻结了本集团的银行账户。”

克莉丝汀在公告中自述,由于疫情持续冲击及2022年上海(克莉丝汀主要营业地点)进行封控,消费者支出减少,集团业务遭受严重打击。尽管集团积极调整生产及销售策略,应对不利影响,但仍然不足以应付各种付款。

创始人:希望早日破产清算

克莉丝汀这个品牌对年轻人来说可能很陌生。打开被尘封的历史,“烘焙第一股”确实辉煌过。

克莉丝汀成立于1993年,今年正好是其成立三十周年。克莉丝汀也是较早一批外资投资的烘焙企业代表,以西式烘焙冷链技术、中央烘焙工厂模式以及品牌化连锁经营模式而声名在外。

互联网的记忆里,克莉丝汀是2001年APCE会议、2005年全国运动会、2005世界乒乓球赛、2007年科学家远赴南极调研、2007年特奥会、2008全球华人篮球锦标赛、2008年奥运会(上海足球赛)的食品供货商,以及2010年上海世博会项目赞助商及糕点面包指定供货商。

在克莉丝汀生产基地上海双红面包有限公司,电动伸缩门已上锁(每经记者:舒冬妮 摄)

2012年,在成立20周年之际,克莉丝汀在港交所上市,被称为“烘焙第一股”。

彼时,克莉丝汀在长三角地区拥有店面逾千家,年营收高达13.88亿元。2011年到2013年间,克莉丝汀始终保持着高速扩店态势,三年间合计新开234家门店。

一时风头无两。

不过,2014年起直至2022年上半年,克莉丝汀门店数处于净减态势,到2022年上半年,门店数已缩减至246家。伴随着门店数缩减,亏损接踵而至。从过往业绩来看,自2013年后,克莉丝汀已连续9年亏损,营业收入也在逐年下降。

2022年上半年,克莉丝汀实现收入约4650.9万元,较2021年同期的16182.9万元减少约71.3%;毛利则从7197.7万元减少到2022年上半年的920.9万元,同比减少约87.2%。

克莉丝汀称,收入减少的原因与2022年上半年上海发生疫情、集团实施关闭亏损店铺策略以及改变传统营销模式后新合作尚未带来收入增加相关。

但即使是在那次疫情中,克莉丝汀也仍旧有再火一次的机会。3月22日,记者在上海见到了克莉丝汀创始人罗田安,他告诉记者,当时,上海各方面包、糕点需求量加起来有十几万个,但供应商的货款和员工工资已经拖欠几个月,根本无力开工。

走到如今的境地,罗田安也反省过。“2012年,公司上市之后,人心就膨胀了,没有人认真搞经营了。整天都是各个股东来问,这个是不是可以投资?那个是不是可以投资?我否定了,然后意见不合,股东开始倒戈。”

之后便是长时间的股东“内斗”。对于公司目前情况,记者也试图联系克莉丝汀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徐纯彬、总经理朱永宁,但未获回应。

克莉丝汀的败北似乎已成定局,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与罗田安长时间的接触中,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只要把被挪用的钱拿回来,缩减规模,克莉丝汀还是有机会,重新再来……”

但当记者问及公司公告中“2023年上半年恢复营业”是否能实现时,罗田安反复告诉记者:“很难再开了,希望早日破产清算。”“还有很多员工的工资没拿到,消费者卡券里的钱没兑付,供应商货款没结。”

“没有机会了,时代变了……如果回到二十年前,四五十岁,可能还有机会,现在没有了。”一位接近罗田安的人士说。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上市公司公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舒冬妮、可杨,实习生:张艺蕾)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克莉丝汀 上海市 品牌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