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直击股东大会 丨 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锂价永远回不到每吨3万、4万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6-16 22:28:50

◎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表示,“要更多参与下游,共同发展,形成良好的上下游产业链,避免出现去年那样远远超出正常价格的情况。”他说,尽管每吨50万元~60万元的锂价离谱,但也永远回不到以前每吨3万元、4万元的状况。他希望市场上中下游都能良性发展,有利于行业发展,有利于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他对这个行业充满信心,对天齐锂业的发展也有明确目标。

◎蒋卫平认为,电池回收与锂矿勘探开矿之间并不矛盾,他类比了传统大宗商品铝、铜、铁、金等。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千亿市值锂企天齐锂业(SZ002466,股价76.02元,市值1248亿元)在今日(6月16日)召开了2022年度股东大会。

2022年,公司净利润为241.25亿元,毛利率超过85%。高毛利和高利润率背后,天齐锂业搭上了碳酸锂价格从每吨30万元涨到60万元的东风。然而今年一季度,碳酸锂价格盛况不再,行业人士认为锂价合理价格在每吨10万元到15万元。

公司董事长蒋卫平、副董事长蒋安琪在股东大会上回答了关于锂价的问题。尽管每吨50万元~60万元的锂价离谱,但也永远回不到以前每吨3万元、4万元的状况。他希望市场上中下游都能良性发展,有利于行业发展,有利于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他对这个行业充满信心,对天齐锂业的发展也有明确目标。

股东大会现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胥帅 摄 

不谈锂是因为价格太敏感

6月16日,千亿市值锂企天齐锂业召开了2022年度股东大会,董事长蒋卫平、副董事长蒋安琪、总裁夏浚诚、董秘张文宇、财务总监邹军等高管悉数出席。

根据天齐锂业披露的2022年年报,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404.49亿元,同比增长427.82%;实现归母净利润241.25亿元,同比增1060.47%。分季度看,公司去年第四季度净利润高达81.4亿元,远远超过第一季度的33亿元、第二季度的70亿元,第三季度的56.5亿元。同期,去年碳酸锂经历了从每吨30万元到每吨60万元的上涨。公司去年产品毛利率超过85%。

然而进入2023年,碳酸锂价格急转直下,一季度经历了大幅波动。

最近一段时间,宜宾也举行了2023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不少整车企业热议锂价,认为每吨10万元到15万元是一个合理的价格区间。不过除了赣锋锂业(SZ002460,股价65.31元,市值1317.41亿元)总裁发表公开演讲之外,鲜有其他锂企在2023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发言。

对于蒋卫平本人,他最近两年也很少在公开场合发言评价锂价。大会间隙,蒋卫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回应了较少露面谈论锂价的原因。“锂变成一种战略物资,被叫做‘白色石油’,说‘它’很敏感。”蒋卫平说,锂从以前的小金属变成了现在的战略金属,价格对行业,对国家都很敏感。再者每个人所处的角度不同,每一种预计都有它的观点,汽车厂站的角度也不一样。对于这些内容,不能说对,也不能说不对。预计和预测不等于预言,行业人士身处于市场当中,“不是一个预言家,不会去预言怎么做”。

他特别提到马斯克的预言,特斯拉曾在4月提到一个宏伟蓝图——2030年16TWH电池需求量,对应锂需求量超700万吨/年。“每一个预计都有非常大的增量,这里面包括储能、船、升级后的飞行器。”他表示,这超出他们的判断。

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他也“点题”了一下锂价。电池不断进步,材料变化也在紧紧跟上。

“要更多参与下游,共同发展,形成良好的上下游产业链,避免出现去年那样远远超出正常价格的情况。”他说,尽管每吨50万元~60万元的锂价离谱,但也永远回不到以前每吨3万元、4万元的状况。他希望市场上中下游都能良性发展,有利于行业发展,有利于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他对这个行业充满信心,对天齐锂业的发展也有明确目标。

“不管是好还是不好的周期,我们都非常有信心,我们的能力不会在这个周期里被洗牌,我们有这个底蕴。”蒋卫平表示。

还会夯实资源储备

天齐锂业副董事长蒋安琪也在会上提到公司应对锂价波动的举措。

“未来我们也会持续开发更多的战略合作客户,这些客户应该和我们共享行业周期,共同去引导,当行业的周期波动来临时。所以我们不希望看到说价格猛涨或猛跌,让一个群体去抱怨另外一个群体。”蒋安琪说,天齐锂业希望找到在产业链中和公司有共同价值、观念,能够共享价值的产业合作者,大家一起把产业做到更成熟、更稳定,更能够持续抵抗风险。

广州期货交易所就碳酸锂期货和期权合约及相关规则公开征求意见,业内认为碳酸锂期货市场建设能稳定价格。总裁夏浚诚也提到碳酸锂期货市场对稳定锂价的正面影响,“是一件好事,我们肯定综合考虑事宜(碳酸锂期货交易),抗风险能力、从业人员研究水平,该披露会进行披露。”

有人认为电池回收是锂价应定在每吨10万元到15万元的原因,电池回收是否会冲击锂价以及造成上游开矿欲望变低?

蒋卫平认为,电池回收与锂矿勘探开矿之间并不矛盾,他类比了传统大宗商品铝、铜、铁、金等。

“可以看到,铜、铝、铁这些大宗商品的量很大,回收率也很高。但从来没有听说因为回收而减少开发,铁矿、铜矿还在不断地挖。”他说,不会因为有了电池回收,就不开采矿。锂是稀有金属,应该大量回收,尽可能回收,“我支持大量回收,我们也是参与者”。天齐锂业本来也在做电池回收,具有回收的技术储备,他认为在环保安全、确定性等方面,天齐锂业远远比新来者强。

尽管拥有泰利森这一全球锂辉石矿的“明珠”,但蒋卫平仍然认为需要进一步拓展上游资源储备。

“(拿矿)是不是完了?没有完。”蒋卫平说,资源储备还要继续夯实,尽管前几年先行一步,拿到好的资源。但天齐锂业以后的生产工厂也要有好的资源保障,“资源是好的,这是一以贯之的东西。”

蒋安琪认为从并购资源的获取方式看,主要看标的是不是天齐锂业所需要的,本身禀赋如何,“我们不太去考虑说是不是在一个所谓低点才入手,我们之前历史上的几次成功并购都可以看出,我们自己有一套非常成熟的判断。” 

事实证明奎纳纳项目是对的

天齐锂业同时在A股、H股上市,逐步成为国际化的锂企。天齐锂业的国际化进程中,欧美国家通过产业补贴强化本地新能源产业链。

美国发布了《通胀削减法案》(IRA法案)。根据美国财政部公布IRA法案清洁车辆条款的拟议规则指导意见(NPRM),当中提到关键矿物质需求,电池中所含关键矿物价格的适用百分比必须在美国或与其有相关协定的国家。从2027年开始,关键矿物需求的适用百分比要达到80%。另外一块涉及电池组件,确定北美“本土化”的要求,并且从2025年开始,把新能源车供应链从电池组件扩大到关键矿物。

蒋卫平坦言,欧美通过产业补贴政策强化本地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竞争力,这对我国新能源产业链来讲,“危机感、紧迫感都很强。”

但他认为应该客观分析,首先是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走到了全球的前面,国外追赶动作越大,意味这个行业的预期越好,“发展的速度也好,规模也好,强度也好,可能现在才是一个真正进入发展的上升期。”

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产品性能、质量获得了消费者认可,未来前景发展是显而易见且不可阻断的。

值得一提的是,蒋卫平还倒了以前的苦水——奔赴澳洲巨资投入的奎纳纳氢氧化锂项目。在2019年年报中,奎纳纳氢氧化锂项目未按时投产,年报还曾被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

根据公司2022年年报,奎纳纳年产2.4 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工厂一期、二期的账面余额合计为45.9亿元。

“前几年在澳大利亚建厂有成倍的费用。现在看来,我们这一步是对的,不管《通胀削减法案》能维持多久,在澳洲的生产和工厂不受这些影响。”他说,走出国门的投资金额远远超出国内,从过去几年被大家不理解、误会,到现在天齐锂业走出来,输出了资本,拿到了矿。

“以前文化不同、管理制度不同,老外有一种盲目自信,经过几年的努力,认可我们,包括管理上的要求,制度,考核。”蒋卫平补充,这很不容易,中国企业走出去都要遇到。但在全球市场分布布局后,公司的抵御风险能力提高了。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天齐锂业 能源金属 四川省 固态电池 动力电池回收 盐湖提锂 电池 董事长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