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华为诉小米专利侵权 小米:双方在积极谈判 通过第三方调解机制解决许可问题是行业惯例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3-02 00:08:22

◎专利问题不仅是技术研发和商业回报之间的博弈,也是一场先进技术的争夺。随着手机厂商在4G协议上的陆续到期以及在5G手机市场上的占有率提升,这种竞争正变得更加激烈。

每经记者 王晶    每经编辑 陈俊杰    

对创新引导潮流的科技行业来说,全球范围内的相关专利诉讼日趋增多,但国内两个手机大厂之间的专利纠纷却较为罕见, 2月28日晚间,华为和小米的专利纠纷一度登上热搜。

据近日《中国知识产权报》发布的《重大专利侵权纠纷行政裁决受理公告》一文,2023年1月1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了请求人华为起诉小米的专利侵权案件。

从专利内容来看,本次涉及纠纷的四个专利分别为“发送控制信令的方法和装置”,“载波聚合时反馈ACK/NACK信息的方法、基站和用户设备”和“一种获取全景图像的方法及终端”,“一种锁屏方法及移动终端”。

对此,3月1日,小米方面回应称:“双方就专利许可在积极谈判。”

智慧芽资深专利分析师陈鹏微信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专利授权和许可回收研发成本,以及通过专利诉讼去获得相关谈判中的主动权,是非常常见的专利运营手段。我国的专利运营体系也在逐渐健全和完善。

华为诉小米专利侵权

众所周知,通信行业是一个标准化程度非常高的行业,而标准必要专利(SEP, 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是实施标准技术时必不可少的那些专利,但对于具体的专利收费问题,行业中却没有统一的标准。而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需要遵循FRAND原则,即公平、合理和非歧视。

从华为和小米的专利内容来看,1号和2号案件涉及4G/LTE技术,属于标准必要专利SEP。3号和4号案件涉及手机照相和解锁技术,属于非SEP专利。

对此,小米方面回应称:“双方就专利许可在积极谈判;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提供了多元化的解决机制,包括行政和司法调解,通过第三方的调解机制解决许可问题是行业惯例;华为和小米双方均认为知识产权许可和合作有利于促进创新和公众利益,并认为调解是帮助达成许可的一种有效渠道。双方在继续积极谈判的同时,寻求利用多元化的调解机制,协助双方达成协议。”

对于专利大战,从结果上看,绝大多数最终都走向和解。但截至发稿,华为方面尚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陈鹏表示,本次诉讼中因为涉及标准必要专利SEP受到业内的广泛关注,SEP一般需要专利权人在特定的标准组织相关网站上声明,才能形成其为标准必要专利,达到对SEP专利的保护效果。

他进一步分析称:(华为诉小米专利侵权)也预示着我国的专利运营体系也在逐渐健全和完善。“我们一方面要更加鼓励专利运营,加强法律保护,特别是对于持有SEP的企业,鼓励他们去维权。另一方面,也是要鼓励高校和更多企业布局更多的高质量专利,并且帮助他们把技术纳入到标准中,形成他们自己的SEP专利。目前来看,国内通信领域的SEP专利技术大多掌握在几家龙头企业手里,此前国内企业对此专利的运营不太积极,实际上在国外很多中小企业都在积极运营SEP专利。”

另一位手机从业人士则对记者表示,4G时代很多手机厂商其实并没有储备通信的标准技术,反而是5G时代中国手机厂商才有更多的技术储备,华为是做通信起家的,所以它的4G标准一定是很多的。其实以前中国企业比较少对外收专利费,主要是没这个实力。双方就是正常的专利纠纷,特别在科技公司之间比较常见。”

专利是技术研发和商业回报之间的博弈

虽然华为对4G的收费标准外界不得而知,但从5G的定价上看,华为的标准远低于其他海外专利权人已公布的费率。2021年3月,华为曾公布对5G多模手机的收费标准:对单台手机专利许可费的上限为2.5美元,并提供适用于手机售价的合理百分比费率;爱立信对5G多模手机的专利费标准主要根据手机销售价格不同而有所调整,专利费用在每台2.5美元到5美元之间;诺基亚在2018年表示,5G SEP组合的许可费上限为每台设备3欧元。

对于华为的定价标准,华为法务部副总裁、重大项目部部长沈弘飞此前在线上接受记者采访时曾回应称,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负有公平、合理、无歧视的义务。

那么,如何界定公平、合理、无歧视条件呢?“一方面,要参考行业的许可实践,即可比协议;另一方面,最近十多年来,主要国家和地区都在对该公平、合理、无歧视的适用进行实践和阐述。” 沈弘飞说道。

对于专利问题,2022年4月6日,华为心声社区曾披露总裁任正非签发的《专利许可业务汇报》会议纪要。其中提到,以前华为的知识产权是为了自我防卫,现在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后,要构建合理的价格基准,专利收费不能为了收费而收费,也不能要得太低,要得太低就会遏制整个社会的创新。

纪要还指出,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不求速胜,也不怕败,收多收少都是成功的。但收费不是最终目的,最主要的是通过沟通和谈判,理清双方的关系。在谈判过程中,逐渐锻造出一支善于沟通和谈判的队伍。

实际上,专利问题不仅是技术研发和商业回报之间的博弈,也是一场先进技术的争夺。随着手机厂商在4G协议上的陆续到期以及在5G手机市场上的占有率提升,这种竞争正变得更加激烈。

“研发创新和知识产权是面向未来的投入,是非常值得的。” 沈弘飞说道。当前华为正遭遇供应链危机,但华为在创新和知识产权方面的投入没有受到影响。2021年,华为研发费用为1427亿元,约占全年收入的22%,是华为历史上最高的一年;2022年前三季度,华为研发投入已达到1100亿元,超过上年同期。

“我们不是要侵犯别人的专利,而是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前进。理论在世界上是开放的,技术创新是基于开放共享,互相学习、互相尊重(交易)的基础上才能发展起来。我们要基于可获得的许可及基于专利规则来做出世界上最好的产品来,不要不理解人家已有的创新而埋头苦干,也不要绕路产生更多的消耗。”纪要中强调。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VCG111250668780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华为 小米集团-W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