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深度复盘 | “天价锂矿”破产重整落定背后:一场“宁王”与“硅王”的“2000亿”争夺战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1-18 18:55:06

◎这是国内锂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起商战,万亿市值“宁王”、“硅王”协鑫系、“矿业大佬”盛屯系等群雄逐鹿、激烈厮杀。其中的明争暗斗、人情冷暖、波谲云诡、跌宕起伏,几乎集齐了一场精彩商战的所有要素……

◎宁德时代下场之前,在外界看来,协鑫方面拥有最大胜算。除了在公开市场砸钱竞拍,综合看来,盛新锂能这一劲敌所能做的事其实极其有限。

每经记者 胥帅    实习生 罗艺    每经编辑 魏官红    

1月13日,雅江县人民法院根据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管理人的申请,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八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并终止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重整程序。

这也意味着,斯诺威逾64亿元重整计划将进入实施期,历经半年争夺、多方参与竞拍的“天价锂矿”最终落入宁德时代的囊中。

中国资源争夺史和企业破产重整史应该有“天价锂矿”斯诺威的一席之地。

它创造了国内锂资源处置金额的最高纪录,逾64亿元的重整天价可谓是“前无古人”;

它是国内锂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起商战,万亿市值“宁王”、“硅王”协鑫系、“矿业大佬”盛屯系等群雄逐鹿、激烈厮杀;

它也是罕见的一起“非典型”企业破产重整案,“资不抵债”的企业的出资人将拿到48亿元补偿,远超16亿元的债务也将被清偿。

其中的明争暗斗、人情冷暖、波谲云诡、跌宕起伏,几乎集齐了一场精彩商战的所有要素……

盟友“背刺”

2022年9月19日,宁德时代总部,曾毓群为远道而来的朱共山准备了一幅红色剪纸。

剪纸的上半部分,两边分别是协鑫和宁德时代的办公大厦,并配有“GCL”(协鑫)、“CATL”(宁德时代)的品牌LOGO。剪纸的下半部分依次是光伏太阳能电池板和换电站图案,寓意两家企业在“光伏”、“储能”、重卡换电领域的比较优势。

曾毓群和朱共山均身着白色衬衫,一同举着红色剪纸合影,笑容满面。

他们相信,彼此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图片来源:《上海证券报》报道截图

两个多月后,2022年11月25日,斯诺威重整投资人招募结果出炉,宁德时代第一顺位,协鑫能科第二顺位。

“宁王”入局没有一点预兆,出乎外界意料。这或许也让历经光伏红海拼杀,见惯风浪的“世界硅王”朱共山感到措手不及——煮至半熟的鸭子要飞了。

斯诺威管理人招募重整投资人的标准设计得“恰到好处”。仅100亿元净资产这一项要求,就把竞争对手盛新锂能排除在外。根据去年三季报的资产负债表,盛新锂能的所有者权益为94.44亿元,距离这项要求仅差不到6亿元。

11月一次性支付全部重整资金,12月抛出逾64亿元重整方案,从旧斯诺威处置到新斯诺威涅槃重生的蓝图……不到两个月时间,宁德时代的前线团队便以杀伐决断的强硬姿态,撕碎了其他竞争对手对“天价锂矿”的幻想和渴望。

纵然协鑫方面欲通过更换管理人、债务担保等方式勉力反击,但已于事无补。

传统的商业伦理观念很难对盟友“背刺”表示认同。茶余饭后,业内人士爱讲两个故事。一是刘邦与项羽划定楚河汉界,“汉王”奇袭“霸王”暮归。二是吕蒙“白衣渡江”,水淹七军、威震华夏的关羽转眼“大意失荆州”。

巨大的利益面前,没有永恒的朋友。

斯诺威的德扯弄巴锂矿储量2492.4万吨,折合锂精矿约311.55万吨,共计能产出碳酸锂约40万吨。按照去年末碳酸锂50万元/吨的价格,这就是价值2000亿元的碳酸锂。而德扯弄巴锂矿真实的储量比实际记载的还要多。

这是一场关乎2000亿元的锂战争!

受访者曾拍下的德扯弄巴锂矿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斗气式”拍卖

从去年5月16日首次拍卖至今,据梳理,真正重兵投入斯诺威争夺战的只有宁德时代、协鑫系和盛屯系三方。囿于实力所限,其余知名或不知名的势力只能“作壁上观”。

以5月21日斯诺威首次拍卖告一段落为界,5月21日前的20亿元拍卖是第一阶段战场,5月21日后便开启了第二阶段战场。

斯诺威第一轮拍卖起拍价335万元,竞拍价到2亿元后,天华超净退出。从2亿元喊价到3亿元,斯诺威的“战火”越烧越旺,慢慢逼近各方底线。

协鑫方面将旗下公司“化整为零”,静悄悄地收购了斯诺威90%以上的债权,然后将结果公之于众。协鑫此举意图向敌方示强,逼其鸣金收兵。

但这番操作并未让对方退败,盛屯方面依然紧追不放。据知情人士透露,那场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一点的面对面谈判,双方不欢而散。

竞拍价开始试探债权人、竞拍者等各方真正的心理价位——6亿元。

6亿元似乎成为理性与非理性的边界,当斯诺威竞拍价超过它时,竞拍本身的商业意义或已经丧失,变成小孩子一般的“斗气”。

图片来源:拍卖平台文件截图

5月21日7点48分,鏖战5天5夜后,斯诺威54.2857%股权以20亿元成交。

斯诺威一名老员工看到数字,傻了眼:“都疯了?”

最后的竞拍者是神秘的谭威,但第一阶段战场以谭威悔拍中止。

半年过后的11月25日,斯诺威股权拍卖再度开启,起拍价2亿元。

第二阶段战场一改“灯下黑”的隐蔽局面,各方势力早早宣战,一开始便亮出自家底牌。

协鑫能科宣布参与斯诺威矿业重整投资人的遴选,以获得斯诺威矿业的控股权;天华超净公告,与宁德时代共同设立的合资公司天宜锂业参与竞拍;盛新锂能宣告竞拍“弹药储备”高达50.98亿元。

战场迎来终局——协鑫和盛新锂能两大军团投入重兵,战至昏天暗地。但此前潜伏的宁德时代带着主力杀来,局势突变,顿时分出高下。

深度卷入这场战争的人感叹:“天下恶乎定,定于一。”

这场超2000亿元价值的战局尽管没有一丝硝烟,却饱含战争史里所有令人着迷的元素——群雄逐鹿的场面、精妙冷酷的阳谋、波谲云诡的战场。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找到连环破产重整案的“命门”

宁德时代下场之前,在外界看来,协鑫方面拥有最大胜算。除了在公开市场砸钱竞拍,综合看来,盛新锂能这一劲敌所能做的事其实极其有限。

对于这两个阶段的战场,朱共山耗费了不少心血,甚至布置了一份详尽的“作战计划”。

首先,协鑫请来四川锂业资深人士邓自平,这是一个看上去很合适的人选——曾是四川能投锂业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是力推李家沟锂矿开采的核心人员,且熟悉相关地域纷繁复杂的关系;曾是川能鼎盛锂业的董事长,川能鼎盛锂业与拍卖股权的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能新材料)、斯诺威方面有着密切关系。

在雷厉风行地拿下斯诺威债权后,协鑫一举成为债权人会议主席。一般在企业破产重整案中,债权人会议主席构成事实上的“最高临时权力机关”,掌握程序处理的实权。

在众多竞争对手中,掌握先机的协鑫一马当先。在7月15日的斯诺威破产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以下简称二债会),邓自平作为协鑫代表出席主持,征询“是否对斯诺威公司进行重整”。

知情人士分析认为,协鑫彼时“宜将剩勇追穷寇”,抛出详尽的重整计划扩大胜果,甚至可以一举定乾坤。但二债会之后,斯诺威的重整计划迟迟未推出,一名斯诺威原职工对记者表示,其对那段时间的“真空期”感到非常错愕。

宝贵的先机转瞬即逝,协鑫由此逐步失去争夺斯诺威的战场主动权。

阻挡其脚步的因素有两点,一是在“成本—收益”核算的框架分析下,斯诺威矿权保留的高度不确定性与巨大重整资本金投入之间存在两难困境。二是完全区别于多晶硅的锂矿战场,最终拍板的决策团队与前线指挥中枢出现了关键的不对称信息差。

但在这场围绕锂的战争中,自宁德时代抛出逾64亿元的重整计划,任何策略与战术似乎都变成了一种徒劳。因为“所有技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将变得不堪一击。”

宁德时代债权全额清偿和出资人补偿的设计,精准掌握了斯诺威争夺战的关键——涉及斯诺威本身和其控股股东的一起连环破产重整(清算)案。

“天价锂矿”竞拍的缘由是处于破产清算的兴能新材料,必须变现公司手中最值钱的资产,即斯诺威的控股权。正因涉及斯诺威关键控股权,该事件的最终走向变得错综复杂。债权全额清偿和出资人补偿是一出“双重解扣”,既消除了控股权竞拍的必要性,又拿到斯诺威100%股权。

如今业内的讨论焦点是,宁德时代这64亿元的代价值不值?“资不抵债”企业的出资人将拿到48亿元补偿,较停拍时的竞拍价格大幅溢价。斯诺威约54.3%股权溢价到接近26亿元。对比2018年末,斯诺威矿业100%股权市场评估价值的22.34亿元,已是两倍溢价。

一方面,天齐锂业刚宣告拟买下ESS锂矿,交易价为6.32亿元。该锂矿的资源储量不到斯诺威的50%,价格却不及64亿元的10%。

另一方面,更早结束斯诺威争夺战,或能降低未来不确定性的机会成本。知情人士分析认为,如果让斯诺威控股权竞拍继续,未来走势大概率将尝试触碰30亿元的线,如此,100%股权价值将溢价至60亿元。

如果不趁此拿下斯诺威100%股权,剩余45.7%的股权再被拿去拍卖,可能又是一轮天价锂的战争。

如果迟迟不抛出债权人、出资人、员工都能接受的重整计划,第二顺位的协鑫正虎视眈眈,更遑论其他枕戈待旦的矿业大佬。

如果不尽快在甲基卡矿脉“插旗”,天齐锂业、融捷股份、盛新锂能的山头之外,还能容谁酣睡?

注:记者根据公开材料整理标注

德扯弄巴锂矿的资源禀赋还具有不可忽视的战略纵深。其部分矿脉带与新三号脉(X03)犬牙交错,后者是近年来探获的超大型锂矿,更是亚洲第一大锂辉石单脉,氧化锂总量达88.55万吨,几乎4倍于德扯弄巴的氧化锂。

如此看来,或许“天价锂矿”只是开胃前菜,围绕新三号脉(X03)的争夺战可能更加激烈。

甲基卡故事未了

在一场战争里,能直击人心的往往不是英雄主义式的宏大叙事,而是小人物之间的人情冷暖。

2019年,斯诺威实际控制人冉小川怀揣着从上游采矿到中游锂盐,再到下游正极材料、电池的新能源全产业链梦想,向钛酸锂电池技术路线投入巨资,但低良品率和高成本成为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资金链断裂和庞大债务令斯诺威轰然倒塌,留下11名在“凛冽寒风”中失业的普通员工。他们被拖欠薪资,欠付金额多则达278万元,少则1939.68元,更多是在10万元上下。

2021年8月,全球锂市场尚未完全走出底部,斯诺威管理人三度招募意向投资人未果,招募底价一降再降。一名斯诺威前职员在绝望之际,两度上山隐于竹林,苦求运势转换。

他回想起自己十年前同样艰苦的“五月渡泸”,前往人迹罕至的德扯弄巴钻孔。挖掘机铲斗铺上一层报纸,搭建起了仅有的休憩之所,他豪气干云地吟诗:“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坚守三年,乘着新能源车的东风,这11名员工终苦尽甘来。上述前职员感慨道:“皆大欢喜!”

底部无人问津,顶部人潮鼎沸,人性如晚风拂柳,随势而动。供需在周期内错配致碳酸锂价格在短时间从10万元/吨涨至59万元/吨,这也成为“天价锂矿”争夺战的直接导火索。

川西甲基卡矿脉的超大型锂矿资源矿集区,化身国内锂资源最亮丽的那颗明珠,吸引着各路豪杰。

在众多甲基卡争夺的故事中,有仍屹立于潮头的巨头,也有曾叱咤风云的人物。从曾毓群、朱共山、姚雄杰,到更早的蒋卫平、吕向阳等。

15年前,甲基卡134号矿脉争夺战,打响了甲基卡锂战风云的第一枪。有人两度苦劝吕向阳,掌握甲基卡是“握灵蛇之珠,怀揣荆山之玉”,不可卖。而那场大型商战同样有纠葛不清、跌宕起伏的一众元素。

如今,又一段精彩故事徐徐落下帷幕。

锂的一段战争结束了,但甲基卡的故事还在继续。

而在接下来的故事中,甲基卡要肩负一个更加艰巨的责任和使命——提高中国国内锂资源的自给率,在国际上争夺锂资源的定价权。

(以上信息均来自对斯诺威竞拍知情人士的采访)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500203164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锂矿 破产重整 宁德时代 斯诺威 斯诺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