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2200亿+背后 《中国奇谭》爆火启示录丨2023新青年生活浪潮④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1-16 14:24:15

◎在4集斩获9.4分的热潮里,一场接一场的采访和一条条评论背后,是市场对《中国奇谭》的赞赏和回馈,但这也是对后续待播剧集的一场考验。

◎压力当然会有。有着11位导演、8个风格迥异故事的《中国奇谭》,早在立项阶段,就在故事、叙事方式、技术、表现形式上做了区分,但能否每部都合观众胃口,现在还要画个问号。

◎第三集《林林》播出时,用三维形式表现中国水墨的画面,让网友们直呼“经费爆炸”。市场好奇《中国奇谭》的投入,也好奇出圈之下能带来多少真金白银。

◎聊《中国奇谭》和中国动画就绕不开“上美影”。

每经记者 温梦华    每经编辑 张海妮    

2023年,动画《中国奇谭》成为开年爆款。

虽然才播出四集,但网友们已经讨论了一波又一波,这部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上美影”)和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出品的动画短片正在成为年轻人新的社交密码。

截至目前,短短十多天,该动画豆瓣评分9.4分,在B站播放量破9800万,各种周边更是卖断货;人民文娱评《中国奇谭》“这才是进化的国漫,不变的中国浪漫”。

超出预期,在一众主创的意料之外。看着一句句“童年的那个上海美影又回来了!”的呼声,总导演陈廖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感慨:“不是简单地高兴,是心里的石头落地了”。

记忆中的上美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高光时刻了。作为曾经中国动画的“王者”,上美影见证了中国动画最辉煌的时刻,也经历了时代洪流下中国动画的困境。它的兴衰浮沉,也是一部关于中国动画的启示录。

“国漫崛起”的口号再次响起。从《大鱼海棠》,到《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再到《中国奇谭》以及即将上映的《深海》,走过100年的中国动画正在越来越多地被看见。

2022年,中国动漫产业总产值突破2212亿元,有近千家内容链条公司活跃在一线,中国动画已经成为全民动画。在这条曲折的崛起道路上,不断向年轻人生活靠近、试图将“点连成线”的中国动画正迎来“自我觉醒”的时代。

4集豆瓣评分9.4 “心里也知道是冒险的”

忙碌,成为《中国奇谭》总制片人李早和总导演陈廖宇最近的常态。

在4集斩获9.4分的热潮里,一场接一场的采访和一条条评论背后,是市场对《中国奇谭》的赞赏和回馈,但这也是对后续待播剧集的一场考验。

压力当然会有。有着11位导演、8个风格迥异故事的《中国奇谭》,早在立项阶段,就在故事、叙事方式、技术、表现形式上做了区分,但能否每部都合观众胃口,现在还要画个问号。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每个片子都各有特色,有些风格会很强烈,有些风格或许平淡些,还有的片子用心之处或许不容易被发现,虽然不具有可比性,但每一部只要做到极致,我认为最终观众都能接收到,会给出反馈。”陈廖宇坦言。

在李早和陈廖宇的总结中,中国传统神话和当代共鸣,成为《中国奇谭》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小妖怪的夏天》中,除了秒回语文课本和童年记忆的画面,最让众多网友泪目的,恰恰是当代“打工人”的日常。

陈廖宇认为,做动画片很容易忽略的问题是,回归到生活和真情实感。动画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好的作品是既能给观众美好的想象,又能从内在上打动观众,脱离了与观众连接的动画则是炫技。”

《小妖怪的夏天》中,2023开年火遍全网的“小猪妖” 图片来源:B站截图 

第一次尝试如此多元的动画短片集,陈廖宇并不避讳谈及内心的忐忑,“心里也知道这样新的内容拿给观众时肯定是有风险的”。

“创作者有时会进入一个误区,认为做某种有经验的内容更保险,但实际上,有时‘新探索’没有得到好处,不是错在‘新’,而是错在没有做到足够好足够极致。”陈廖宇告诉每经记者,例如《鹅鹅鹅》特别独特,很多观众会觉得即使没有看懂也“不明觉厉”。

第二集《鹅鹅鹅》图片来源:B站截图

观众的反馈让陈廖宇验证了自己坚持的创作多元化这一想法。在国产动画摸索30多年,作为创作者的他始终认为,有责任为观众提供更多选择。“你不能问创作者想看什么,即使当下流行某种风格,观众也一定是接受多元的。” 

网友直呼经费爆炸 “不要因太花钱就不突破”

第三集《林林》播出时,用三维形式表现中国水墨画面,让网友们直呼“经费爆炸”。市场好奇《中国奇谭》的投入,也好奇出圈之下能带来多少真金白银。

“《中国奇谭》不是商业化项目。”采访中,陈廖宇和B站副总裁、《中国奇谭》总制片人张圣晏反复提及。

《中国奇谭》第三集《林林》图片来源:B站截图

两年前,面对即将到来的“中国动画100周年(2022年)”,上美影给自己出了一道与“奇谭”有关的“半命题”式作文。在主创们的一次次讨论中,《中国奇谭》开始一步步清晰。

李早回忆,这个“半命题”其实是大家一起讨论出来的,“我们希望能够创作出一个作品,无论是内核还是美术表现上,都是百花齐放、丰富多彩的”。

选人是陈廖宇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在固定的创作主题下,面对内容和风格的多元化需求,寻找导演时陈廖宇首先考虑的是多元化,“根据作品需求逆推,选择组合各种动画手段都有代表性的导演”。

三四十岁是陈廖宇心里导演年龄的那个“度”。他坦言,这个年龄的导演一定程度上已完成创作积累,正处于创作欲望、激情最旺盛的时期,他们的创作最容易带来新东西、展现生命力。

“当然,超过这个年龄段不是说不好,是有的导演已经形成非常成熟的风格了,也做出很好的片子了,他带给我们生命力、惊喜的感觉,可能会相对少一些。”陈廖宇解释。

非普通商业化的定位,的确为《中国奇谭》提供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在陈廖宇看来,平衡肯定会有,但短片的责任就是要做得更极致,去突破一些东西。

“会反复告诫导演,不要一上来就想是不是太花钱,就自我否认,而是要尽力去实现你的理想化。”陈廖宇认为,当钱不够或技术无法解决时,要用艺术和创意去弥补,而不是暴露给观众。

相比以往商业项目中要解决让观众去理解故事的问题,B站则在这部动画中避免了这个操作。“我们觉得没必要把故事结构掰得特别细,尽可能是按照导演本人的意图,保持整体气氛。”张圣晏表示,同时,上美影和B站也很开放地寻求把短片变成长片的可能性,但不会盲目地为了商业化而商业化。 

上美影沉浮欲归来 “更贴近年轻人”

聊《中国奇谭》和中国动画就绕不开“上美影”。

得到观众认可后,陈廖宇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那是一种仅用“高兴”二字无法形容的感慨。

上美影作为“领头羊”,曾给中国动画带来一个个高光时刻。在长达60多年的时间里,上美影创作出《葫芦娃》《黑猫警长》《大闹天宫》等作品,向世界展示了“民族的、艺术的”中国动画,也敢为人先地开启了中外合拍动画的尝试。

中国第一部彩色木偶片《小小英雄》、第一部彩色动画片《乌鸦为什么是黑的》、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第一部折纸片《聪明的鸭子》、第一部宽银幕长片《哪吒闹海》、第一部尝试商业化运作的动画电影《宝莲灯》……这一系列开国产动画先河的作品,让“上美影”在每个观众和导演心中都留下不一样的分量。

上美影曾创作出的无数经典动画形象 图片来源:上美影官方微博 

回忆起创作第一天的导演会议,陈廖宇告诉每经记者:“当时我就强调,我们和别人不一样的是我们头上顶着‘上美影’,这三个字意味着的期待,不言而喻。”

国漫粉们太渴望童年记忆中的那个上美影了。在时代急速变革的浪潮下,曾经辉煌的上美影历经沉浮,近十多年来,在国外动漫的激烈竞争和国漫产业的加速成长下,上美影被一波波的“后浪”赶超。

作为中国历史悠久、片库量丰富、知识产权众多的美术电影制片基地,上美影一直积极探索,将IP与当下年轻人习惯的文化娱乐形态相融合,更贴近年轻人。

近年来,“跨界”成为上美影的标签之一。据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过去一年,上美影进行了超20次跨界联动,涉及游戏、服装、美妆等多领域。2022年北京冬奥会期间,上美影以雪孩子、大耳朵图图、孙悟空、哪吒、葫芦娃等经典动画角色集结的方式助力冬奥会,试图让角色散发新活力。

大耳朵图图、孙悟空、哪吒、葫芦娃等助力北京冬奥会 图片来源:上美影官方微博 

“上美影一直在思考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型发展。”李早向每经记者坦言,即经典IP如何在当下语境中再创作,以及新IP创作方向如何走,希望做更多的探索。

在她看来,上美影IP运营肯定会随时代发展不断演变,IP新内容演绎和新商业化开发,将在坚持中国文化传承的基础上,更贴近当下表达,贴近年轻人。例如虚实结合、线下沉浸体验等,让这些经典IP走进生活,更长久地陪伴大家。

完美世界《梦幻新诛仙》手游与《大闹天宫》情怀联动 图片来源:上美影官方微博 

“崛起”口号再响起 “中国动画正在自我觉醒”

《中国奇谭》的爆火,让“国漫崛起”的声音再次响起。

每隔一段时间,这个口号就会出现。从《大鱼海棠》到《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再到《雾山五行》《中国奇谭》,这些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作品,每部都承载着国漫的希望。

但这些耀眼的“点”还没能连成线,在众多观众的感受中,“仰卧起坐式的一上一下”似乎更贴合当下的国创动画市场。

“我看到很多评论也这样说,其实大可不必苛责小的波动和起伏,在大趋势上,国创动画仍在往上走,我有非常坚定的信心。”在《小妖怪的夏天》导演於水眼中,中国动画早就开始崛起了,《熊出没》系列大电影开了个好头。在这之前,中国动画走得很艰难。

100年前,四位姓万的年轻人第一次接触到了动画这种艺术,在上海闸北的小弄堂里,受手翻书和皮影戏的启发,中国第一部独创动画片《大闹画室》诞生了;2022年,中国动漫产业总产值突破2212亿元,中国动画成为全民动画。

2022年中国动画迎来100周年 图片来源:B站截图 

百年沉浮,在经历时代变迁、人才断流困境和产业变迁后,国漫迷和中国动画都期待能迎来下一个辉煌的“上美影”时代。

在张圣晏的观察中,当下国创动画创作生态中,很多动画短视频都有很好的创意表达,但有一部分从短片到长片的转变中,缺少工业化生产。同时,一个作品能变成IP,它还得具备商业化元素,目前整个国创动画市场,商业化仍有待成熟。

同样,陈廖宇并不否认国漫近20多年来在产业环境、人才培养上的阶段性积累,但他也看到,当下中国动画更多是IP改编,原创动画相对较少,“很多人选择更稳妥的市场化道路无可厚非,但原创力量的薄弱说明我们还不够自信强大。”

“中国动画现在走到了自我意识觉醒的阶段。”陈廖宇表示,它开始问“我是谁”、“中国文化到底是什么”,不同的创作者有不同的回答,这也是近两年基于传统文化内容的动画爆发的原因。这是好事,它不是简单的对错。经历这个阶段后,中国动画将更加成熟,业内会更好地运用中国文化,不让它成为创作负担,将更自由地去创作。

回忆起《中国奇谭》的创作,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上美影老前辈们指导时反复说的话:“你们要步子更放开,胆子更大点,东西做得更极致。”这或许正是中国动画走向下一个“黄金时代”的启示。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文化传媒 哔哩哔哩 动漫 新青年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