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郑州暴雨里的普通人:他们被困高架20小时吃饼干充饥,他新房被淹劝自己要“磕赢世界”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7-22 01:12:35

◎“我睡得并不踏实,桥下的路都积水成河了,中间我几次醒过来,就看着下面的水越来越深,生怕一醒来水已经漫到车上了。”

◎“在新乡买了个房子‘烂尾’,现在在郑州买了一个房,预计今年年底要交房了,虽然我还没去实地看过,但是小区群里在说房子被大水漫灌了。”

每经记者 舒冬妮  可杨    实习生 罗石芊 汤小权    每经编辑 文多    

无数普通人被郑州这场暴雨困住。

崔俊超下班后三次尝试开车回家,却次次被大水挡了回去,只得留在公司过夜,预计今年要交房的新家,小区群里却说房子已被大水漫灌。

刚毕业的李森和父母本想赶紧赶回开封家里吃晚饭,最终却被困高架之上,只能吃父亲冒险趟水买回的饼干。他觉得高架桥下已被淹没的道路现在像极了黄河,半夜睡觉时,他总担心水漫上来,自己家的车子也被淹没。

但幸运的是,一觉醒来李森一家终于顺利脱困上了离郑回家的高速。

崔俊超呢,他的困扰没有这么简单便能解决。在得知新房被淹后,他还失落地发了个朋友圈。但是后来转念一想,又觉得要有一个乐观的心态,于是把那条朋友圈设置成了私密可见,他觉得朋友有句话说得很对,要拿出磕赢这个世界的态度。

通过群里发的视频,崔俊超得知自己的新房被淹了 图片来源:崔俊超提供视频截图

第一次上班迟到,下班了车开出去就飘

7月20日,一向准时的崔俊超在郑州持续的降雨中创下了自己的纪录——迟到了4分钟。当晚他几次准备回家,但是都被开出去就飘起来的车“劝退”。更让他感到难过的是,自己才在郑州买的房子,被大水漫灌了。

但是秉承着“磕赢这个世界的心态”,崔俊超还是很乐观地看待此次“受灾”。以下,是崔俊超向《每日经济新闻》自述的曲折经历:

以前从来没有迟到过,因为这场大雨,我有了第一次迟到经历。

这场雨其实从20日早晨就开始了,当时我还开着车,虽然还没有达到“开船”的效果,但是已经有积水了。

雨一直不停,公司平时本来是5点就下班了,但是6点了我们也没办法出去。我又实在不想待在公司,心想着要不然试一下开车回家。当时我同事还提醒我不用考虑回家了,就在公司附近住,我不相信,非要尝试一下。结果一开出去,车就飘起来了,我就赶紧掉头换一条路,没想到还是飘起来了,于是我死心了,昨晚就在公司里睡的。

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21日早上10点,雨势逐渐变小。我再次准备开车回家,但是开出去没多远,我的车开始“报警”。我以为车进水了出了故障,害怕我的车像其他车一样报废掉,于是马上掉头回了公司。但是后来经过检查,我发现是车轮胎的皮子被折掉了,一直挂着轮胎往前走所以才会出现异响。

路上一辆出了状况的车 图片来源:崔俊超提供

11点半后,雨基本停下来了。我看着天气逐渐放晴,加上公司也停水了,就又开着车穿过高架桥回家。可能是因为政府发了通知,告诉市民尽量减少外出的原因,一路上路况都比较好,除了台阶下还有点积水以外,大多数地方都挺好的。回家后,我把车暂时停在了高架桥的两侧,因为高架桥地势高,也比较宽,停在两侧也不会阻挡交通。除了我以外,也有其他车主把车暂时停到了高架桥上。反正下午2点半左右,我终于回到了家里。

由于昨天和今天的雨势太大,我们公司今早上除了客服部的一两名员工需要来上班以外,其余都回了家。20日晚,百分之九十八的员工都回了家,剩下百分之一的员工住在了公司附近的酒店,还有百分之一的员工在公司打了地铺。

在我上午10点半折返回来之后,我的同事给了我一杯八宝粥。但我还是下楼去找了便利店和餐馆购买食物,原来包子馒头都可以随便选,但是当时只能有啥吃啥,没得挑。附近的便利店东西也变得很少,买东西都需要排队了。我们公司自己的餐厅也是下午才开始做饭。

我这够惨了,在新乡买了个房子“烂尾”,现在在郑州买了一个房,预计今年年底要交房了,虽然我还没去实地看过,但是小区群里在说房子被大水漫灌了。我当时非常失落,甚至发了个朋友圈,但是后来转念一想,不要发布太多负面能量的信息了,我就设置成私密可见了。

天灾人祸太多了,去年这个疫情对大家的打击都很大,今年又是暴雨洪涝,但是我还是觉得要有一个乐观的心态。我朋友也说,要拿出磕赢这个世界的态度,所以我还是比较乐观的。

一家三口被困高架20多小时,生怕醒来时水已漫到车上

7月20日,李森从北京回到河南,父母到郑州东站接他回家。起初一家三口还沉浸在见面的喜悦中,但被堵在高速路口两个小时后,他发现,回家并不容易。

积水越来越深,李森一家把车开上了高架,逆行、拖车……交通一片混乱,他们很快被困在其中。坐在车里,李森看到桥下积水越来越深,像“黄河”一样,而各种抛锚的车,泡在了这条“黄河”里。

以下是他的自述:

现在想想,如果我们昨(20日)晚没有顺利上高架,可能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20日下午1点多,我从北京出发到郑州,父母到郑州东站接我回家。我到郑州东站时是下午四五点——雨最大的时候,但那时路面积水并不多严重,还因为终于团聚心情很好。

我们开车刚从郑州东出发时,积水差不多5厘米左右,去高速的路上,水位越来越高,我们赶紧往高速赶,路上车子几次熄火,好不容易赶到上高速的路口,却发现高速已经被封了。

暴雨中的道路。图片来源:李森提供视频截图

一开始我们想着,雨总是要停的,所以打算在上高速的路口等。结果车越来越多,堆了很长一条,很多车发现高速不让上就开始掉头、逆行,各种乱开,在那儿堵了两个小时,我们发现实在是上不了高速,才决定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

往回开的路上,积水越来越深,于是我们开上了高架桥。一上去我就感觉高架上好像有几千辆车,各种尝试逆行的、乱开的、拖车的,一片混乱,很快高架也开始堵,下也下不去,上也上不了,我们被堵在中间没法动。

当时我就坐在车里往桥下看,各种那种抛锚的车泡在水里,而水都淹到了人的大腿以上。我那时候觉得,桥下的水好像“黄河”一样,水都在流淌,一直在流淌,太危险了,幸好我们直接上桥了,如果我们在底下,直接车就被水淹了,人都不知道去哪了。


高架下面的水流。图片来源:李森提供视频截图

晚上八九点,我爸冒着大雨下车,跑到了周边一个小区,找到很里面的一个小卖部,买了水跟饼干,那儿只有水跟饼干。(这些东西)成了我们一家三口那20个小时里唯一的食物。再晚些时候,有个车被淹在附近一个十字路口上不来,车主过来问我们借了一个拖车的工具,我爸又下去给他帮忙。

折腾到晚上我们都又困又累,我就跟我爸妈说,都睡觉吧,睡觉可以保存一些体力,也不会想着吃的,也不会想到喝水。但其实我睡得并不踏实,桥下的路都积水成河了,中间我几次醒过来,就看着下面的水越来越深,生怕一醒来水已经漫到车上了。

21日凌晨5点多我们就醒了,因为我们怕水位越来越高,想看有没有上高速的办法,东南西北全部都看了一遍,没有一个能出去的。我觉得那段高架上只有两种车,一个就是可能所有都尝试了,只能在那等着,另一种人是开始乱蹿想找地方出去的。

我当时想,如果这个高速还不开,今天郑州再下大暴雨,那就完了。

不过,幸好后来雨停了,我和同样被困在高速的同学互报了平安,赶紧往高速上开,才顺利脱困,离开了郑州。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郑州暴雨 郑州大雨 河南暴雨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