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左边是“唐探”,右边是零碳,坐C位的影视、资本会有什么化学反应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12 11:12:26

今年,电影公司掌舵人、财经学者、投资达人、电影导演、潮玩公司、能源龙头……种种跨界的新元素融合于此,奇妙的化学反应,让全场数度沸腾。

每经记者 杜蔚  毕媛媛  丁舟洋  董兴生  温梦华    每经编辑 孙志成 王嘉琦 董兴生 宋红    

3651169068047600640.jpeg

6月11日晚,第二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举行金爵盛典并正式宣布开幕。电影《1921》作为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影片在金爵盛典上亮相。当晚红毯星光熠熠,《铁道英雄》《狙击手》《坚如磐石》《中国医生》《长津湖》等多个剧组亮相开幕红毯。

3647538540519164928.jpeg

第二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举行金爵盛典走红毯及开幕式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也就在这一天下午,在上影集团五号摄影棚里,上演了一场精彩的思想碰撞。

由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每日经济新闻联合主办的中国影视资本峰会,今年已来到了第四届。每年,中国影视资本峰会都盛产“金句”。今年,电影公司掌舵人、财经学者、投资达人、电影导演、潮玩公司、能源龙头……种种跨界的新元素融合于此,奇妙的化学反应,让全场数度沸腾。

谁能想到,陈思诚和能源科技龙头公司的CEO坐在一起聊“唐探”,也能擦出火花。

 

各有建树,和而不同。

有意思的是,第四届中国影视资本峰会上,不是嘉宾们“你好我好大家好”,而是讲出了各自的真知灼见,哪怕观点不同,甚至互相抢麦呛声。比如,站在经济大周期的角度,经济学家发现电影的消费繁荣和经济繁荣是正相关;而提出影视寒冬论的投资人却直言,电影产业现在是冬天,但如果一成不变,未必等得来那个春天。

听到很多人谈电影行业如何与时俱进、面对变化,张宇觉得非常感慨。过去十多年,曾任VOGUE中国版主编的张宇,其职业生涯一直不变的主题就是如何寻找新出路。“当时我在传统媒体,每天开会谈论的就是怎么样把传统媒体变得有时代感。”而今,新身份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合伙人的张宇,更深切地感受到,面向一些年轻的消费者群体,如何以更适合的方式触达他们。

8899907455929529344.png

著名导演、编剧、演员陈思诚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每次一谈到钱的时候,我都特别汗颜。”在峰会上,导演、演员陈思诚说,“因为我们这个产业,雷声大,雨点小,一百多亿的成就,可能有时候跟一些其他高消费行业的金牌销售差不多。”

这个行业,不变不行了。这是峰会上大家的共识。


2644255684426693632.png

“电影投资能赚钱,是小概率事件,

艺术好和票房好是永远的矛盾”

2644255684426693632.png

“去年疫情爆发,对于全球电影行业带来较大冲击,观影人数同比下降了70%,很多国家的电影院关闭。”中银国际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说,疫情影响之外,其实早在2016年,电影行业就已经出现拐点。

无论是从行业收入还是观影人数,都明显下了一个台阶,“这背后是中国电影行业在经济中的渗透率快速提升阶段的结束”。

837914268296756224.jpeg

中银国际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拐点反映到偏微观层面,就是从2016年起,大的趋势是单位银幕的观影人数在下降,银幕增长率也在下降,这都是增长减速的表现。”徐高说。从近5年来的票房收入与名义GDP增长率来看,电影行业也体现出越来越明显的周期性。

“2016年之前行业增长很快,二级市场电影公司的估值非常高;而过去两三年经历了比较大的泡沫退潮,导致电影公司的估值大幅度缩水。”

从成长角度来看,徐高认为,不能预期中国电影行业还能像2016年那样快速成长。“电影行业收入增长,更多地取决于观影人数的增长,怎样吸引更多的人进入电影院,这是行业要面对的问题。”

“下一个高速增长的文化产业赛道在哪里?高增长意味着跑赢其他行业,也意味着行业渗透率在快速提升过程中。有这么快的渗透率,又体量比较大的,很显然是互联网行业。”徐高认为,未来电影内容与互联网文化产业新赛道的结合是机会所在。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表示,最近十年,一些低端的企业,会被一轮轮淘汰,活下来的企业都是比较好的企业。中国经济增长,将要进入一个新增长周期,全世界也会进入一个新技术爆发周期。

5488880735944430592.jpeg

姚洋在峰会上发表演讲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姚洋相信,中国会在下一轮的经济增长当中处于前列。未来,推动中国乃至世界发展的,姚洋认为第一个是AI,第二个是新能源,第三个是电动汽车。“2028年到2030年之间,我们有望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在所有行业中,电影是比较独特的存在,电影投资更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领域。

“疫情期间,影视发展已经处在十字路口。”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说,有数据显示,2020年疫情给全球电影市场造成的损失达200亿美元。

阎焱认为,后疫情时代,随着短视频行业大行其道、网红经济遍地开花,网红经济对影视市场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强,“疫情会给影视行业带来永久性改变”。

5044422673843608576.jpeg

阎焱在峰会现场演讲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具体到电影投资,阎焱说,电影投资本质上都是高风险投资,“指望电影投资能赚钱,一定要明白那是小概率事件,艺术好和票房好是永远的矛盾”。

不仅如此,阎焱认为,电影投资还需要清楚投资大小与回报的关系。通过统计分析发现,大体量和小体量投资的电影,回报都不好,“投资5000万到8000万以下的中等体量投资回报反而比较好。”不过,不论投资体量大小,内容为王始终是不变的真理。


2240003237165655040.png

“当下资本市场对影视行业基本采取接近封锁的政策”

2240003237165655040.png

如今,电影消费的门槛被拔高,价值链被拉长,行业下一步的投资方向在哪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虽然现在大家都在探讨电影行业处于低谷期,但我们认为这也是一个新周期的开始。”弘毅投资董事总经理崔志芳认为,当前正是变革时代,投资机会其实有很多。


崔志芳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在中国市场,有门槛的资源是IP和版权,真正拥有IP和版权库的公司,才有持续性的发展价值。”崔志芳还指出,科技驱动也是一个好的投资机会。“新技术驱动,对整个影视业乃至大文化行业,都是节能和提效的变革。”

5850007404092590080.jpeg

王中磊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只要坚持做好自己的IP和公司定位,并持续产出优质作品,就会吸引到资本的关注。”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亦在现场坦言,“我们在座的所有影视上市公司的估值都降至最低点,加起来还不如互联网公司的冰山一角,但我认为将来一定会反弹。”

据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的观察,自2018年起,资本对影视行业的投资就急剧减少。“这种减少既体现在对影视公司的投资上,也体现在具体的影视项目上,导致很多项目因为资金不足而无法开工。”

5347743920151862272.jpeg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与此同时,王长田认为,当下资本市场对影视行业基本采取了一种接近封锁的政策。“行业没有新公司上市,也没有办法融资,直接使得行业中的中坚企业、上市公司也出现资金问题。”

1089941679705985024.jpeg

中国电影副董事长、总经理傅若清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中国电影仍有很大增长空间,未来资本在电影领域的投资会更加多元化。”中国电影副董事长、总经理傅若清对于电影行业的发展依旧很有信心。不过他强调,未来资本市场在保持关注电影龙头企业外,还应该更加关注电影的其他属性,如艺术性、产品属性等。

电影行业究竟何时会迎来爆发?对此,万达文化集团总裁、万达影视集团总裁曾茂军认为,随着资本泡沫破灭,“全球电影经过两年多的内容沉淀,即将出现爆发。电影市场会在2022年迎来大年”。

7862775588963691520.png

曾茂军在峰会现场分享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博纳影业集团行政总裁蒋德富则指出,电影是一个需要扶持的产业,而许多资本在进入电影产业后仅关注利润回报,让影视公司又爱又恨。“行业最艰难的时刻,我们都坚持住了,资本应该对我们有信心。”蒋德富希望,资本对文化产业的支持能够多渠道融合,“而不是简单地增加股份或是增加电影投资,在产业链相关环节,如电影票房以外,还有更多可以共同开发的利润空间”。

7759464714391240704.jpeg

博纳影业集团行政总裁蒋德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虽然游戏产业与电影产业有着明显不同,但盛趣游戏首席执行官谢斐认为,这两个产业拥有投资共性。“我们都是内容创意产业,说得最多的四个字是‘内容为王’。因此,我们两个产业都会非常看重在投资过程中的团队能力,即对创新产品的研发能力等。”

1419700390563422208.jpeg

谢斐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今天这个时间点,我们抱怨资本已经没有用。与其抱怨,不如沉下心建设长期价值,一步步把行业蛋糕做大,那个时候资本会回到我们的行业,人才也会回来。”猫眼娱乐首席执行官郑志昊表示,在此过程中,需要影视公司更有耐心、更有信心地建设长期价值,坚持内容为王,生产好作品,最终一定能吸引资本重返行业。

3592798642089679872.jpeg

猫眼娱乐首席执行官郑志昊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2240003237165655040.png

电影产业不走出过往模式困境,就等不来春天

2240003237165655040.png

中国电影产业在短短十多年期间,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成熟行业,600多亿元的票仓已经升至全球前三。但是票房之外,电影作为文化和艺术形态的载体,未来的发展如何出圈和跨界,将是产业健康成长的关键一步。

7347964760083867648.jpeg

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健儿致辞

图片来源:上影集团供图

在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健儿的理解中,电影IP和新消费新场景,应该是未来影视文化企业重点探索的方向之一。“现在的电影已经从单部作品的竞争,转向了多内容业态的竞争。在泛娱乐新消费兴起下,这点越来越明显。”也就是说,接下来上海电影在创作端要树立大IP的理念,考虑电影投资和新消费的结合;在延伸端,则要考虑全链和跨界内容的运营模式。

955332446984938496.jpeg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电影人重新定义电影产业,通过延伸跨界,将会释放巨大的能量。陈思诚相信,创作者可以产生一些商业核裂变的内容,例如玩具、游戏、衍生品和乐园等商业领域共振。

虽然国内很多影视公司都在追求迪士尼的商业模式,但陈思诚发现,国内所有文化电影公司的市值加在一起,甚至不到迪士尼的16%。

泡泡玛特执行董事、集团首席运营官兼中国区总裁司德表示:“现在国内很多电影、制片公司,在往迪士尼的方向努力,但是被授权商们提前一两年开模具去生产,并在电影档期间把它推出去,我想大多数人是没有信心的。大家都是电影火了再去授权做玩具。但做出来就要八个月,那时候电影的热度已经没有了。制片方要提早考虑到商业化,另外要对自己的电影有信心”。

司德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听到很多人谈电影行业如何与时俱进、面对变化,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合伙人张宇觉得非常感慨。“当时我在传统媒体,每天开会谈论的就是怎么样把传统媒体变得有时代感。”而今,新身份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合伙人的张宇,更深切地感受到,面向一些年轻的消费者族群,需要以更适合的方式触达他们。

电影产业经历了最低谷,所有人都在等待春天的到来。易凯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冉却不这么认为,他在现场直接泼了冷水。“如果电影产业不做根本的改变,你等不来那个春天的。”

王冉认为,电影行业在既有模式下,本质上不应该吸引社会资本来进行投资。“我们表面看是聊电影产业如何跟消费融合、跨界,其实我们探讨的根本问题,是电影模式怎么走出过往的困境,怎么做根本的模式上的创新。”

2567259231076175872.png

易凯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冉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围绕这一点,王冉认为中国电影实际有非常独特的机会。“第一,我们看传统做内容的公司,它自然增长的轨迹是从内容公司最后会做媒体平台,只做内容的公司,上市是很少数的,而且往往市值很低。第二,产业环境导致单项目投入产出与预期有差距。第三,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主流资本可能会去投科技、投医药、投健康,甚至会去投新能源,但是它不会投消费。但也因为中国消费的独特性,导致了中国有很多新消费品牌,像泡泡玛特这样的新消费公司能够破土而出。”


2240003237165655040.png

出圈和跨界,电影产业下一步升级需要三大抓手

2240003237165655040.png

“我们喜欢动画电影产品,包括科幻类的产品,因为这种产品最容易衍生化,做实景化。”融创文化集团总裁、融创中国执行董事孙喆一表示。有地产优势的融创文化,本身就擅长运营IP。“我们会前置在内容开发这一块,包括我们题材的选择。‘IP+内容+新消费+新场景’的模式,只有头部IP能打通。”

8037869860394608640.jpeg

融创文化集团总裁、融创中国执行董事孙喆一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中国本土土壤滋生了很多领域的新模式,未来中国的影视娱乐也有机会走出一条带有引领性的道路。具体怎么跟消费融合,王冉总结了核心的三个抓手。

第一:虽然目前已经有了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三大平台,但从电影入手,仍可打造新的媒体平台、播放平台,或者是在线放映平台。“但是这个放映平台是独立APP的方式存在,还是跟现有平台合作,是具体的策略问题。现在的内容供应商很难抱团,但不抱团,这件事无法完成。”之前,王冉曾跟王长田谈到,光线传媒可以走迪士尼的道路,但是需要三十年的时间,如果想要快一点,就需要抱团。

第二:抓手是IP。无论是衍生品、线下空间运营还是娱乐活动,都是基于IP。但是不是所有的电影都适合产生这样的IP,“这里面的核心挑战其实是勇气、勇敢”。

第三:电影院空间,还有很多文章可做。“未来大多数电影,一定不会在电影院放映,未来电影院的大多数收入,也一定不会来自票房。无论是做IP延伸出来的线下娱乐活动,还是电影院内部空间的重构,这里面有大量跟娱乐重合、创新的可能性。”

环保产业做到全球前三的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不久前和红杉基金发起了100亿的碳中和技术基金,为了赋能新工业体系。

4557075342554554368.jpeg

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零碳和电影,又能擦出怎样的火花?早在10年前,卡梅隆导演的《阿凡达》轰动全球,电影中就探讨了环保主题。今年,《阿凡达》重映,再次掀起巨大的关注,经典影片对社会人文议题赋予的能量,将超越时间的界限。

“我们这个传统且落后的行业,不发生一些自我改变和自我升级、自我迭代,就没有春天了。或者再来一场疫情,影院再一关,我们所有搞电影的人都死了。”陈思诚开玩笑道。但实际上,他坚定地认为,创作者该身体力行。陈思诚透露,他正在做一部由著名小说改编的关于环保的电影。

 

张宇笃定:“环保推动特别难的一点,是一开始的商业价值真的很少,一旦多点的人走环保这条路,它的商业价值就会来了。”

5638897590428945408.png

张宇在峰会现场分享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王冉补充道:“如果今天年轻一代消费者,认为喝杯咖啡是一件很潮的事,认为买泡泡玛特的玩具是很潮的事,那可持续发展同样可以成为一件很潮的事,这件事情上面,我们的内容创作同样大有可为。”

“我们要充分利用电影界的影响力,来推进低碳、零碳的新时尚。”王健儿总结道。

记者:杜蔚 毕媛媛 丁舟洋 董兴生 温梦华

编辑:孙志成 王嘉琦 董兴生 宋红

视频编辑:曹炳梵

视觉: 陈冠宇

排版: 董兴生 马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