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热点公司

每经网首页 > 热点公司 > 正文

账上资金不足4000万遭银行追讨1.7亿欠款 ST中昌要如何还债?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08 10:38:14

◎截至3月31日,ST中昌账面货币资金只有3912.28万元,面对这笔到期的巨额债务,上市公司要如何解决?

◎在本案中,三盛宏业、陈建铭均替ST中昌的并购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如果上市公司无力偿还该借款,只要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出面,债务问题或许能迎刃而解。只可惜,三盛宏业、陈建铭自身也深陷泥潭,恐怕无力替上市公司分忧。

每经记者 曾剑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作为2000年就登陆A股市场的老牌上市公司,ST中昌(600242,SH)也曾有过辉煌。但公司近年来主业不振,控股股东又深陷债务泥潭。令投资者担心的是,ST中昌自身的债务危机也开始显现。据上市公司6月7日晚间披露,公司及相关方被民生银行起诉,对方要求公司偿还1.7亿元借款。

对于ST中昌而言,1.7亿元可不是一笔小钱。截至3月31日,ST中昌账面货币资金只有3912.28万元,母公司账上资金更是只有9.25万元。面对这笔到期的巨额债务,上市公司要如何解决? 

遭银行起诉讨债

据ST中昌公告,公司及下属北京博雅立方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云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克网络)和喀什云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收到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应诉通知书》及民生银行苏州分行提交给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诉状》。

在本案中,原告为民生银行苏州分行,ST中昌及其下属子公司、公司控股股东三盛宏业、实际控制人陈建铭等为被告。民生银行苏州分行请求法院判令ST中昌偿还借款本金1.7亿元,利息560.2万元(暂计算至3月25日),并支付相应罚息、复利;同时,原告请求法院判令三盛宏业、陈建铭等为ST中昌所欠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某种意义上讲,ST中昌这场债务纠纷属于公司当年重组引发的后遗症。

2017年,ST中昌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了云克投资、厉群南持有的云克网络100%股权。此次交易,云克网络100%股权作价约10.05亿元,上市公司以现金方式支付5.02亿元。为了完成这场重组,ST中昌与民生银行苏州分行签订了《并购贷款借款合同》,拟向银行借款2.51亿元,借款期限为3年,自2017年12月22日至2020年12月22日止。

据民生银行苏州分行称,其此后陆续向ST中昌发放了2.51亿元贷款。期间,双方曾于2019年12月签订《借款变更协议》,约定还款方案变更为:2019年12月25日归还1000万元;2020年1~9月,每月归还1000万元;2020年12月25日归还1.0125亿元。

不过,2020年12月25日,民生银行苏州分行又与ST中昌、三盛宏业、陈建铭等签订借款变更协议,约定还款方案变更为:2021年3月25日归还全部剩余本金1.7亿元,计算方式变更为利随本清。

民生银行苏州分行称,上述借款到期前,其曾委托律师发函,督促上市公司履行还款义务,并将律师函抄送其他被告。但3月25日借款到期,上市公司未履行还款义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ST中昌在2020年年报中也曾披露过公司这笔借款逾期的情况。公司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昌数据(即上市公司)向中国民生银行借款本息和为1.725亿元。截至2021年3月25日该笔借款尚未偿还”。

对于是否有能力归还这笔欠款,ST中昌未明确表态。而记者注意到,截至一季度末,公司母公司货币资金只有9.25万元,合并资产负债表下的货币资金也只有3912.28万元。公司将如何归还上述欠款,令人好奇。

今日(6月8日)早间,记者曾拨打公司证券部电话,但无人接听。 

控股股东方面百亿借款逾期

在本案中,三盛宏业、陈建铭均替ST中昌的并购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如果上市公司无力偿还该借款,只要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出面,债务问题或许能迎刃而解。只可惜,三盛宏业、陈建铭自身也深陷泥潭,恐怕无力替上市公司分忧。

早在2019年度,三盛宏业的债务问题便开始出现。2019年10月,针对三盛宏业持股被冻结(或轮候冻结)事宜,ST中昌陆续发布了多份公告,申请股份冻结的主体包括自然人、地产公司、金融机构等,而冻结缘由均是借款纠纷或借贷纠纷。从最初的部分持股被冻结、到全部持股被冻结再到不断被轮候冻结,预示着三盛宏业债务危机在步步升级。

2019年11月中旬,ST中昌披露,三盛宏业持有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1.14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100%,累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8次;三盛宏业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1.13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99.77%。三盛宏业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1.66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92.01%。当时,三盛宏业及其实际控制人存在债务违约情况,已到期未兑付的有息负债规模约50亿元。

时至今日,三盛宏业方面的债务已经越垒越高。今年4月30日,ST中昌公告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存在债务违约情况,已到期未兑付的有息负债规模约105亿元”。三盛宏业因债务纠纷涉及的重大诉讼(诉讼金额1亿元以上)共计20起,累计诉讼金额58.54亿元。因债务纠纷涉及的强制执行案件共计6起,累计涉及金额35.22亿元。

目前来看,上市公司可能只能寄希望于定增能够顺利推进。

此前,ST中昌于去年10月推出定增方案,公司拟向董事长厉群南控制的海南点酷发行股份募集不超过3.15亿元(含本数)。募资净额拟全部用于偿还银行借款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发行完成后,海南点酷将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厉群南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不过,上述定增方案披露后,实际推进十分缓慢,截至目前,方案尚未通过ST中昌股东大会审议。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ST中昌 债务逾期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