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肿瘤治疗黑幕”后续:当事医生否认推荐NK疗法,病患家属正在寻求“实锤”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29 09:51:23

◎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对“北医三院医生反映肿瘤治疗黑幕”一事进行了回应,经专家和同行评议,认为整个治疗过程中,治疗的原则基本符合规范。对基因测序、基因检测、NK细胞治疗等是否存在不当利益交换的问题,已请上海市卫健委进行调查,暂未有调查结果。

◎对于NK细胞治疗,当事医生表示并非由其推荐,而是患者从同病房其他病人那儿听到的,自己只是解释NK细胞治疗的原理。就此,马荣表示,她妈妈当时很确定地告诉她,说陆医生告诉他们有这样一个针(NK针)。

每经记者 朱成祥  陈星    实习生 林姿辰    每经编辑 陈俊杰    

4月27日,国家卫健委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对“北医三院医生反映肿瘤治疗黑幕”一事进行了回应,经专家和同行评议,认为整个治疗过程中,治疗的原则基本符合规范。对基因测序、基因检测、NK细胞治疗等是否存在不当利益交换的问题,已请上海市卫健委进行调查,暂未有调查结果。

半个多月前,27岁的马荣在微博感叹世道多难。2020年12月24日,她的父亲马进仓历经半年治疗后在家中去世。50岁的马进仓是家中顶梁柱,他的去世令家中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在近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马荣说,她文化水平不高,一个月收入才2500元左右。如今爸爸没了,还背负了一大笔债务。

马荣也没想到,她带爸爸治病的经历,竟会发酵形成一个关于肿瘤治疗的舆论漩涡。得知马荣一家的遭遇后,北医三院临床医生张煜愤然为其发声。张煜在2021年4月18日的文章中写道:“陆医生告诉患者和家属会有很好效果,使得他们借钱去进行这种治疗,最终人财两空。要知道,这些钱都是患者的血汗钱,1年多才能存下3万元。”

张煜的矛头直指上海新华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陆巍。一时间,陆巍成了风暴的中心。

马荣一家“人财两空”,也有其他患者对陆巍心怀感激。与马进仓同期进行治疗的外阴鳞癌患者汤女士,则被陆巍成功从死神手里拽了回来。汤女士女儿李颖(化名)对记者表示,她们家是工薪阶层,也支付不起国外看病的费用。本来在老家山东治疗已经不抱希望,经陆巍的治疗后,其母亲身体明显好转,(她们)需要陆巍这样的医生。据李颖透露,治疗过程总计花费约12万元,其中一半费用为国产PD-1产品艾瑞卡。

人没了,还欠下十多万外债

“短短几个月像是一场噩梦一样,花光了所有积蓄不说,人也不在了,哪怕是爸爸最后临走也还在说因为病欠下一屁股债。”马荣如是描述。

2020年7月1日从青海坐飞机到上海,再到11月22日离开上海回家,马进仓在上海共治疗了接近5个月。NGS基因检测花费1.86万元,NK细胞免疫治疗花费7.5万元,另外还有化疗费用、PD-1费用等。

马荣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在给爸爸治病过程中,她听哥哥(姑姑的儿子)的。来到上海进入新华医院,听陆医生(陆巍)的。在爸爸耗费“巨资”治疗无果后,她又开始反思,是否花了很多“冤枉钱”。

按照张煜的说法,通常胃癌的一线治疗、二线治疗和三线治疗花费并不高,国家都可以报销。但是经陆医生诊疗后,结果就是这位患者的生存期明显缩短,花费比常规治疗高了10倍以上,积蓄全无并欠下十多万债务。

张煜的质疑点主要集中在NGS基因检测、NK细胞治疗以及独特的给药方案。在接受医学界采访时,陆巍针对NGS基因检测表示,“我建议他(马进仓)最好去做个基因测序,我想通过测序结果判断一下这个方案(氟尿嘧啶+奥沙利铂)的治疗有效还是没效,如果有效,就按照这个方案进行下去,没有效果的话,可以提前改用其它二线方案”。

对于NK细胞治疗,他表示并非由其推荐,而是患者从同病房其他病人那儿听到的,自己只是解释NK细胞治疗的原理。

关于陆巍的说法,马荣表示,她妈妈当时很确定地告诉她,说陆医生告诉他们有这样一个针(NK针)。

马荣甚至发微博表示:“求大家帮帮我,我不知道什么证据能证明是陆医生最早直接推荐的。”

值得注意的是,4月23日,提供NK治疗的经理已给马荣哥哥(姑姑的儿子)退了钱。4月24日早晨,哥哥要把钱送来,马荣妈妈表示:“这个钱不能收,收了我们就完了。”

4000里赴医

青海西宁距离上海约1900公里,远赴上海找上陆巍。马荣解释称,原本是姑姑马秀兰患病,哥哥在多方求医后,于某问诊平台找到陆巍,来到上海看病。

马秀兰、马进仓姐弟俩都是AFP阳性胃癌。根据好大夫在线陆巍简介,其专业擅长胃癌、结直肠癌、胰腺肿瘤的外科手术及个体化综合治疗。

马秀兰住院接受治疗后,疼痛有所缓解。10天后,马进仓及其女儿马荣一行来到上海,也在陆巍处看病。

陆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AFP阳性胃癌发病率不高,但恶性程度很高,一旦出现肝转移,患者生存期都很短。而姐姐(马秀兰)来的时候AFP(甲胎蛋白,单位为ng/mL,是肝癌的生物标志物)指标是4000多ng/mL。根据文献分析,虽然都是AFP阳性胃癌,但是AFP小于100的和AFP大于100的两者生存期有显著区别。

马进仓7月1日来上海看病,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其7月10日检查的AFP指标高达7000ng/mL。这意味着,马进仓的病情比其姐姐更严重。

记者汇总的知情人士信息显示,马秀兰经陆巍治疗后,AFP指标一度上升,随后又快速下降。6月23日AFP指标为4600ng/mL,7月29日已上升至7370ng/mL,8月19已下降至2393ng/mL,8月27日下降至799ng/mL,9月9日进一步下降至225ng/mL。

从上述指标看,马秀兰的病情确实在好转。相比之下,马进仓的治疗也经历AFP指标先上升再下降的过程,不过指标绝对值仍居高不下。

由于姐弟俩同时发病,肿瘤类型相似,且姐姐病情得到初步控制,所以马进仓使用了与姐姐一样的一线治疗方案,化疗联合PD-1免疫治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马进仓7月10日AFP指标为7179ng/mL,7月30日、8月19日、8月27日、9月16日,该项指标持续升高,分别为9826ng/mL、10223ng/mL、12923ng/mL、25878ng/mL。9月23日,该项指标稍稍下降,降至24258ng/mL,不过10月3日又升至47755ng/mL。

质疑点一:给药方案

由于前三周期FOLFOX(奥沙利铂)+PD1治疗方案作用不明显,陆巍选择更换治疗方案,第四周期使用联合培美曲塞的治疗方案。11月2日,马进仓AFP指标下降至29907ng/mL。

而该治疗方案正是张煜的质疑点之一。张煜认为培美曲塞、安罗替尼、奥沙利铂、卡培他滨和他莫昔芬联合治疗,这是L医生(即陆巍)自己生搬硬造出的,前所未有的胃癌治疗方案。

四川省肿瘤医院一位主任医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卡培他滨和奥沙利铂都属于常用的胃癌系统化疗药物。化疗方案通常包括两药联合或三药联合,卡培他滨+奥沙利铂被称为XELOX。2011年版的《胃癌诊疗规范》对这个给药方案有所收录。

质疑主要围绕在其他几类药物上。该主任医师表示,培美曲塞的适应症为恶性胸膜间皮瘤和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其适应证并不包括胃癌。但培美曲塞作为一种抗叶酸制剂,也被广泛应用于各种癌症治疗,同时具有较低的不良反应。多年来,国内外一直有一些利用培美曲塞联合铂类药物、培美曲塞单药等用药方案治疗其他恶性肿瘤的临床试验与研究。

与培美曲塞一样,安罗替尼同样没有胃癌适应症。其本身主要针对软组织肉瘤及非小细胞肺癌,但它也是一个多靶点、广谱的小分子抗肿瘤血管生成抑制剂。“抗血管生成靶向治疗是一种近几十年来新兴的抗肿瘤治疗策略,它能针对性阻止新生血管的生成,减少或阻断肿瘤组织的血流营养供应,从而有效抑制肿瘤的生长、发展及转移。此前在一项多瘤种疗效探索研究中,安罗替尼对晚期胃癌表现出一定的治疗作用。”

该主任医生对这份给药方案中最抱怀疑态度的是他莫昔芬。他对记者表示,虽然有临床研究证明他莫昔芬对乳腺癌患者有益,但却有引发其他肿瘤的风险,胃癌就是其中之一,“我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要给一位胃癌肝转移的患者开他莫昔芬” 。

对于使用他莫昔芬,有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tamoxifen(他莫昔芬)的推荐有医学研究、有临床经验、有社会问题、有经济问题。太复杂,一下子没法说清,药本身很便宜,短期用没有副作用。”

质疑点二:NGS检测

张煜医生第二个质疑点为NGS基因测序,其在知乎发文表示,NGS基因测序2万左右的花费,实际意义并不大。L 医生(即陆巍医生)给患者采用的NGS,是目前认为最不可靠的抽血检验,而不是可靠性更高的肿瘤活检组织检测。也就是说,做完的NGS 结果几乎没有任何参考价值,按照常规应该将患者诊断时使用的胃镜病理组织切片进行检测更准确,需要患者回当地取标本。但陆医生非常着急,毅然决定先抽血测了再说。

据马荣介绍,她和父亲马进仓于2020年7月1日下午从青海坐飞机来到上海,7月2日早晨见到陆巍,旋即便做了NGS基因检测。对于基因检测,马荣本身也有顾虑,不过其哥哥(姑姑的儿子)对她说,检测结果一个星期以后就出来。由于姑姑结果已经出来了,于是马荣打消了顾虑。

马进仓是当天8点40左右住院,9点20左右便刷卡付费做了基因检测。在医院安全出口的楼道里,马荣向基因检测公司吴经理刷卡18600元,支付了检测费用。做完基因检测抽血后,马荣找到陆医生,询问基因检测是做啥的。陆巍则表示,做了基因检测之后,可以更快地找到化疗用药。

对于是陆巍建议做基因检测还是强制要求做,马荣表示都不是,而是“他当时顺其自然地就让我们做了。”

根据马荣提供的资料,是由上海艾汭得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汭得)为其父亲做的基因检测。2021年4月22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艾汭得,不过工作人员表示正在内部调查之中,暂不接受采访。

上海艾汭得地址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成祥 摄

陆巍接诊的另一位患者汤女士的女儿李颖告诉记者,她妈妈也是做了基因检测,当时陆医生向她们推荐了好几家公司。由于艾汭得地址位于浦东金桥,她家又正好在杨浦大桥附近,考虑到距离因素,因而选择了艾汭得。

“(我妈)手术之前就做过两次化疗,当时用的是妇科标准方案,紫杉醇+顺铂。当时,我妈妈刚检查出肿瘤,体重有130多斤,体力还挺好的。经过两次化疗,病灶确实明显缩小了,但是副作用非常大,可以看出她当时特别痛苦。后来手术完成之后,再去放疗也配合‘小化疗’去做,但‘小化疗’的两个药都对我妈是无效的。后来,陆巍根据基因检测的结果选了三种化疗药,都是那种疗效好,副作用小的。”李颖补充说道。

因此,不同于张煜医生认为NGS基因检测几乎没有用,李颖认为:“我觉得现在所有肿瘤病人都应该做基因检测,它会出来一个报告,报告中有很多药物。根据报告反馈。除了靶向药以外,(基因检测)也可以确认哪些(化疗)药(效果更好)。”

而马荣提供的艾汭得胃癌《807基因个性化用药检测(血液版)》报告显示:氟尿嘧啶药物疗效好、毒副作用风险低;奥沙利铂药物疗效好、毒副风险低;卡培他滨药物疗效适中、毒副风险低;他莫昔芬药物疗效好、毒副风险高;培美曲塞药物疗效好,毒副风险适中。

张煜认为:“标准的胃癌二线化疗是紫杉类方案,目前认为这是最可能有效的治疗方案之一,并且花费较低。”根据该基因检测结果显示,紫杉醇药物疗效差,毒副风险低。




艾汭得基因检测报告 来源:马荣提供

NGS也称为大量并行测序(MPS)或高通量测序技术(HTS),允许短时间内同时检测大量核苷酸,因此以低成本、 高准确度、 高通量和快速检测而成为 目前最常用的基因检测手段之一。由于肿瘤是一个多基因疾病,基因变异在肿瘤的发生发展、治疗指导中的作用已经被证明,因此,基因检测已经成为肿瘤患者的常用诊疗工具。

基于一代测序及PCR技术成本相对较低,适用于检测固定、少量的基因位点,价格根据选取的基因位点数量而定,集中在2000元左右;而二代测序技术,即NGS,可一次性全面检测多个基因位点,目前的单癌种NGS检测,检测十多个基因的产品价格约在5000-7000元,几百个基因的产品接近两万。

有企业向记者表示,临床入组的时候要给患者做WES(全外显子测序)或者(RNA-seq)转录组测序,是为了后面做前瞻性研究,分析哪些患者可能出现免疫逃逸。

但是,根据指南推荐,不同的病种、分期、出于不同的目的、不同的患者,适合做不同的基因检测。在国家卫生健康委颁布的《新型抗肿瘤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20年版)》(以下简称“指导原则”)中也明确写明,“只有经组织或细胞学病理确诊、或特殊分子病理诊断成立的恶性肿瘤,才有指征使用抗肿瘤药物。”其中“特殊分子病理诊断”即基因检测。

根据是否需要做靶点检测,《指导原则》将常用的小分子靶向药物和大分子单克隆抗体类药物分为两大类,其中需要检测靶点的药物涉及的病种包括肺癌、胃癌、胃肠间质瘤、结直肠癌、白血病、淋巴癌、乳腺癌、黑色素癌、鼻咽癌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而肝癌、食管癌、胰腺神经内分泌瘤、多发性骨髓癌、骨髓增殖性疾病、肾癌、结节性硬化症相关的室管膜下巨细胞星形细胞瘤、结节性硬化症相关的肾血管平滑肌脂肪瘤、骨巨细胞瘤、腺泡状软组织肉瘤、透明细胞肉瘤、其他晚期软组织肉瘤、甲状腺癌和卵巢癌则没有常用的需要检测靶点的药物。

前述四川省肿瘤医院主任医师在谈到NGS检测时称,虽然基因检测是目前早期筛查、诊断等环节中较好的工具,但也应该有依据地谨慎使用。例如具有多种基因突变且有相应靶向药物治疗机会的晚期肿瘤患者、已经进入后线治疗的患者在没有理想治疗方案时,可以选择做NGS检测相关靶点或是否存在低级别证据的靶点。但对于早期肿瘤患者等不推荐常规做NGS检测。

兴业证券研报显示,2019年,中国仅有6.4%的晚期癌症患者和被建议进行癌症基因分型检测的癌症患者采用了NGS癌症伴随诊断检测,而美国这一比例达到23.5%。在2030年,这个比例在中国预计将增加到45.2%。随着药物可及性上升以及渗透率的不断提高,未来中国NGS癌症伴随诊断市场预计将从2019年的3亿美元增加到2030年的45亿美元。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注意到,基因检测并不是面向所有肿瘤患者的最优解法:对于突变类型较为单一的癌症,患者对靶向药的选择有限,可以跳过基因检测直接进入盲试阶段;而生存期较短且经济承受能力较弱的患者,也会选择盲试看看运气。

前述四川省肿瘤医院主任医师还强调,目前NGS检测只能用于筛选靶向药物而非化疗药物,对指定化疗方案并不能起到多大的指导意义。同时基因检测只是一种通过特定算法研究结果得出的总用药结论,并不一定与实际情况相符。“通过基因检测决定用药方案,特别是使用明显的规范外药物,不是很靠谱”。

核心质疑点:NK细胞治疗

张煜发文质疑的核心点为NK细胞治疗,他认为目前临床都认为NKT治疗(即NK细胞治疗)对晚期肿瘤几乎完全无效,因此国家三令五申禁止NKT治疗收费,仅限于免费的临床研究。而陆医生想尽办法诱导患者家属接受该治疗,告诉患者和家属会有很好效果,使得他们借钱去进行这种治疗,最终人财两空。

该事件发酵之后,NK细胞治疗也成为外界关注和质疑最多的点。对于是否由陆巍推荐马进仓使用NK细胞治疗,是否涉嫌诱导患者家属接受治疗,马荣与陆巍各执一词。马荣认为是陆巍推荐,所以才打的NK针;而陆巍在接受医学界采访时表示,是这对青海姐弟(马秀兰、马进仓)在跟同病房一位胰腺癌病人(陈明,化名)聊天时得知NK细胞治疗的,他只是向马荣解释NK细胞疗法的原理。

马荣表示,2020年8月1日陆巍打来电话,详细向其介绍了NK细胞治疗。根据马荣提供的当时录音,陆巍对其表示,“没什么太大变化,只不过又看了他(马进仓)上次做的CT,我觉得肿瘤比较厉害。所以,我建议加强一下,一开始一定要努力一下。加一下NK细胞治疗,会恢复得更好,更容易产生效果。特别是一开始他(马进仓)自身免疫力还不足。”

另外,该录音中,陆巍也向马荣形象地解释了NK细胞治疗的原理,即比免疫细胞比作“警察”,PD-1是探照灯,可以帮“警察”识别肿瘤细胞进行攻击。而NK细胞则是“雇佣军”,在免疫细胞不足,警察还不多的时候,就需要从外面请雇佣军NK细胞。当自己的“警察”刚开始比较弱的时候,就需要外面的“雇佣军”先牺牲一下。

不过,陆巍后续也表示:“你(爸爸)这个状态比较厉害,如果经济条件可以的话,一开始努力一点。另外两位病人陈明、陈强(均为化名)都在使用(NK细胞治疗),陈明的效果比较好,肿瘤都消失了。但不能说每个人都有(这种效果),这种事奇迹了,不能每个人都有这种奇迹发生。”

马荣表示,其哥哥、弟弟都去过陈明的病房了解情况。马荣听其弟弟转述称:“那人(陈明)已经开始使用笔记本办公。一看就挺有钱的,使用的手机看起来也很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数次致电陈明,试图了解是如马荣所说,NK细胞治疗由陆巍推荐,还是如陆巍所言,马进仓姐弟先从他这边了解到NK细胞治疗。不过,多次致电未曾接通,唯一一次接通,说明来意后便被迅速挂断。记者继续通过短信说明来意,未收到回应。

另一位患者汤女士女儿李颖则告诉记者,陆巍医生没有向她们推荐NK细胞治疗。

一家以研发肿瘤药物为主的药企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NK细胞疗法目前还处在研发相对早期,其安全性、有效性仍有待验证。同时,目前的细胞疗法还主要是在血液瘤中发挥作用,但对于实体瘤而言,还没有充分的临床证据显示其有效。

该人士还表示,目前细胞免疫治疗在我国仅能做临床研究,如果患者同意进行细胞免疫治疗,必须使其完全知情且零费用。

马荣提供的资料显示,给马进仓提供NK细胞治疗的是上海嘉慷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实控人为徐以兵。另外,徐以兵也是上海博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实控人。工商资料显示,陆巍曾于2014年9月出资2万元成为该公司股东,不过又于2015年9月退出。

陆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徐以兵和我是校友,我们在交流研究项目中认识。当时股东的事情是博慷公司,后来研究没有进行下去,就退出了。”

反思:医生用药的边界

4月27日,国家卫健委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局长焦雅辉对“北医三院医生反映肿瘤治疗黑幕”一事进行了回应。

焦雅辉表示,国家卫健委对此高度重视,已与北医三院取得联系,并请医生提供更多详细信息,对其中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对其中明确提到的、具有明确指向的青海患者的情况,已组织国家癌症中心和国内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对病例的整个治疗过程进行评议。

评议结果认为,治疗的原则基本符合规范;对基因测序、基因检测、NK细胞治疗等是否存在不当利益交换的问题,已请上海市卫健委进行调查,暂未有调查结果。如发现有利益交换和利益输送的违法违规情况,绝不护短、不回避,将依法依规,予以严肃处理。

四川省某三甲医院主任医师表示,由于NGS测序和NKT疗法这类业务一般都由院外公司承包,医生介绍给哪家公司中间也有许多利润空间可以讨论。这也造成了陆巍与前述两家做NGS检测、NKT疗法的公司之间的关系成为了调查重点。

该医师表示,之所以出现张煜质疑陆巍的情况,与医生开设处方缺乏审核、监督机制有关。“大多医院通用的超纲用药规则主要由医生级别决定。如住院医师能超纲使用的药物范围有限,从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再到主任医师,可以超纲用药的范围则越来越大。而院内的伦理委员会等机构主要负责审查临床试验、器官移植等事项,并不干涉医生的用药情况。可以说,医生开什么药,主要是由自己决定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张煜文章引发热议后,也有不少医务工作者称“张煜说法太极端,肿瘤治疗本身就是精准治疗,肿瘤患者的病情也不一而足,如果都按照用药指南上给药,恐怕会使肿瘤治疗倒退十年”。

前述四川省肿瘤医院医生就表示,很多时候,肿瘤用药其实是在“冒险”。“‘冒险’的不仅仅有病人,还有医生,因为已有的治疗规范是针对已经明确的肿瘤病症与治疗,但对于很多存在未知或复杂情况的癌症治疗来说,既定的治疗规范不一定可以参考,因此摆在医生和患者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就是试”。

而在近期举办的一场会议上,中科院院士、国家癌症中心主任赫捷说,在国家相关平台监控的医院里,没有发现滥用药的情况。但赫捷同时强调,“要把抗肿瘤药物使用趋于合理,应用变得更加规范”。

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党委书记程向东则表示,减少肿瘤治疗过度医疗需要严格落实肿瘤治疗规范,包括加强院内处方审核评议等方式,严格对医生处方的监管审核,将肿瘤终末期患者的超适应证用药和疗法、辅助用药等作为监管重点。

还有临床医生呼吁,应该在制定和遵守红线的基础上,给予医生一定空间尝试创新药物和个性化治疗方案,推动医学的进步。

但接下来,肿瘤治疗也会更加规范。焦雅辉发布会上表示,国家卫健委会在肿瘤规范化诊疗方面加大工作力度,今年,将在行业内开展合理检查、合理用药、合理治疗专项整治行动。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魏则西2.0 肿瘤治疗黑幕 北医三院 NK疗法 NGS检测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