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3·15调查丨球鞋市场怪象:新鞋直接流入二级市场,一双鞋至少倒手三次,一天一个价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12 19:00:28

◎随着年轻一代潮流消费观念形成,球鞋二级交易市场愈发火爆,一双明星限量款球鞋价格能实现超10倍溢价,入场的鞋贩子也越来越多。

◎为了实现最大利润,雇人排队已经是常规操作,而据小叶介绍,在线上抢购的常规操作是依靠软件机器人。这也是“老弟”为什么放弃线上抽签的原因:中签概率太低了。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每经编辑 张海妮    

炒鞋早已“出圈”,球鞋证券化,用收发货就可买卖所有权。媒体报道称,2019年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个热门款的成交金额已达4.5亿元,超过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炒鞋市场一度疯狂……在央视点名批评后,又一度淡出公众视野,时至2021年,曾经疯狂的炒鞋市场现状如何?

在采访调查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随着年轻一代潮流消费观念形成,球鞋二级交易市场愈发火爆,一双明星限量款球鞋价格能实现超10倍溢价,入场的鞋贩子也越来越多。

但市场火爆的同时,记者也观察到了球鞋市场的混乱:一级市场买不到新鞋,新鞋发售后直接流入二级市场,一双球鞋至少倒手三次,雇人排队已经不是新鲜事,但你可能没见过用几千部手机来抢购的外挂,更有球鞋品牌专卖店店长与人合作“走后门”批发,一双球鞋瞬间猛涨8000元,一夜之间又暴跌6000元……

“在二手交易畅通的情况下,一双鞋都翻倍了你真的还会自己穿吗?”在已经炒了三年鞋的小叶看来,炒鞋市场之所以火爆混乱,根本原因在于市场供不应求。

虽然各大球鞋品牌也试图限量或采取措施管理乱象,“但其实多生产几卡车的球鞋就能解决问题了,但品牌愿意干吗?”小叶反问。

阿迪达斯球鞋仓库。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永远抢不到的限量款,只在二级交易平台买鞋的刘同学

2021年3月,刘同学年内第二次找老师借手机,他要买鞋。这次买的是“AJ1扣碎篮板”,得物上售价1629元,发售价899元。

线下实体店和官网总是买不到喜欢的款式,刘同学已经习惯了在二级交易平台上买鞋。

因为喜欢篮球,刘同学从初三开始关注篮球明星的联名款,今年已经是第四年。

对于他们来说,球鞋和某一款潮服就像是校服一样的标配,“倒不是说非要攀比,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审美,日常穿搭更好看。”刘同学说。

但让他苦恼的是,当某一款球鞋新发售时,无论是线下专卖店还是线上官网,个人几乎无法买到,“鞋贩子早都雇人排队抢光了,我们就只能在二级交易平台上溢价买,也得靠抢,因为越往后可能越贵……”

当然,要留住消费者,二级交易平台也不仅仅做交易,从球鞋这个单一品类不断拓展到衣服、包,甚至化妆品。刘同学除了买鞋,也会在平台上看博主直播和穿搭,“得物是中国现在最大的潮流社区”,像说广告语一样,刘同学脱口而出。

得物APP,由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发推出。官网显示,得物定位于集正品潮流电商和潮流生活社区于一体的潮流网购社区。更早之前,得物是虎扑体育的潮流社区板块,2015年独立,曾用名毒APP。

根据2018年的数据,得物APP有8000万的装机量、1900万的装备鉴别量和700万的日均活跃用户,月度GMV近2亿元,并且用户群体75%为Z世代,在球鞋二级交易平台中占据重要位置。

“抽签根本抽不中,我基本已经放弃了,现在就只在得物上面买鞋。”同样是玩鞋三年的“老弟”,几乎不去线下实体店或者网上抽签买鞋,只偶尔会去商场专卖店逛逛,能买到好鞋就是捡漏了。

让“老弟”也感到惊讶的是,周二逛街时,他发现在Nike专门店,有人在几百双几百双地收购普通款球鞋,“在抖音视频里也经常刷到,几个鞋贩子在一家店里疯狂搬运抢购大量球鞋,抢限量款也就算了,现在连普货也抢,就看不懂了……”“老弟”说。 

开外挂、走后门,为了抢鞋有多拼?

如果看到球鞋品牌专卖店门口排起了长队,其中甚至不乏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多半是因为有某款限量联名款球鞋在做最新发售。

“你猜真正买鞋的都是谁?是真正穿的人吗?不是,基本都是鞋贩子,排队的大爷大妈都是鞋贩子雇的。”玩鞋三年的抖音博主小叶对记者说道。

2018年还在读高一的小叶,刚接触到抖音,刷到的视频几乎都是AJ球鞋,出于跟风,小叶入手了第一双AJ,穿了两个月之后,脚上的球鞋价格翻了一倍,在二级交易平台上一倒卖赚了几百元,这让小叶第一次尝到了甜头。

“当时我是1400元从淘宝酷动城(淘宝户外运动品牌店铺集合)入手了十几双‘小闪电AJ1’,三四个月后就翻到了2500元。”这一笔生意,小叶就赚了1万多,对于高二学生,这是不小的成就,之后,倒卖球鞋赚差价成了小叶课余的副业。

至今已经三年,小叶已经熟悉了倒卖球鞋的基本操作,他告诉记者,供不应求的球鞋市场从来不缺买家,缺的一直是货(球鞋)。

小叶向记者介绍称,对于限量球鞋,大多品牌规定一张身份证只能买一双,所以限量球鞋通常有几种抢购方式,线下实体店限量发售时,要么排队先到先得,要么先线上报名再线下抽签;而线上可以通过品牌官网或官方APP预约并抽签;再者,就是从国外购买。

为了实现最大利润,雇人排队已经是常规操作,而据小叶介绍,在线上抢购的常规操作是依靠软件机器人。这也是“老弟”为什么放弃线上抽签的原因:中签概率太低了。

“我曾经见过一个视频里,三四千部苹果手机,配套抢购软件,不需要手机卡,就能注册手机号,然后登陆监控全球有球鞋发售的官网。”小叶告诉记者,这样的操作通常光设备就要几十万元,再加上一套软件成本是80万,至少需要三套软件,加起来运行总成本超过300万元。

“全是手机,全球几百双限量发售的球鞋,可能就被一两个人抢了去,一部手机和几千上万部手机怎么抢?”小叶强调说,因为自己的朋友也有四十部手机专门线上抢购,所以很清楚视频中的操作方式。

除了机器人外挂,买鞋还可以“走后门”。小叶拿鞋的方式,主要就是“走后门”:与线下专卖店店长合作,实现批量购买。

据小叶介绍,“走后门”又分为捆绑后门、加价后门和折扣后门:捆绑主要是指目标款鞋与店内其他货品捆绑销售,加价顾名思义就是在正式发售前加价购买,捆绑和加价主要针对限量或明星款,而折扣后门是指普货,在批量购买时可打折售出。

“今年情人节,我和朋友入手了‘粉色冰淇淋(鞋款名)’。店长给我599元发售价,但是要捆绑1500元的其他货品,比如其他普货款鞋、短袖、裤子等,相当于每双‘粉色冰淇淋’的价格就变成了2100元。”小叶举例。

不到一周,‘粉色冰淇淋’以每双2400元的价格在二级交易平台售空,“一周不算快,我们当时入手了100多双,再来5000双,我一天就能卖完,现在手里就只剩下一点垃圾货”。

小叶将捆绑的其他商品统称为垃圾货,垃圾货也能赚钱,他不习惯记账,不知道最后到底赚了多少钱,但确实这钱好赚。

目前,小叶在昆明、杭州和西安都有保持联系的店主或大区销售,但对于“走后门”,小叶并不喜欢,他觉得塞红包、送礼、请客吃饭太麻烦。

“现在‘(走)后门’也不好做,买方越来越没有议价权,因为鞋贩子越来越多了,店长总会说已经是最低折扣最先留给你了,你不要很多人等着要,但实际那款鞋可能一点也不咋样,但就是很多小白会接手,最后导致自己没有什么谈判权。”小叶说。 

阿迪达斯最新款球鞋380蜜桃,得物售价近2000元。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一双鞋至少倒手三次,谁在买?卖给谁?

“你猜我们的鞋都卖给谁?”

“自然都是想买鞋穿的消费者”。

不是,我们是卖给淘宝上的商户、代理商、同行、鞋贩子……一般都是调货。”小叶说。

如此一来,一双球鞋从品牌官方发售到消费者脚上,至少要转手三次。

鞋贩子都把鞋买走了,让真正想买鞋的人无鞋可买,这合理吗?是谁的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面对记者的质疑,小叶认为,“根本问题是供不应求,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发售足够量的鞋,但现在不是谁的问题,因为对于品牌方而言,限量发售是市场营销;对于店长而言,把鞋卖出去是业绩和奖金,没有不合理”。

“老弟”也向记者表示,以前二级交易平台没有火的时候,线下黄牛收鞋之后全部批发给淘宝大卖家,但二级交易平台起来之后市场价格透明,淘宝大卖家无法垄断了。

在采访中,小叶不止一次提到,鞋贩子越来越多,“玩鞋的人越来越多了,一方面因为需求越来越多;另一方面,炒鞋的人越来越多,炒股的人也都来炒鞋了”。

在小叶看来,“高开低走”是2019年以来球鞋市场与以前的最大区别,而背后的主要原因也正是因为入场的人越来越多。

抖音博主的推荐及种草、短视频的流行,也是造成球鞋价格起伏的重要推手,“就你看到的视频都是某款鞋的推荐,或者某个明星穿了,你就会跟风去买,或者囤货,一段时间价格很快涨起来了,但也有可能很快就会暴跌。”小叶说。

小叶告诉记者,普通博主种草的往往是普通球鞋,价格不高容易实现翻倍利润的增长,而暴涨暴跌的更多是明星同款球鞋。“现在很多鞋贩子就是盯着明星的鞋炒作,一上脚价格就飞涨。”“老弟”同样对记者表示。

鞋圈最近的话题是“新年第一次瞎冲潦草收场的王一博春晚同款”,事情缘由是王一博在春晚开始前上脚了Nike Dunk Low联名红色款,该款球鞋在二级交易平台从1000元直接上涨到10000多元,但春晚正式开始时,王一博又换了另一款球鞋,联名红色款球鞋价格直接跳水暴跌6000多元。

当然,小叶也会有赔本的时候。今年入手的“AJ1猪油扣碎”,因为市场销量不好,亏了5万多元。

一位抖音博主分享了自己囤货“AJ1红丝绸”的经历,平台显示“AJ1红丝绸”发售价1300元左右,他在2019年11月以4000元左右的价格,在国内二级交易平台收购了300多双,因为球鞋质量等原因,最后售价2000多元,亏损超过60万元。

不过,小叶还是会继续这一行。2020年7月开通抖音号以来,小叶现在共有18个QQ群,每个群都有近2000人,小叶租了一台服务器,专门运行QQ群,发布各个渠道球鞋购买链接,赚取佣金。“在618当天, 18个QQ群两个小时的销售额超过千万。”

另一位抖音博主“经营”的球鞋交流群已经开到第六个,不到一周,从二三十人变成了近三百人,在记者加入的第六群,每天都有讨论球鞋的几百条消息,时常看到有初中生或高中生在问某款鞋怎么样。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Z世代 炒鞋 怪象 王一博春晚同款 机器人外挂 鞋贩子 得物 篮球明星联名款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