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体娱播报

每经网首页 > 体娱播报 > 正文

《七月与安生》拍出来了不一样的安妮宝贝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9-14 18:10:26

相信很多人在看了《七月与安生》这部电影后,都能从中找到自己青春的影子,找到那些叛逆与矛盾人生……同时,也能看到在岁月蹉跎中,自己与世界、与朋友、与自我所进行的放弃、妥协以及和解。

每经编辑 牟璇    

每经影视记者  牟璇

相信很多人在看了《七月与安生》这部电影后,都能从中找到自己青春的影子,找到那些叛逆与矛盾人生……同时,也能看到在岁月蹉跎中,自己与世界、与朋友、与自我所进行的放弃、妥协以及和解。

也许,我们在上中学的时候,将教科书放在课桌上,而在教科书下都会偷偷藏另外一本书,一面留意不要被老师发现,一面在老师回头写黑板字时偷偷翻页。

韩寒、郭敬明、安妮宝贝,尽管他们的文学褒贬不一,但无疑是我们这一代人单薄青春里的重要记忆。

▲韩寒、郭敬明、安妮宝贝的作品(百度百科/图)

而多年以后,郭敬明早已转型为成功的商人,他的作品在不断改编中被推向大银幕;韩寒也转身成为编剧、导演,拍摄了《后会无期》 。但安妮宝贝始终未曾参与任何电影作品的创作,数年来也鲜少出现在公众场合,甚至连她的作品版权也从未改编为电影作品。直至今日上映的《七月与安生》。

▲《七月与安生》海报

从严格意义上讲,《七月与安生》的书和电影是看似相同又截然不同的。

十八年前安妮宝贝的《七月与安生》更为惨烈、更为极端,带有她早期作品里非常典型的潜伏在黑暗中无法触摸却依然刺骨的伤痛;而这部《七月与安生》的电影却有明亮的部分,有人性在挣扎过程中试图探寻光的过程。

显然,中国这一代年轻人是需要这样一部的作品的。全片中,最打动的一句台词,也是贯穿整部电影主题的一句台词是七月的妈妈说的。在面对被孙家明逃婚、决定放弃安稳生活、放弃三心二意爱情的七月,她妈妈告诉她:


过得折腾一点

也不会不幸福的

其实女孩子不管走哪条路

都会很辛苦

希望我的七月

不会这样


曾经,七月“乖乖女”式地成长模式,也许就是大部分父母心中的所希冀的样子:成绩好,念好学校,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安稳的工作,安稳的男朋友,看得到的未来。

▲电影中的七月

对于,七月来说,她的计划是26岁结婚、27岁生孩子、30岁买房子,一眼就可以看到一生。

而安生则是离经叛道的,她是坏女孩的代表,她仅仅只想活到27岁。

▲电影中的安生

因此,安生非常激烈地过着自己的人生,在摇滚歌手、摄影师等各种男人间寻求爱情。但最终,安生依然没有寻找到自己想要的那份爱情。她在各个城市漂泊,每天醒来看到不同的风景,想方设法赚钱维持生计。

七月与安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最后却彼此过着对方的生活,七月变成了安生,安生变成了七月。

至于她们共同深爱的那个男人——苏家明,在整部电影中既是不可或缺的,又是无关紧要的。有人说,对于女人最大的成长便是遇上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而苏家明的存在便是让七月与安生能够蜕变的重要钥匙。

▲电影中的苏家明

最后,两个女孩都不再依赖于这个男人,坦荡得活成了自己心中的样子。

饰演七月的马思纯在接受每经影视(微信号:meijingyingshi)记者采访时表示:


最为感谢的是编剧和整个创作团队,他们在电影的基调和故事情节的把关上,不会让你感觉到小说中那种颓废,而是很阳光的美感。

小说是需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但电影是对外的,要给观众、年轻人积极的引导。所以我跟冬雨的表演也不会像小说那么极端,不会像小说中,安生特别糜烂和放肆,七月很心机。

我们希望在电影中呈现的是大家都能感受到的七月和安生,能从安生和七月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昨日,马思纯在《七月与安生》成都路演现场宣传(每经影视/图)

《七月与安生》是安妮宝贝十八年前的作品,也是她首部被改编为电影上映的作品。

不过,从影片的制作阵容来看,导演和编剧的名单上均未出现安妮宝贝的名字。因此,相较于其他作者希望深度参与影片创作的情况来讲,安妮宝贝则是没有对电影创作有任何干涉。

▲安妮宝贝(东方IC/图)

2014年,安妮宝贝宣布改名庆山,在抚育女儿,安定生活后,她说我与20多岁时不同了。

安妮宝贝说:“安妮永远是我的一部分,我所有的写作都是建立在安妮宝贝这个基础上的, 而且它是不会消失,也不会脱离,但我可以在它的基础上做一些新的事情。如同一棵树长出新的枝干,一个旅人走到新的边界。所有新的发生,建立于原先的基础, 而不是离开自己的过去。”

《东方早报》对安妮宝贝的专访中曾写到:整个过程中安妮宝贝没有参与过有关电影的讨论,进入到改编阶段,更是如此。据说最初连邀请看片,她都是拒绝的。但内部试映会的时候,她还是来了。

安妮宝贝在自己近期的微博里写着,“‘七月与安生’即将公映。在小说中,她们是一个人心中的两个自我。是自我的对抗与和解。回头看,那一切是过往。是你与我走过的曾经。”

安妮宝贝还曾在专访中表示:这是十八年前写的,当时自己也很年轻,所以作品里也都是青春的迷惘、动荡、挣扎和苦痛。但在这些表达之下,还是有一种对人生与命运的深沉的思考。这是很怀旧的一部作品,当初看这部小说的读者现在也都进入人生的成熟阶段。如果去看电影,也会看到当初属于自己的情绪和感动吧。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七月与安生》 安妮宝贝 自我 妥协 和解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