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中国经济虽放缓 但朝着更成熟方向发展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7-25 02:16:21

在7月24日举行的2016年第三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间隙,意大利财长皮埃尔·卡洛·帕多安以及央行行长伊尼亚齐奥·维斯科接受了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等媒体的专访。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对话意大利财长皮埃尔·卡洛·帕多安、央行行长伊尼亚齐奥·维斯科:

中国经济正经历重要调整 两国都将受益

◎每经记者 孙宇婷 江然

在7月24日举行的2016年第三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间隙,意大利财长皮埃尔·卡洛·帕多安以及央行行长伊尼亚齐奥·维斯科接受了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等媒体的专访。

“意大利银行不良贷款规模被夸大了”

NBD:英国“脱欧”公投后,意大利银行问题又浮出水面,很多人随之担心意大利银行的系统性风险可能成为又一个危机,您如何看待这种情况?

帕多安:意大利没有这样的风险。意大利银行体系很健康,当然它此前确实经历了长期的衰退,也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意大利的GDP。意大利本身是信贷支持下的经济体,所以这些问题很自然会反馈到资产负债表上。但是,目前部分关键性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通过市场化方式,政府也开始进行主要的结构性改革,包括银行系统方面。我们正在正确的方向上前进,所以没有系统稳定性的风险,我们接下来也将从国内和欧洲层面密切关注可能发生的事件。

NBD:针对银行坏账问题,意大利官方有什么应对方法?

帕多安:首先,我看到的是,到处都是关于坏账的错误数据,我甚至看到过说坏账规模是数千亿欧元。这是胡说八道。我看到的不良贷款规模大概是略超过880(亿欧元),这当中很多是进行了充分计提的,所以是一些处于正常水平的不良贷款。未来,政府推行的新举措一定会以更加柔和、更加迅速的方式处理不良贷款,并避免它们出现增长。

NBD:英国“脱欧”公投后,我们看到英镑经历了罕见的剧烈波动,如何看待英镑在短期和长期内的稳定性?

维斯科:短期内,英镑的表现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金融当局在必要时候采取行动的意愿和他们的能力。长期看,取决于磋商以及英国脱离欧盟的政治方式。G20会议也明确了,通过沟通积极应对英国公投带来的潜在经济和金融影响。

“我并不认为中国经济增速会有大的下滑”

NBD:面对当前的经济环境,在经历了全球性货币宽松后,眼下是否到了祭出财政政策的时候了?

帕多安:在刺激全球不同地区增长方面,货币政策贡献巨大,但这并不够。我们达成了共识,财政政策应该在一些国家的财政领域用起来,应加快并推进结构性改革。就像我说的,我们也可以更好地利用税收工具,不仅是为了支持经济的增长,还有促进包容性增长和创新驱动性增长。

NBD: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公报指,全球经济环境充满挑战,下行风险持续存在。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也加大了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您如何评价在这种环境下,中国的经济增长?

帕多安:虽然世界经济的增速被下调,但中国的经济增长步伐依然健康。我并不认为中国经济增速会有大的下滑。尽管中国的GDP增速和之前几年相比出现了减缓,我认为这恰恰反映出中国的经济正在经历重要的调整,朝着更加成熟,更趋向消费型而非出口和投资型的增长方式转变,这是一个好消息。在这一框架下,中意两国都将受益。我们知道有意大利的公司正在中国开展投资,中国的公司也在意大利进行投资,我们欢迎长期的合作,也希望这种关系能够持续下去。具体到行业,意大利可以提供大量的商品,包括一般消费品,高质量商品等,当然还有足球。在全球性不景气环境下,意大利的经济也同样遭受了打击,目前意大利公司具有非常强烈的商品出口欲望。

每经记者对话法国财长米歇尔·萨潘、央行行长弗朗西斯·维勒鲁瓦德加洛:

吸引设立人民币离岸中心 巴黎应该是处于第一梯队

◎每经记者 孙宇婷 江然

在参加完2016年第三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后,7月24日,法国经济、财政与工业部长米歇尔·萨潘以及该国央行行长弗朗西斯·维勒鲁瓦德加洛特意召开了一场小型新闻发布会,就英国公投“脱欧”的后续影响以及全球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货币政策分歧等全球性热点话题,接受了包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在内的专访。

英国“脱欧”还有大量细节亟待讨论

NBD:在本次G20会议上,各国财金领导人是如何看待英国公投脱欧这一事件的?

萨潘:我们关注到最近英国“脱欧”公投引起汇率波动,这两天已经相对稳定。上一次会议曾明确表示了希望英国待在欧盟,不过英国人民并没有采用这个建议,这次会议大家讨论“后英国‘脱欧’效应”也很正常。首先,我们讨论了英国脱欧初期汇率波动严重,但很快稳定了。我们也采取了措施,金融危机让我们更有抗打击能力,各国央行也合作得更通畅,我想,这也是这次我们为什么能够比过去更高效地应对本次影响。根据英国财长提供的信息,我们也很有必要去理解,“脱欧”对于英国而言更为复杂,英国政府需要时间来理顺目前的状况,再坐下来谈判。不过,大家都感觉应该尽快展开谈判,以便对未来有更清晰地掌握,降低不确定性。只是现在还有很多细节要讨论。

NBD:英国“脱欧”公投撼动了英国在全球的金融地位,有分析称,从人民币角度说,可能会选择在欧盟建立更多的离岸人民币中心,而巴黎似乎非常热衷于离岸人民币业务?您认为这对法国而言会是一个机会吗?

萨潘:坦率说,这也是我们关注了很多年的问题。人民币计价债券在巴黎发行规模很大,我们很欢迎中国金融机构进入巴黎。英国“脱欧”应该是一个“额外”的推动因素。不过,这更多是法国高层与中国高层之间的事,我们进行了高层对话,也多次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已经取得一些进展。吸引设立人民币离岸中心,巴黎应该是处于第一梯队,我们有自己的竞争优势,也会尽量争取。伦敦在泰晤士河边,巴黎在赛纳河边,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事实。伦敦的金融地位很高,退出欧盟或许会使得其以前固有的优势消失,可能就会有企业重新思考,到其他国家去寻找更恰当的地方跟欧洲大陆国家做生意。如果这样,法国就可以加强目前的“渠道”。但英法间不应因此演变为竞争,更多的应是友好地,建立在相互间的监管、质量上,决定是否选择其他地方设立公司。

货币政策分歧根源:各国处于不同经济周期

NBD: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似乎正在显现出分歧,比如美联储加息同时,部分国家正在进行货币宽松。您认为如何应对部分国家货币政策对全球的溢出效应?

维勒鲁瓦德加洛: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让我详细地回答。我们听到过这个表述,但我认为“分歧”这个词语并不合适。上海会议上我们就达成一致,这次会议也重申这个观点,我们要共同努力让利益最大化。其实我们采取的是同样的方式,只是用于不同的经济周期,表现出来就是不同的形式。美国的经济周期早于日本、欧洲,从这个角度来说,美联储加息,欧洲央行会选择降息,就是因为大家所处的经济周期是不同的,这也是我们G20沟通的重中之重。当然,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应该竞争性贬值或者以争取市场份额为目的而实施货币政策故意贬值。除了这点,我们每个国家都有权利制定与各自所在周期相对应的货币政策。

【精彩观点】

“虽然世界经济的增速被下调,但中国的经济增长步伐依然健康。我并不认为中国经济增速会有大的下滑。尽管中国的GDP增速和之前几年相比出现了减缓,我认为这恰恰反映出中国的经济正在经历重要的调整,朝着更加成熟,更趋向消费型而非出口和投资型的增长方式转变,这是一个好消息。在这一框架下,中意两国都将受益。”

“人民币计价债券在巴黎发行规模很大,我们很欢迎中国金融机构进入巴黎。英国‘脱欧’应该是一个‘额外’的推动因素。不过,这更多是法国高层与中国高层之间的事,我们进行了高层对话,也多次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已经取得一些进展。吸引设立人民币离岸中心,巴黎应该是处于第一梯队,我们有自己的竞争优势,也会尽量争取。”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G20 中国经济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