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4月信贷急刹车 企业贷款三年多来首现负增长!

每日经济新闻 2016-05-13 20:27:52

尽管早有信贷收紧的预期,但几乎没有人能猜到,4月份人民币信贷新增规模仅5556亿元,且其中大部分增量是来自居民贷款和票据,反应实体经济融资的短期和中长期企业贷款数据双双出现负增长,尤其是企业中长期贷款,这是自2012年12月以来首次出现的单月净减少——2012年12月,企业中长期贷款减少了31亿元。国开证券研究所副总经理杜征征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4月信贷与社融回落较大,主要是对一季度天量信贷与社融投放的修正。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万敏    

Graywatermark

每经记者 万敏

尽管早有信贷收紧的预期,但几乎没有人能猜到,4月份人民币信贷新增规模仅5556亿元,且其中大部分增量是来自居民贷款和票据,反应实体经济融资的短期和中长期企业贷款数据双双出现负增长,尤其是企业中长期贷款,这是自201212月以来首次出现的单月净减少——201212月,企业中长期贷款减少了31亿元,次月则减少了154亿元。

对比一季度的信贷井喷,4月信贷的紧急刹车来得尤其让人措手不及,一季度末,广义货币(M2)余额144.62万亿元,同比增长13.4%;当季人民币贷款增加4.61万亿元,创历史新高。

若结合本周人民日报刊发的那篇“权威人士”对首季经济的解读,4月金融数据的表现或正在体现其“稳健的货币政策就要真正稳健”的观点。

本周,《人民日报》刊发的权威人士访谈明确表示,通过宽松货币加码来加快经济增长、做大分母降杠杆是幻想。

国开证券研究所副总经理杜征征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4月信贷与社融回落较大,主要是对一季度天量信贷与社融投放的修正。

 

企业贷款罕见减少

此前,大部分市场观点对4月份的信贷增长规模预期在8000亿左右甚至更高,然而央行51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5556亿元,环比减少8144亿元,同比则减少1523亿元。M2则回落至13%以下至12.8%

尽管从历史数据来看,季初集中放贷是银行的传统,则4月份出现信贷增长回落也属正常现象,但降幅如此巨大十分罕见。更值得重视的是,造成回落的主要原因在于,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仅增加1415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925亿元,中长期贷款减少430亿元,票据融资增加2388亿元。

这一方面或来自于商业银行的主动压缩,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商业银行按照央行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要求主动调整信贷投放,在保持住房按揭贷款平稳增长的同时,企业中长期贷款出现负增长。

5556亿新增贷款中,居民贷款增加4217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64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280亿元——显然,房贷的快速增长仍在持续。

另一方面,随着一连串债券市场信用风险的爆发,也在限制银行的放贷冲动。“信用风险释放,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降,加大了票据融资力度,企业中长期信贷出现负增长。”民生证券研究院固定收益负责人李奇霖表示。

但如此陡峭的信贷刹车,更重要的动机或仍然需要考虑监管的主动调控,“央行在宏观审慎管理体系MPA下约束广义信贷的增长,一季度信贷过多投放,4月减少投放,这是对此前放量投放预期的修正。”招商证券宏观研究院闫玲认为。

杜征征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4月信贷与社融回落较大,主要是对一季度天量信贷与社融投放的修正。中国当前的问题仍然是结构性问题,解决办法以供给侧改革为主而以需求端管理为辅,虽然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时候,有需求端管理没太大问题,但是一季度的超大规模宽松,不仅可能对供给侧改革产生一定挤压,也可能使原有问题更加严重,尤其是在当面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的大背景下。

 

信贷井喷结束

本周,《人民日报》刊发的“权威人士”对首季经济与货币政策提出的警告言犹在耳,“树不能长到天上,高杠杆必然带来高风险,控制不好就会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导致经济负增长,甚至让老百姓储蓄泡汤,那就要命了。这么一比较,就知道工作的着力点应该放在哪儿,就知道不能也没必要用加杠杆的办法硬推经济增长。”“通过宽松货币加码来加快经济增长、做大分母降杠杆是幻想。”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单纯从数据观察,信贷与社融表现是比较差的,这或许与4月份后央行对信贷采取审慎态度有关,因此暂时无法得到金融数据转坏是经济疲软或需求不足的结论,但考虑到权威人士近期在《人民日报》发声,反对加杠杆硬推经济,这应该代表了今后信贷政策的走向,意味着央行对信贷的审慎态度将会是长期状态,信贷井喷局面应已就此结束。

杜征征则认为,3月以来,信用事件频发降低了市场风险偏好,很多信用债推迟或暂停发行,预计未来仍会有一定程度的信用事件发生,抑制信用扩张。展望未来,制造业投资低位增长、房地产销售或将放缓、信用风险暴露以及基建投资受财政收支压力增大影响难以维持中长期高速增长,社融总量仍会面临继续放缓的可能。

“融资增速的突然回落,意味着信贷对经济增长的驱动效应结束,这将导致本轮经济企稳的短周期已临近尾声,其长度较市场预期更短,经济下行压力将提早显现;但同时也需要考虑,如果人为管控确实压制了真实的融资需求,则代表着新一轮金融压抑的回归,这反而加大了实体经济获得资金的难度,债务借新还旧压力将显现,或带来更多债务违约风险,如何在稳增长与控制系统性风险间把握平衡,对央行来说不是一道容易回答的问题”刘东亮认为。

闫玲亦表示,中长期企业信贷由正转负,结束了近4个月企业中长期占全部企业贷款月均65%的持续高位;社会融资规模中企业债券融资出现显著下滑,从36457亿元降至2096亿元。这两项指标与实体企业融资密切相关,随着信用风险的上升,信用债的发行量低增的局面难以扭转,这两个领先指标的下滑,“我们对下半年经济保持谨慎。”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企业贷款三年多来首现负增长!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