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商学院

每经网首页 > 商学院 > 正文

王育琨:中国至今缺乏激发创新的内外场域

上海证券报 2014-05-16 09:43:36

中国经济很活跃,但创新度很可怜。企业不去创造不同凡响产品,而专注于做大做强的商业模式。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中国经济很活跃,但创新度很可怜。企业不去创造不同凡响产品,而专注于做大做强的商业模式;个人不去发现自性做与众不同的事,而是乐于黏贴复制偷懒。马化腾悟到了这一点,形成了他的互联网思维,他的宇宙观,他的企业战略架构。

□王育琨

在最具创新力的企业,马化腾却不把创新度作为招牌,作为旗帜,这是很有道理的。确实,创新不是单打一的事,而是系统整体运营的结果,是生生不息的场域的产出。因而,建构场域,才是最重要的。据此,他提出了灰度法则之七:创新度:创新并非刻意为之,而是充满可能性、多样性的生物型组织的必然产物。

马化腾有点悟道了。他触摸到了创新的本。

中国经济很活跃,但创新度很可怜。2013年汤森路透公布的全球百大创新企业,中国内地企业无一上榜。如何实现中国创造Created in China,中国企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问题究竟在哪里?缺乏一个激发创新的内场域和外场域。一个国家这样,一个企业这样,一个人也这样。国家总体上不关心个性创造,而是GDP唯上,以至于大大小小的贼可乘虚而入;企业不去创造不同凡响产品,而专注可复制的商业模式;个人不去发现自性天赋做与众不同的事,而是乐于黏贴复制偷懒。在诸种创新不利的原因中,环境和场域构筑有问题,是主要因素。

场域,又可分为外场域和内场域。外场域是外因,内场域是内因。国家创新,重点在企业创新,企业创新重点在个人创造。对个人创造而言,外场域指企业平台硬件、制度、企业伦理、激励机制、文化氛围等等,内场域则是指内心的天性、天赋、天命、意志、情趣等等的集合。人人本自具足,富有创造性,如何从宏观上建构一个生生不息的场域,激励激发人人回到自己的天性,去尽情绽放自己,这是每个老板所必备的整体观。

稻盛和夫是当今世界首屈一指的经营之圣。他掌握了经营企业的正道和密码。给他一个濒临亏损倒闭的日航,他可以使之起死回生。这是为什么呢?

一次,跟任正非聊天,我们激荡出一个很重要的视角。开始我说,稻盛哲学的威力,来自于那些无名之朴的经典故事,那是可以持续激发人们勇猛精进的内因。任正非说,“你不提京瓷产品,就不了解稻盛和夫。京瓷的产品独步互联网时代,引领着下一轮的新材料革命。电子网络最关键的部件,一定出自京瓷。京瓷产品创新一流,不提京瓷产品,就没有办法理解稻盛”。任正非的话让我一下子领悟到京瓷创新的密码:一手匠心匠魂的产品,一手勇猛精进的场域。

稻盛和夫周游世界各地,不讲产品创新,不讲产品研发的流程,不讲打造顶尖人才,只讲他的稻盛哲学,只讲他如何建构一个个生生不息、活泼泼的场域。哪怕你把世界上第一流的创新人才抢到手,哪怕你有着最科学的流程,如果不注意创新场域的建构,依然很难维持创新的势头。因为,人才,相当于种子;场域,相当于土壤。稻盛和夫熟稔土壤培育、修复以及灌溉滋润的密码,只要有种子在,他就能让土地长出好庄稼。

1871年,德国铁血首相俾斯麦曾经说过:“中国和日本若有战争,一定是小国胜大国败。中国人来欧洲就是谈生意,买枪炮舰艇,买完就走;而日本人则翻译典籍,学习我们的制度。中国人只买看得见的东西,这样的国家能不败吗?”后来,甲午海战中国以失败告终。一个国家的崛起,不单靠经济,更重要的是靠制度和文化。

这个深刻的教训,至今还没有被国人汲取。政府官员没有汲取,国企和民企没有汲取,国民没有汲取。每个人都有一个焦躁的心,那个心急火燎想称王称霸的贼呀,一点也没有离开我们!于是,我们听不懂希声的大音。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巧若拙,大辩若呐,道隐无名,难怪我们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

这时,来了个马化腾,来了个扎根中国经典哲学思想的互联网全新思维,于是我坐不住了。马化腾那篇谈企业理念的文章,打开了我的视野,也挖出了我对大道宇宙观的深切的热爱。在我的解读中,有些东西是马化腾潜意识中,有些是他懵懵懂懂不自觉的,有些是他自己的道悟。他做到了,也悟道了,也呈现出来了。这是眼下中国商界最需要的东西。

毁灭、维持、创造是宇宙中万事万物的三种交替存在的形式。离开毁灭与维持,不可能理解创造。在137亿年的宇宙中,普通物质、暗物质和暗能量构成的比例分别为4%、23%、73%。人类对自身、社会、大自然的认识,还没有这么高的比例。巨大的能量,巨大的动力,绝大的生成,巨大的无穷性,我们还知之甚少。可是,在每个行业,在每个山头,总会有人宣布,他已握有独一无二的霸权了!愚痴之极!

如果把地球40亿年的生命长河它比作一天,那么最后四秒钟产生了人类,最后一秒钟产生了文明。地球上的生命,生生不息,有死有生。宇宙并不是科学和规律的显现,而是毁灭、维持、创造三大形式的相互作用的结果。要去研究一个企业或行业“毁灭、维持、创造”这三大自然形式的交互作用,并不是设置边界去研究每一类的运行规律。

企业家是造物者,最富造物精神:一切既定的存在唯有一个方向就是死亡,而新东西注定在生长过程中玩颠覆。这是自然而然的新陈代谢。生生不息的生命,就在那里孕育诞生生长。

马化腾悟到了这一点,形成了他的互联网思维,他的宇宙观,他的企业战略架构。

(作者系五洲联盟商学院执行董事,百年企业研发中心主任)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邬晓丹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