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行业聚焦

每经网首页 > 行业聚焦 > 正文

上升楔形通道步入末端 市场看涨又忌惮回调

2012-02-25 01:14:56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刘明涛    

每经记者 刘明涛

自2012年1月6日以来,沪指选择了“一鼓作气”、强势逼空,从2132点涨至2439点,31个交易日上涨300多点,反攻高潮迭起、气势如虹。

在反弹道路上,2300点政策底、2350点以及半年线的强压都被沪指在较短时间内一一突破,市场资金猛炒题材股,移动互联网、触摸屏、高送转、新股概念成资金最爱。然而,在一轮又一轮攻势下,机构资金却不断出逃,基金仓位也在下降,大涨背后游资成为主力。为什么作为市场大佬的基金在这样的反弹行情下毫无作为呢?也许除了对宏观经济、流动性、政策等方面担忧外,反弹过程中形成的楔形技术特点也是他们的一块“心病”。

/形态解析/

上升楔形暗藏杀跌危机

在股市诸多的技术形态中,楔形形态一直颇受技术派关注,楔形形态分为“上升楔形”和“下降楔形”两种,其中上升楔形是发生在一个大跌市道,价格升至一定水平后又下跌,但这个回落点比前次更高,因此这个形态形成后,未来走势是继续向上还是掉头回落,就非常值得分析研究。

而上升和下降两种楔形状态,前者一般被视为看跌形态,后者则被视为看涨形态,特别是一旦进入上升楔形的末端,往往意味着新一轮回落下跌将开始。

上升楔形特征

顾名思义,楔形是指一种类似于楔子的具有两个明显斜面的形态,和 “旗形形态”有相似之处,即先要有一根“旗杆”形成,在旗杆形成之后再进行楔形整理。在这一整理过程中,股价波动局限于两条逐渐收敛的趋势线之间,两趋势线最终交汇,形成一个尖顶,成交量也随之逐渐减少,形成一个上倾或下倾的三角形,然后再选择突破方向。

相关技术分析人士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股价经过一段时间大幅下跌之后,出现强烈的技术性反弹,当股价弹升到某个高点时,就掉头回落。不过这种回落较为轻微而缓和,因而股价在未跌到上次低点之前已得到支撑,随后再度上升并超过上次高点,形成一浪高于一浪的趋势。将多个高点和多个低点分别用两条直线相连,就形成了一个上倾的楔形,亦即上升楔形”。

记者注意到,市场一般认为上升楔形是一种整理形态,在跌市中的回升阶段出现,只是技术性反弹而已,表明多方非常顽强,锲而不舍地向上攻击,但整体来看已属强弩之末。此时市场做空能量在逐步积聚,当其下限被跌破后,有人视其为卖出信号。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上升楔形通常是经历几个月的上升所形成,最少要分别有两个明显的高点和低点,以两个高点连接成一条阻力线,又以两个低点连接成一条支撑线。

上述人士还指出,上升楔形的形成也与投资者心态有关,股价的上升形成赚钱效应,有投资者呈现惜售心理,卖压不大,此时特别是技术派投资者会逐渐趋于理性,追涨盘不够踊跃、做多热情逐渐减少、价格小幅上扬、每一次上升的波动强度都比前一次要弱,且在高位容易在K线上体现为十字星或双十字星状态,而高位十字星又往往令投资者对后市行情有所看淡。

实战意义有助逃顶

分析人士认为,从本质上讲,上升楔形只是股价下跌过程中的一次反弹波,是多方在遭到空方连续打击后的一次挣扎,但可能是越挣扎越无力,上升楔形只是反弹,并不能改变股价下跌的大趋势。因此,持仓较重者可趁反弹时卖出一些股票,进行减磅操作,而一旦发现股价跌穿上升楔形的支撑线,这时就不要再心存幻想,最好是立即清仓离场,以避免股价继续下跌带来的更大风险;而空仓投资者要经得起考验,不要为反弹所动,继续观望为宜。

但分析人士同时认为,上升楔形虽然一般被视为不能改变下跌的大趋势,但这并非绝对。假设指数或价格波动幅度不是趋弱而是增强,成交量不是减少而是增加,那就有可能发展出一条上升通道来,如果上述变化显得非常清晰,那投资者原来看淡的态度也得转变,因为此时市场可能会沿着新的上升通道开始一次新的升势了。

因此,对于上升楔形形态的演变,投资者要灵活观察,要特别注意两点:第一是成交量到底是在持续减少还是增加;第二是有无指标背离出现,这两点缺一不可。

/常规走势/

持续反弹两月 楔形末端“吓退”技术派

沪指1月6日的低点2132点也是本轮反弹的最低点,而市场一般认为第二低点是2月7日形成的2278.82点低点,这两个低点被确定后,也就可以作出一条上升趋势的支撑线。

上周末之前,由于对市场流动性的种种担忧以及宏观政策无利好的情况下,沪指在2350点上下进行了长时间窄幅震荡和整理,上升楔形状态运行至末端,而上周末央行忽然宣布将下调存款准备金率,面对这一利好,本周一沪指却高开低走,又引发了投资者对市场未来走势的担忧,越到上升楔形末端,就越怕市场突然下跌回调。

连续反弹引发担忧

在没有充分释放流动性时,A股2012年却反而走出“龙抬头”。

沪指经历了1月6日的最低点2132点后,1月9日迎来来久违的长阳,一举突破2200点,沪指以接近全天最高点的2225.89点报收,日涨幅达到2.89%,创下自2011年10月24日以来的涨幅新高,而上冲的动力来自于 “熊”了近半年之久的有色和煤炭股,在这两大权重板块带动下,A股反弹大戏宣告确立。

此后,随着央行最新数据显示,去年12月M2新增量达到2.61万亿元,这比货币政策相当宽松的2009年单月M2增量还高,意味着资金面已实现“宽松”,几大权重板块继续引领大盘前行,2200点、2300点很快被突破,遇到的阻力不算大。

但在连续猛烈上涨后,总还是有一些反复出现,那就是沪指2月7日的调整下跌,也创出春节后至今A股单日最大跌幅,下跌1.68%,跌破2300点大关。因此,这同样也是分析人士普遍将其确认为上升平台第二低点的原因所在。

不过,7日的下跌并未成为上升楔形的末端,因为在2月8日,沪指以56点的长阳大涨创出反弹阶段新高,延续上行态势。

但在后来的7个交易日里,沪指围绕2350点展开激烈攻防战,持续震荡,难见突破迹象,纠结的走势引发市场担忧,更为重要的是,此时成交量出现萎缩,从整个图形来看,上升楔形形态似乎已经确定,并已进入到这一形态的末端。

市场普遍担忧形态下跌

国信证券此前对2350点的态势曾有如下分析:沪指在2350点的位置已经徘徊数日,而且有所超越,会不会出现突破阻力线后,再回落确认第二低点?该券商的观点是,这种可能性虽然存在,但比较小,一般这种情况是在“V”型反转中发生,因为这种反转的“暴发力”好,而“V”型反转的基础是“超跌”达到技术极值,但2132点没有达到理想的技术拐点要求,有所欠缺,是被修正成拐点的,因此不是“V”型反转,所以阻力位被一次性突破的可能性很小,需要回档蓄势再行突破,目前超越幅度很小,不算突破,最多勉强可算作“假突破”。

该券商还表示,从单日的量能水平上,可能会看到某日较前一日放大,但整体看,放大的程度远远不足。从1月市场整体资金进出情况看,呈现的仅仅是净流出减少的情况,这种资金状况只能支撑1个月左右的反弹行情 (类似2011年6月、10月行情),如果要有持续数月的回升行情,需要呈现出资金净流入(类似2010年7月行情)。但2月1日~14日的资金情况依然是净流出减少,既然资金状况仅支持反弹,那么在技术阻力位就可能受阻回落。

从形态来看,沪指2月以来在分时图上走出一个疑似的上升楔形形态,而资深技术派高手李林日前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指出,其不太倾向于认为目前处于上升楔形形态,关键是量能不对,上升楔形形态是多头能量逐渐萎缩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期间的成交量应该是逐波走低,而假设该形态成立,那么沪指从2月8日开始构筑该形态的下半段以来,成交量却反而是比之前放大的。

但李林同时认为,虽然有值得怀疑之处,但由于沪指仍在这个形态内运行,只有等到股价运行到形态尖端后,观察随后的突破方向与力度,才能断定形态的真假。

同时,有市场人士也表示,从技术上看,沪指依然在楔形末端运行,且差不多到了极限位置,方向选择在即。而深成指也开始发力冲击半年线,短期市场既有动力也有压力。

/变异出现/

上升楔形向上突破反弹依旧“进行时”

上周六央行宣布将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周一沪指却高开低走,令所有投资者惊出一身冷汗,上升楔形似乎已到尽头,正在作出向下回调之势。周二早盘的短暂冲高跳水似乎再次印证上述观点,即调整失败,大盘正选择向下,然而当日午后逆转的走势又给市场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沪指运行到楔形调整末端,如何选择方向,成为一时焦点。

1090.9亿元、1054.7亿元、1215.5亿元,这是沪市2月22日~24日连续3天的成交金额,很明显,3天都在千亿元之上,而且总趋势明显放量。那么,沪指在本周最后三个交易日随着成交量放大所表现出来的是持续上涨,且力度不弱,这意味着上升楔形形态的小概率事件出现——向上突破。

向上突破已有先兆

周一高开低走,周二逆转拉回,从沪指日线图来看,周二的阳线实体基本覆盖了前一日的阴线实体,多空搏杀难分胜负,但是沪指当日在站上半年线同时创出反弹收盘新高,令投资者对未来充满希望。

分析人士之处,当时沪指依然运行在上升楔形形态之中,上升楔形的上下轨都在不断上移,其下轨上升的斜率本来就比上轨大,现在上下轨之间的距离不断收敛,股指也不断地接近楔形的末端,如何结束这个形态已经摆在市场主力面前,要么就是向上突破,要么就是向下宣告整理失败。而从沪指日线图MACD、KDJ指标来看,短线仍是向上的。

值得注意的是,一般情况下,上升楔形向上突破的可能性较小,但前面说过,投资者须对形态灵活观察,比如上升楔形形态内成交量出现逐步放大迹象,尤其是向上突破时放巨量等,这些就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变异状况。因此,目前投资者应该密切注意上升楔形内的成交量变化,“量价时空”从来就是技术分析的基础要素。

急剧放量被认为是上升楔形向上突破的主要技术特点,在证监会主席郭树清认为“当前蓝筹股显示出比较罕见的投资价值”时,蓝筹股并没有马上启动,反而先于大盘进入调整阶段,但这也为他们后市向上运行聚集了能量。

本周五(2月24日),房地产、建材、水泥板块集体发力,金融、石油板块也锦上添花,沪指以几乎是全天最高点的2439.63点收盘,大涨1.25%,日成交额为1216亿元,创下2011年11月4日以来成交额新高,近3个交易日沪市成交金额全部超过千亿元,结合指数形态看,至少在目前看,上升楔形选择的是向上突破。

具备上行空间 需防“假突破”

资深私募人士、以技术分析见长的黎仕禹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行情开始到来的初期,往往是在众多投资者的犹豫情绪当中上涨的,且夹杂在其中的是出于对以往熊市下跌的恐惧所形成的惯性思维,很多人总是在行情到来的初期认为反弹上升空间不大,从而屡屡错失介入良机,造成踏空。到底如何判断行情是反弹还是反转,必须有量化的标准信号。”

黎仕禹指出,这个标准信号在他看来,其实就是是否有效突破半年线,沪指在连续上行期间,一举突破半年线并站稳,在经过了长期的下跌之后,一旦向上越过半年线,再结合市场趋势和政策氛围来看,未来市场还具备上涨的空间。

有私募人士也指出,从周线来看,沪指出现6连阳上涨,连续3周站稳在20周均线之上,已可确认突破有效,20周线成为后市强支撑。上周五沪指收盘刚好在生命线之上,未来3个交易日的生命线依次位于2410、2419、2455点,其中周初的生命线位置不高,支持短线继续反弹。

不过即便看好未来反弹,但是上升楔形具有的一些技术特点仍需投资者警惕。分析人士指出,上升楔形确实是一种值得注意的形态,特别是它经常伴随着“翻越”,也就是俗称的“假突破”,一旦放量确认失败,那就是反向的一个推动浪。因此在操作时,投资者若发现大盘在沿5日均线慢慢向上爬,那么可以克服恐惧、大胆持股,中间的每次暴跌都是买入机会;但假设沪指突破了楔形的上轨线,这个时候最好是不要再贪了,立即止赢为好。在突破上轨后,大盘出现的第一根暴跌阴线是最佳逃命机会,同时这根阴线很可能预示着大顶来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国信证券也提示称,上行过程中的回档过程不能省略,该券商认为,技术回档是上升过程的必经步骤,实际上是看多方向上的技术买点。其中,先突破再回落确认的条件有两个,一是指数突破2420点,将收敛形态转换成小的上升通道;二是快速补量,投资者可参照2011年10月、6月两次反弹的成交水平,两市日成交达到2500亿元~2600亿元水平才具备继续上行的条件。2月22日两市日成交达到2173亿元,较之前明显放量,但还不够,需要继续补量。如果这两个条件满足,可以将上冲高度放宽至2520点附近,但上冲之后还是可能有回调,回落低点暂看到2300点附近。

对于具体操作,国信证券表示,回档方式的不同给操作上带来难度,原则上坚持回档低买,不回档就耐心等待。而在把握市场的投资要领上,黎仕禹认为,投资者可把握两点:一要紧跟市场热点;二是要紧跟管理层讲话精神和利好政策去炒,尤其是那些重复强化的表态;三是可适当捕捉一些正在补涨的前期超跌股。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