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评论

每经网首页 > 评论 > 正文

苏培科:不要把养老金入市想得太美

2012-02-18 01:07:42

在目前养老金管理水平和统筹层次较低的情况下,拿这笔养命钱去“负和博弈”的A股市场去投机,风险太大了,笔者坚决反对。

苏培科

该不该把我们的养老金现在投到股市里去?养老金入市会不会吃掉我们的养命钱?在目前养老金管理水平和统筹层次较低的情况下,拿这笔养命钱去“负和博弈”的A股市场去投机,风险太大了,笔者坚决反对。

当下A股市场确实很缺资金,确实是需要引入增量资金,但笔者不赞同现在将养老金拿来填A股市场 “成本分置”的大坑。在“负和博弈”的A股市场里,投资的分红回报率极低,过去20多年的实际情况告诉我们,长期投资是靠不住的。有一组数据佐证大部分投资者在A股市场长期是亏损的,从1990年至今,A股市场累计现金分红总额约1.8万亿元,投资者在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平均若按三分之一算,大家分到的红利也就5000多亿元,若剔除了交易所的规费、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的过户费、券商的佣金和给政府上缴的印花税(有人估算这几项费用加上投行的保荐费用,这20年来大概已超过2万亿元),如此一算,自有A股市场以来,投资者整体处于负收益。在这样一个市场里进行所谓的“投资”、保值增值、战胜通胀,岂不是可笑?

况且,我们目前的养老金是在现收现支,而且还有巨大的亏欠,随着未来老龄化的到来,养老金的缺口会越来越大。这就要求对这笔资金的运作务必要安全第一,而股票市场根本不能保证100%的盈利,如果让养老金在“负和博弈”的股市里100%盈利,那一定是建立在其他人亏损的基础之上。显然,这对其他投资者是不公平的,这是对市场行为的操纵。因此,投资者不要把养老金入市“救市”想得太美。

现在建议让养老金入市最有说服力的论据是,目前养老金每年的投资收益率只有2%,远低于CPI涨幅,也远低于社保基金每年9.17%的投资收益率,养老金在通胀面前严重缩水,而且养老金入市是国际惯例。似乎有些道理,但是我们仔细想一想,一年期的存款基准利率是3.5%,为何养老金的投资收益才2%?社保基金平均每年9%以上的投资收益是怎么来的?养老金入市是国际惯例吗?养老金的缺口只能通过投资股市才能补吗?

首先,来说说养老金投资收益率为何只有2%。之所以低于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主要是由于将养老金的大部分资金都放在活期存款项上,或许会有人说这是为了应付现收现支,为了灵活支付,但是,稍微有点核算能力的管理部门,能测算出究竟会有多少钱收支之后会出现结余,而且会大概知道结余的存续时间,完全可以将这笔结余的资金存成定期存款。现在为何一些养老金收支有结余的地方,都是长期存活期而不存定期?有人质疑这中间有猫腻,比如某家银行“搞定”了某个地方养老金管理部门的主要负责人,银行可以获得数量巨大的“长期活期存款”,会给银行省下一大笔利息开支。虽是猜测,但如此大规模的资金长此以往这样运作,被人怀疑也不是没有理由。况且,目前中国养老金的统筹层次较低,全国有2000多个养老金持有主体,而且大部分分散在县市一级的社保经办机构手中,并沉淀在县市财政专户中。对于如此众多的管理主体,显然很难有效监管,投资管理效率自然低下,当务之急应该尽快实现全国统筹,提高统筹层次,把所有劳动者纳入统一的社会保障制度内,并要打破公务员与企业职工在养老保险的待遇差异方面的“多轨制”,公开、透明运作,而不是拿到股市去冒险。

其次,社保基金之所以有较高的年均投资收益率,主要得益于四大银行改制上市的原始股和新股网下特权配售,在新股有暴利时赚了钱,在上一轮大牛市 (2005年至2007年)中赚得钵满盆溢,而近两年的投资收益率其实并不高。

第三,养老金入市并不是所谓的国际惯例。比如美国法律明确规定,全国统筹的社会基本养老金只允许购买政府债券,不得进行任何其他投资。美国的养老金体系是由三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全国统筹的社会养老保险(OASDI)计划;第二部分是企业发起设立的企业年金等私人养老金,包括401K为代表的DC计划;第三部分是家庭个人开设的个人退休账户(IRA)或购买商业保险。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是属于补充养老金的范畴,但现在很多人在说起养老金入市时,就会提及美国的401K,而401K是企业年金,是补充养老金,并非全国统筹的社会基本养老计划。而且,美国的社会养老保险与资本市场的关系并不大,其持有的资产全部都是联邦政府债券或特种国债,而我们的企业年金早都可以投资股市了,所以别拿401K对美国股市的贡献来忽悠中国股民了。

欧美一些国家之所以不允许将基本养老金投入股市及金融衍生品,不是说他们的金融机构没有能力,主要是由于股市风险太大,一旦金融市场低迷、经济不景气,基本养老保险充当着社会稳定的最后一道防线,亏蚀了老百姓的养命钱结果可想而知。

第四,对于如何做实我国的养老金账户,笔者想除了提高养老金存量部分的管理运营效率外,关键还是要拓展增量部分。比如,这些年中国的财政收入大幅飙升,2011年财政收入超过了10万亿元,只要每年从中稍微多拿出一点,相信解决养老金的缺口不成问题,而且公共财政有责任也有义务来搞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另外,全民所有制的国企、央企现在已经成了最赚钱的企业,他们的利润有必要适当地向社会养老体系划拨;同时,应该加快发展、壮大补充养老金的规模,实现多元化的养老保障。

(作者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