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轻飘的教育

每经网 2012-02-08 08:48:16

面对乡土教育的轻飘与薄弱,我们应该继续。德雷沙修女说,爱不能单独存在,它本身没有意义,爱只有付诸行动,它的价值才会彰显。

李泽民/文

从某座城市搬东西到北京,遗憾地在没有知觉中丢了些东西。那是许多偏远地区的孩子,给我写的信和纸条。在过去的几年间,那些注满孩子真情的、略显稚嫩的文字,在我的床头,伴我一个个睡眠。

我很珍视,这些滴满童心的小小物件,寄托着遥远的地方,对于外界的向往。从2006年开始,这三年来,我热衷于公益。并借助一些团队,去了许多省份的许多小学。

就如我自大山深处出来,曾长于斯,而且有恩于斯的同行者,我们共同为穷落的山区教育,力行自己的作为。在这过程中,也见证和亲历了许多地方教育的薄弱,还有孩子无邪的童年。

如今那些孩子的童年,与我们的孩提光阴相比,也被裹挟于时代的变迁中,发生着我们没曾料想的局面。

2008年秋冬时节,我在贵州织金。这个处在黔西的县城,被重重的大山阻隔。在著名的喀斯特景点织金洞不远处,有所名为小妥裸的学校。我们在这里,度过了一周多的时间。

为了乡村的智力扶贫,我们在紧凑的时间里,尽可能多做些事情。那里的孩子,每天只吃一餐饭,生活的困顿决定着他们只有如此。而在清贫的岁月,嘹亮的山歌,是这些苗族人家不可或缺的生活元素。

为了苗文的传承,校长付出许多。每个晚上,他都需要给孩子们教唱苗族歌曲,还有舞蹈。就是这位勤恳的教育园丁,有天夜里,在教室前面,给我讲述一个苗族孩子的处境。

她在这所学校学习,一直到临近毕业。可有段时间,她不再上学。后来校长了解到,她家很穷,再也无法上学,父母染病离世,家中年迈的奶奶,需要她来照顾。

自此,校长很长时间没能了解她的处境。有天在遥远的浙江,民政系统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问校长是不是认识她。这才知晓,她为了打工,远走他乡。而潦倒的生活,让她被民政部门所收留。

校长赶赴浙江,接她回家。就在此时,发现孩子已经怀孕,校长不知在她打工期间,究竟面临了怎样的遭遇。于是借钱,帮忙将她送进医院,打掉了孩子。再后来,她便消失在无际的人海中,不知去向。

在那个有着下弦月的夜晚,校长给我的讲述,语带沉重。他担心这所学校的孩子,有很大一部分终将不能通过教育改变人生。

尽管村头,写着:今天的辍学生就是明天的淘汰者。然而,这样的标语对于那些社会认知系统尚未建全的孩子来说,抽象且无意义。在我们即将离开这所学校的时候,我所带班的    五年级学生,含泪给我和另外老师,唱着一路平安。他们的歌声堪称天籁,世代存有的山歌习惯,使得这些孩子的音质,极为中耳。

与我搭档的一位老师,无意中说:希望咱们班每位学生都能顺利升入中学。就是这句,让全班学生陷入深深的沉默。有个勇敢的孩子站起,指着窗边的一位学生说,他这学期结束后,就不再上学了。

教室顷刻哑然,我俩略显突兀。那位孩子,慢慢地从位子上站起,承认自己的学习生活行将结束。问及原因,他说家里不再允许。有那么几分钟,我在全班孩子的面前,沉默。

最后一节课,每位学生都对那位面临辍学的孩子,送上了劝语和祝福。同行的老师和我一样,带着重重的心思。课后,我们给他讲了许多道理,力图让他明白坚持读书的利好。他穿着露着脚趾的破烂球鞋,低头不语。

不知如今的他是否在课堂,我们从未乐观。在稀薄的教育资源面前,孩子遭遇的生活境况,犹若命运之于蝼蚁,尊严之于微尘。但这些,单凭一时的劝教,能否改观,恐怕相当未知。

在那些个物质和精神同等匮乏的村落,孩子们面对诸如我们一样的外部介入力量,其内心发生过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有时如醍醐灌顶,使得我们更加清醒于孩子们--到底该怎样进行教育现实的良性推动。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