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印峥嵘:殇逝

每经网 2011-11-28 13:54:15

空中弥漫着附着的气息,我仰起头,风中飘来一片片飘零的叶子:我轻轻地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文/印峥嵘

人们常说,感情上失意的人往往会逃往艺术。在我这样的年龄,已经很少再有粉红色的幻想了,于华丽的城市浮光掠影般游走,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不留下一片云彩。汹涌的人潮中,我只是一颗不起眼的水珠,看自己的脚印被身后的人群所淹没。

我却迷惘。五光十色的看板,城市中的绿地,行色匆匆的人们与我毫不相干。我欣赏的是公园里的现代艺术展、地铁长廊里的儿童绘画、从高处眺望的风景。人的情感有一种张力,可以无限地任你放大或者缩小,就像从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看到的浦江,那是一个迷你的世界,人群像昆虫一样游走,人世间的一切悲哀,放到远古的洪荒、浩渺的宇宙中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可是对那些身在黑暗中的人们来说,世界是无穷无尽的痛苦,是无穷无尽的欲罢不能的痛苦。

生命是一个凝重的词语。在它逝去的时候,却可以很轻很轻。我努力找寻它的踪迹。“汲天地灵气之精华”,这灵气究竟是什么呢?我看到了充满生机的绿树,我也看到了树下快要化为泥土的落叶,正是这些不贪恋高枝的落叶造就了绿树的生机和挺拔。一些人老了、远去了,可是一座城市却永远不会,因为有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的年轻人。生命是循环变化中的永恒,人类在生物链上不过是一小环而矣啊!

我常常被困在欲望的深渊中不能自拔,我的痛苦来自于一厢情愿的设想,我设想可以像海德格尔说的,在自己深爱的土地上诗意地栖居;我设想世界给予我无限的可能性,让我任意驰骋,我设想我生活在真诚和关爱中。现实却一次次地将我拉回,若我重复做的那个梦,爬上了山颠,梯子掉了,我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为名利所累,为情所困的人是不幸福的。人们创作了乌托邦,又肯定地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座美丽的空中花园。然而对我来说,生命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还未寻找到爱的真谛就要离开。

告诉我,情人为什么要分离,花儿为什么要凋谢,告诉我,理想和现实的距离到底有多么远。我亲爱的人,因为我再也无法接受现实。

我挣扎着逃离,我在微笑中伤感,我快乐得不幸福,在平庸中奋起,在放浪中怜惜。空中弥漫着附着的气息,我仰起头,风中飘来一片片飘零的叶子:我轻轻地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