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马涛:此时救市就是救热钱

证券时报 2011-11-22 14:10:05

而在这些问题领域均有热钱的影子,一旦热钱加速流出,会使一些投机气氛较浓的市场价格大幅波动,如房地产价格迅速回落、债券价格以及股票市场大幅震荡等,极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严重威胁国内的金融稳定。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马涛(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

近期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国外热钱流入我国的速度在放缓,潜伏在我国的热钱也在逐步撤离,众多市场迹象也印证了这一事实,不排除不久后出现净流出的情况。热钱大规模撤离中国,会引发国内各种经济风险,需要高度警惕。

从9月份开始,国际上看空中国的声音增多,市场开始呈现热钱撤离中国的信号。9月末,境外市场突然看空人民币,9月22日美元兑人民币无本金交割远期合约(NDF)出现了大量抛售,至收盘走高730个基点至6.4270,单边看涨人民币转为贬值预期。

海外资金从A股市场快速退潮,截至9月末,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共计现身146家公司,而二季度末QFII持有的公司家数有173家,第三季度减少的公司数量超过15%,QFII合计持股数量47.25亿股,而二季度末持股数量多达51.99亿股,整体减持4.74亿股,减持比例为9.1%,农业银行(601288,股吧)、中信证券(600030,股吧)等都遭到了QFII大比例的减持。

进入10月份,外资减持内地银行H股的步伐不断加快,从另一方面印证了外资对中国市场的看法。10月11日德意志银行减持农行2.81亿股,涉资约8.35亿港元;10月20日,摩根大通场内减持农行5041.52万股,涉资约1.4亿港元;11月14日,高盛申报减持了17.52亿股工行H股,涉资约85.5亿港元;11月14日,美国银行公告将出售104亿股建设银行(601939,股吧)股份,预计套现约为513亿港元。两个月内,仅以上四家国外投资机构减持的中资银行H股金额就达到600多亿港元。许多现象表明,热钱流出风险正在不断增强。

  热钱撤离是全球性现象

近两个月以来,美元指数逆转,从73猛涨至78,导致大量非美元资产向美元资产转化。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纷纷出现了国外投资撤出的问题,造成本国货币和资本市场均相应大跌,譬如印度卢比贬值7.5%,俄罗斯卢布贬值9.9%,南非兰特贬值13.9%,巴西雷亚尔贬值14.2%,同时上述国家股市也纷纷下跌。这表明此次热钱离场并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全球性的集体撤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随着欧债危机不断深化,欧美市场亟需大量流动性保驾救市,在前两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下进入新兴市场的大量热钱着急回国救火。此外,在全球资产配置的风险谱系中,新兴市场资产属于风险较高的资产,因而欧债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市场风险,将使得新兴市场资产的配置比例被下调,从而表现为资金的外流。

过去10年,热钱年均流入中国近250亿美元,2003年至2010年,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强化,热钱合计净流入近3000亿美元。热钱大多在房地产、股市、地下钱庄、商品炒作市场中进行投机牟利,中国的资产成为了他们赚钱的池子。受前期房地产调控和货币政策收紧影响,国内资产市场趋冷,不论是成交量还是成交金额都偏低,令热钱失去获取暴利的空间,大量热钱在筹划见好就收、清仓离去。

当然,热钱流出也会给我国带来严重的经济风险,而这才是需要我们重点关注的。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首份中国金融部门评估规划报告称,中国的信贷、房地产、汇率和债务问题若单独来看,都还处于可承受的范围内,但这些问题一旦一起发作,将令国内大型银行面临系统性风险。而在这些问题领域均有热钱的影子,一旦热钱加速流出,会使一些投机气氛较浓的市场价格大幅波动,如房地产价格迅速回落、债券价格以及股票市场大幅震荡等,极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严重威胁国内的金融稳定。

  做好两手准备应对热钱撤离

热钱流出不仅对当前跨境资金管理提出了更多要求,也对决策层的宏观调控提出了更高要求。眼下更为关键的是,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证房地产调控政策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现在许多热钱因为资产价格下跌被困在池子里,一旦出现不必要的政策宽松,资产价格重拾涨势,大量资金进入市场,产生的后果就是从热钱手中接盘,为它们从低迷市场中抽身出逃提供了机会,那样会给国内投资者造成更大的损失。须明白,此时救市就是救热钱。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坚定政策不动摇,努力让国际市场的资产价格降低到合理水平,而这对中国这个加工制造大国和资源消费大国是十分有利的。

作为热钱大规模撤离的前奏,美国近期采取了一系列施压人民币升值的举动,妄图制造最后一波人民币升值,以便在人民币最高价时脱手,如果市场人民币买盘不足,我国央行或商业银行出面购买人民币,对于热钱而言,这将是最理想状态。中国当前的燃眉之急,一是合理控制人民升值的节奏,可以适当贬值,把热钱尽量困在池子里,防范热钱大规模集中离境;二是建立一套完善的应急措施,热钱大规模撤离一旦变成现实,必将会给其之前的藏身之地带来不小波动,相关部门应该针对这些不良影响制定相应的应急之策,做好随时向金融系统大规模注入流动性的准备。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