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谁在“恐慌”温州楼市抛售?

每经网 2011-08-22 17:23:05

  谁都不可否认,温州楼市今年严峻形势甚于往年。

  不曾想到,笔者8月17日从温州实地发回的一篇有关温州楼市报道《温州楼市一夜入秋:满城尽闻降价声》竟掀起轩然大波,引发国内“论战”不断,争议点主要集中在二点:(1)温州楼市到底有没有存在恐慌降价抛售?(2)温州区域性抛房是否引发全国楼市震荡,成为后者的转折标志?

  诸多声音中,有怀疑,有肯定,但不变的是皆由对温州楼市的忧虑等,每一种声音都值得尊重,当然也包括个别非理性讨论的声音。

  悲观甚于往年的温州楼市不仅来自房地产业自身,也有非房地产业因素。房地产因素中,炒房客因为资金链紧张或受成交量和房价的下行变化想尽快脱离楼市,而非房地产因素则是今年的温州异常发达的中小企业遇到资金链紧张,银行不贷,民间借贷利率高企,央行温州分行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温州当地的民间借贷利率已经达到历史高位阶段。中小企业主为自救只好出手最优质的不动产。

  因此,温州楼市的“抛售”来自多重压力。

  但在质疑声中,让笔者不吐不快的是:其一,质疑报道中的路径多是从听温州当地开发商、中介以及专家,然后得出“夸大”或“言过其实的”观点;不仅未亲身接触炒房客,而且对作为抛售重要来源地中小企业未做调查;其二,个别报道中,房子急卖的消息往年也有,多为房产中介的噱头,但我们都深知狼来了的故事,小孩子前几次喊狼来了,但真正的狼来了,思维固化的人还认为又是假消息,且不论今年消息的真伪,单凭往年都是噱头然后来说今年也为噱头有“强迫”之感。

  与此同时,值得着重提醒的是,现在情势下,谁最为担忧房产出现”抛售”,不难排除,开发商、房产中介,以及包括“寄生”于此的营销策划机构也是其一,都是穿一条裤子的既得利益群体,报道后,纷纷站出来质疑的亦是他们。

  也有观点认为,既然是抛售,成交应该上来,若再深入发现,出现抛售,温州作为已经实行限购的三线城市之一,有资金实力多有房子因为限购无法购买,而刚需者则买张涨不买跌的心理仍然很强,更有观点认为,目前温州抛售的都是无房产证的房源,专业的房产记者都知道,这些无房产证的房子实为期房,炒作期房的多为炒房客,而不是简单的有硬伤,然后将房子卖掉。

  听取多方利益群体得出的结论或许更为客观。搜狐焦点网一份有关《温州抛房潮小调查》中,截止8月19日24时,72%网友认为确实存在抛售潮。

  凤凰网房产频道也作了相应的专题,就这一现象采访诸多业内人士,被采访对象表达出有温州区域性抛房不会引起“抛房潮”、2012年底或现撆追砍睌、“温州投资客或抱团撤离一线城市”等观点。

  最早发出质疑声的是一篇来自杭州一房产网媒记者采写的《本网调查:温州楼市“一夜入秋”被夸大?》,报道先列出本报报道内容,再予以调查采访温州当地的开发商、房产中介以及房产营销机构等得出“温州楼市恐慌抛盘”的报道被过分夸大,“以偏概全”比较明显。这则报道先针对笔者所报道内容,再去了解温州楼市状况,而非先调查温州楼市,再来谈结论,显然观点先入主;其二,这则报道采访对象多用化名,并且直接点名本报、报道日期以及链接到报道内容,如此针对,则有超出理性讨论楼市状况之嫌。

  温州的“抛房”现场也引发其他媒体关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现场发回报道《“炒房客”温州大量降价抛售》、此外《东方早报》以及《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也发出《温州炒楼资金转战民间借贷 炒房客抛售潮显现》、《温州客开始抛房 借贷融资链条断裂》等报道,《新金融观察》也从现场发出《温州现恐慌性抛盘》的报道。《新华每日电讯》、也作了相应报道。

  在温州采访几天里,笔者接触过买房的,也有卖房的,还有炒房的,还有一些资深研究人员。比如一卖方,第一次单价开口2万,买方还价1.8万元,卖房考虑一个星期后答应买方的价格,但买方却改变了,价格只愿意出1.5万元;一位炒房者,二年前以2.8万元买进的,原计划以4.6卖出,他担心调控不会放松,后市越来越发严重,现在只愿意出4.3万元就卖,还有一些急着企业资金周转只好卖房子的企业主,在温州楼市,类此案例层出不穷。

  一位有7年的经营房产中介人士向笔者谈到,他们的现在的生意风险极高,现在温州二手房市场较为“混乱”,明明前一天房东打电话来要求卖房子,可是第二天房东电话打不通可能欠债跑路了,或是房子被查封,一些房子买方付了定金却拿不到房子,官司不断。

  以游资着称的温州从来不缺“热闹”,尤其是金融和楼市。在楼市结构中,购房群体以及房价的特殊性决定了温州楼市具有极强的区域性,投资投机之风盛行,此风最有显着的特征是“见天变脸”,而且反应极为迅速,此时“晴天”,价格上涨快,房子抢着要,彼时天气转阴,房子又成了滞销品,大家抢着卖,这就是典型的炒房的特征。

  此外,还需说明的,房子现在急着卖的也与还贷有关。炒房的多想短期见利,但今年严峻的行情已经“封住”了上升空间,炒房多为举债,下半年还债期限将至,受还债影响,温州当地一些地产研究人士认为,年底这种抛售将更为严重,记者在温州采访,与一些炒房者聊了起来,有几位房子卖不了,债要还,只好降价卖掉,或者继续以更高利息向民间借贷举债还之前的钱。

  当然也不排除仍有一些炒房客坚守自己的房子。笔者就遇到一位,他称,现在大米都3元一斤了,温州房价怎么会降,意思就是通胀这么厉害,温州房价怎么会跌,但他没有想到大米3元的单价具有全国均值概念,但温州房价并没有这个概念,温州是三线城市房价却是一线的。人们往往容易产生一种幻觉,将一些具有均值,或者普世的价值的体系概念有针对性地套在有个性其上,实际上,双方有影响,但并非是一一对应关系。

  不难发现,有一些群体总是担心房地产的市场的“抛售”,或者更严重的“崩盘”,总会杞人忧天,抛售了,房地产业就崩盘了,就结束了,任何一个行业其发展的正常轨迹应该是曲线的,有涨有落,有抛有涨,这次倒了,自身疾病也可予以借此医治,下次站起来就是更为健康的躯体,如果涨时就是对的,抛了就接受不了,这就是一种偏执。如果是这样,那恐慌的不是房子的抛售,而是恐慌既定的利益格局被打破?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卢祥勇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