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他叫我大哥,我叫他兄弟——《中国香蕉之乡调查》采访手记

每经网 2011-07-17 09:35:47

  文/刘功武

  2011年6月中旬,素有“中国香蕉之乡”称号的广东徐闻县,暴发了震惊业界的“香蕉苗导致千亩香蕉绝收”事件。受报社领导指派,我从深圳奔赴徐闻县调查采访。

  徐闻县于我是陌生的,之前在地图上也未注意到此县的存在,为了让采访顺利进行,我特意询问了当地一个在广州的朋友,询问内容包括民风、民俗,社会治安以及官场逻辑等。朋友听闻我要去此地调查这样的一个“恶性事件”,叮嘱我要特别小心行事,他说当地官场腐败,枪支毒品泛滥,并且我要直接接触的农民也是彪悍而近乎野蛮。

  朋友虽是一片好意,但闻言后却在我的心里放下了一个“鸭梨”。以至于在前往徐闻县的火车上,我时常会想,当地真如他所说的那般“乱”么?那边的农民又真是那样“彪悍而近乎野蛮”么?

  带着这样的“心理阴影”,我于凌晨深重的夜色中,走下了徐闻县火车站。

  果不其然。刚到徐闻县的晚上,我的一些所闻所见,便证实了朋友所言。在宾馆的大门处,贴了几张关于禁枪禁毒的宣传公告,即便在昏暗的灯光下,也分外引人眼目。而在宾馆里,当天晚上,我接到数个“卖淫组织”的电话,向我推销“业务”,回绝无效后,我向前台投诉,要求杜绝骚扰,但仍然无效。最后不得不拨掉电话线以应对。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背起采访包向距县城还有60公里的事发村庄进发时,心里又多了一个“鸭梨”。

  转了两次乡村小巴后,我终于来到了徐闻县四洋村,这里是新闻事件的事发地。听闻我是来采访的报社记者,村民们很快就聚集过来了,令我意外的是,村民不仅没有表现出“彪悍而近乎野蛮”,反而在他们的身上处处闪耀着朴实、真诚、热情好客以及坚忍与勤劳的感人品质。便是“问题香蕉苗育苗商户”也是如此。

  老王已年过花甲,他听说有记者进村采访香蕉绝收一事,便骑着破旧的摩托车火急火燎地从十多公里外的地里赶了回来--他的二十多亩香蕉地全部绝收。

  老王怕我听不懂他的普通话,便一边说,一边用手在地上写字,向我倾诉他的遭遇。

  村长也是此事件中的受害者。他带着我顶着烈日,去地里看绝收的香蕉树,看着一年的辛劳与数万元的成本化为泡影,村长焦心不已,满面愁苦。但村长却仍未忘却他的待客之道--他多次邀请我去他家吃饭,说他的家很近,不会耽误我的时间。

  香蕉苗育苗户老陈,因经他之手的香蕉导致乡亲们的香蕉地绝收,每天面对焦心的乡邻愧疚不已。当我前往采访时,他没有任何的戒备,而是一一详述。他见我站得久了,又从邻家借来一把椅子;见天气炎热,又跑到小店里买来一瓶冰红茶。

  ……

  在徐闻县农业局,我碰上了当地蕉农黄小壮,这位二十多岁的青年农民,去年已深受问题香蕉苗之害,但当初与香蕉苗提供者达成了赔尝协议,并由农业局副局长何国彬作中间人进行协调处理。可协议规定要赔尝给他的几万块钱,便是到了现在也分文未拿到。非旦如此,农业局副局长何国彬连协议书都“藏”了起来,不给原件不许复印,甚至连看都不行。

  这样强行无理的行为多么令人憋气!

  跟我说完了他的遭遇,黄小壮对我说:刘大哥,你说现在怎么还有这样不讲理的地方?

  这就是我遭受了不公与压制,但仍然在争取“讲理”的兄弟!尽管他的权益受到践踏,他的尊严遭受侮辱,他的身心被折磨得疲惫不堪。

  报道发出后,虽然网络转载很高,但是那些朴实、劳累的农民,仍然无人为之主持公道。其后的时间里,他们不得不前往县、市相关部门上访。

  为何流血流汗的劳动者,总是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权益总是受到损害?人格尊严总是处处遭受打击?而专制的、等级的思想与权力却总在狂欢?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