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在路上

每经网首页 > 记者在路上 > 正文

达芬奇的眼泪

每经网 2011-07-17 09:30:20

  文/李亚蝉

  7月13日,处于舆论暴风眼的奢侈家具企业达芬奇在京城举行发布会,达芬奇女掌柜潘庄秀华并在发布会上大飙眼泪。发布会当晚及次日,潘庄秀华不端庄的泪照立即贴满各大网络。随之发出的是很多指责这个女人说话毫无逻辑。还有人调皮地总结出“达芬奇的公关奇招”:你跟她讲欺诈,她跟你讲创业;你跟她讲赔偿,她跟你讲慈善;你对她吹胡子,她跟你飙眼泪。

  这是戏谑之言,谁都看得出来达芬奇的这次公关是失败的。

  当日的情况也确实大出我的意外。发布会前日,我专门就这件事前往广州达芬奇店提前采访。当时达芬奇的自信大出我的意外:不说店面服务人员照样端庄淡定处理各种顾客疑问,达芬奇似乎对于自身、对于公共舆论充满信心。是达芬奇真的毫无问题,还是达芬奇的公关神奇地在这3天内准备好了一切、打点好了一切来应对这场排山倒海般的危机?

  这加深了我对这场发布会的好奇。

  次日,发布会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重庆几地同步直播,现场让人大跌眼镜。

  在“外国厂商”解释部分进行还不到一半时,一名达芬奇顾客拍案而起,指责达芬奇,要求达芬奇告诉他“到底是央视说的对还是你们说的对”。顾客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而这突如其来的插曲使整个发布会一发不可收拾地朝着无法阻拦的混乱发展。

  所有摄像机和相机围向这名客户。

  然后潘庄秀华说话了,并且一度出现哽咽,更多的摄像机、相机和记者像一片移动迅速的乌云一样围向主席台的潘庄秀华面前。

  于是戏剧一般的潘庄秀华演讲开始了。在长长的讲话中,潘庄秀华从品牌讲到个人性格,从家庭讲到慈善,甚至一度在记者的逼问下发飙,让人一时难以完全理解这个女人的逻辑在哪里。

  我想这也是隔天论坛和各大网站尽是铺天盖地的指责和讽刺的原因,更有类似“有*为什么还要装*”的人身攻击。坦白说,对于这样的结果我所意料,却想不到媒体舆论会严苛、愤慨至此。当时我听完了潘庄秀华长长的演讲,尽管涉及内容确实多得太随便,但是其中仍有很大一部分涉及到媒体所质疑内容的回应,而这其中,不断哽咽、流泪、嚎哭的潘庄秀华很大一部分在讲述达芬奇的那段“长丰之恋”。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不哭时显得端庄的女人或许想要通过一些生活细节和“题外话”来获取听者对其所言“长丰恋”旧事的信服。

  在这里,我不想过多的猜测潘庄秀华的达芬奇或者整个家具行业一直以来在进行着怎样的肮脏的潜规则,也不想指责一些媒体在这事件中表现的不理性甚至有失尊重。我截取了潘庄秀华泪述中关于达芬奇“长风之恋”片段的录音,将其整理而成在此呈现。

  需要解释的是,这段录音有部分词语不知道准确的写法,并且发布会后曾向达芬奇工作人员求证无果。这样的词语我在词语后会注上是“音译”。

  潘庄秀华泪述达芬奇“长丰恋”

  2001年达芬奇第一个店在北京成立,7月份,我还记得当时我是自己在这里培训员工。在那个时候,我发现我们代理的都是意大利和美国的品牌。但是我想,每天的面包和牛油是从哪里来,如果我没有一些能够让大众能接受的产品。因此就为什么会有金凤凰的问题,为什么也会有长丰的这一连串解不开也说不清的问题。

  (记者插话)

  让我讲,你们就会达到所有的答案,给我一点耐心好吗?

  我在2002年时常来中国,但我只有在2001年常住几个月以后,我才在2002年看到中国在深圳、东莞所制造的家具非常相似欧式,价格也非常优惠。我在想为什么我们达芬奇不能也卖一些中国的产品呢?所以就跟金凤凰,跟长丰有今天所讲不清的问题。

  但是我们不只是跟这两个工厂合作。我希望有良心的(我们当初2002年跟不只长丰的超过30家工厂)购买的富勒登(音译,以下同)的这个品牌为我证明。我们把欧洲的产品跟中国的富勒登的品牌分开来,当时我们也拿了两个不同的销售单,一个是达芬奇,一个是富勒登,我们也跟客人说,放在地下三层的是富勒登,是中国生产的。我们也把富勒登带到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

  我当天看到这个新闻(“达芬奇造假”新闻),为什么我们做富勒登到了2005年、2006年也没有卖了。当时的报道我觉得对,(关于)金凤凰他没有说错,但是他没有讲达芬奇卖的是富勒登,达芬奇的另一个系列,我相信他们当初也是一时没有想不起来。我也是到了星期六晚上才想起来,对,他没有诬告我们,他只是没有把整个很清楚的过程讲了出来。

  跟长丰,我潘太这个人,做什么,所有的老外尤其是现在在达芬奇所有的1000多个员工都对我非常的敬佩。为什么?我的干劲,我的脑力,我的斗志带给来他们非常好的榜样。

  但对长丰这个老板,我对他就是脊椎有点问题这样的景象,所以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在跟他2002年到2005年买富勒登当中,我也了解到这个老板的诚信非常好。

  我在2005年我停下来了2年半,我孩子到美国读书。身为母亲,1998年和先生开始创这个业到我孩子1994年生出来的时候,两个孩子我都没有时间陪他们。所以我就下定决心,如果我在这个时候不陪他们,就再没有时间陪他们,于是我就陪他们到美国读书。

  就因为我开始不负责达芬奇的采购,也就停止了和达芬奇一切厂家的合作。我希望有良心富勒登的供应商能为我达芬奇潘太作证,我根本没有去跟他们任何人沟通。

  (哽咽)

  到了去年Fue(音译,人名,以下同)跟我说,潘太,你们过去买的托马秀(音译,为家居品牌,下同)的产品越来越少,我的收入是靠佣金的,你们这样卖的少,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连付每个月的孩子学费都不够。我跟他(Fue)是非常好的伙伴,我问他想做什么,他说,我知道你们达芬奇卖得越来越好,我可不可以做一个美国的品牌,然后卖给你们达芬奇。我说好啊,那你怎么去跟托马秀交代,他说我会跟他们解释,只是代理他们,不做他们的员工。

  当时他要做这个品牌,但是他说我没有钱,你要支持吗?我就说我会跟我先生商量,一定会去支持你。他就问我你印象中有没有好的制造商在中国。我就把他带去给长丰。为什么呢?不是带给长丰,是因为长丰这个景象的作用,我马上觉得这个人不错,就带他过去了。

  我跟长丰老板说,到今天长丰的老板叫什么我真的不记得,因为我有几百个厂家,我怎么会记得你的名字?我跟长丰的老板说,我希望你能谅解,我把这个美国的生意带给你,我没有让你用达芬奇的品牌做广告,如果你用达芬奇的品牌做广告,会损害我们。他说,潘太潘太,我跟你做生意这么久,我怎么可能会用达芬奇做广告。

  我真的很天真。

  所以这是勾不完的结。

  (记者插话)

  我会一一跟你们讲,所有在网上什么老板娘什么9000块这些,虽然我所讲的是不是事实我不能强迫所有的媒体,我只是依据我的所发生的事情讲出来。

  我身为达芬奇的总经理,为什么连(几个国际品牌)老外都会来中国向我取经,因为我有很好的美感,有很好的艺术细胞。当初Fue我给他概念去设计好莱坞的家具。当初如果我没记错我只去了长丰3次。

  当初Fue告诉我潘太我不知道长丰价格会不会太高,我希望你能为我把关。我说好我替你把关。当长丰的价格传过来,我就跟好莱坞的Peter讲,你跟长丰老板讲,美国这个好莱坞他们是希望价格不要卖太高,希望更多的消费群体能拥有,如果能不用实木就不用实木。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叫我老板,连好莱坞的支援他们的人都知道我非常想跟发展商跟供应商谈设计。不只中国,连后面这些一线意大利老板,这次我们刚在北京做了10天的展会,在这10天里他们都好像在拿着单子好像是在看医生。其实他们不是在看医生,他们是看我这个对家具非常有经验的行家做的草图,希望他们做能够适合中国的市场帮他们的销售量。

  (记者提问)

  你让我说完,说完我绝定让你们采访,我原本不想采访,不想讲错话,我希望你们…我不管…我想讲完,让我讲完(怒)好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我希望你们都谅解我这几天的压力。

  (哽咽)

  我们达芬奇因此跟中国厂家勾不开的这个疑问。我达芬奇以我达芬奇潘太的信用,我们从不在中国购买在中国制造的东西运到意大利再运回来,我们从不做这样的事情。美国的好莱坞的品牌,也包括他们的第一个系列是真是在中国长丰,不只长丰那几个厂家。我给Fue介绍,介绍给好几个东莞深圳以前曾经合作过的老板,他们都很感谢我。我身为企业家,我身为华人,我绝对不可能只卖意大利产品。

  因此就在我们达芬奇为什么有托马秀,因为我知道 有部分的产品也在中国制造。

  好,这些记不清的问题就在今天发生了。我达芬奇,我身为潘太,(哽咽)我刚才在这里我把一些我提前没有准备的东西讲出来。

  最后,我只希望媒体们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潘太不必要演戏,我也没有演戏。我达芬奇能有今天这个成就,是我潘太靠这个诚信,是给客人带来好的服务。

  刚才所有的老外中有一个老外问我,潘太,为什么长丰这个工厂你有一点不负责任,因为长丰工厂有一些家具有一些接近像卡布里缇的产品,你为什么还做代理介绍给他,这是你的责任。我就想,是啊,为什么我还介绍他?

  但这就是我的性格,我从来不怀疑人。我跟长丰的人也有过一段合作,我相信他。今天的事情也让我以后要做任何事情都必须认真考虑。但是我不会后悔,没有任何后悔,我今天都一样豁出去了,不管任何结果,我都愿意接受。我只是希望中国的官员能够给我指导,让达芬奇能够继续把我1000个员工能够继续更好的代理。

  刚才有位先生说,那去意大利的机票谁来还,我们达芬奇承诺,我们将处20张机票,无论是媒体或顾客群体,我们愿意承担,我也愿意承担他们住在意大利的费用。

  最后我诚恳地(哽咽)让所有支持我们达芬奇的顾客群体,相信我们达芬奇,给我们再多一个机会再为你们服务。

  这个是事实,过去几天有好几天顾客到我们店里去退货,我没怪他们,因为这是他们的疑问,我希望我今天所讲的疑问都是发自我的内心。我没有演,我也不想演。我也希望媒体给我一点时间,如果你们要有私人的采访,我接受,但不是在今天,因为(激动,哭)我现在真的好激动。

  (泣,起身离席,所有媒体蜂拥追出,所有嘉宾离席,发布会中断并结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