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专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需以定制化解决方案实现数字碳中和,要处理好不同国家碳排放协同关系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9-04 20:24:42

◎9月7日,首届中国数字碳中和高峰论坛将在成都举行。数字空间如何唱响“双碳”发展主旋律,数字经济如何成为绿色发展新引擎?带着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财政部原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

◎中国的碳中和还有一个挑战,就是对接2060年实现碳中和过程中,与外部国际社会如何衔接的问题。各个经济体之间如何达成碳中和的协作,其中如何形成一些具体的方案,我们还需要一步一步推进。

每经记者 李彪    每经实习记者 李明明    每经编辑 陈星    

自从我国宣布“双碳”目标以来,碳达峰、碳中和概念迅速“走红”,成为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热点。

从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中间留给我们的时间远远少于欧美国家(45年左右或更长)。我国面临碳中和转型的时间短、压力大。

而在低碳转型的同时,经济发展也是不可忽视的指标。我国亟需探索“双碳”目标实施路径和技术研发,以缓解碳减排带来的压力。

9月7日,首届中国数字碳中和高峰论坛将在成都举行。数字空间如何唱响“双碳”发展主旋律?《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财政部原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实现“双碳”目标要在数字化方面做出结合

NBD:数字碳中和是否是当前转型发展的大趋势?

贾康: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的融合日益广泛和深入,各个创业创新领域里都需要注重数字化。“双碳”目标是中国已经确立的、对国际社会作出承诺并要加以兑现的战略性目标,实现“双碳”目标一定要在数字化这个方面做出成功的结合。

NBD:政府、企业等如何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赋能,推动绿色低碳科技创新发展?

贾康:政府的制度创新、管理创新一定要结合数字化的科技创新来发展。比如,政府在职能转变过程中,要利用数字化手段进行制度改革创新、管理机制创新,积极、充分地运用科技创新成果来提高运行效率,更好地服务社会公众。这种结合,即是在经济社会转型过程中,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提高整个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

这方面就需要有定制化解决方案,因为绿色低碳创新发展涉及大量技术性的细节。比如区块链大家都认为很重要,但区块链怎样运用到绿色低碳发展方面,现在没有公认的高水平技术路线,但至少要从联网做起,大家都认同了“互联网+”。

大数据、云计算首先要对接到“互联网+”上,然后再讨论如何把区块链和人工智能运用进去,这是一个系统工程里的组成部分,要有专家团队来由粗到细有序推进,不断丰富相关的具体内容。

企业作为市场经济活动的主体,更要把自己的创新创业和数字化结合,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企业都需要定制化的解决方案。与此同时,数字化还要对接人工智能的智慧化。如何从生产经营战略上形成高水平的定制化解决方案,是每一个企业主体都要处理好的大问题。

碳中和不是狭义的数字经济领域问题

NBD:今天我们说数字碳中和,那么究竟该如何理解数字碳中和,中国的碳中和还面临哪些挑战?

贾康:数字经济这个领域是很难单独界定的,因为它渗透在所有的经济领域里,所以碳中和也不能理解为狭义的数字经济领域问题,它是全社会共同努力过程的碳中和。

中国的碳中和还有一个挑战,就是对接2060年实现碳中和过程中,与外部国际社会如何衔接的问题。各个经济体之间如何达成碳中和的协作,其中如何形成一些具体的方案,我们还需要一步一步推进。

NBD:未来国际社会该如果做好碳中和的协同?

贾康:整个人类“地球村”要达到碳中和,这才能真正解决过高碳排放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一些经济手段的运用非常重要。比如碳交易市场,以后会越来越国际化。还有在调节碳排放时,欧洲议会投票通过的“碳边界调整机制”(类似于“碳关税”)会不会起到应有的调节作用,这些都要进一步探讨。

届时要处理的是不同经济体、各个国家之间的碳排放协同关系。

NBD:实现数字碳中和,您认为其中最主要的或者最亟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贾康:实现数字碳中和不能光讲技术创新,还要研究制度如何创新。比如说如何鼓励大家真正调动内在的创新潜力,涉及产学研结合的科研管理制度改革和培养人才的教育体制改革,这在中国还有可观的提升空间。制度创新要作为一个龙头,处理好了就能打开我国科技创新的潜力空间。

要权衡好发展速度和质量的关系

NBD:有人担忧推进碳中和会影响经济增长,您怎么看待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

贾康:2010年之后中国经济运行告别了年度两位数高速增长的特征,GDP增幅下降,从2010年的10.3%,下行到2019年的6.1%。

这一过程中,首先是中国成为中等收入经济体后“认识、适应和引领新常态”的经济发展阶段转换因素,使“牺牲一些速度”而寻求“中高速”的高质量发展成为必然选择。

过去虽然是高速增长,但一些粗放的发展方式不符合绿色低碳导向和可持续发展目标要求。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强调发展质量,但也不能一味地使发展速度降低,必须权衡好二者的关系。

这个调整过程,要落在一个L型转换的确认上,L的尾巴拉得越长越好,它的常态就是高质量发展落在中高速的区间里,这就是我们现阶段“引领新常态”的追求。

2015年至2018年,我国GDP增速在6.7%~6.9%的区间内小幅波动。但2019年全年GDP增速下落到6.1%。2020年受疫情冲击,只有2.3%。今年上半年GDP按两年复合增速计,为平均增长5.3%,估计这一指标三、四季度还能再往上升,但不大可能达到6%。

我认为“十四五”期间我们一定要有一个保障速度,在努力提高发展质量的同时速度决不能低于5%,现在看来还是很有希望的。因为在5%~6%的区间里可以保障我们在“十四五”期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如果处理得好,到2035年,我国很有希望人均GDP翻一番,对接到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在未来15年里,经济运行速度可能还会继续下降,但在“十四五”期间一定要力争控制在5.5%左右。综合判断,中国经济的成长性还相当明显,工业化和城镇化还有非常可观的空间。然而大的趋势就是中国也跟其他经济体一样,发达程度越高,年均增长速度越会往下。

NBD:数字政务、网约出行、线上办公、远程教育等模式使低碳化进展加快,在互联网+绿色生活方面,您认为还可以补充哪些应用领域和行业?

贾康:比如家居绿色低碳方面。以后也许越来越多的家庭要利用分布式能源的技术成果。

建筑物屋顶可以安装光伏电池板或者薄膜电池,产生电能供应家庭用电,这是绿色低碳的能源来源。还可以把电输入智能电网,按照国家政策取得卖电收入。整个电网也能够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吸纳千家万户分布式能源提供的电能,提高绿色低碳水平。

绿色出行方面,以后新能源汽车用户会更多,大家可以在晚上给汽车充电,这时候的电价最低。白天如果不用,智能手机可以提醒用户卖掉一部分多余的电,用户还可能就此盈利。

由此私家车可从消费单位变成生产单位,整个电网的电能通过分布式能源,形成共享经济的一种闭环,产电、供电、用电和电网,方方面面都受益,大家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共赢关系,这就是典型的共享经济前景。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数字 碳中和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