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西安一家潜在“独角兽”IPO落空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6-19 18:45:27

在这场蔓延的寒冬与调整周期下,企业自然是冷暖自知,而作为推动上市的关键力量——基金机构们,除了无奈外,又该何去何从?

每经记者 夏子博    每经编辑 贺娟娟

去年下半年,IPO和再融资节奏收紧,诸多独角兽、明星公司上市按下了暂缓键,市场发生深远转变。

过往,IPO意味着企业投资的热钱涌入,走上发展新阶段,意味着潜伏已久的基金能够退出变现,享受盛宴。

但当一切戛然而止后,企业、基金的命运轨迹悄然变奏,已入局者要不IPO暂缓计划,或者干脆撤回,或是过会后迟迟无法上市黯然收场,新加入者或是宣布转战美股、港股,或是计划北交所,拼凑出当下资本市场的百态。

6月7日,西安潜在独角兽企业华羿微电宣布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在此前,西安新通药物亦因为各种原因,过会后一直迟迟未上市,今年4月黯然离席科创板……

在这场蔓延的寒冬与调整周期下,企业自然是冷暖自知,而作为推动上市的关键力量——基金机构们,除了无奈外,又该何去何从?

华羿微电2022年大幅转亏

据上交所官网6月7日披露,因华羿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羿微电)及其保荐人天风证券主动撤回发行上市申请,发行上市审核终止。

华羿微电位于西安经开区草滩生态产业园,是华天电子集团旗下专业从事半导体功率器件研发设计、封测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2021年及2022年,华羿微电销售规模位列中国半导体功率器件企业第13名,剔除IDM模式厂商,该公司位列前五。

华羿微电入选“2022中国潜在独角兽”企业榜单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去年6月30日,华羿微电申报获上交所受理,约一个月后就收到问询,但直到今天,公司仍未回复首轮问询。

当年(2022年),华羿微电的净利润已经开始出现数千万元的亏损,这还是享受了大额政府补助后的结果。

2020—2022年,华羿微电营收分别为8.47亿元、11.6亿元、11.5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163.32万元、8813.40万元、-4320.92万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57.15万元、6004.33万元、-7548.03万元。报告期内,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4662.95万元、3265.83万元和3220.58万元。

比净利润下滑更剧烈的是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报告期内分别为17443.11万元、4125.26万元和-16168.06万元,由正转负急剧下滑,营运资金周转上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

“IPO收紧,未盈利企业上市更是困难重重,且华羿微电后续持续增长能力存疑,2023年经营数据迟迟未见更新,业绩走势问题或是选择主动撤回上市申请的原因之一。”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道。

此前,华羿微电准备在科创板上市,计划募资11亿元。其中6.4亿元用于车规级功率半导体研发及产业化项目,1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及第三代半导体功率器件研发项目,3.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募投项目“重注”研发,或有行业压力逐渐增大倒逼有关。

2021年、2022年,华羿微电主打产品Trench MOSFET销量分别同比下降37.51%、40.79%,SGT MOSFET则上升115.15%、65.62%,整体产能利用率有所下降,存货增高,更为致命的是,2022年公司综合毛利率仅为9.04%,远低于同期可比公司平均毛利率(24.21%)。

图片来源:公司招股书

公司称,主要是半导体行业处于下行周期、下游应用市场供求关系变化、上游晶圆等原材料成本上涨、产品结构调整等多种因素导致。

行业下行调整周期,竞争只会更为残酷,且涌入专注功率半导体领域的企业仍有不少,华羿微电产品2022年毛利率、销量同步走低,或说明产品正逐渐丧失竞争力,亟需加大研发出新优势产品。

对此,记者联系华羿微电方,但电话无法接通。

曾有多轮明星基金加码

实际上,身在MOSFET领域的华羿微电,早年踩中了半导体、硬科技浪潮,曾是资本“宠儿”。

根据招股书,大股东华天电子集团直接持有华羿微电269,618,085股股份,占华羿微电总股本的64.95%,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肖胜利、肖智成、刘建军、张玉明、宋勇、常文瑛、周永寿、薛延童、陈建军、崔卫兵、杨前进、乔少华、张兴安13名自然人。

除华天系资本外,华羿微电剩余股权被各路基金、私募入场瓜分,其中不乏明星基金及陕西国资基金。

图片来源:公司招股书

2020年12月31日,华羿微电获得昆山启村、上海同凝、南京飞桥增资,彼时增资价格为1.61元/股。

2021年,基金开始集中入场,当年国内基金募资颇为活跃,公司增资价格也是一路水涨船高。

到2021年6月,华羿微电收到股东华天电子集团、昆山启村、上海同凝、聚源绍兴基金、中证投资、小米产业基金缴纳的新增注册资本合计3301.91万元,计入资本公积(股本溢价)16698.09万元,各出资者以货币出资2亿元。

本次增资价格已飙升为6.06元/股,公司称系“基于发行人发展情况与市场价格协商确定”。据中国基金报,按照该增资价格及增资后的股本计算,华羿微电的投后估值约为22亿元。

该次增资不到半年后,2021年12月,华羿微电再次收到股东陕西纾困基金、甘肃兴陇、扬州齐芯、南京盛宇、江苏盛宇、嘉兴兴雁、嘉兴聚力、陕西技改基金、西高投、陕西兴航成、理想万盛、昆山根诚、无锡一村、青岛万桥、上海超越、金华金开、上海创丰缴纳的新增注册资本合计5188.69万元,计入资本公积(股本溢价)54811.31万元,各出资者以货币出资6亿元。

根据披露,此次增资的价格为11.56元/股,同样系“基于发行人发展情况与市场价格协商确定”,计算投后估值亦翻倍,达到了约48亿元。

第二次增资各股东中,比较值得关注的是上海超越,其第一大股东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持股36.9515%),也就是通常说的“大基金”。

另外根据招股书,陕西多家本土投资机构亦跻身股东行列,例如陕西纾困基金(持股3.12%,位列四大股东)、西高投(持股0.52%)、陕西技改基金(持股0.42%)、陕西兴航成(持股0.31%)。

而随着IPO终止,这些或期待上市后退出的基金“堰塞”在这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或成为环境下的一个缩影。

上市终止后何去何从?

华羿微电的“折戟”在陕西并非个例。

去年12月,彩虹集团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向深交所撤回创业板上市申请;3月7日,陕西瑞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主动撤回创业板上市申请;最惨的是,去年4月已经过会的新通药物,在注册批文一年有效期内迟迟未能完成发行,成为全面注册制实施以来首家批文过期失效的拟IPO科创板企业……

在这场深度调整中沉浮的更不止企业,还有一批早早入局的基金投资者。

清科研究中心显示,2024年Q1,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集基金数量同比下降43.9%,募资规模3530.28亿元人民币,同比微降5.0%,基金数量降幅达到近五年新高。

至于退出方面,今年一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发生362笔退出案例,各市场退出活跃度显著下降,同比下降56.2%。其中,在IPO方面的退出案例同比下降49.2%。

长期以来,我国股权基金退出渠道较为单一、拥挤,创业投资基金、早期投资基金90%以上退出通过投资项目IPO实现,并以此获得巨大的资本增值,呈现出千军万马排队过IPO独木桥的态势。

如今,IPO赚大钱的时代一去不返。受国内外环境和证券行业规范化影响,今年以来,IPO市场容量和通道能力已无力容纳如此多的企业,内外退出管道变窄,导致一级市场基金正面临罕见的“退出堰塞湖”。

图片来源:VCG41N1281576010

这些“堰塞湖”里的基金怎么办?企业终止上市,继续等还是退出?退出的话谁来接盘?另外,一些政府引导基金资金是地方财政出资,存在着较高保值要求,基金的项目退出增值保值与按时到期清算压力更大。

对此,一位西安国资金融管理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投资机构为了自身的基金的安全,投资时可能会跟企业签一些对赌,要求企业在限定时间内需要报材料或上市,如果超时,可以按协议要求标的公司回购股权。

“但这也不是大家希望的一种退出方式。”上述人士表示,一是不一定每家公司都有足够的资金可以支撑他们退出,二是,这种退出方式一般按照固定的年化利率计算,对风险投资机构来说没有赚取到相应的报酬,可能完成不了自己的投资任务。

IPO之外,相对主流的两种方式是并购和S基金。上述人士分析道,但并购相对于上市价格可能会往下压,尤其是对于一些IPO前高价入场的基金,会有亏损的可能性存在,且并购周期又特别的漫长,时间成本可能是耗不起的。S基金则存续期可能更长一点,可能有足够的时间等企业上市,相当于一个时间换空间,但定价又相对复杂。

在IPO退出日渐困难情况下,基金出手更为谨慎变成理所当然的事。“虽然说西安市层面也鼓励政府资金去投早投小投科技,但考虑到国有资产增值保值,我们可能会对企业的价格、估值会更加敏感一些,会优先考虑估值偏低,未来成长空间大一点的企业。”

“这样的话,即使它上市会比较久,但它寻求并购的可能性会更高一点。因为价格不高的话,被并购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它估值非常贵了的话,其实就很难了。”上述人士表示。

封面图片来源:VCG41N1281576010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基金 上市 西安市 独角兽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