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它耍赖还是它诽谤?这家“老字号”酒厂与经销商矛盾升级 曾背靠酒类流通第一股银基集团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6-11 22:44:40

◎河南经销商河南老酒刘实业有限公司发布的一则声明,让其与贵州鸭溪酒业有限公司的纠纷为外界所知。贵州鸭溪酒业有限公司在2011年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曾是酒类流通第一股银基集团的主要经销产品。

每经记者 熊嘉楠    每经编辑 文多    

厂商关系,是行业调整期内被频繁提及的关键词,共商共建、共建共享成为推动行业持续发展的关键。然而,酒业内也不乏一些厂商间关系紧张、酒企面临合作伙伴流失的情况。

近日,河南经销商河南老酒刘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酒刘)发布的一则声明,就让其与贵州鸭溪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鸭溪酒业)的纠纷为外界所知。

《每日经济新闻·将进酒》记者近日联系到了老酒刘的当事方,了解上述声明背后的纠葛。

值得一提的是,当事方之一的鸭溪酒业曾背靠银基集团(退市前证券代码为HK00886),而鸭溪酒业的鸭溪窖酒也曾是银基集团的主要经销产品。

另一方面,或许也能够从这次纠纷中看到不少中小酒企身处行业调整期时的处境。

纠纷公开

近日,老酒刘方面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将进酒》记者采访。企业有关负责人表示,与鸭溪酒业的合作始于2016年,老酒刘在鸭溪酒业开发了鸭溪系列单品,并由老酒刘独家运营。

“在我司的大力宣传以及我司全国各地业务人员夜以继日的努力下,在全国各地的经销商认可的情况下,我司开发的鸭溪系列单品的销售额、市场占有率逐步提高⋯⋯也给鸭溪酒业带去了丰厚的利润回报。”老酒刘在近日的声明中表示。

据媒体报道,在此期间,双方的合作金额也从最初的1000万元到2000万元,再到5000万元。经过约8年的合作,累计销售额突破4亿元。2023年度,老酒刘公司向鸭溪酒业回款达1亿元——老酒刘方面称,这一数字约占鸭溪酒业去年整体收入的75%。

在行业调整期内,鸭溪酒业和老酒刘的合作本来应该是皆大欢喜局面,但在2023年,双方关系发生了转变。

“去年一年返利将近3000万元,他就开始给我们推诿耍赖。”老酒刘方面表示,在2024年3月初,酒厂负责人以打款再签合同为由,要求老酒刘公司先打款,为了酒厂承诺的返利及欠付的货物,老刘酒公司称,其在2024年3月8日—26日分批打款1000万元至鸭溪酒业。

老酒刘方面认为,让双方矛盾摆上台面的,还是鸭溪酒业自行销售老酒刘开发的单品。

老酒刘方面告诉记者,今年3月3日,其与鸭溪酒业人士聊今年的合同签订事宜时,“发现他在卖我们的货”。老酒刘方面还称:“后来我和实控人沟通,他也承认卖我的货了。他说理由是:‘我们酒厂也没有主品(酒厂自营产品),酒厂缺钱,不卖你的货怎么办?我也要生活。’”

另一方面,相关律师事务所受鸭溪酒业方面所托在5月底就双方矛盾发表声明称:5月28日至29日,老酒刘组织人员,在鸭溪酒厂门口拉条幅威胁,并拍摄照片在朋友圈和微信群传播。

声明中称,鸭溪酒业已经报警,警方已立案。鸭溪酒业表示,不会因为河南老酒刘实业有限公司上述不法行为而妥协,坚决抵制任何主体对鸭溪酒厂进行任何形式的侮辱和诽谤。

声明中还提到,鸭溪酒业已于2024年取消与河南老酒刘实业有限公司的合作,并终止一切授权。

而对于双方纠纷,记者也曾联系上一位鸭溪酒业高管,但未获置评。

曾背靠银基集团

根据官网介绍,鸭溪酒业位于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鸭溪镇,年产半成品酒能力达10000吨左右,勾调、包装生产能力5000吨。旗下产品主要为浓香型,拥有甲子窖系列、贵州鸭溪窖系列、鸭溪窖系列和鸭溪系列,共23款产品。公司在2011年被商务部认定为“中华老字号”,2016年获得贵州第二届十大名酒金质名酒奖。

2022年,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对外公布2022年度贵州省上市挂牌后备企业资源库名单,全省193家优质企业入围,鸭溪酒业位列其中。

不过,相比鸭溪酒业,公司曾经背靠的银基集团更为人所熟知。

银基集团年报显示,贵州鸭溪窖酒销售有限公司由梁国锋、梁国明拥有20%、80%的权益,二人均为银基集团创始人梁国兴的堂弟。

银基集团曾是茅台、五粮液、汾酒等名酒的经销商。2009年,银基集团在港交所上市。

上市后公司业绩并不理想,在此背景下,银基集团开始了B2B转型。遗憾的是,转型并未成功。2021年,银基集团爆发了债务违约危机,后于2023年底宣布退市。

值得注意的是,银基集团方面曾在2006年控股鸭溪酒业,之后还利用自身渠道重点销售鸭溪酒业产品。

银基集团近年年报中,公司将鸭溪窖酒与茅台、五粮液、汾酒等其代理的名酒产品一同展示。

不过,随着银基集团退市,鸭溪酒业也失去一座“靠山”。

老酒刘在声明中称,经公开渠道查询,鸭溪酒业资产对外担保债务约3.171亿元,被执行案例总额8000余万元,涉及多起诉讼。

双方的矛盾也折射出不少酒企的现状。白酒行业已经进入深度调整,酒企和渠道商都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对于消费者而言,品牌并不是直接影响购买行为的唯一方式,更多则在于渠道的稳固和产品的流通。

面对市场的不断变化,厂商关系显得尤为重要,特别是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更是弥足珍贵。只有渠道畅通无阻,产品才能顺利到达消费者手中。

老酒刘方面向记者表示,未来大概率不会跟鸭溪酒业继续合作。

合作8年,销售4亿元,对于一个中小酒厂而言,若没有此次矛盾,双方长期合作将是长久的双赢,一切也都可以继续。

针对于这场厂商矛盾最后结果如何,《每日经济新闻·将进酒》将持续关注。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厂商关系,是行业调整期内被频繁提及的关键词,共商共建、共建共享成为推动行业持续发展的关键。然而,酒业内也不乏一些厂商间关系紧张、酒企面临合作伙伴流失的情况。 近日,河南经销商河南老酒刘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老酒刘)发布的一则声明,就让其与贵州鸭溪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鸭溪酒业)的纠纷为外界所知。 《每日经济新闻·将进酒》记者近日联系到了老酒刘的当事方,了解上述声明背后的纠葛。 值得一提的是,当事方之一的鸭溪酒业曾背靠银基集团(退市前证券代码为HK00886),而鸭溪酒业的鸭溪窖酒也曾是银基集团的主要经销产品。 另一方面,或许也能够从这次纠纷中看到不少中小酒企身处行业调整期时的处境。 纠纷公开 近日,老酒刘方面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将进酒》记者采访。企业有关负责人表示,与鸭溪酒业的合作始于2016年,老酒刘在鸭溪酒业开发了鸭溪系列单品,并由老酒刘独家运营。 “在我司的大力宣传以及我司全国各地业务人员夜以继日的努力下,在全国各地的经销商认可的情况下,我司开发的鸭溪系列单品的销售额、市场占有率逐步提高⋯⋯也给鸭溪酒业带去了丰厚的利润回报。”老酒刘在近日的声明中表示。 据媒体报道,在此期间,双方的合作金额也从最初的1000万元到2000万元,再到5000万元。经过约8年的合作,累计销售额突破4亿元。2023年度,老酒刘公司向鸭溪酒业回款达1亿元——老酒刘方面称,这一数字约占鸭溪酒业去年整体收入的75%。 在行业调整期内,鸭溪酒业和老酒刘的合作本来应该是皆大欢喜局面,但在2023年,双方关系发生了转变。 “去年一年返利将近3000万元,他就开始给我们推诿耍赖。”老酒刘方面表示,在2024年3月初,酒厂负责人以打款再签合同为由,要求老酒刘公司先打款,为了酒厂承诺的返利及欠付的货物,老刘酒公司称,其在2024年3月8日—26日分批打款1000万元至鸭溪酒业。 老酒刘方面认为,让双方矛盾摆上台面的,还是鸭溪酒业自行销售老酒刘开发的单品。 老酒刘方面告诉记者,今年3月3日,其与鸭溪酒业人士聊今年的合同签订事宜时,“发现他在卖我们的货”。老酒刘方面还称:“后来我和实控人沟通,他也承认卖我的货了。他说理由是:‘我们酒厂也没有主品(酒厂自营产品),酒厂缺钱,不卖你的货怎么办?我也要生活。’” 另一方面,相关律师事务所受鸭溪酒业方面所托在5月底就双方矛盾发表声明称:5月28日至29日,老酒刘组织人员,在鸭溪酒厂门口拉条幅威胁,并拍摄照片在朋友圈和微信群传播。 声明中称,鸭溪酒业已经报警,警方已立案。鸭溪酒业表示,不会因为河南老酒刘实业有限公司上述不法行为而妥协,坚决抵制任何主体对鸭溪酒厂进行任何形式的侮辱和诽谤。 声明中还提到,鸭溪酒业已于2024年取消与河南老酒刘实业有限公司的合作,并终止一切授权。 而对于双方纠纷,记者也曾联系上一位鸭溪酒业高管,但未获置评。 曾背靠银基集团 根据官网介绍,鸭溪酒业位于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鸭溪镇,年产半成品酒能力达10000吨左右,勾调、包装生产能力5000吨。旗下产品主要为浓香型,拥有甲子窖系列、贵州鸭溪窖系列、鸭溪窖系列和鸭溪系列,共23款产品。公司在2011年被商务部认定为“中华老字号”,2016年获得贵州第二届十大名酒金质名酒奖。 2022年,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对外公布2022年度贵州省上市挂牌后备企业资源库名单,全省193家优质企业入围,鸭溪酒业位列其中。 不过,相比鸭溪酒业,公司曾经背靠的银基集团更为人所熟知。 银基集团年报显示,贵州鸭溪窖酒销售有限公司由梁国锋、梁国明拥有20%、80%的权益,二人均为银基集团创始人梁国兴的堂弟。 银基集团曾是茅台、五粮液、汾酒等名酒的经销商。2009年,银基集团在港交所上市。 上市后公司业绩并不理想,在此背景下,银基集团开始了B2B转型。遗憾的是,转型并未成功。2021年,银基集团爆发了债务违约危机,后于2023年底宣布退市。 值得注意的是,银基集团方面曾在2006年控股鸭溪酒业,之后还利用自身渠道重点销售鸭溪酒业产品。 银基集团近年年报中,公司将鸭溪窖酒与茅台、五粮液、汾酒等其代理的名酒产品一同展示。 不过,随着银基集团退市,鸭溪酒业也失去一座“靠山”。 老酒刘在声明中称,经公开渠道查询,鸭溪酒业资产对外担保债务约3.171亿元,被执行案例总额8000余万元,涉及多起诉讼。 双方的矛盾也折射出不少酒企的现状。白酒行业已经进入深度调整,酒企和渠道商都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对于消费者而言,品牌并不是直接影响购买行为的唯一方式,更多则在于渠道的稳固和产品的流通。 面对市场的不断变化,厂商关系显得尤为重要,特别是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更是弥足珍贵。只有渠道畅通无阻,产品才能顺利到达消费者手中。 老酒刘方面向记者表示,未来大概率不会跟鸭溪酒业继续合作。 合作8年,销售4亿元,对于一个中小酒厂而言,若没有此次矛盾,双方长期合作将是长久的双赢,一切也都可以继续。 针对于这场厂商矛盾最后结果如何,《每日经济新闻·将进酒》将持续关注。
酒业 银基集团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