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国家杰青博导自曝“被剥夺招生资格”再反转?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与本人各执一词→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2-05 16:51:03

◎2月4日晚间,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教授、博导薛鹏在其抖音账号发布了一则实名曝光视频。薛鹏在视频中称,自己在未被告知原因和理由的情况下,被剥夺了招生资格。希望能有正常的渠道去沟通、解决这件事情。

◎2月5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的官网,拨通了研究行政办公室的电话,一位自称是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科研办公室工作人员的人士表示,薛鹏确为该研究中心职工,单位已对此(曝光视频)发布公开声明,以声明为准。

每经记者 杨卉    每经实习记者 于怡朗    每经编辑 杨夏    

学术圈又出“大瓜”。

2月4日晚间,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教授、博导薛鹏在其抖音账号发布了一则实名曝光视频。薛鹏在视频中称,自己在未被告知原因和理由的情况下,被剥夺了招生资格。希望能有正常的渠道去沟通、解决这件事情。

2月5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的官网,拨通了研究行政办公室(Research Administration Office)的电话,一位自称是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科研办公室工作人员的人士表示,薛鹏确为该研究中心职工,单位已对此(曝光视频)发布公开声明,以声明为准。

根据上述声明,薛鹏于2023年7月26日向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提交了离职申请,明确将于2023年10月31日离职。此后,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在报送2024年度研究生招生专业目录中停止了薛鹏的招生资格。

就此,薛鹏2月5日上午再度通过视频回应称,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并未给其开具离职证明,同意离职的前提条件是,薛鹏需自行申请杰青项目的终止,并放弃杰青称号。由于觉得这一要求并不合理,薛鹏提出自己继续留在研究中心完成项目的“折中办法”。薛鹏还透露,自己目前的很多科研活动也受到了一些阻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管理办法,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负责人不得变更。若项目负责人不再是依托单位科学技术人员,依托单位应当及时提出终止项目实施的申请,报自然科学基金委批准。若项目负责人调入另一依托单位工作的,经所在依托单位与原依托单位协商一致,由原依托单位提出变更依托单位的申请,报自然科学基金委批准。协商不一致的,自然科学基金委作出终止该项目负责人所负责的项目实施的决定。


 
薛鹏称自己被“无端剥夺了招生资格”。
图片来源:薛鹏在个人社交账号上传的视频截图

研究中心:图谋混淆视听

薛鹏回应:未开离职证明放弃“杰青”不合理

在2月4日晚间的第一条视频中,薛鹏曾猜测被中止招生的原因:“可能是受到了打压”“之前对一些同学的承诺可能会有一些问题”。不过,薛鹏并未透露有此猜测的原因。2月4日及2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通过电话、邮件、社交软件等方式联系薛鹏本人,截至发稿未有回复。

2月5日一早,上述视频所涉单位,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就此发布声明称:“薛鹏通过网络平台发布视频,图谋混淆视听,造成恶劣影响。”

图片来源: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官网

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在声明中表示,薛鹏于2023年7月26日正式向中心提交了离职申请,按照告知期,明确将于2023年10月31日离职。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研究中心在2023年8月31日报送的2024年度研究生招生专业目录中停止了薛鹏教授的招生资格。

2月5日上午,一位自称是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科研办公室工作人员的人士在电话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薛鹏确为该研究中心职工,单位已对此(曝光视频)发布公开声明,以声明为准。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声明发布后,网络舆论风向开始转变,不少网友称“已经离职再招生是对学生的不负责”。

然而,此后不久,薛鹏再度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布视频,直言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的声明回避了自己的离职细节,如并未同意离职,同意的前提条件是要终止、放弃杰青项目及称号等。

“声明中提到了我是在7月底离职,在我的离职中,我提到了希望在10月31日终止在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的工作,去新单位工作,但声明中回避了它(研究中心)是否同意了我的离职,是否给我开出了离职证明,是否协助我办理了离职所有手续;答案是没有”。

薛鹏称,北京计算科学研究中心允许其离职的前提条件是薛鹏需自行申请杰青项目的终止,放弃杰青称号。由于觉得上述要求不合理,薛鹏提出了“折中”办法:继续留在研究中心并完成项目,但随后就发生了“不允许招生”一事。薛鹏还透露,目前自己的很多科研活动也受到了一些阻碍。

2020年杰青基金依托单位为研究中心

课题组目前仍在招聘

官网信息显示,北京计算研究中心(CSRC)成立于2009年8月,由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主持管理。目前该研究中心下设7个研究部门,拥有40名全职研究人员、72名博士后研究员和65名博士研究生。研究领域涉及凝聚态物理、功能和绿色能源材料、量子光学和信息、材料科学和力学等。

而此次事件的主人公薛鹏,根据官网介绍,薛鹏的课题组建于2009年,实验方向为研究自发参量下转换系统在量子信息领域的应用,理论方向为量子光学、量子信息、量子力学基础理论研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北京计算研究中心官网中,薛鹏的课题组目前仍在招聘,方向为量子信息的实验研究,拟招聘2名至3名的博士后研究人员及科研助理教授。

图源:北京计算研究中心官网截图

个人履历方面,根据公开信息,薛鹏1999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获得学士学位,免试进入本校中国科学院中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攻读博士学位,师从郭光灿院士,2004年7月获得博士学位。

此后,薛鹏赴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物理系、奥地利科学院量子光学和量子信息研究所,以及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物理系,作为博士后从事量子信息的物理实现以及量子光学的基础研究工作,致力于利用量子行走实现普适的量子信息处理平台的研究工作。

2009年,回国后的薛鹏加入了东南大学物理学院,后于2018年加入北京计算研究中心担任教授、博导;同时也是东南大学兼职教授、博导。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事件中,“杰青”“未结题离职”等话题也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讨论。根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公开数据,薛鹏于2020年申请了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研究领域为“量子行走的理论与实验研究”,依托单位为北京计算研究中心。

薛鹏在视频中称,在她看来,离职需终止杰青项目并放弃杰青称号一事并不合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发现,根据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管理办法,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负责人不得变更。若项目负责人不再是依托单位科学技术人员,依托单位应当及时提出终止项目实施的申请,报自然科学基金委批准;自然科学基金委也可以直接作出终止项目实施的决定。若项目负责人调入另一依托单位工作的,经所在依托单位与原依托单位协商一致,由原依托单位提出变更依托单位的申请,报自然科学基金委批准。协商不一致的,自然科学基金委作出终止该项目负责人所负责的项目实施的决定。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研究 科学研究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