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马斯克高调曝光Neuralink首例人类脑机接口植入,但“滴水式”披露引争议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2-01 14:32:44

◎ 马斯克旗下Neuralink首次将脑机接口设备植入人脑,但有关该试验的细节却未有披露。如此的做法也招致了负责人医生委员会的批评。

每经记者 李孟林    每经编辑 兰素英    

当地时间1月29日,马斯克在X平台(原推特)发文称,已经有首名患者接受了其创立的Neuralink公司的脑机接口设备植入,恢复良好。他还畅想称,未来可以让瘫痪患者实现比打字员还快的沟通速度,一时间,将脑机接口技术推上了热搜。

脑机接口技术被视为具有巨大医疗潜力的前沿科技,加之马斯克自带的流量属性,因此自Neuralink2023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的临床试验批准之后,其相关进展一直备受期待。

不过,这次信息披露仅限于马斯克的数条缺乏细节的推文。这样的披露方式也让本来就因动物试验风险等问题而备受争议的Neuralink遭到了专业协会的质疑。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发现,Neuralink的相关试验并未在美国政府维护的临床试验数据网站上登记,与之对比,Synchron、BrainGate等竞争对手都详细披露了试验信息。 

“滴水式”披露引批评

“昨天,第一位人类患者接受了来自Neuralink公司的植入手术,目前恢复良好。初步结果显示的神经元检测很有前景。”马斯克在X平台上说道。

随后,马斯克又在另一条推文中分享了他对Neuralink的未来规划。他表示,公司的第一个产品叫“心灵感应”(Telepathy),大脑植入设备后,只需通过意念就能控制手机、电脑等“几乎所有设备”。首批使用者将是失去四肢功能的人,他以已故的瘫痪科学家斯蒂芬·霍金来阐释其产品的目标效果:“想象一下,斯蒂芬·霍金的沟通速度也许能比打字员或拍卖师更快。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马斯克推文 图片来源:X平台 

闻此消息,因公受枪伤而导致瘫痪的明尼苏达州前警官Jamie Morales显得非常激动。“当我听到消息后,我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不是我?我想成为第一个。我就在这儿,如果他们需要我的话我愿意。我准备好迎接技术突破了。”他对肯塔基州地方电视台WKYT表示。

然而,马斯克的推文寥寥数语,并未提到外界关注的试验具体细节,例如试验总共招募了多少人,下一步的植入计划,以及植入者需要多少时间练习使用设备等。

美国医学伦理组织“负责任医生委员会”1月30日表示,马斯克的说法“尚未得到独立方的证实”,“没有更多的信息,无法判断Neuralink是否取得了任何成果。”

为了进一步了解相关信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1月30日向Neuralink发送了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同时,每经记者还注意到,Neuralink的试验项目没有在美国政府建立的临床试验数据网站clinicaltrials.gov上注册。与之相比,Neuralink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Synchron的三次临床试验均在clinicaltrials.gov上做了试验方案的详细登记和更新。同样试图帮助瘫痪和失语患者恢复沟通能力的BrainGate公司试验在2009年即提交了研究方案,并在1月31日做了最近一次信息更新。

Synchron的临床试验信息 图片来源:Clinicaltrials.gov 

由于Neuralink的本次研究获得了FDA的“研究性器械豁免”(Investigational Device Exemption)地位,仅为收集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数据,因此可以免除不少以上市销售为目的的医疗器械管制措施。每经记者注意到,需要强制注册临床试验信息的项目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研究、需在专业医学期刊发布论文的研究、受FDA管制的药品和医疗器械研究等情况。

2023年12月,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旗下杂志《IEEE综览》的记者Michael Nolan曾根据美国《信息自由法》向FDA申请公开Neuralink获得“研究性器械豁免”的相关资料和过程,但未有更多信息流出。

Michael Nolan的信息公开申请 图片来源:FDA 

“负责任医生委员会”研究倡议主任Ryan Merkley对《科学美国人》杂志表示,马斯克的习惯是画很大的图景但提供很少的细节信息,这次发言就是“最大的例证”,因为“没有接受植入的患者或其医学状况的任何信息,而患者的疾病不同,判断成功的标准也大相径庭。”

不过,布朗大学教授、曾创办过脑机接口企业Cyberkinetics的John Donoghue在接受该杂志采访时解释称,学界的习惯是看完整论文,因此并不喜欢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一点一点“滴水式”透露信息的做法,不过Neuralink是一个商业实体,因此其做法也无可厚非。

争议不断

值得注意的是,Neuralink的进展并非行业领先。据马斯克传记作者Walter Isaacson透露,马斯克最关注的对手就是Synchron,其临床试验获批更早。据悉,该公司在2023年已经让6名严重瘫痪者用Synchron设备进行简单的数字设备操作,并将在2024年8月结束本轮可行性试验。

据Walter Isaacson,心急的马斯克多次督促Neuralink的工程师加快进度。“过往的试验显示出设备的侵入特性和公司员工匆忙行动所带来的严重安全隐患。” 负责任医生委员会在1月30日的声明中批评指出。

实际上,过去数年来围绕Neuralink的争议一直不曾停歇。

据路透社1月26日报道,美国交通部就Neuralink公司运输有毒气体二甲苯等危险品的不规范行为而对其罚款2480美元,而这一罚款正是源于负责任医生委员会的投诉。

Neuralink另一大争议点是其前期动物实验造成了过多的动物死亡,路透社、连线杂志对这一问题进行了长期的追踪报道。据路透社2022年12月报道,Neuralink公司的试验导致超过1500个动物死亡,有员工在内部写信指出,公司赶进度造成了许多员工压力过大、准备不充分,从而增加了受试动物非必要的痛苦和死亡。

2023年11月,4名美国议员联名要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调查马斯克是否在其技术安全性上误导了投资者,因马斯克在X平台上表示“没有猴子因Neuralink的植入而死亡”。

在动物伦理争议之外,不少人也对Neuralink的技术路径和马斯克的宏大愿景提出批评。负责任医生委员会认为,马斯克的目标是通过Neuralink的技术“实现与人工智能的共生”,这样的路径却并不一定和治疗患者的最佳方法相一致。此外,非侵入式的脑机接口已经证明在改善患者健康上取得了进展,Neuralink的开颅植入方法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 

负责任医生委员会声明截图 图片来源:官网截图 

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教授、被誉为“脑机接口之父”的米格尔·尼科莱利斯此前也曾表示,侵入式脑机接口是为了科学研究,对患者并不是最优选择,植入方法应该仅限于非常严重的病例。

尽管争议重重,“多金”的马斯克对脑机接口领域的推动作用不容忽视。布朗大学教John Donoghue就表示,当年他成立Cyberkinetics时需要约1亿美元的资金,但难以筹到。当前,在学界的知识积累基础上,马斯克又把钱带进来了,“我非常高兴地看到,有一天将会出现一款商业(脑机接口)产品可以帮助人类。”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VCG41N1351090691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马斯克 脑机接口 研究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