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东岭“隆冬”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1-31 18:00:07

行业“寒冬”下,甚至就连陕西营收第三大民企东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岭集团)亦未能避免,出现一系列合同纠纷及诉前财产保全案件,同时东岭集团及其关联公司还存在票据违约、股权冻结、被列入被执行人等情况。

每经记者 夏子博    每经编辑 贺娟娟

受下游消费需求及原料成本等影响,2023钢铁企业降本增效与产品结构的调整中艰难前行

而钢铁企业经营的不断震荡,使部分钢贸商赚钱难问题凸显,焦煤市场“排长龙”、钢贸商“休长假”现象时有发生。全国企业破产重整网显示,甚至有一批钢贸企业进入了破产清算阶段。

行业“寒冬”下,甚至就连陕西营收第三大民企东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岭集团)亦未能避免,出现一系列合同纠纷及相关财产保全案件,同时东岭集团及其关联公司还存在票据违约、股权冻结、被列入被执行人等情况。

身陷诉讼纠纷

企查查显示,东岭集团存在被执行总金额1.11亿元,所属2项司法案件均为2024年立案,2023年5月东岭集团亦曾被陕西省宝鸡市麟游县人民法院执行5099.72万元。

企查查显示,2021年之前东岭集团涉诉案件多为劳动争议,而2022—2024年东岭集团涉及司法案件数量为2件、5件、7件,身份均为被告,其中案由多为买卖合同纠纷及相关执行、财产保全案件,粗略统计东岭集团及关联公司旗下资产被冻结超过25亿元。

其中较大的一笔执保案件为(2023)桂01执保726号,企查查显示,该案导致东岭集团持有的陕西东岭物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岭物资)股权被冻结,冻结股权数额为20亿元,冻结日期2023年12月8日—2026年12月7日。

图片来源:企查查

亦有金融机构启动诉前财产保全申请。中国裁判文书网2024年1月13日披露,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行要求冻结东岭物资、东岭集团、李黑记、蒲宝兰等名下银行存款人民币2.20亿元或查封、扣押等值的其他财产,原因为被申请人未履行归还借款的义务。

麻烦不止于此,上海票据交易所显示,东岭集团的电票发生违约,逾期额4000万元,披露日期2024年1月1日。

图片来源:上海票据交易所

疫情三年,不管是钢铁、有色金属还是房地产,都遭遇了较大冲击,再加上2023年钢铁、房地产等行业走向下行通道,以这几大板块为主业的东岭集团所面临的经营压力可想而知。

其各板块子公司同样深陷纠纷。企查查显示,东岭物资存在被执行总金额8697.53 万元,2023年及2024年均涉及司法案件8件,身份均为被告,涉及相关法院地点遍布福建、安徽、上海、广西、河南等地,案由多为合同纠纷及相关执行案件;陕西略阳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存在被执行总金额810.60万元,目前已被限制高消费,其2023年涉及26件司法案件,其中22身份为被告。

对此,记者致电东岭集团,对方表示并不清楚,并表示可以联系公司宣传部,但记者拨打宣传部电话显示无法接通。

“从坑里边爬上来了”

官网显示,东岭集团主要涉入贸易供应链、实体制造、地产服务三大产业板块,业务布局全国,辐射全球市场,年销售各类钢材超1000万吨,位列中国建筑钢材销量榜第一名。

图片来源:东岭集团官网

2021年之前,东岭集团的经营还是相对比较稳健的,但盈利能力不断下降。据中国货币网上披露的跟踪评级报告,2015年—2021年(下为同期),东岭集团营收分别为531.10亿元、649.99亿元、1081.26亿元、1096.57亿元、1260.28亿元、1202.04亿元,1327.66亿元,基本一路走高。

同期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83亿元、6.27亿元、11.51亿元、15.90亿元、7.66亿元、5.36亿元、3.89亿元,已连续三年下滑。

同期公司总资产为282.23亿元、318.03亿元、389.00亿元、407.96亿元、424.64亿元、451.33亿元、489.0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9.68%、66.74%、64.87%、59.52%、59.11%、60.27%、65.52%,控制较为平稳。

观察公司几大业务板块,2021年钢铁贸易收入为342.01亿元、铅锌冶炼及有色金属贸易业务收入为904.55亿元、矿产能源板块实现收入62.94亿元,较上年均同比增加,不过除矿产能源外其他业务毛利率有所下降

实际上,在2021年全球经济经历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交通运输成本上升、钢铁及有色金属贸易等价格、产量不断震荡情况下,东岭集团业绩表现算是中规中矩,中诚信国际亦在当年评级报告中维持东岭集团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

至于东岭集团2021年之后的业绩走势,随着相关债券到期后并未进一步跟进披露。而据陕西100强企业排序名单显示,2022年东岭集团营收为1256.65亿元,位列2023年陕西百强企业第七名、在民企中排第三名。

净利润方面,东岭集团总裁李磊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曾表示,2022年虽然盈利减缓但为国家上缴税金近15亿元。

此番减缓或与行业不无关系,东岭集团旗下略阳钢铁总经理刘会圈曾表示,2022年“我们炼铁成本的51%来源于焦炭和煤,冶金产业链的利润都被煤矿卷走了”。

2023年开始,东岭集团矿山、钢铁及冶炼业务似乎有所好转,公司董事长李黑记曾表示“东岭历史上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从坑里边爬上来了”,并称要聚焦黑色和有色两大主业,“产业化、平台化、品牌化继续往大里做,其他的该收一定要收”。

而从东岭集团及关联公司逐渐垒高的司法案件、冻结股权来看,行业复苏似乎是个阶段性过程,其仍然面临一些流动性危机待解。

流动性危局

实际上,东岭的流动性危机从2020年就能看到些端倪。

据跟踪评级报告显示,受采购结算等因素影响,2020年末东岭集团货币资金进一步下降至 65.28 亿元,其中票据及信用证等受限资金规模约为 46.94 亿元。

银行授信方面,截至 2020 年末,公司与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交通银行等签署了综合授信协议,授信总额113.45亿元,尚未使用的余额为6.20亿元,备用流动性一般。

而这也似乎成为东岭集团本次危局的关键点。据银行业相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整个行业不行,再加上此前有‘爆雷’案例,金融机构可能在重新评估公司资质后开始纷纷抽贷,一抽贷之后公司现金流各方面就紧张,一环一环下来就容易形成恶性循环。”

实际上,在行业稳定或上行期,各路资本用高周转模式大幅扩张扩产或许问题不大,但进入行业下行期后,金融机构更为谨慎,企业授信额度、融资能力、导入行业利好能力均会有所分化,而资金链抗风险能力偏弱的非头部民企在大浪淘沙下更容易退场,这一点在房地产行业已经有所例证。

记者注意到,行业调整期下的东岭集团不是毫无动作,其亦在积极应变,包括向上游延伸及进行技改、探索新动能等。

李黑记曾表示,“十四五”期间,东岭集团将把煤炭、铁矿、铅锌矿以及多品种有色金属产能进行一个等规模释放,在全球竞争的白热化阶段,能源资源会替东岭保驾护航。

图片来源:东岭集团官网

在李黑记之子李磊出任东岭集团总裁后,东岭集团亦在不断探索取代、升级传统动能的新路子。可再生资源就是其中之一,据此前介绍,废钢来源于汽车、家电和回收再利用,将成为工业转型升级及技术改造的一个核心,也将是东岭集团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同时,东岭集团高层强调通过智能化、数字化、机械化来提升企业运营能力、管理能力、市场接轨能力,持续大额投入技改,建设智慧化工厂。

不过上述转型尚待时间检验,对于现在的东岭集团而言,能真正解燃眉之急的或还是钢价稳定且需求打开,带动其余板块回暖后一同淌过“隆冬”。

封面图片来源:东岭集团官网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显示 银行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