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中国羽绒城平湖:寒潮中崛起的产业巨擘有了新烦恼

每日经济新闻 2023-12-27 22:21:15

◎平湖的服装产业以外贸出口起家,经过30余年探索发展,羽绒服品类在众多服装产品中脱颖而出,成就了全国知名的羽绒服专业市场。

◎但如今,年轻人不愿进厂、企业生产成本高、产业转移、品牌难做,以及瞬息万变的市场,都让平湖羽绒服产业发展面临挑战。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每经编辑 陈俊杰    

进入12月中下旬,寒潮袭来,羽绒服销量大涨,也让一个县城的名字被大家熟知——浙江平湖。作为中国羽绒服生产基地和一级批发专业市场,全国每10件羽绒服就有8件来自平湖,这里每年羽绒服的产值超过300亿元。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来到平湖,展开羽绒服源头市场调查(详见《羽绒服源头市场调查:销量看“天”吃饭 价格出厂后翻倍涨》),同时也专访了平湖市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朱晓伟和平湖·中国服装城运营总监陈杰。

平湖的服装产业以外贸出口起家,经过30余年探索发展,羽绒服品类在众多服装产品中脱颖而出,成就了全国知名的羽绒服专业市场。

但如今,年轻人不愿进厂、企业生产成本高、产业转移、品牌难做,以及瞬息万变的市场,都让平湖羽绒服产业发展面临挑战。

平湖·中国服装城运营总监陈杰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从外贸城到羽绒城

NBD:您能否整体介绍下中国羽绒城的情况?

陈杰:平湖·中国服装城项目占地139亩,总建筑面积14.5万平方米。项目缘起于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全球各大经济主体经济萧条,平湖1000多家服装外贸企业在这段时间由于订单萎缩,服装生产制造行业遭受了重大打击。当时,政府为集聚服装企业和商户,凸显平湖服装的规模效应,进一步开拓服装内销市场,平湖·中国服装城作为一级批发专业市场应运而生。项目从2011年开业,到目前发展成为全国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强的单品类羽绒服专业市场,中间经历了10年左右的艰苦探索。

2011年,结合平湖当地外贸工厂多的情况,将市场A区打造成服装外贸尾单交易区,交易区面积仅7500平方米,入驻服装批发商家数量有限。后来管理层逐渐意识到全品类市场的同质化非常严重,走差异化的单品类才是未来。2015年,我们提出“中国羽绒城”的项目全新定位,全面形成了以羽绒服装为特色的产业集聚区。

2017年—2019年,则不断筛选和引进优质原创设计羽绒服商家主体进驻市场,孵化品牌创新企业,引导商户从最初粗放的加工型低价模式转型成原创引领的品质模式,打造全国最大的原创羽绒服一级批发批市场和羽绒服专业ODM(原始设计制造)供应基地。

截至2022年,中国羽绒城羽绒服年出货量近1.5亿件,服装城内直接就业人口达10000人以上,间接就业包含服装工厂生产、物流配套、服装公司等10万人以上,随着平湖羽绒服市场崛起,2300余家商户前店后厂的订单需求,大力促进平湖1000余家服装制造工厂转型升级。目前羽绒城有2300多家商户,其中销售羽绒服成衣的有近2000家。

NBD:能否先整体介绍下平湖服装产业的情况?

朱晓伟:平湖位于东海之滨,距离上海、苏州、杭州、宁波几个外贸发达的城市都不过百余里,有天然的区位优势,最一开始平湖就是中国出口服装制造名城。平湖曾经有一两千家工厂,记得上世纪90年代那会,家家户户都会踩缝纫机,服装厂在各个乡镇遍地开花,有家人、亲戚进服装厂打工是件很光荣的事。

以前,平湖服装的外贸出口最高占比能达到90%,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外贸订单逐步开始减少,企业也尝试拓展内销市场。2015年左右,内销外贸差不多各占一半,从整个行业看,现在内销占比高很多。

内销基本就是依靠中国羽绒城发展起来的,所以平湖也经历了从服装全品类出口加工基地,转变成现在的羽绒服专业批发基地,羽绒城的发展我就不赘述了。

NBD:今年入境政策调整后,平湖有没有国际上的客户回来考察供应商?

陈杰:今年羽绒城市场内陆续有韩国、俄罗斯、中东一些国家来市场采批羽绒服,同时,羽绒城启动了外贸市场的开拓。今年初,平湖•中国服装城被浙江省商务厅授予“内外贸一体化高质量发展项目”的荣誉称号。

同期,通过自建海外独立站,与韩国APM市场对接,今年3月份,羽绒城公司高管团队在董事长的带领下前往韩国APM市场调研考察,充分了解当地市场的发展情况,并就双方合作达成了初步意向。6月份,平湖中国服装城与广州APM Luxe达成了战略合作,为加强市场和商户之间的互动连接,通过董事长邀请,在今年10月份,APM高管团队携带市场商户来到了平湖•中国服装城市场考察,市场双方的合作真正落地,两个市场的商户深入对接合作,实现产销联动,达成了许多订单。截至11月份,通过广州海外基站的链接,累计批发量也超过15万件。

平湖市服装行业协会秘书长朱晓伟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寻找第二增长曲线

NBD:现在平湖羽绒服产业面临哪些挑战?

朱晓伟:第一个问题是产业工人缺失。我们统计,高峰时期,平湖服装产业至少有10万一线工人,还有很多产业链配套从业者。以前四五百人的工厂遍地开花,在现在看来算骨干企业了,现在绝大多数工厂,有100多人算不错了,千人工厂凤毛麟角。

现在(服装厂)工人逐年减少,工厂规模也在压缩。行业选择性多了,年轻人不愿意进厂,外来人员进厂的也少了。工人少,企业承接服装订单量就会受限,经营成本、用工成本等多项成本增加。

近年来,企业开始发展总部经济,通过外地办厂、合作办厂,解决当地产能不足问题。2015年到2016年,腰部企业走出去,有几个大的工厂迁到东南亚,很多平湖企业还把产业带到了山东汶上县,叫“小平湖”,年产值也有几十亿元。

所以平湖的服装产业也在寻找第二增长曲线,那就是做品牌,但这也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第二个挑战——电商时代,工厂做品牌不好做。

做不起来的原因很复杂,其中有个行业的原因,也是我们的第三个挑战,直播电商的兴起将整个行业带入了低价竞争的阵痛期,采购批发的价格越来越低,质量和利润是成正比的,企业没办法做出高价值的产品,进入一个不好的循环。之前短视频平台整顿低价劣质羽绒服,很多平湖企业就因为售价过低,躺着中枪,被投诉、保证金被没收,但99元确实能买到真的羽绒服,只不过被迫卷入低价竞争。

第四个挑战,现在变化太快了,10年以前做外贸出口没有那么多变化,现在除了价格战,还有渠道的更替和流量的变化,从传统电商到短视频电商等。以羽绒服为突破口,如何平稳地再创平湖服装新的辉煌,完成迭代和发展,成为平湖服装企业的挑战。

NBD:主要做国际客户的工厂,现在生存情况怎么样?还有您提到的招工难题,机器换人在羽绒服行业是否可行?生产效率如何提升?

朱晓伟:近几年,随着东南亚纺织服装业的兴起,我们整体外贸订单在流失,尤其欧美订单,在平湖能承接到的外贸订单,基本都是工艺比较复杂的产品,它对品质和工人的要求都比较高,这是我们的优势。而劳动密集型行业,势必会从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转移,我们现在也积极在行业里推行智能化生产、精细化管理,但服装面料柔软的特性,导致机器换人的难度非常大 ,可以通过生产流程优化、运用模板机、小工具等降低工人劳动强度、提高生产效率。

NBD:工厂规模的减小和下游生态的改变有没有关系?现在对个性化的服装要求比较高,对上游工厂有没有提出更高的要求?

朱晓伟:存在着一定关系,但主因还是我们在被横向比较,所以好多企业也是在往东南亚布局,毕竟那边有着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例如缅甸工人虽然生产效率低了点,但月工资也低,和国内没法相比。

NBD:两位都提到我们在鼓励发展原创品牌,有没有想过切入哪个价格段的市场?平湖羽绒服作为一个整体品牌,知名度还是比较高,会有以“打包”的形式开拓市场的想法吗?毕竟现在市场上有很有影响力的品牌,但对于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自己开拓品牌,似乎资金实力、创意等方面都不够。

陈杰:平湖羽绒服一直以来以性价比高著称,这3年随着市场不断地创建原创品牌,市场原创商户的比例逐年增加,现在约占比35%,同时公司还在3F打造原创严选专区,并将专区做细分,未来将以此分区为基础,不断扩大专区影响力,使得市场无论是在中低价位段或者中高价位段,均有市场竞争力。

朱晓伟:大方向是从羽绒服品类起步,通过平湖羽绒服产业以及源头市场的虹吸效应,发展原创羽绒服品牌,再逐步打造一些全品类的时装品牌。目前,像鸭鸭、雅鹿、雪中飞等国内羽绒服品牌都有平湖的影子在,最近抖音排行前三的“罗宾汉”也是源于平湖的品牌。

羽绒服区域品牌是张金名片,如何打好这张牌,需要当地政府、行业协会以及企业的共同努力,我们也会借鉴学习像义乌、桐乡等地好的市场运作经验,努力让平湖的羽绒服产业真正走向世界。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 摄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羽绒服 服装行业 平湖市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