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两个“萝卜章”骗了300亿 “罗静案”再生枝蔓:诺亚起诉京东等连带赔偿35亿

每日经济新闻 2023-11-28 21:30:45

◎尽管有部分诺亚财富相关投资者认为,一审判决已经显示京东与诈骗案无关,诺亚财富民诉只是借口和对外说辞。也有接近该起案件的相关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按照此前苏宁的案例,类似情况京东无需担责。不过,该起诉案件最终结果还有待法院最终判决。

每经记者 王郁彪    每经编辑 刘雪梅    

曾经轰动一时的“承兴系”诈骗案,像一出“狗血”连续剧,又迎来全新一季。

11月24日,上海市金融法院再次开庭审理诺亚财富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歌斐”)与上海自言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诉京东、“承兴系”公司、苏州晟隽等公司保理合同纠纷案。

该案此前案由为保理合同纠纷,后原告方诺亚改以侵权责任纠纷为由起诉,要求京东等公司连带承担其在“承兴系”刑事案件中被认定的全部损失35亿余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9年,诺亚财富爆出35亿元踩雷“承兴系”诈骗案,当时在资本市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诺亚也牵涉多起纠纷,一时间风波不断。2022年11月,“承兴系”实控人罗静因合同诈骗、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其妹罗岚及多名员工一同获刑。

图片来源:ICphoto-1024998369159151625

当时的一审判决书显示,罗静控制的“承兴系”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对京东、苏宁等公司的供应链贸易,以应收账款为底层资产,骗取湘财证券、摩山保理、上海歌斐、云南信托、安徽众信在内多家机构的融资款。截至案发,共计骗取300余亿元,实际造成88亿余元损失。其中,上海歌斐损失34亿余元。

针对此番上诉京东,诺亚财富相关人士称,并非近日才选择起诉,歌斐在事件发生时便在尽可能快速的时间内进行了相关起诉,争取最大程度维护投资人合法权益。

不过,对“新一季”剧情,众说纷纭,尽管有部分诺亚财富相关投资者认为,一审判决已经显示京东与诈骗案无关,诺亚财富民诉只是借口和对外说辞。也有接近该起案件的相关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按照此前苏宁的案例,类似情况京东无需担责。不过,该起诉案件最终结果还有待法院最终判决。

“一出好戏”

假公章、假合同、假员工、假签约,“承兴系”诈骗案的“好戏”以及后续引发的连锁反应,还在接连不断上演。而这出好戏的“导演”,正是曾有“商界木兰”之称的女老板罗静,其手握多家上市公司,被称为“承兴系”。

记者了解到,承兴系公司与京东、苏宁有供应链贸易等业务上的往来,简言之,就是承兴系公司先垫资将货品采购过来,京东、苏宁后续再与其结账,承兴系作为中间商赚取差价。该项业务会导致承兴系公司出现较多应收账款,而应收账款又是可以拿来进行融资的。

于是,一场价值300亿元的骗局正式拉开帷幕。

公开资料显示,承兴系公司在罗静等人的安排下,利用与供应链企业京东、苏宁的业务合作背景,私刻京东、苏宁公司印章,由被告人承兴系公司的梁志斌等人提供伪造的购销合同等融资所需材料,虚构应收账款,先后与多家机构签订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协议等合同,以此骗取融资款。

除上海歌斐损失34亿余元外,摩山保理损失27亿余元、湘财证券损失9亿余元、云南信托损失15亿余元,安徽众信损失0.99亿元等。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造假过程中,罗静委派数人使用假工牌、访客证,混进京东、苏宁,冒充其员工与诺亚调研人员会面。

据称,京东走账的公司为网银在线(北京)有限公司,承兴系公司罗静便注册了网银在线广东公司,租服务器,造假数据库,制作插件假冒京东供应商系统平台,修改账期、红字通知单等。而到了书面确认环节,诺亚发函至京东,罗静委派相关人员买通EMS快递员将邮件拦截并盖上假章。

判决书也显示,“承兴系”诈骗案造假过程,京东等公司并无工作人员参与或知情,发生在京东公司内的相关诈骗行为,也均系承兴系人员通过全程造假方式所为。

苏宁方面,据ST易购9月9日发布的公告,其卷入一起涉案金额高达16.78亿元的诉讼,原告为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被告为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苏宁采购中心等公司。

案由是罗静及其实际控制的中诚公司、康安公司骗取云南国际信托融资款,造成云南国际信托重大财产损失。云南国际信托以侵权责任纠纷为案由,认为罗静、中诚公司、湘财证券和苏宁公司的行为共同造成了云南国际信托经济损失。

“漏洞百出”

这出“承兴系”布局的大戏看似周密,其实漏洞百出。

比如,京东走账的网银北京为京东控股的孙公司,罗静注册的网银广东则由两个自然人持股。知情人士还向记者透露,承兴系公司曾向诺亚方表示京东拒绝面签确认函,而是改为邮寄,诺亚方当时表示同意。此外,承兴系的人总能提前获知消息,拥有充分时间做“演戏”的准备。

而这些明显的环节上的漏洞为何没有导致这出“假戏”暴露?

根据裁判文书显示,2016年9月起,承兴系公司在同诺亚公司及旗下上海歌斐开展融资业务及骗取上海歌斐钱款过程中,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经被告人罗静批准,由被告人罗岚多次给予诺亚公司旗下诺亚基金负责与承兴系公司联系业务的工作人员方建华共计300余万港元,折合人民币200余万元。

据方建华供述,利用职务便利为罗静公司提供方便,并多次收受贿赂款。而上海市杨浦区的刑事判决书显示,方建华因在业务工作中收受承兴系公司罗岚给予的钱款200余万元,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已被判处刑罚。

那么,在“承兴系”骗局中,诺亚财富旗下上海歌斐的尽职调查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在其他供应链融资业务中,是否存在类似操作?事件发生后是否有排查潜在风险?

诺亚财富相关人士回应《每日经济新闻》,作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歌斐在承兴基金的募集、投资、管理等环节均按照法律法规的要求进行运作。承兴基金产品在基金业协会均完成备案手续。管理人将持续根据法律法规要求与合同约定,履行信息披露等义务,勤勉尽责维护投资人权益。

而针对此番上诉京东,诺亚财富相关人士称,并非近日才选择起诉,歌斐在事件发生时便在尽可能快速的时间内进行了相关起诉动作,争取最大程度维护投资人合法权益。本次庭审并非第一次,因案件涉及其他刑事等程序,故庭审时间有所延迟。

此外,承兴方面有关主体的刑事诈骗涉及对歌斐在内的多家金融机构实施了诈骗行为,该案件正在审理阶段。该案件如有相关进展,歌斐会及时向投资人充分披露并持续勤勉维护投资人权益。

对于该事件对公司可能造成的损失以及财务数据上的影响,诺亚财富相关人士表示,财富管理行业正处于去伪存真的时期,非标资产配置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自资管新规出台后,监管的整体导向是促进此类业务转型,退出历史舞台是必然。而资管新规以来,诺亚便启动标准化转型并快速完成转型。

财务上,此前和解方案所涉及相关费用已在2020年四季度完全计提,已完全消除因承兴事件对公司未来业绩表现所带来的不确定性。

针对此次诉讼,截至发稿,京东方面并未回复。

封面图片来源:ICphoto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京东 诈骗 诺亚财富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