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OpenAI巨震,4人核心团队分裂,业内:三大分歧成焦点;巴拿马运河干旱酿出供应危机;达利欧警告美国债务问题|一周国际财经

每日经济新闻 2023-11-18 15:24:16

每经记者 蔡鼎  文巧  谭玉涵    每经编辑 兰素英 孙宇婷    


◎美东时间周五,全球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的“领头羊”OpenAI的管理层突然“变天”。由于领导能力遭质疑,OpenAI创始人山姆·阿尔特曼被董事会“扫地出门”,由女CTO补位。这一消息令人震惊的同时也引发了多方猜测,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当地时间周一,英国政府改组内阁,卡梅伦复出担任外交大臣,成为自1970年代以来首位重返政府内阁的英国前首相。据外媒报道,他希望能在“困难时期”扶首相一把,他的“中间派”标签是否能够帮助苏纳克收复支持率失地?

◎警惕!亚洲天然气价格或将起飞,巴拿马运河干旱酿出供应危机;达利欧警告美国债务问题;更多内容,尽在《一周国际财经》。

OpenAI巨震:阿尔特曼被免,女CTO补位,4人核心团队分裂,业内:三大分歧成焦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夜之间,全球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的“领头羊”OpenAI的管理层突然“变天”。

美东时间周五(11月17日),OpenAI董事会表示,由于对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领导公司的能力失去了信心,阿尔特曼的下台立即生效。同日,格雷格·布洛克曼也宣布辞去OpenAI董事会主席职务,仍将继续在公司任职,向首席执行官汇报。公司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将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同时也正在寻找永久继任者。OpenAI的4人核心团队似有分崩离析之势。

事情发生得毫无征兆。阿尔特曼一直以来被很多人视为“ChatGPT 之父”,是公司的创始人和灵魂人物,此次被炒就像是当年乔布斯被苹果董事会开除。1985 年,乔布斯在带领苹果取得巨大成功后同样被自己创立的公司开除,直至1997年才正式回归。从公告内容来看,阿尔特曼被”炒”是因为与董事会的矛盾已无法解决,已不被信任。

图片来源:OpenAI

不过,据外媒分析,综合阿尔特曼创立OpenAI以来的一系列动作和商业愿景,其与公司董事会之间的矛盾或早就已经产生,爆发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1年前ChatGPT横空出世 4人团队成焦点

去年11月,OpenAI研发的聊天机器人程序——ChatGPT3.5一经问世便引爆了全球对人工智能研发及应用的热情。而这一爆款产品背后的4人核心团队也随之曝光。

然而,随着OpenAI的这一纸声明,OpenAI的4人核心团队也呈现分裂之势。作为阿尔特曼的铁杆好友,布洛克曼也在声明之后立即宣布辞去OpenAI董事会主席职务。

右起分别是首席科学家伊尔亚·苏茨克维(Ilya Sutskever)、总裁兼董事长格雷格·布洛克曼 (Greg Brockman)、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和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图片来源:《纽约时报》截图

2015年,阿尔特曼办了一场私人晚宴,畅谈成立一家对社会有益的AI公司的梦想。现场除了有马斯克等硅谷名人外,时任数字支付企业Stripe首席技术官的布洛克曼也在场。

深受奥特曼演说感染的布洛克曼加入OpenAI的创建。两人的经历颇有相似之处,可谓气味相投。布洛克曼成长于北达科塔州的“农家乐”农场,2008年进入哈佛,本来是想读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的双学位,但很快发现自己对现实世界更感兴趣,哈佛读了一年便退学,随后转入麻省理工大学,但几个月之后又退学了,这次他搬去了旧金山,一头扎进了初创企业的世界。他是Stripe的创始成员之一,离开时Stripe已经从两个人的项目成长为估值200亿美元的大公司。

与前两人不同,4人团队中的首席科学家苏茨克维则是不可不扣的学霸。他出生于冷战结束前的苏联,曾在以色列念了两年大学,2002年移居加拿大,在“深度学习之父” 杰弗里·辛顿的指导下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后他成为谷歌大脑项目的科学家,在谷歌与人合作创建了Seq2Seq学习算法。2015年,他离开谷歌加入OpenAI,成为公司最依赖的科学家,成立初期年薪就高达190万美元。2022年,苏茨克维当选为英国皇家学会院士。

4人中唯一的女性就是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她负责ChatGPT和AI画图工具DALL-E的开发,被《时代》杂志称为ChatGPT的创造者,可以说是将OpenAI的研究成果产品化的主要功臣。这或许得益于她在特斯拉三年的工作经历,她曾经担任过Model X的高级产品经理。

穆拉蒂出生于阿尔巴尼亚,16岁移居加拿大,随后在美国达特茅斯学院取得工程学位。穆拉蒂在公开接受采访中一直强调AI存在被滥用的可能性,呼吁加强监管。她认为,AI技术应该是透明的,用户要能够理解和控制AI系统的行为和决策过程,用户的安全和隐私保护也同样重要。

依照OpenAI的最新声明,穆拉蒂将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同时公司也将寻找永久继任者。

多方猜测阿尔特曼离职原因

而究竟阿尔特曼与OpenAI之前发生了什么,导致公司董事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将其罢免?美国科技媒体TechCrunch梳理了一些完全推测性的理论。

首先的可能是周五离职的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想要做出一些更大胆的尝试,但OpenAI的董事会不喜欢。两人往往会在私下讨论出具体的方案,然后将方案作为既定事实呈现在董事会面前,这种情况并不罕见。然而,如果方案的争议足够大,OpenAI董事会就不会做出让步,让其成为罢免阿尔特曼的导火索。

作为OpenAI的最大投资方,如果微软深入OpenAI的运作,很少有人会感到震惊。然而,如果阿尔特曼在私下与微软等其他OpenAI投资者合作,可能就会引发董事会的不满。另外,如果阿尔特曼希望以独立的身份来管理OpenAI,这也可能会触发董事会的信托责任或其他法定责任。

其次,据外媒,微软几天前曾在内部暂停ChatGPT的使用,这或许反映出OpenAI正在经历一个重大且可能普遍存在的安全问题。随着定制GPT工具(GPTs)的推出,火爆的用户使用量让OpenAI暂停了ChatGPT Plus新用户注册。此外,由于大量的个人数据通过OpenAI的API和服务传输,也存在大规模滥用的可能性。如果OpenAI最主要的产品存在严重的安全问题,但阿尔特曼却表现出轻描淡写的态度,这显然会引起董事会的不信任。

除了安全问题外,阿尔特曼对OpenAI数据库包含大量盗版内容的事实也表现出了轻描淡写的态度,也可能引发了董事会的不满。

第三,阿尔特曼经常在公开场合满怀激情讨论通用人工智能(AGI)的可能性,这是一种理论上的软件系统,可以实现类似人类的智能和多功能性。然而,OpenAI董事会在声明中明确指出,“OpenAI是为了推进我们的使命:确保人工智能造福全人类”。阿尔特曼一开始就把OpenAI带向了更加企业化的方向,改变了公司的法律地位,并积极追求企业和消费者端的应用,这听起来并不像董事会想要推进的“使命”。因此,阿尔特曼对通用人工智能的激情也可能是导致他与董事会之间出现重大分歧的原因之一。

或在全球科技领域和政界引发冲击

《华盛顿邮报》报道中称,阿尔特曼的突然离职,在全球科技行业和政界引发了巨大的冲击,在这些领域,他早已成为有关人工智能监管辩论的核心人物。阿尔特曼是硅谷历史上凤毛麟角的人物: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阿尔特曼从一个失败的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在整个旧金山湾区乃至全球声名鹊起,随后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领袖之一。

阿尔特曼离职的消息传出后,旧金山各地的科技投资者和从业人员都对此表达震惊,并猜测OpenAI董事会为何会决定解雇他。据《华盛顿邮报》,十多位人工智能行业高管和投资者在与该报记者交谈时都表示困惑和惊讶。

阿尔特曼一直是OpenAI的代言人。去年,OpenAI推出惊艳全球的生成式人工智能ChatGPT,并迅速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场人工智能“军备竞赛”。就在上周,阿尔特曼还在OpenAI首次举办的DevDay大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会上,OpenAI宣布了一系列重大的更新,以与微软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竞争。就在本周四,阿尔特曼还以OpenAI CEO的身份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上发表了演讲。

阿尔特曼在DevDay大会发表演讲 图片来源:OpenAI

据外媒报道,阿尔特曼不仅要将OpenAI打造成生成式人工智能领域的龙头,还曾与苹果首席设计官乔尼•艾夫(Jony Ive)讨论打造“人工智能的iPhone”,不过他在最近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淡化了这些传闻。此外,阿尔特曼也是Humane的​最大股东,该公司刚刚启动了Humane AI Pin的订单。

作为OpenAI的联合创始人,阿尔特曼最初还与马斯克共同担任公司的联系主席。不过,马斯克于2018年离开了OpenAI,以避免与特斯拉发生利益冲突。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与传统的私营公司董事会不同,OpenAI的董事会主要由外部人士组成。在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离开后,剩下的董事会成员还包括公司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独立董事Quora首席执行官Adam D’Angelo、技术企业家Tasha McCauley 以及乔治城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战略总监Helen Toner。

尽管公司经历了巨大的发展,但董事会的基本治理责任仍然是推进OpenAI的使命并维护其章程的原则。

尽管阿尔特曼是OpenAI的创始人之一,但他称自己并不持有公司任何股份。在担任OpenAI CEO期间,阿尔特曼仍在继续投资其他公司,例如核聚变公司Helion和人工智能硬件初创公司Humane,如今他是后者的最大股东。根据风险投资者数据公司PitchBook的数据,多年来,阿尔特曼对初创企业进行了数十笔投资,其中仅今年年内就有12笔。

阿尔特曼的离职消息传出后,微软表示其仍将继续与OpenAI合作。微软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与OpenAI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微软将继续致力于穆拉蒂及其团队,为我们的客户带来下一个人工智能时代。”此外,微软CEO纳德拉在X上也发表了类似的声明。

英国政坛“大地震”:前首相卡梅伦7年后重返内阁

图片来源:新华社发 (英国首相府供图)

据新华社报道,当地时间11月13日,英国首相苏纳克宣布改组内阁,内政、外交、卫生和社会福利大臣等多个职位被调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伦出任外交大臣。

据报道,苏纳克解雇了备受争议的内政大臣布拉夫曼,并任命外交大臣克莱弗利填补前者的空位,卡梅伦则接任了外交大臣一职。

卡梅伦在2010~2016年间担任英国首相,但在英国脱欧公投后引咎辞职,此后并未在英国政坛担任任何职务。时隔七年后,卡梅伦重返英国内阁,成为自1970年代以来首位重返政府内阁的英国前首相。

据路透社,英国政府将在2025年1月之前举行大选。然而目前,由苏纳克领导的保守党在民意调查中落后工党20多个百分点。根据调研机构Ipsos于11月9日发布的10月民调结果,英国工党的支持率为44%,而保守党则只有24%。

图片来源:Ipsos

分析认为,苏纳克希望通过这次重大改组缩小支持率差距。据《华尔街日报》,在保守党目前在民意调查中表现不佳的背景下,英国政府希望通过这一出人意料的改组计划,将保守党拉回中间立场,从而重塑党派形象。而卡梅伦正是保守党温和中间派的代表人物。

据BBC报道,卡梅伦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他承认如此重返政府内阁并不常见,但他希望能在“困难时期”扶首相一把。

在保守党内,一些中间派议员对卡梅伦的回归表示欢迎,英国保守党重要人物赫塞尔廷对卡梅伦重返政治一线表示“高兴”,称这是他“多年来得到的最好的政治消息”。赫塞尔廷称,布拉夫曼曾是英国保守党“向右转的缩影”,而卡梅伦则会让保守党重新回到中间地带。前首相特雷莎·梅也在社交平台上写道,卡梅伦“在国际舞台上的丰富经验将是无价之宝”。

不过,由于卡梅伦领导了英国脱欧公投,又在公投中反对脱离欧盟,他在保守党派中的留欧派和脱欧派中都不大受欢迎。据《纽约时报》,一些保守党人士指责他的上任是政治权宜之计,试图平息党内不安分的右翼。

保守党脱欧派议员里斯-莫格认为,任命卡梅伦可能会激怒一些保守党选民,将他们中的更多人推向右翼改革党。

除此之外,在离开英国政府内阁后,卡梅伦曾卷入“格林希尔丑闻”。据《金融时报》,2021年,他曾经游说当时担任英国财政大臣的苏纳克,使其允许陷入困境的金融服务公司格林希尔资本获得英国政府在疫情期间提供的支持资金。据BBC,卡梅伦卸任首相后,在该金融服务公司担任了两年半的兼职顾问,税前收入约 1000 万美元。不过,卡梅伦否认存在任何不当行为,相关的三项独立调查也并未发现卡梅伦违反院外游说规则或是从事非法行动。

卡梅伦的“中间派”标签,是否能够帮助苏纳克收复支持率失地?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政治学教授蒂莫西·贝尔表示,卡梅伦的民调支持率本来就很低,而且在他卷入“格林希尔丑闻”之后,其声誉进一步受损。据民调公司Savanta 9月份的一项调查,目前仅有24%的英国成年人对卡梅伦持支持态度,45%持反对态度。

Ipsos的政治总监凯兰·佩德利则认为,苏纳克的战略并不明确。下一次的选举的焦点是公众信任谁有能力来解决生活危机和公共服务成本,而目前大多数人更相信工党。“很难想象卡梅伦回归会如何改变这种看法。”他说。

不过,莫西·贝尔也表示,“在国际冲突激烈之际,(卡梅伦的回归)有可能让英国在全球舞台上获得更大的影响力,虽然微弱,但仍然有机会。”

本轮巴以冲突已致双方超1.34万人死亡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据央视新闻,当地时间17日晚,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媒体办公室发表声明表示,自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加沙地带死亡人数已超过12000人,其中有约5000名儿童。加沙地带受伤人数已超过30000人,其中75%以上是妇女和儿童。

另据巴勒斯坦卫生部17日发表的声明称,约旦河西岸有205名巴勒斯坦人死亡,约2780人受伤。以色列政府方面数据显示,以方约有1200人死亡。

根据目前的统计数据,本轮冲突已致双方超1.34万人死亡。

当地时间11月17日,阿拉比亚电视台援引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的消息称,加沙地带所有医院均已停止服务。 

马斯克言论惹争议

苹果、迪士尼、IBM将暂停在X上投放广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1月18日,据外媒Axios援引消息人士称,苹果暂停了马斯克旗下社交网络平台X(原推特)上的所有广告。苹果一直是这家社交媒体网站的主要广告客户。

此外,华特迪士尼、狮门娱乐以及IBM也已暂停在社交媒体平台X上投放广告。IBM前日表示,公司对仇恨言论和歧视采取零容忍态度。另据CNBC不报道,华纳兄弟娱乐公司考虑停止在X平台上的广告投放。

本周早些时候,马斯克在X平台对一名用户的“反犹主义主张”回复称“你说的是事实”,并批评了致力于打击针对犹太人仇恨的倡导组织反诽谤联盟(ADL)。美国白宫发言人就此表示:“我们强烈谴责这种反犹主义和种族主义仇恨行为,这违背了我们作为美国人的核心价值观。”

针对马斯克这次捅出来的篓子,X首席执行官Linda Yaccarino周四紧急回应道,X的态度一直非常明确,所有人都不应该歧视他人。X也非常明确自己在打击反犹太主义和限制歧视上的责任。

警惕!亚洲天然气价格或将起飞

巴拿马运河干旱酿出供应危机

去年由于骤然切断对俄罗斯的天然气需求,整个欧洲市场经历了一段史诗级的天然气价格飞涨。今年,轮到亚洲感受涨价的痛苦。

据彭博社11月18日报道,自10月30日巴拿马运河宣布进一步限制船舶通行以来,亚洲2024年夏季天然气期货价格对欧洲的溢价已经涨了一倍多,2024年冬季交割的期货价差也大幅上涨。

据调查,由于巴拿马运河干旱而更加严格的航行限制措施,将导致美国发往亚洲的液化天然气运输船的可用舱位数量削减一半,大大制约了亚洲市场的可得液化天然气数量。

此前报道中,一家日本经营能源运输的货运公司曾报价近400万美元,以获得通过巴拿马运河的优先行驶权。而业内人士指出,这笔插队费很可能将计入货物成本之中。

数据则显示,美国发往亚洲的液化天然气船舶两年来首次更乐意使用好望角航线进行运输,这代表着全球能源贸易路线正在发生改变。

达利欧最新锐评:美国债务问题正接近引发更大麻烦的临界点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周五,知名美国投资人瑞·达利欧公开表示,快速增长的美国政府债务正在接近会引发更大麻烦的临界点。

这件事情的起源,是达利欧曾在今年9月提出“美国正面临一场债务危机”,所以他也在周五被问及,随着近几天美国国债收益率显著下降,他的看法有没有出现变化。

对此达利欧表示这不是15、20个基点波动的事情,更麻烦的是美国国债的供需问题——诸如持续、巨大的财政赤字,以及“谁来买美国国债”等风险,要知道现在许多美债买家还处于巨大浮亏的状况下。

根据美国财政部官网的数据,截至今年9月美国国债规模达到33.17万亿美元,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快速上升了45%,其中有约27万亿美元由公开市场持有。另外,美国政府为了资助一系列的财政投资政策,光是去年就又产生了1.7万亿美元的赤字。在美联储加息的影响下,2023财年美国支出的净利息成本就达到6590亿美元。

接下来美国可能会出现经济增速放缓、甚至萎缩的可能,美联储也有可能稍稍放松货币政策,但届时供需关系将取代货币政策,成为更加突出的定价因素。达利欧强调,从长期来看美国也进入了“借钱还利息”的时间点。当一个国家的债务增速快于收入增长时,如果要维持支出水平,就要借更多的钱,这也是美国正处在的(加速)临界点。

全球首款CRISPR基因编辑疗法上市

售价或达“百万美元”

伦敦时间11月16日(周四),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管理局(下称MHRA)在官网发布公告称,批准美国福泰制药(Vertex Pharmaceuticals)与瑞士CRISPR Therapeutics合作开发的CRISPR基因编辑疗法examglogene autotemcel(简称Exa-cel,品牌名称Casgevy)有条件上市许可,用于治疗12岁及以上镰刀型细胞贫血病(SCD)伴复发性血管闭塞危象(VOCs)患者,以及无法获得人类白细胞抗原(HLA)匹配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的输血依赖性β地中海贫血(TDT)患者。

MHRA称,这是全球首个获批治疗该适应症的基因编辑疗法,也是全球首个获批应用“基因剪刀”CRISPR的疗法。CRISPR疗法是2020年诺奖得主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Jennifer Doudna在2012年一篇论文中提出的技术。

虽然两家药企尚未公布售价,但按照此前美国食药监局(FDA)批准的蓝鸟生物(Bluebird Bio)的基因疗法产品Zynteglo来推算,Casgevy价格大概率会是“百万美元”级别的“天价药物”。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与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使用前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记者:蔡鼎 文巧 谭玉涵

编辑:兰素英 孙宇婷

视觉:刘青彦

排版:谭玉涵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英国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