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重庆姐弟坠亡案二审庭审结束!将择期宣判,两名凶手一审已被判死刑,律师:改判可能性不大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4-06 23:14:23

每经编辑 张锦河    

据新华社,4月6日,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案(重庆姐弟坠亡案)二审庭审结束,将择期宣判。

4月6日上午9时30分,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一案(重庆姐弟坠亡案)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

据媒体公开报道,2020年11月2日,重庆市南岸区一小区内一对姐弟从15楼坠落,双双身亡。当时姐姐不到3岁,弟弟年仅1岁半。重庆南岸区警方侦查发现,嫌疑人系两名儿童的父亲张波及其女友叶诚尘。

2021年12月28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波、叶诚尘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张波、叶诚尘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律师:二审改判可能性不大

据新黄河,那么,“重庆姐弟坠亡案”从法律角度解读的话,张波和叶诚尘是否会改判?改判概率有多大?

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认为,根据一审已经查明的事实,“重庆姐弟坠亡案”中,张波积极参与共谋,设计将孩子接到家中,直接实施杀害两名亲生子女的行为;叶诚尘积极追求二被害人死亡的发生,多次催促张波杀死两名小孩,并在张波犹豫不决的情况下,逼迫张波实施杀人行为,最终促使张波直接实施故意杀人犯罪行为。张波与叶诚尘罪行和后果都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恶劣,并且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都属于主犯。

并且,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两姐弟生母面对张波的悔过主张“最真诚的赎罪就是坦然地接受一审判决”,也就是说,张波和叶诚尘并未取得受害人家属谅解。因此,只要查明的案件事实不发生大的变化,张波和叶诚尘改判的概率并不大。

本案中原判决事实认定没有错误,而且考虑到两人犯罪的动机、手段以及情节,符合《刑法》规定判处死刑的构成要件条件,法律的适用正确,不存在量刑不当的问题,因此改判的概率不大。

凶手曾写信求原谅

据央视网,二审前,张波曾给坠亡孩子生母陈美霖寄过几封手写书信。

张波在信里满篇幅请求原谅。但让陈美霖和家人觉得奇怪的是,关于过错,张波只提到一句“罪大恶极”,并没有承认自己错在哪里。

陈美霖觉得心酸,从孩子坠亡到一审判决死刑,近两年时间,陈美霖没有听到张波一句道歉。同样,两人从认识到结婚,孩子出生,张波从未给她写过信。

唯一的这三封信,在距离开庭前三个月,密集寄出,更像是一出苦情戏。“写信的目的是希望我写下谅解书吧,对二审改判死缓或许还有一丝希望,这是张波唯一能为自己争取的。”陈美霖告诉记者。

另外,陈美霖提到,张波的律师曾想同她见面,但被她拒绝了。


坠亡孩子生母:为了两个孩子,我必须看到凶手死

思虑再三,陈美霖还是在今年2月8日给张波写了一封回信。在回信中,陈美霖表示,“如果像你和叶诚尘这样丧尽天良的行为都不能被判处死刑,那所有的孩子都将不再安全。所有的人伦良知都不再是生而为人最基本的底线。发生在我身上的悲剧不能再重演,不能再让任何一个孩子的母亲、父亲、爷爷奶奶、外婆外公去感受我和我父母现在每日每夜、每分每秒的痛苦和折磨。”


陈美霖在信的最后写道:“我希望你不要再以任何爱的名义来求得原谅,因为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好儿子,更不配做一个父亲……为了两个孩子,我必须看到你们死,不惜任何代价。

陈美霖仍清晰地记得两个孩子的喜好,女儿喜欢裙子,儿子喜欢吃的。“孩子没了我就什么都没了。”陈美霖说,她相信法院会作出公正的判决,等二审判决书下来后,她会拿着判决书再次祭奠孩子。

陈美霖表示,自己对于未来没有任何的规划和想法,如今只是走一步看一步,“他们(张波和叶诚尘)两个死不死,我都无法放过我自己。”

据澎湃新闻4月6日报道,两名被害小孩的外公外婆表示,法院允准他们7个旁听名额,一审判决两名被告人死刑后,他们的心里稍感宽慰。得知两被告人上诉后,他们在等待二审的一年多时间里,一家人备受痛苦煎熬。他们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希望能维持一审的死刑判决。

“我坚信法律会还两个孩子公道,一审时展示的证据,足以证明两名被告人毫无人性,残忍杀害两个小孩。”两小孩的外婆表示,2岁的雪雪被杀害后,家人怎么抹她的眼睛都无法闭上,最后都是睁着眼火化的。她期盼法院能维持一审死刑判决,让他们能告慰死不瞑目的孩子。

案情回顾

2020年11月2日下午3时30分许,居住在重庆市南岸区锦江华府4单元15楼的雪雪(化名,殁年2岁)、洋洋(化名,殁年1岁)坠楼身亡。案发当天视频里显示,两个幼童坠楼后,生父张波曾瘫坐在地上,边哭边拍打双腿,甚至还以头撞墙,表现“悲痛”。

经重庆南岸区警方侦查,该起坠楼事件是一起故意杀人案,两个幼童的爸爸张波及其女友叶诚尘是嫌疑人。接受调查时张波已将自己与叶诚尘的微信聊天记录全部删除。

在调查过程中,民警对张波、叶诚尘的手机提取、扣押后,经技术部门恢复1.7万余条微信聊天记录,发现二人为扫清结婚障碍,产生处理掉两个孩子的想法。

2020年11月10日,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区分局将张波、叶诚尘抓获归案。

2021年3月18日,检察院指控张波、叶诚尘共同故意杀人,致二人死亡,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一审开庭前,叶诚尘家属愿意赔偿30万元,希望获得陈美霖谅解,被陈美霖拒绝。

2021年7月2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并宣布择期宣判。

经检察机关查明,张波与陈美霖于2017年8月结婚后,先后生下女儿张某甲(被害人,殁年2岁)和儿子张某乙(被害人,殁年1岁)。

张波在与陈美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女子叶诚尘私下建立恋爱关系。后张波与陈美霖协议离婚,约定女儿由陈美霖抚养,儿子6岁前由张波抚养。

叶诚尘多次向张波表示无法接受其有小孩的事实,两人先策划制造意外车祸,后因没交车险作罢,遂又共谋用意外高空坠亡的方式杀害张波子女。

在共同犯罪中,张波积极参与共谋,设计将女儿(当时由母亲陈美霖抚养)接到家中,直接实施杀害两名亲生子女的行为;叶诚尘则催促张波杀死两名小孩,并在张波犹豫不决的情况下,逼迫张波实施杀人行为,最终促使张波直接实施故意杀人犯罪行为叶诚尘与张波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相当。

2021年12月28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波、叶诚尘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九派新闻、澎湃新闻、新华社、新黄河、央视网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据新华社,4月6日,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案(重庆姐弟坠亡案)二审庭审结束,将择期宣判。 4月6日上午9时30分,张波、叶诚尘故意杀人一案(重庆姐弟坠亡案)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 据媒体公开报道,2020年11月2日,重庆市南岸区一小区内一对姐弟从15楼坠落,双双身亡。当时姐姐不到3岁,弟弟年仅1岁半。重庆南岸区警方侦查发现,嫌疑人系两名儿童的父亲张波及其女友叶诚尘。 2021年12月28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波、叶诚尘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张波、叶诚尘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律师:二审改判可能性不大 据新黄河,那么,“重庆姐弟坠亡案”从法律角度解读的话,张波和叶诚尘是否会改判?改判概率有多大? 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认为,根据一审已经查明的事实,“重庆姐弟坠亡案”中,张波积极参与共谋,设计将孩子接到家中,直接实施杀害两名亲生子女的行为;叶诚尘积极追求二被害人死亡的发生,多次催促张波杀死两名小孩,并在张波犹豫不决的情况下,逼迫张波实施杀人行为,最终促使张波直接实施故意杀人犯罪行为。张波与叶诚尘罪行和后果都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恶劣,并且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都属于主犯。 并且,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两姐弟生母面对张波的悔过主张“最真诚的赎罪就是坦然地接受一审判决”,也就是说,张波和叶诚尘并未取得受害人家属谅解。因此,只要查明的案件事实不发生大的变化,张波和叶诚尘改判的概率并不大。 本案中原判决事实认定没有错误,而且考虑到两人犯罪的动机、手段以及情节,符合《刑法》规定判处死刑的构成要件条件,法律的适用正确,不存在量刑不当的问题,因此改判的概率不大。 凶手曾写信求原谅 据央视网,二审前,张波曾给坠亡孩子生母陈美霖寄过几封手写书信。 张波在信里满篇幅请求原谅。但让陈美霖和家人觉得奇怪的是,关于过错,张波只提到一句“罪大恶极”,并没有承认自己错在哪里。 陈美霖觉得心酸,从孩子坠亡到一审判决死刑,近两年时间,陈美霖没有听到张波一句道歉。同样,两人从认识到结婚,孩子出生,张波从未给她写过信。 唯一的这三封信,在距离开庭前三个月,密集寄出,更像是一出苦情戏。“写信的目的是希望我写下谅解书吧,对二审改判死缓或许还有一丝希望,这是张波唯一能为自己争取的。”陈美霖告诉记者。 另外,陈美霖提到,张波的律师曾想同她见面,但被她拒绝了。 坠亡孩子生母:为了两个孩子,我必须看到凶手死 思虑再三,陈美霖还是在今年2月8日给张波写了一封回信。在回信中,陈美霖表示,“如果像你和叶诚尘这样丧尽天良的行为都不能被判处死刑,那所有的孩子都将不再安全。所有的人伦良知都不再是生而为人最基本的底线。发生在我身上的悲剧不能再重演,不能再让任何一个孩子的母亲、父亲、爷爷奶奶、外婆外公去感受我和我父母现在每日每夜、每分每秒的痛苦和折磨。” 陈美霖在信的最后写道:“我希望你不要再以任何爱的名义来求得原谅,因为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好儿子,更不配做一个父亲……为了两个孩子,我必须看到你们死,不惜任何代价。” 陈美霖仍清晰地记得两个孩子的喜好,女儿喜欢裙子,儿子喜欢吃的。“孩子没了我就什么都没了。”陈美霖说,她相信法院会作出公正的判决,等二审判决书下来后,她会拿着判决书再次祭奠孩子。 陈美霖表示,自己对于未来没有任何的规划和想法,如今只是走一步看一步,“他们(张波和叶诚尘)两个死不死,我都无法放过我自己。” 据澎湃新闻4月6日报道,两名被害小孩的外公外婆表示,法院允准他们7个旁听名额,一审判决两名被告人死刑后,他们的心里稍感宽慰。得知两被告人上诉后,他们在等待二审的一年多时间里,一家人备受痛苦煎熬。他们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希望能维持一审的死刑判决。 “我坚信法律会还两个孩子公道,一审时展示的证据,足以证明两名被告人毫无人性,残忍杀害两个小孩。”两小孩的外婆表示,2岁的雪雪被杀害后,家人怎么抹她的眼睛都无法闭上,最后都是睁着眼火化的。她期盼法院能维持一审死刑判决,让他们能告慰死不瞑目的孩子。 案情回顾 2020年11月2日下午3时30分许,居住在重庆市南岸区锦江华府4单元15楼的雪雪(化名,殁年2岁)、洋洋(化名,殁年1岁)坠楼身亡。案发当天视频里显示,两个幼童坠楼后,生父张波曾瘫坐在地上,边哭边拍打双腿,甚至还以头撞墙,表现“悲痛”。 经重庆南岸区警方侦查,该起坠楼事件是一起故意杀人案,两个幼童的爸爸张波及其女友叶诚尘是嫌疑人。接受调查时张波已将自己与叶诚尘的微信聊天记录全部删除。 在调查过程中,民警对张波、叶诚尘的手机提取、扣押后,经技术部门恢复1.7万余条微信聊天记录,发现二人为扫清结婚障碍,产生处理掉两个孩子的想法。 2020年11月10日,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区分局将张波、叶诚尘抓获归案。 2021年3月18日,检察院指控张波、叶诚尘共同故意杀人,致二人死亡,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一审开庭前,叶诚尘家属愿意赔偿30万元,希望获得陈美霖谅解,被陈美霖拒绝。 2021年7月2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并宣布择期宣判。 经检察机关查明,张波与陈美霖于2017年8月结婚后,先后生下女儿张某甲(被害人,殁年2岁)和儿子张某乙(被害人,殁年1岁)。 张波在与陈美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女子叶诚尘私下建立恋爱关系。后张波与陈美霖协议离婚,约定女儿由陈美霖抚养,儿子6岁前由张波抚养。 叶诚尘多次向张波表示无法接受其有小孩的事实,两人先策划制造意外车祸,后因没交车险作罢,遂又共谋用意外高空坠亡的方式杀害张波子女。 在共同犯罪中,张波积极参与共谋,设计将女儿(当时由母亲陈美霖抚养)接到家中,直接实施杀害两名亲生子女的行为;叶诚尘则催促张波杀死两名小孩,并在张波犹豫不决的情况下,逼迫张波实施杀人行为,最终促使张波直接实施故意杀人犯罪行为,叶诚尘与张波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相当。 2021年12月28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波、叶诚尘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九派新闻、澎湃新闻、新华社、新黄河、央视网
重庆市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