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热榜!谢娜、张杰6000万买房,为避开近120万中介费“跳单”?法院判了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4-06 14:59:17

每经编辑 毕陆名

4月6日,#法院认定谢娜张杰购房不存在跳单#冲上每经热搜榜前列,并引发网友热议。

4月4日,上海雅銮房产经纪有限公司与上海思和资产经营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中介合同纠纷一审文书公开,法院认定谢娜张杰购房不存在“跳单”行为。此前在2022年2月7日,一家自媒体发文称,他的朋友霍先生是豪宅经纪人,曾于2019年6月21日和22日两次为张杰、谢娜带看房源,后者以不喜欢该房为由不再购买。但此后不久,霍先生发现二人已私下联系房东上海思和资产经营管理中心,并购买了该房源,以此避开大额中介费。此后,谢娜、张杰以名誉权纠纷、隐私权纠纷为由,起诉涉事房产经纪公司及经纪人。

谢娜、张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上海高院信息显示,2022年8月17日,原告谢娜、张杰起诉被告上海雅銮房产经纪有限公司、霍某某(即文中的霍先生)、项某某隐私权纠纷案将在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开庭审理。同日,谢娜、张杰起诉上述三名被告名誉权纠纷案在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开庭审理。

买6000万豪宅“跳单”?一审判了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思和中心持有包括上海市黄浦区复兴中路507弄思南公馆东苑7号101室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在内的多套房产。

为销售其房产,思和中心与雅銮公司之间达成非独家委托代理销售合作的合意,但双方未签订书面合作协议。在同时期,思和中心与其他房产销售或经纪公司也达成了类似的合作。

2019年6月21日、22日,雅銮公司客户经理霍某按照既往代理销售模式安排并陪同张某、谢某及谢某母亲罗某2等人(谢某、罗某2合称意向买家)两次前往标的房屋看房,雅銮公司通过微信向思和中心做了看房报备,看房时亦由谢某签署了《思南公馆·东苑来访登记表》。意向买家实地看房后,表达了计划购买系争房屋的意愿,并表示其不具备在沪购房资格,拟考虑以公司名义购房,雅銮公司客户经理霍某告知其可以注册公司后购买,但之后意向客户表示不再购买。

嗣后,雅銮公司获知意向买家通过太平戴维斯公司以“重庆眉开眼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名义(2019年10月成立,意向买家谢某占该公司99%的股份,意向买家罗某2占该公司1%的股份,并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于2019年12月14日签订了网签合同,购买了系争房屋,购房金额为5920万元。

雅銮公司认为太平戴维斯公司与眉开眼笑公司签订居间协议时间在6个月的客户信息有效保护期,思和中心未注意到保护期即向太平戴维斯公司支付酬金,构成“跳单”。

对此,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中,谢某虽由雅銮公司带看房,但是在看房后,谢某与雅銮公司之间再无联系。对此雅銮公司认为已经向谢某提供了以公司买房的方法,而眉开眼笑公司则认为雅銮公司告知谢某以个人名义买房属于限购,以公司名义买房也属于限购,但双方均未提供相应的证据。

因此,在没有相应协议等证据证明的情况下,无法确认雅銮公司与谢某之间仅凭带看房即成立了中介合同关系,更无法确认谢某事先或事后知晓会承担带看房后另行委托其他中介的法律后果,谢某与思和中心之间亦没有“跳单”共谋的行为,故雅銮公司要求认定谢某存在“跳单”共谋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最终,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谢娜、张杰去年委托律所声明,中介回应

据悉,涉事房源位于上海思南公馆。资料显示,思南公馆是上海市中心唯一一个以成片花园洋房的保留保护为宗旨的项目,涉事房源于2019年12月14日网签,网签价格5920万元。如果按照当时上海“买家1%+卖家1%”的惯例,这套房源的中介费将近120万元。

事情缘起2022年2月7日,一家自媒体发文称,他的朋友H是豪宅经纪人,曾于2019年6月21日和22日两次为张杰、谢娜带看房源,后者以不喜欢该房为由不再购买。但此后不久,H经纪人发现二人已私下联系房东上海思和资产经营管理中心,并购买了该房源,以此避开大额中介费。

明星、豪宅、跳单,醒目的关键词令此事迅速全网发酵。根据上述经纪人提供的信息,张杰、谢娜所购房源为上海思南公馆东苑7号101室。2022年2月7日,这名中介当事人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

启信宝信息显示,中介当事人名为霍如学,系上海雅銮房产经纪有限公司法人。霍先生称,他曾于2019年6月21日和22日两次为张杰、谢娜带看房源,后者以不喜欢该房为由不再购买。但此后不久,H经纪人发现二人已私下联系房东上海思和资产经营管理中心,并购买了该房源,以此避开大额中介费。

霍先生告诉记者,因为这套房子实际是公司拥有,每次看房都有严格的审核流程,比如看房的时候需要核实看房人信息并登记。“我之前就成交过思南公馆的房子,所以谢娜助理罗小京主动找的我,当时做了两次带看,佣金和价格都没有细谈,后来我再问起的时候,助理就告诉我谢娜不喜欢那里的房子。”

直到2020年夏天,霍先生发现这套房子已经出售,至于卖给谁,房东没有说,但房东方其中一人承认是谢娜买的。霍先生觉得很奇怪,经过了解,发现正是谢娜夫妇购买了这套房子。“当时很生气,觉得被欺骗,我就在一个群里讨论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但没过多久,谢娜夫妇的代理律师就找上了他。“他们真的神通广大,竟然知道我们办公地在哪儿,因为我们公司注册地和办公地不在一个地方。”

“两名律师当面对我说,我泄露了他们当事人的个人信息,要追我们的刑事责任。”霍先生告诉记者,谢娜方说发布的照片涉及侵犯隐私,没有质疑真假。

记者问及是否可证明他和谢娜之间签过经纪合同,霍先生表示没有,原因是还没到确定买这一步,加上当初也是基于信任,毕竟还安排他两次带看,并且对方是名人。

据《每日经济新闻》2022年2月9日报道,2月9日霍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回应:

1、关于我为什么已经忍气吞声这么久,现在才选择公布,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渺小,加上当时感染新冠病情严重,整个人很悲观,因此决定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写下来。

事情发展到现在,能否获得这套房子的佣金早已不重要,我只是希望中介经纪人这个职业能够得到尊重,我希望所有的经纪人以后都能被善待。

我在此承诺,这套二手房后期我若能通过法律途径取得佣金,不论金额多少,我将直接全部捐出。

2、谢娜、张杰律师的发文,并没否认我带他们看房,因为我说的都是真实的。

3、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如同大家看到的,恢复得蛮好,谢谢大家关心。

2022年2月8日,谢娜、张杰委托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称,《谢娜、张杰跳单,威胁的中介感染了新冠》一文的信息提供者“H先生”在发布中捏造事实,提及的“跳单”“威胁”等虚假信息已涉嫌造谣诽谤。上述文章的信息提供者“H先生”已涉嫌违规,偷拍并发布个人隐私等行为,严重侵犯了其肖像权、隐私权和名誉权。

该律所声明敬告各发布及转发账号立即采取相应措施,删除相应内容,立即停止虚假信息传播,并称已受委托就以上三点提请进入司法程序流程,并对该事件、涉事人及相关社交账号和平台保留其他法律追究的权利。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中国裁判文书网、每经网(记者:吴若凡)、启信宝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房地产 上海市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