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再探华容:“3·15”曝光一周年,一场13万酸菜从业者的自救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3-14 12:08:28

每经记者 吴泽鹏    每经编辑 魏官红    

uLW17f0eLMGIIoZEX9jH3dd0bib37DP0nnU8mxa9TvmXZOibGfSSRsgSbia0Byic1w4XLbspFbl6rHiaZQnpG77Md7w.png

● “芥菜是很好的。”这是记者在华容的田间地头采访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整整一年时间,整个华容县似乎在憋着一口气,他们想要证明自己,想要为芥菜正名。

2022年3月15日,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当地“土坑酸菜”制作卫生问题,外界一时间“谈华容酸菜色变”。彼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采访并发回报道《“土坑”败退华容道:13万酸菜从业者如何自救?》,展现了关系着当地13万人生计的华容芥菜产业面临“灭顶之灾”时,各方的反思、整顿与自救。

 近日,记者再探华容,看到了另一番景象:大部分“土窖”已被回填,超20万立方米的标准化腌制池投入使用;加工企业出清10家,重组8家,引进4家,行业重新洗牌;机器换人、透明工厂,芥菜加工产业正走向规范化、工业化道路……

 但新的困扰随之而来:在这里,有农户因行业不明朗而暂时弃种的迷茫,有商家因只能销售鲜菜而获益降低的无奈,有企业因打造标准化腌制池而成本大增的压力……

 曹操败走华容道,这段历史典故讲述了曹操在赤壁战败后经华容道撤退时遇泥泞沼泽,割草垫路,终逃出生天的故事。而华容芥菜在遭受重创后,如何东山再起,如何持续发力,如何保证“菜农不受损”,如何引导产业富民强县,成为其在转型升级之路上面对的“必答题”。

重返华容县:企业集中签约百亿投资

“这些彩旗都是芥菜的,你看到没有,这条路全都插上了彩旗。”经过华容芥菜文化节会场外时,出租车司机满怀自豪,兴奋地介绍道,“华容芥菜,香飘世界”,他一边开车,一边念叨着文化节的宣传标语。

uLW17f0eLMH7jMbfffRhb4iaZGbyYkC2TRjftBiclJMjkicp1O8Dx9FfO2HWs629axw4VQxzg9aFDM967TNljxFTQ.jpg

华容芥菜文化节开幕在即,一条主干道两旁已插满彩旗

往镇上走,往村里走,一路上,不时会看到有陌生面孔在打听芥菜的事,当地人大多会问上一句——“是来参加文化节的吧?”

时间仿佛回到了一年前,华容人又开始讨论芥菜了。不同的是,去年,如平静的水面上被引爆了一枚“炸弹”,今年,更像水面下蕴藏着蓄势待发的喷泉。

此时,距离2023年华容芥菜文化节开幕还有4天,风波带来的冲击,在这里逐渐成为过去式。

2月24日,华容芥菜文化节正式开幕。

开幕式上,举行了2023年第一批招商引资集中签约仪式,共32个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112.81亿元。集中签约包含产业项目18个,共引资104.58亿元(含芥菜产业项目6个,共34亿元);芥菜订购协议14个,合同总额8.23亿元。

记者现场了解到,签约项目包括中联重科新材料绿色建材产业园、华隆预制菜生产、长沙虎食芥菜加工生产项目;省轻盐和海霸食品入驻芥菜产业园投资项目;东维热处理加工、胜越工业机器人、顺鑫电子等汇川配套产业项目;共建中国芥菜之乡和芥菜研发中心项目。力争到2024年,全县芥菜产业总产值突破100亿元。

在开幕式活动上,华容县委书记陶伟军介绍,去年华容县痛定思痛、认真整改,以芥菜产业规范发展暨产品质量提升年活动为契机,实施产销对接、菜农解困,标准升级、加工提质,机器换人、壮大转小,透明工厂、智慧管理,明厨亮灶、质量追溯,品牌推介、营销推广等六大行动。通过将近一年努力,基本实现了“产业不能垮、菜农不受损,坏事变好事、打个翻身仗”的目标。

这场翻身仗的背后,有着来自多方的期待和决心。在去年8月举行的“中国这十年·湖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湖南省委书记张庆伟亲自为华容芥菜“带货”,称自己“一个月不吃老坛酸菜方便面吧,我就想着吃一口”。

一蔸华容芥菜,也牵动着华容县企业家、种植大户、执法人员的心。开幕式上,他们走到台前,面向社会宣誓保“食品安全”。

重回插旗菜业:员工、订单减少,部分产能闲置

一年前,湖南插旗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插旗菜业)成为引发风暴的关键企业。

2022年央视3·15节目曝光当晚,当地政府便封存了插旗菜业全部产品,责令其停产整顿,启动立案调查。最终,插旗菜业及责任人共被罚款548万余元,于当年5月恢复生产。

uLW17f0eLMH7jMbfffRhb4iaZGbyYkC2T2ROOGLFjooobZcBYpnHcb2drvFjDRvc4saSqzCiaFetEMDvxnAH7ickg.jpg

2022年3月18日,插旗菜业门口被拉起了警戒线

uLW17f0eLMH7jMbfffRhb4iaZGbyYkC2TqSruVPdZIAAbm9Jwof5QEjwwPpd3VnOLf4uJOYHv9AvoJuA26CAQ7g.jpg

一年后,记者再次来到插旗菜业,有员工介绍,目前厂内员工人数减少,还有不少产能闲置

一年后,2023年2月23日,记者再次来到位于华容县插旗镇的插旗菜业门口,企业已恢复往日平静,但不止一名公司人士向记者透露,公司内部的生产、订单情况下降不少。

“我们厂里现在有一整个车间是没有生产的,一半以上产能都没有生产,就空着。”一名插旗菜业的员工说道。

从插旗菜业员工处,记者了解到,高峰时期,插旗菜业的员工超过千人,去年3·15晚会之前,员工人数有四五百人,如今员工已减少至两三百人,加工产线也出现不少闲置

作为华容芥菜加工的头部企业之一,湖南开口爽食品有限公司也受到了影响,该企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去年公司整体订单比2021年下降了约三分之一,“我们建厂是在2003年,到今年刚好是20年。去年是对全行业的冲击,可以说是最难的一年,直到去年9月份我们才慢慢恢复”。

上述插旗菜业员工也表示,“最难的还是刚曝光的时候,停工整顿了一个多月,待在家里没事做。”随着整改验收完成,企业逐渐恢复生产经营,情况也慢慢变好。

当日,记者在插旗菜业门口偶遇了正要外出的插旗菜业负责人严钦武,他微笑着拒绝了记者关于过去一年公司经营情况的采访请求。

记者注意到,当地最近出版了一本书籍——《华容芥菜报告》,其中记录了严钦武的一段采访内容:“我们最近在和湖南省某国有企业洽谈一个项目,想和他们一起合作,让他们做大股东,把插旗菜业更好地做大做强”;“我是真想为华容芥菜产业做点事情”。

为华容芥菜产业做点事情,可以说是每位当地人的期盼。

记者在芥菜文化节上注意到,一名拥有三十万粉丝的本地自媒体博主自发参与报道,其表示,一年前“土坑酸菜”风波,让大家知道了华容芥菜,如今,他想让更多人看到华容的变化。

再探芥菜加工:大部分土窖已回填,新龙头剑指上市

一年前,环境简陋、卫生堪忧的华容土窖令人震惊。为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华容县将回填土窖、建设标准化腌制池作为芥菜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环节。

据插旗镇多名来自不同村落的农户介绍,当地每周都会排查、统计村里起窖的情况,做到起窖一口,回填一口。

uLW17f0eLMH7jMbfffRhb4iaZGbyYkC2T4lz03bscicH3oichTmJ3cLPavOS8D4Pl57VnXMqcOASv7vXdP0wibzWXw.jpg

2022年3月,正在被腌的芥菜

uLW17f0eLMH7jMbfffRhb4iaZGbyYkC2T6IADID00xzTTFoNE9PMOgBDR4Bibyvia7fIZlXpzQxX0GWpz9V2qjBGQ.jpg

如今,在泰和村的标准腌制池内,工人们正在进行腌制工作

uLW17f0eLMGIIoZEX9jH3dd0bib37DP0n1TMSsGCIzHtvDE3ZBAKx10eh1qVBRUw9zH8SpSIbb2D8PLru5PkVHA.png

数据来源:华容县官方数据

在华容县三封寺镇泰和村,一排又一排的标准化腌制池已投入使用,一口腌制池约有2人多高(4米)的深度,长宽各5米,内壁涂有黄色环保食用防水涂层,腌制池上方布有监控摄像头,可实现集中腌制过程中的监管。

uLW17f0eLMH7jMbfffRhb4iaZGbyYkC2TwKxpzseNSKIWmY3XcFGtrwLicl6c8v40bfxz4jA8gyGUh7HJACEIhoQ.jpg

过去一年,华容县新建了大量标准化腌制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单个标准化腌制池(100立方)建设成本在10万元以上(目前华容县施行400元/方的奖励),建设门槛较高,小规模农户一般不会选择自行建设,这也消除了农户再自行腌制酸菜的可能。

腌制后的芥菜将进入深加工环节。在这一环节,由于插旗菜业面对的阵痛尚未消去,当地芥菜深加工产业由此迎来重新洗牌的契机。

从华容县官方,记者得知,3·15晚会后,全县32家芥菜加工企业退出、兼并、重组至26家,同时新引进攀华集团、中联农科、湖南建设投资、金江湖实业4家企业。现有加工企业30家,年精深加工能力约40万吨(不含腌制半成品外销约30万吨,鲜菜外销约20万至30万吨)。

在当下的加工链条中,从业者提到最多的企业便是湖南华隆酸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隆酸菜),成立于2022年8月,由攀华集团投资建设。华隆酸菜项目一期计划总投资15.6亿元,新上3条生产线,今年1月已经投产,达产后可年产酸菜6万吨。

目前,华隆酸菜也是华容县的重点项目。在不足100天的时间里,华隆酸建成了一座“无人化、数字化、智能化、透明化、绿色化”的酸菜深加工智慧工厂

uLW17f0eLMH7jMbfffRhb4iaZGbyYkC2T1wk9mVUOkWibS0NcZoSSepqicHic5EtHeK7O1m0VeKW5WKr8blP0nrfCw.jpg

新成立的华隆酸菜公司已经投产,酸菜需经过多道清洗程序

走进这座“透明工厂”,可以见到已初步腌制的酸菜在经过至少3次的脱盐清洗后,进入脱水、拌料、炒制等全自动化生产线,经此精加工后制成酸菜相关产品,再由智能包装系统包装成袋、打包成箱。

记者注意到,“发展目标 资本市场酸菜第一股”被写在了华隆酸菜展厅的介绍墙上。攀华集团董事长李兴华表示,华隆酸菜发展劲头强势,3年内年产值有望突破50亿元,力争在3至5年内上市。

uLW17f0eLMH7jMbfffRhb4iaZGbyYkC2TFkaLsv31JwRa84XRDDgliaSHA3tewUDRiaicy7fWmwPotmC6XAibkaxOJQ.png

去年,华隆酸菜设立,企业喊出了上市口号

不仅仅是华隆酸菜,华容县正通过打造大数据监管平台、“透明工厂”等举措,以实现所有芥菜产品“赋码溯源”“带证上市”。

再访农户:销路受阻,去年腌制的酸菜还没卖

在华容,芥菜一般于秋季播种,于冬季生长,于春季丰收。

3·15晚会曝光时,华容芥菜刚好迎来收成季节,彼时当地经考量后,允许农户继续采用土窖的方式腌制。因此,对于一些华容人而言,“土坑酸菜”曝光的影响已停留在了记忆中。

但也有农户至今心有戚戚——那批去年3月成熟的芥菜,本该在腌制三个月后陆续起窖售卖,可如今仍留在田间地头的土窖里,几乎无人问津。

uLW17f0eLMH7jMbfffRhb4iaZGbyYkC2TXRpekRYug8SGMjkJUatm8qbvsBrXYAnrLKiahZSfHYu2Yt0x6jbAXdA.jpg

如今只能零星可见尚未起窖的土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插旗镇千和村保南七组遇到王兴业时,他正和一群人围炉烤火,听到有人打听酸菜,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酸菜是吧,我有啊!”但得知记者并非前来收购时,他抱着手缩了缩肩,坐了回去。

王兴业告诉记者,2021年自己种植了8亩芥菜,去年收成后继续采用土窖腌制,但3·15晚会后很长的时间里,华容酸菜根本就没有市场,菜贩子也不上门收购了。

去年年底以来,王兴业时不时会通过手机联系菜贩子,但对方报出的价格并不理想,自己便一直没有起窖。

记者连续2年采访发现,对于农户而言,芥菜种植成本每亩大多维持在500元,此外,土窖腌制成本(盐+薄膜)约为750元/亩。如此看来,农户土窖腌制芥菜的成本约为1250元/亩。

酸菜产品有了,销路却断了

“卖不动,销路不是很好,价格有时候太低了。”王兴业介绍,在去年3·15曝光之前,“华容酸菜”是个招牌,土窖酸菜在腌制三个月后就会陆续被出清。

如今,即使沉寂了近一年时间,菜贩子收购酸菜价格也只恢复到0.4元/斤,这与往年每斤0.5元、0.6元相比有着较大差距,“(现在)没得钱赚,亏本了谁卖?”

“刚开始是卖不出,后来是价格上不去。种植大户杨成(化名)回忆,去年他采收了两百多亩芥菜,下窖腌制的第二天就遭遇“土坑酸菜”事件,“当时心情就是一桶凉水浇下来。”和王兴业一样,杨成去年腌制的酸菜如今也还埋在土窖里。

他向记者仔细还原了去年至今的酸菜市场价格变化:

2022年3·15之前,腌制好的酸菜价格能达到1100元/吨(即0.55元/斤)。

3·15风波之后变成了600元/吨(即0.3元/斤),去年一年几乎没有恢复。

今年1月开始,价格才慢慢有所好转。

根据官方数据:

2022年3·15时,土窖酸菜出窖价1000元/吨左右(即0.5元/斤),

受事件影响,价格一度下滑至600元/吨(即0.3元/斤),

随着市场信心逐步恢复,目前存量土窖酸菜出窖价在800元~850元/吨(即每斤0.4元~0.425元)。

据杨成介绍,去年3·15晚会播出时,有部分农户已经采收、腌制完成,但若腌制的盐度不够则无法长时间保存。这也意味着,即使市场价只有0.3元/斤,他们为减少损失,也只能起窖出售。

记者了解到,每亩芥菜腌制酸菜的产量约为7000斤,即使按前述最低的0.3元/斤计算,每亩芥菜腌制收入也可达到2100元,农户毛利润仍有850元。但若种植规模稍大,则需要请人收割、腌制,扣除这些人工成本(一亩600元~800元),收益就要低很多,农户自然“惜售”。

我们也可从当地回填土窖的进程中窥知一二——根据前述数据,目前还有近四分之一的土窖没有回填,而这些土窖里存着的都是尚未出售的酸菜。

不过,不管是王兴业还是杨成,他们目前对于尚未卖出的酸菜也并不忧心:

一方面,只要保证土窖的密封性,这些酸菜存放个两三年不成问题。

另一方面,他们都认为,酸菜收购价格接下来会持续上涨,期待到时候再卖出个好价格。

重走田间地头:鲜菜获益低,小农户不愿种芥菜

农户对酸菜价格走势看好的重要原因,出于当前芥菜产量下降,市场供需平衡被打破。

走在华容的田间小道上不难发现,不少农户选择暂时弃种芥菜,改种油菜等其他经济作物,此外,受去年下半年干旱因素影响,今年芥菜亩产有所下降。

记者获取的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华容共集中育苗面积3815亩,种植面积稳定在15万亩以上,预计鲜菜产量近70万吨。

而根据历史数据,华容全县在2017年芥菜种植面积就达到22万亩;2019年,华容县的芥菜产量已突破120万吨[1];到2020年,华容县计划种植26万亩,年产量约130万吨[2]

相较之下,华容芥菜产量有较大下滑。

王兴业就是选择暂时改种油菜的一员,他向记者明确表示,今年他也暂时不会种植芥菜,因为被同村农户的情况给“劝退”了——“今年新鲜芥菜回收的价格并不好”。

据他介绍,他所在的村里,已有去年种植芥菜的农户以“包干”的方式,将准备采收的新鲜芥菜以每亩1100元的价格卖给前来收购的人。

双方达成收购协议,待到可收成时,无论每亩芥菜产量、质量如何,价格已经确定,且收割、装车等由收购方自己负责。

芥菜每亩种植成本约为500元,不计人工成本,采用王兴业介绍的“包干”方式,农户每亩可获利600元。

“我去年栽的是油菜,每亩搞上两三百斤(菜籽),我可以收入千把块钱,也没那么麻烦(油菜种植较为简单,生长过程中不用刻意打理),栽下去就没事了,还划算些”对于“包干”售卖,王兴业并不满意这样的收益。

uLW17f0eLMG5LvicFJIIcVamlibPdibCDp21ic2MaWZy6qhMr8paGJicfBrcQpu6sMJVQe74F7iaRvp9agYu1tvNl2YQ.jpg

插旗镇华丰村成片的芥菜准备进入成熟期

随着芥菜收成季临近,插旗镇众城村的张强(化名)也开始关注新鲜芥菜的收购行情。

张强打听到,他所在村里有位种植户,在2月中旬刚卖出一批芥菜,但并不是以“包干”的形式,而是以500元/吨的价格出售,种植户自己承担收割、扎捆、装车、运输成本(合计至少800元/亩)。

根据走访情况,记者算了一笔账:

uLW17f0eLMGIIoZEX9jH3dd0bib37DP0nPH8d2CUpmBAHiaBeVGS7Kiaplbu2LqSic5GWQveZ211sicoeicEOzcSgJsg.png

此外,今年当地出台了保护价政策,当前鲜菜收购价格为每吨500元~580元。

记者了解到,华容县给参与芥菜种植的脱贫户落实“三包两优”政策[3],此外,收购价格在保底价基础上再上浮10%。

以此计算,亩利润或可达1460元(按亩产5吨计算)。

但不少普通种植户向记者表示,实际情况并没有这么乐观。

“刚收割完还要晒半天一天,然后他(指菜贩子)有些要压秤,再去掉一些黄叶子,可能就剩3吨了,所以实际卖不到2000元。”张强说道。对于今年下半年是否继续种芥菜的问题,他向记者表示,还要再看看。

而以杨成为代表的种植大户,则抓住小规模农户弃种的机会,流转更多土地进行扩产。2022年,杨成的芥菜种植面积200余亩,但今年已翻倍至500多亩,成为华容县芥菜种植面积最大的农户之一,他还投资300余万元,建设了24个标准腌制池。对于“逆势扩张”,他给出的理由很简单——标准化是大势所趋,酸菜市场的需求也摆在那儿,芥菜是这些“大户”们首选的经济作物。

采访结束,记者沿着乡间小道返回的路上看到,在已回填或是仍未起窖的土窖旁,往年应当是种满芥菜的田地里,现在已满是油菜。

uLW17f0eLMH7jMbfffRhb4iaZGbyYkC2TCjMbicLIFYc1U6L1JDOGy1BcnZniaWZwq0ldjYjzVusOatcPTwy5sn1A.jpg

插旗镇周边的村子里,往年种植芥菜的土地上,今年种的是油菜

对此,种植大户杨成认为,不管是芥菜产业链条中的哪一环节,都应将眼光放长远,“压秤、压价这些情况,会让小规模农户不敢再种芥菜,产量也会受影响”,最后影响的还是产业链上的从业者。

在芥菜文化节开幕仪式上,华容县委书记陶伟军提出,将坚持用工业的思维、市场的办法,以有基地、有园区、有品牌、有龙头企业“四有”方式,培优做强种植基地、龙头企业、加工园区、公共品牌等全产业链,推动传统工艺向现代加工技术转型、家族企业向现代企业治理结构转型、知名度向美誉度转变。

陶伟军说,力争到2024年,华容全县芥菜产业总产值突破100亿元。

可喜的是,华容县人已经在观念上发生变化。

一年前,芥菜从业者会反复向记者强调,“是土窖,不是土坑”,“土窖酸菜风味更好”,言语间带着被误解的愤懑。

一年后,再谈起此事,这里的人们平和坦然,“讨论(土窖)没有意义了,不会再有了,现在都是标准化腌制”。

“坏事变好事。”想为华容芥菜正名的他们,如今直言——舆论监督加速了产业升级的速度这场“翻身仗”,势必取胜。

( 若无特殊说明,文中图片来源均为:每经记者 吴泽鹏  摄于湖南华容县)

wzRMnLyrf359Y7DjPKbQagPKIYXsnkZrI4yPQN8ssicUVojpRBuXY0uSG2xrZLzIwZujX7v2cZRB5fLBGQIAApg.jpg

记者手记|重生之后,可打差异化、品牌化“组合拳”

一年前,我在稿子的最后写下:插旗菜业轰然“塌房”,我们期待这能开启华容芥菜产业的新时代,从而走向更为规范化、工业化的发展道路。如是,“老大哥”插旗菜业也算是有了几分旧时代王者的悲壮。

一年后,我们欣慰看到,虽是悲壮,但华容芥菜产业正式挥手告别了过去的粗犷。于是,我们也有了新的期待——以华隆酸菜为首的企业们,能够带领华容芥菜走向更为品牌化、差异化的道路,例如创新出更多酸菜以外的产品,培育出如“涪陵榨菜”一样的全国知名品牌。

芥菜产业绝处重生,对于华容而言,这个关系着全县四分之一人口生计的产业仍蕴藏着无限商机。正如华容县委书记陶伟军所述,芥菜产业技术含量高、产业延伸空间还很大,“一蔸历经千年风雨的小芥菜,正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

2023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推动乡村产业高质量发展、培育壮大县域富民产业、拓宽农民增收致富渠道。在食品行业,产品质量只是基础,接下来,留给华容县的“必答题”是,如何高质量地将芥菜打造成强农兴业、富民强县的致富菜。

记者|吴泽鹏 

编辑|魏官红

统筹编辑|易启江

视觉|邹利

视频|步静

排版|魏官红

参考资料 References

[1]湖湘沃土芥菜香。《岳阳日报》2019年报道

[2]华容县芥菜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方案(2018~2020)

[3]华容县“三包两优”政策:包种子种苗、包技术指导、包产品收购,优先收购、优价收购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