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牛散冯彪持股被拍卖,未来谁主海南椰岛?实探旗下白酒项目:曾高调宣布的合作或仅是买基酒

每日经济新闻 2023-02-28 23:41:16

◎王晓晴与冯彪为四川南充老乡,二人过去投资轨迹均有重合,包括参与此次竞拍的海南信唐。

◎目前合作仍是以海南椰岛向宜府春采购酱香原酒为主,合作金额并不高。“目前可能最多上百万(结合语境,应指宜府春的销售额),没上千万”,该工作人员说道,“我们只负责生产,灌装、运输等都由他们负责。”

每经记者 熊嘉楠    每经编辑 梁枭    

近日,海南椰岛(SH600238,股价13.51元,市值60.55亿元)6000万股拍卖落幕。这笔股权由海南椰岛控股股东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君盛)持有,而东方君盛背后则是资本市场知名牛散冯彪。

过去十年间,冯彪先后向金城股份(现更名神雾节能,SZ000820)、零七股份(现更名全新好,SZ000007)、嘉应制药(SZ002198)和海南椰岛等至少4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发起过攻势。近年来,由于涉及相关债权纠纷,东方君盛所持海南椰岛大量股份也被公开拍卖,目前其持股所剩无几。

作为知名资本掮客,冯彪真的就这样交出海南椰岛实控权了吗?

成功拿下此次被拍卖股权的人中,有原本拟定增入股却失败的冯彪“老乡”、海南椰岛董事长王晓晴。王晓晴或仍意在拿下上市公司控制权。其他不少是牛散,且曾与冯彪有着一定交集。公司董事会、监事会仍存不少冯彪“旧部”。

公司经营层面,在冯彪入主后,海南椰岛2021年高调入局白酒业务,布局“浓酱清”三香,彼时的公司信心满满甚至投50亿元做酒。公司这些白酒项目进展究竟如何?为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展开多方采访。

冯彪持股所剩无几,公司控制权归属仍存变数

此次6000万股海南椰岛股份的拍卖,竞买人分别为海南信唐贸易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海南信唐)、全德能源(江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德能源)、胡彦斌、韩莉莉、钟革、张宇。拍卖结果显示,海南信唐与全德能源分别拿下1500万股,其余4人则各拍下750万股。

至此,东方君盛所持海南椰岛股份缩减至350.45万股,持股比例为0.78%。而原第二大股东海口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口国资)将以13.46%的股份成为海南椰岛第一大股东。

可作为资本市场的知名掮客,原本控制上市公司的冯彪是否将就此“交出”海南椰岛控制权?公司的控制权将归属谁?目前来看,通过海南信唐拍下股权,原本就意在入主公司的海南椰岛董事长王晓晴无疑是有力的竞争者。

王晓晴与冯彪为四川南充老乡,二人过去投资轨迹均有重合,包括参与此次竞拍的海南信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21年,冯彪进入海南信唐持股19%,王晓晴持股81%。2022年11月21日,冯彪退出,王晓晴持股增至99%。在冯彪退出海南信唐后不久,2022年11月28日,海南椰岛拟以8.08元/股的价格向海南信唐发行股票,募资不超过6.54亿元。若定增完成,王晓晴将成为海南椰岛实控人。不过,该定增预案未获股东大会通过。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此前,王晓晴控制的海南信唐和海口汇翔健康咨询服务中心(有限合伙)合计持有海南椰岛3.57%股份。此次拍卖结束后,王晓晴方面合计控制约6.92%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拍卖的部分竞拍方曾与冯彪存在交集。

“张宇”曾经与“张寿春”“张寿清”同时出现在2022年6月蓝光发展(SH600466,股价1.14元,市值34.6亿元)股权法拍的竞拍人中,而张寿春系2月8日竞得海南椰岛750万股股份的自然人。公开信息显示,“张寿清”曾经与冯彪共同成立过公司,并在2012年金城股份重整时,为冯彪代持过股份。

“钟革”和“张宇”一同出现在去年10月ST冠福(SZ002102,股价3.01元,市值79.28亿元)大股东股份法拍的竞拍人中,并在去年和“韩莉莉”等人竞得新潮能源(SH600777,股价2.49元,市值169.3亿元)21.57亿股份。

目前,张寿春、钟革、韩莉莉、张宇、胡彦斌合计持有海南椰岛约8.37%的股份。

在2月22日拍卖结束后,海南椰岛公告称,公司尚未收到相关司法裁定,亦未获悉上述竞买人与公司其他股东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关系。

对于王晓晴后期是否有计划拿下公司控制权,海南椰岛方面近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邮件回复称:“公司控制权变化情况请关注公司后续有关披露。”

目前,海南椰岛董监高中仍有不少冯彪“旧部”。

具体来看,董事冯果系冯彪之子,海南椰岛监事会主席倪赣,系公司前任董事。高管方面,陈涛原系茅台旗下酒业公司高管,2018年起负责椰岛酒业(海南椰岛子公司)销售,去年开始担任海南椰岛总经理;董秘杨鹏曾为冯彪另一投资平台老虎汇风控总监,2019年8月至今任上市公司董秘。财务总监符惠玲,在冯彪入主公司后,长期担任子公司椰岛酒业、椰岛饮料公司财务总监。

即使冯彪有心转让控制权给王晓晴,也曾被外界质疑其“假退真隐”。

在业内相关人士看来,公司控制权具体将如何变更仍有很大不确定性。知趣咨询总经理、白酒专家蔡学飞向记者表示,海南椰岛长期有大量牛散参与,加上资本市场运作,股权非常分散,实控人是否会发生变更还有待观察,不排除还有外部资本介入的可能性。

高调做白酒,相关项目进展如何?

2020年~2021年,叠加“名酒热”“酱酒热”等,白酒行业在A股市场风头正劲。海南椰岛也因涉足白酒业务受到市场关注。

冯彪早在2014年就开始介入海南椰岛。作为曾经的“保健酒第一股”,海南椰岛主业业绩长期不振。于是,白酒风口到来时,资本市场“老江湖”冯彪自然不会放过市场机会。

2021年3月起,海南椰岛陆续与多酒企合作宣布打造“椰岛健康白酒”浓酱清三个香型板块,包括与四川宜府春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府春)共同设立椰岛粮造(成都)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粮造)打造草本兼香型酒,与河北衡湖缘共同成立椰岛粮造(衡水)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衡水粮造),与贵州茅台镇糊涂酒业共同设立贵州省仁怀市椰岛糊涂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椰岛糊涂)。

至此,海南椰岛酒类业务板块分为鹿龟酒系列、海王酒系列、白酒系列和其他酒系列。其中,椰岛糊涂主推“贵台”酒,海南椰岛官网甚至打出了“中国两大酱香上市酒企”的标签,聘请于和伟为形象代言人。彼时公司高调宣称,将帮助椰岛糊涂实现IPO,并承诺将根据公司业绩,在未来5年内向糊涂酒业注资50亿元,让其成为为仁怀第二大酱香酒企业。

海南椰岛白酒业务近况如何?2022年半年报显示,在上市公司20家主要控股的酒类销售子公司中,仅椰岛糊涂盈利,去年上半年净利润3407万元。

去年前三季度,公司含贵台年份酒、贵台酱酒系列、椰岛封坛酒、椰岛海酱等在内的白酒系列实现销售收入1.68亿元,同比增长37.77%。鹿龟酒系列销售收入2284.14万元,同比减少60.28%。海王酒系列销售收入5471.9万元,同比减少4.56%。

去年上半年,除椰岛糊涂外,衡水粮造、成都粮造实现营业收入71.42万元、708.3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96.86万元、﹣38.3万元。可以看到,海南椰岛2021年投资的另外两个白酒项目规模较小且均处于亏损状态。

上市公司新投资的白酒项目究竟如何?为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期以意向合作商身份实地探访了成都粮造和宜府春酒业。

宜府春酒业为邛崃市的一家酒企,目前主要以销售原酒为主,注册地为邛崃市孔明街道酒源大道59号、69号,成都粮造注册地紧挨宜府春酒业,位于酒源大道67号。

记者到达现场后找到了宜府春位于52号、59号和69号的三个厂区,却并未发现成都粮造的67号门牌。

据宜府春相关人员介绍,公司目前年产能2~3万吨,年销售额约7~8亿元。而宜府春其中一个厂区为曾经“渝酒之王”诗仙太白的生产车间,占地约300余亩。目前,宜府春在该厂区生产浓香、酱香两种香型的原酒。

一位工作人员称,公司最开始计划以原诗仙太白厂区跟海南椰岛合作,但目前“只有小范围的合作,没有实质性的大量的合作”。

宜府春酒厂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熊嘉楠 摄

据其介绍,目前合作仍是以海南椰岛向宜府春采购酱香原酒为主,合作金额并不高。“目前可能最多上百万(结合语境,应指宜府春的销售额),没上千万”,该工作人员说道,“我们只负责生产,灌装、运输等都由他们负责。”

至于与海南椰岛的合作,宜府春该工作人员也表示:“合作这个东西……我们谈得再好,说投10个亿、20个亿,但是钱没有到位,后期就都没有跟进。”

记者也曾以合作商身份致电衡水粮造工商资料的公开电话,但对方称该电话并不是衡水粮造。而椰岛糊涂方面记者亦未能成功取得联系。

目前来看,海南椰岛白酒业务的营收规模,与其曾称仅酱酒就投入50亿元相去甚远。白酒是长周期产业,而频吃罚单、实控人变动、资金短缺等因素无疑给海南椰岛的发展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对于实控人可能变更对主业的影响,海南椰岛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控制权变更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产生影响,公司经营方向未发生改变,经营计划请以公司披露的有关信息为准。

“行业普遍认为海南椰岛有‘脱实入虚’和过度资本化的问题。过度资本化对于海南椰岛这种比较弱势的区域中小型酒企的发展是不利的,尤其是多元化投资酱酒、浓香、房地产、旅游等等”,蔡学飞认为,“若通过这次实控人变更,海南椰岛能够回归经营主业,真正在名酒时代重新进行市场布局、产品结构发展,这对于企业的长期利益以及海南当地的经济发展都会有积极贡献。”

(实习生罗艺对本文亦有贡献)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近日,海南椰岛(SH600238,股价13.51元,市值60.55亿元)6000万股拍卖落幕。这笔股权由海南椰岛控股股东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君盛)持有,而东方君盛背后则是资本市场知名牛散冯彪。 过去十年间,冯彪先后向金城股份(现更名神雾节能,SZ000820)、零七股份(现更名全新好,SZ000007)、嘉应制药(SZ002198)和海南椰岛等至少4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发起过攻势。近年来,由于涉及相关债权纠纷,东方君盛所持海南椰岛大量股份也被公开拍卖,目前其持股所剩无几。 作为知名资本掮客,冯彪真的就这样交出海南椰岛实控权了吗? 成功拿下此次被拍卖股权的人中,有原本拟定增入股却失败的冯彪“老乡”、海南椰岛董事长王晓晴。王晓晴或仍意在拿下上市公司控制权。其他不少是牛散,且曾与冯彪有着一定交集。公司董事会、监事会仍存不少冯彪“旧部”。 公司经营层面,在冯彪入主后,海南椰岛2021年高调入局白酒业务,布局“浓酱清”三香,彼时的公司信心满满甚至投50亿元做酒。公司这些白酒项目进展究竟如何?为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展开多方采访。 冯彪持股所剩无几,公司控制权归属仍存变数 此次6000万股海南椰岛股份的拍卖,竞买人分别为海南信唐贸易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海南信唐)、全德能源(江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德能源)、胡彦斌、韩莉莉、钟革、张宇。拍卖结果显示,海南信唐与全德能源分别拿下1500万股,其余4人则各拍下750万股。 至此,东方君盛所持海南椰岛股份缩减至350.45万股,持股比例为0.78%。而原第二大股东海口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口国资)将以13.46%的股份成为海南椰岛第一大股东。 可作为资本市场的知名掮客,原本控制上市公司的冯彪是否将就此“交出”海南椰岛控制权?公司的控制权将归属谁?目前来看,通过海南信唐拍下股权,原本就意在入主公司的海南椰岛董事长王晓晴无疑是有力的竞争者。 王晓晴与冯彪为四川南充老乡,二人过去投资轨迹均有重合,包括参与此次竞拍的海南信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21年,冯彪进入海南信唐持股19%,王晓晴持股81%。2022年11月21日,冯彪退出,王晓晴持股增至99%。在冯彪退出海南信唐后不久,2022年11月28日,海南椰岛拟以8.08元/股的价格向海南信唐发行股票,募资不超过6.54亿元。若定增完成,王晓晴将成为海南椰岛实控人。不过,该定增预案未获股东大会通过。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资料图 此前,王晓晴控制的海南信唐和海口汇翔健康咨询服务中心(有限合伙)合计持有海南椰岛3.57%股份。此次拍卖结束后,王晓晴方面合计控制约6.92%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拍卖的部分竞拍方曾与冯彪存在交集。 “张宇”曾经与“张寿春”“张寿清”同时出现在2022年6月蓝光发展(SH600466,股价1.14元,市值34.6亿元)股权法拍的竞拍人中,而张寿春系2月8日竞得海南椰岛750万股股份的自然人。公开信息显示,“张寿清”曾经与冯彪共同成立过公司,并在2012年金城股份重整时,为冯彪代持过股份。 “钟革”和“张宇”一同出现在去年10月ST冠福(SZ002102,股价3.01元,市值79.28亿元)大股东股份法拍的竞拍人中,并在去年和“韩莉莉”等人竞得新潮能源(SH600777,股价2.49元,市值169.3亿元)21.57亿股份。 目前,张寿春、钟革、韩莉莉、张宇、胡彦斌合计持有海南椰岛约8.37%的股份。 在2月22日拍卖结束后,海南椰岛公告称,公司尚未收到相关司法裁定,亦未获悉上述竞买人与公司其他股东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关系。 对于王晓晴后期是否有计划拿下公司控制权,海南椰岛方面近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邮件回复称:“公司控制权变化情况请关注公司后续有关披露。” 目前,海南椰岛董监高中仍有不少冯彪“旧部”。 具体来看,董事冯果系冯彪之子,海南椰岛监事会主席倪赣,系公司前任董事。高管方面,陈涛原系茅台旗下酒业公司高管,2018年起负责椰岛酒业(海南椰岛子公司)销售,去年开始担任海南椰岛总经理;董秘杨鹏曾为冯彪另一投资平台老虎汇风控总监,2019年8月至今任上市公司董秘。财务总监符惠玲,在冯彪入主公司后,长期担任子公司椰岛酒业、椰岛饮料公司财务总监。 即使冯彪有心转让控制权给王晓晴,也曾被外界质疑其“假退真隐”。 在业内相关人士看来,公司控制权具体将如何变更仍有很大不确定性。知趣咨询总经理、白酒专家蔡学飞向记者表示,海南椰岛长期有大量牛散参与,加上资本市场运作,股权非常分散,实控人是否会发生变更还有待观察,不排除还有外部资本介入的可能性。 高调做白酒,相关项目进展如何? 2020年~2021年,叠加“名酒热”“酱酒热”等,白酒行业在A股市场风头正劲。海南椰岛也因涉足白酒业务受到市场关注。 冯彪早在2014年就开始介入海南椰岛。作为曾经的“保健酒第一股”,海南椰岛主业业绩长期不振。于是,白酒风口到来时,资本市场“老江湖”冯彪自然不会放过市场机会。 2021年3月起,海南椰岛陆续与多酒企合作宣布打造“椰岛健康白酒”浓酱清三个香型板块,包括与四川宜府春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府春)共同设立椰岛粮造(成都)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粮造)打造草本兼香型酒,与河北衡湖缘共同成立椰岛粮造(衡水)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衡水粮造),与贵州茅台镇糊涂酒业共同设立贵州省仁怀市椰岛糊涂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椰岛糊涂)。 至此,海南椰岛酒类业务板块分为鹿龟酒系列、海王酒系列、白酒系列和其他酒系列。其中,椰岛糊涂主推“贵台”酒,海南椰岛官网甚至打出了“中国两大酱香上市酒企”的标签,聘请于和伟为形象代言人。彼时公司高调宣称,将帮助椰岛糊涂实现IPO,并承诺将根据公司业绩,在未来5年内向糊涂酒业注资50亿元,让其成为为仁怀第二大酱香酒企业。 海南椰岛白酒业务近况如何?2022年半年报显示,在上市公司20家主要控股的酒类销售子公司中,仅椰岛糊涂盈利,去年上半年净利润3407万元。 去年前三季度,公司含贵台年份酒、贵台酱酒系列、椰岛封坛酒、椰岛海酱等在内的白酒系列实现销售收入1.68亿元,同比增长37.77%。鹿龟酒系列销售收入2284.14万元,同比减少60.28%。海王酒系列销售收入5471.9万元,同比减少4.56%。 去年上半年,除椰岛糊涂外,衡水粮造、成都粮造实现营业收入71.42万元、708.3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96.86万元、﹣38.3万元。可以看到,海南椰岛2021年投资的另外两个白酒项目规模较小且均处于亏损状态。 上市公司新投资的白酒项目究竟如何?为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期以意向合作商身份实地探访了成都粮造和宜府春酒业。 宜府春酒业为邛崃市的一家酒企,目前主要以销售原酒为主,注册地为邛崃市孔明街道酒源大道59号、69号,成都粮造注册地紧挨宜府春酒业,位于酒源大道67号。 记者到达现场后找到了宜府春位于52号、59号和69号的三个厂区,却并未发现成都粮造的67号门牌。 据宜府春相关人员介绍,公司目前年产能2~3万吨,年销售额约7~8亿元。而宜府春其中一个厂区为曾经“渝酒之王”诗仙太白的生产车间,占地约300余亩。目前,宜府春在该厂区生产浓香、酱香两种香型的原酒。 一位工作人员称,公司最开始计划以原诗仙太白厂区跟海南椰岛合作,但目前“只有小范围的合作,没有实质性的大量的合作”。 宜府春酒厂图片来源:每经记者熊嘉楠摄 据其介绍,目前合作仍是以海南椰岛向宜府春采购酱香原酒为主,合作金额并不高。“目前可能最多上百万(结合语境,应指宜府春的销售额),没上千万”,该工作人员说道,“我们只负责生产,灌装、运输等都由他们负责。” 至于与海南椰岛的合作,宜府春该工作人员也表示:“合作这个东西……我们谈得再好,说投10个亿、20个亿,但是钱没有到位,后期就都没有跟进。” 记者也曾以合作商身份致电衡水粮造工商资料的公开电话,但对方称该电话并不是衡水粮造。而椰岛糊涂方面记者亦未能成功取得联系。 目前来看,海南椰岛白酒业务的营收规模,与其曾称仅酱酒就投入50亿元相去甚远。白酒是长周期产业,而频吃罚单、实控人变动、资金短缺等因素无疑给海南椰岛的发展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对于实控人可能变更对主业的影响,海南椰岛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控制权变更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产生影响,公司经营方向未发生改变,经营计划请以公司披露的有关信息为准。 “行业普遍认为海南椰岛有‘脱实入虚’和过度资本化的问题。过度资本化对于海南椰岛这种比较弱势的区域中小型酒企的发展是不利的,尤其是多元化投资酱酒、浓香、房地产、旅游等等”,蔡学飞认为,“若通过这次实控人变更,海南椰岛能够回归经营主业,真正在名酒时代重新进行市场布局、产品结构发展,这对于企业的长期利益以及海南当地的经济发展都会有积极贡献。” (实习生罗艺对本文亦有贡献)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白酒 海南椰岛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