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今日报纸

每经网首页 > 今日报纸 > 正文

重要产品百草枯面临政策风险 绿霸股份冲刺IPO

每日经济新闻 2022-11-28 22:56:51

每经记者 王琳    每经编辑 董兴生    

近期,农药企业山东绿霸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霸股份)向A股IPO发起冲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绿霸股份近年来业绩增长较快,但其同时存在研发投入强度相对较低等情况。这一情况对正从仿制药企业走向创新药企业的绿霸股份难言有利。

数据来源:记者整理 视觉中国图 杨靖制图

此外,作为仿制药农药企业,绿霸股份也面临不少政策风险。百草枯水剂在国内外遭遇逐步“围剿”之余,绿霸股份的一些产品和原材料也疑似位于《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的限制类或者落后产品之列。

此外,润丰股份、ST红太阳等行业内公司,不仅是绿霸股份重要客户或供应商,绿霸股份与这些同行业公司之间还存在股权合作关系。此外,绿霸股份与上市公司之间的部分交易数据也存在“出入”。

研发费用率在业内较低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9年至2021年各年度(以下简称报告期),绿霸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73亿元、23.20亿元和29.16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69亿元、1.94亿元和2.54亿元。报告期内,绿霸股份业绩非常不错。

那么,绿霸股份的竞争优势如何?按照招股书披露,绿霸股份是从原料到制剂的全链条型企业,在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农药销售百强企业”榜单中排名第24位。

不过,从农药行业来看,中国企业整体仍处于“大未必强”的地位。一般来说,农药企业分为两类,即创新药企业和仿制药企业。拜耳、先正达、巴斯夫等巨头是创新药企业的代表,而包括绿霸股份在内的我国绝大多数农药企业都还走在仿制药的路上。

从绿霸股份的研发情况来看,2019年至2021年各年度,绿霸股份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57%、2.38%和2.14%。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分别为4.02%、3.78%和3.89%。与同行业各上市公司相比,绿霸股份的研发费用率也是最低的。2021年末,绿霸股份研发技术人员占比为7.5%,这一比例也低于大部分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

反映到毛利率上,2019年至2021年各年度,绿霸股份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7.27%、21.20%和21.02%,也分别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的26.19%、26.49%和24.90%。

此外,随着业绩大幅增长,绿霸股份反而面临资金需求压力。

由于存货大幅增长,2019年至2021年各年度,绿霸股份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82倍、0.72倍和0.7倍。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1年营业收入较2020年同比增长25.69%的情况下,绿霸股份在2021年末的应收账款账面价值较2020年末大幅增长了约1倍,达到4.56亿元,占到公司资产总额的10.26%。

绿霸股份在2021年给予主要客户的账期政策是否发生了变化?2022年10月3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绿霸股份发去采访函,并多次拨打绿霸股份电话,但电话未能接通,且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事实上,绿霸股份在其招股书中也未披露各报告期末公司前五大应收账款客户信息。

为了满足资金需求,绿霸股份在2015年成功挂牌新三板,随后在2016年6月和2021年10月进行了两轮增资,而上述两轮定增均存在部分股份认购对象与绿霸股份及其实控人赵焱签署关于股份回购《补充约定》或《投资协议书》。尤其是2016年6月的定增,发生在绿霸股份在新三板挂牌期间,绿霸股份此前并未对其股份回购的协议承诺进行信息披露。

公司销售或迎不利影响

作为农药企业,绿霸股份面临的政策风险不少。

绿霸股份在招股书中披露,从2016年7月1日起,国内禁止了百草枯水剂的销售和使用。国际市场方面,欧盟、巴西、泰国等国家或地区也对百草枯的使用出台了禁止或限制措施。2019年至2021年各年度,绿霸股份百草枯产品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81亿元、3.95亿元和3.90亿元,分别占公司当期整体营收的16.77%、17.04%和13.39%,产品全部出口至美国、澳大利亚等未禁用地区。

事实上,绿霸股份面临的政策风险或还不止于此。

在国家发改委修订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中,高毒、高残留以及对环境影响大的农药原药以及草甘膦、毒死蜱(水相法工艺除外)等列入了限制类产业,不能新建生产装置;二溴乙烷、丁酰肼等高毒农药产品被列入了落后产品。

那么,绿霸股份的现有生产经营产品和募投项目是否有属于《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相关的限制类产业或落后产品呢?

记者注意到,根据招股书,绿霸股份的草甘膦、百草枯和毒死蜱产品位列上述《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中的限制类产业,即上述产品不能新建生产装置。而百草枯和毒死蜱分别是绿霸股份年销售金额超3亿元和1亿元的重要单品。

与此同时,作为绿霸股份重要原材料之一的二溴乙烷是《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中的落后产品。2021年,绿霸股份对二溴乙烷的采购金额就达1.87亿元,占到公司当期采购总额的9.88%,而二溴乙烷的平均采购价格也从2020年的3.35万元/吨大幅上涨至2021年的4.63万元/吨。

而在2022年1月,山东省农业农村厅还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药生产管理的通知》,其中规定:对国家《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鼓励类农药范围以外的新增产能(新增企业、新增生产地址),原则上不再核发农药生产许可或实行减(等)量替代;对于已获准农药生产许可的企业,严格控制新增粉剂、使用有毒有害助剂加工的乳油等生产范围。

“若未来我国或境外其他国家或地区扩大百草枯等产品的禁用范围或者增加相关生产、使用限制,则可能会对公司的销售带来不利影响。”绿霸股份在招股书中也表示。

数据披露存在较大差异

绿霸股份有一个包括多家农药公司在内的“朋友圈”。

具体来说,同为农药企业的润丰股份在2019年和2021年分别位列绿霸股份的第四大和第二大客户,ST红太阳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位列绿霸股份的第一大和第四大客户。与此同时,ST红太阳在2019年和2020年还是绿霸股份的第二大和第四大供应商,中农立华在2021年位列绿霸股份的第一大供应商。其中,润丰股份和ST红太阳为绿霸股份的竞争对手。

不仅与行业企业存在业务经营上的关系,绿霸股份还与其行业内公司存在股权关系上的交集。

例如,绿霸股份于2019年在新三板终止挂牌时,中农立华就持有绿霸股份2%的股份,位列绿霸股份第九大股东。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绿霸股份实控人赵焱家族实际控制的济南信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博投资)则持有润丰股份2.84%的股份。信博投资在2022年2月份还投资了中农立华全资子公司爱格(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持有后者8%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绿霸股份披露的交易数据与部分公司披露的部分相互间交易数据似乎并不一致。

例如,绿霸股份招股书显示,其在2020年对ST红太阳的销售金额为1.53亿元,而ST红太阳2020年年报显示,其在2020年对第一大和第二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37亿元和0.81亿元。双方披露的数据无法对应。

另外,绿霸股份与大客户润丰股份在招股书中披露的交易数据也存在不一致之处。绿霸股份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其向润丰股份销售的金额为4449.73万元。而润丰股份招股书显示,2018年,绿霸股份及其子公司合计向润丰股份供应货款6166.84万元,二者披露数据存在较大差异。

对于绿霸股份与部分客户之间销售数据出现矛盾的原因,尚难以知悉。记者就此向绿霸股份发送了采访邮件,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封面图片来源:数据来源:记者整理 视觉中国图 杨靖制图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百草枯 农药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