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天然气使用成本高出近7倍!飙涨的能源账单下,部分欧洲制造业“流向”美国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9-29 20:18:02

◎ 凭借稳定的能源价格以及大规模的产业支持政策,美国正在“吸走”欧洲的部分制造业。

每经记者 李孟林    每经编辑 兰素英    

飙涨的能源账单正在把部分欧洲企业推向美国。

9月初,总部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欧洲化工巨头OCI NV(OCI.AS,股价37.48欧元,市值78.67亿欧元)宣布将投资数亿美元扩大美国得克萨斯州博蒙特市工厂的氨气产能,然后再通过鹿特丹港口进口至国内。

相比饱受天然气价格飙升困扰的欧洲,大西洋彼岸的美国能源价格更为稳定,再加上拜登政府密集出台的大规模产业支持政策,美国对欧洲制造业的吸引力正在逐渐增强。

这对于欧洲来说,无疑是沉重的一击。能源咨询机构Thunder Said Energy在一份研究中称,欧洲大陆在2023年和2024年的能源境况可能会比2022年更差。这有可能使欧洲的制造业受到永久性的伤害。

不少经济学家也警告称,欧洲或许将迎来新一轮的“去工业化”浪潮。

为了缓解能源价格上涨给企业和消费者带来的压力,欧盟也在商讨紧急措施,并计划在30日的能源会议上敲定相关细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VCG111380970820

制造业外流至美国

全球最大的钢铁制造商之一安赛乐米塔尔(MT,股价19.89美元,市值177.66亿美元)9月份宣布,由于电力成本飙升,公司决定削减两座德国工厂的产能。

而与此同时,这家总部位于卢森堡的公司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热压铁工厂业绩却超过预期。对此,该公司首席执行官Aditya Mittal在7月份的财报电话会上解释称,这得益于当地非常有竞争力的能源价格,以及由此带来的氢气价格优势。他同时表示,得克萨斯州工厂即将进行扩建。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高度依赖俄罗斯天然气进口的欧洲气价飙涨,电力价格随之水涨船高,能源消耗密集的产业不得不大幅度削减产能,甚至直接关闭厂房。

以化肥行业为例,据欧洲化肥协会统计,截至今年8月底,欧洲的化肥产能已经削减了70%。据悉,天然气既是化肥生产过程的燃料,也是关键的原材料。

而相比之下,美国作为全球主要的天然气生产国之一,气价要便宜得多,波动也远不及欧洲剧烈。据德国《商报》报道,当前欧洲天然气的使用成本几乎是美国的八倍。

欧洲和美国天然气月度价格对比 图片来源:Statista.com

实际上,美国已经成为欧洲的主要液化天然气(LNG)进口来源。

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美国6月向欧洲供应的LNG规模已经超过俄罗斯通过管道输送的天然气量。美国公司也由此赚得盆满钵满,据美国商业内幕网披露的数据,美国每艘驶往欧洲的LNG船可赚取超1亿美元的利润。

除了高性价比的能源价格,美国政府的一系列大规模产业支持政策也对欧洲企业有着很强的吸引力。

以拜登政府8月签署通过的《通胀削减法案》举例来说,虽然其规模较其最开始提出的“重建美好未来”法案大幅缩水,但仍被视为美国最重要的气候和清洁能源立法。不仅是OCI NV公司所涉及的氢能生产和碳捕捉和碳存储,电动车等领域也是这一产业政策的扶持领域。

据《华尔街日报》9月14日报道,该法案通过后,特斯拉(TSLA,股价287.81美元,市值9018.44亿美元)暂停了在德国柏林工厂生产电池的计划,并讨论把生产电池的设备运回美国,以争取享受相关补助。

据分析师估计,按照《通胀削减法案》的规定,电动车企业如果在美国本土生产和组装电池,其获得的补贴可以抵消电池总成本的三分之一以上。而且,从消费端来说,如果消费者想享受7500美元的电动车购置补贴,其购买车辆的电池来源也必须满足一定的美国制造要求。对马斯克来说,这笔账自然是不难算的。

这般状况对欧洲制造业来说可谓伤害性极大。

能源咨询机构Thunder Said Energy在一份研究中称,欧洲大陆在2023年和2024年的能源境况可能会比2022年更差。这有可能使欧洲的制造业受到永久性的伤害。

挪威化肥巨头雅苒国际(YAR.OL,股价381.00挪威克朗,市值970.51亿挪威克朗)首席执行官Svein Tore Holsether近日对《华尔街日报》表示,“某些产业将会永久性转移。

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原副所长、研究员丁一凡在此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专访时表示,“美国与欧盟都在搞‘再工业化’,其实是竞争对手,美国若控制了欧洲的能源供给,欧洲就会处于下风,不仅能源成本会大幅上升,还会‘受制于美国’。”

欧盟在行动

但也有欧洲企业尚在观望之中。 

“我认为我们还能够支撑两个冬季。” 总部位于奥地利的耐火材料巨头RHI Magnesita(LON: RHIM,股价1691.00便士,市值7.9亿英镑)的首席执行官Stefan Borgas对《华尔街日报》表示。

RHI Magnesita已经投资800万欧元,把部分生产过程的燃料改换成煤炭或石油燃料。此外,公司还租下奥地利政府没收的俄气(Gazprom)的地下设施来储备天然气。

“但如果欧洲不能找到更便宜的天然气或者加快可再生能源,企业就会开始寻找别的地方了。”Borgas说道。不过,RHI Magnesita也在加大在美国的投资。

对于大型企业而言,转移产能也并不是一个轻易的决定。修建厂房可能需要数亿美元的投资,耗时长达数年。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DE,股价38.88欧元,市值357.24亿欧元)发言人表示,欧洲能源供应现状“是结构性的变化,还是只是暂时性的情况,仍然有待观察”。该公司是欧洲最大的天然气买家之一,其位于比利时和德国的厂房已经减产。

而本周“北溪-1”和“北溪-2”两条连接俄罗斯与德国的输气管道遭遇泄露事故,本就严峻的欧洲能源市场更是阴霾笼罩。据央视新闻报道,德国安全部门认为,管道遭破坏后已经不适合再度投入适用。这意味着欧洲可能永久性失去了这两条进口天然气的大动脉。

管道泄露消息曝出后,9月27日,被视为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的荷兰TTF天然气期货价格涨幅一度达到22%。截至发稿,TTF价格有所回落,报195.750欧元/兆瓦时,为去年同期价格的近5倍。

在严峻的形势之下,欧盟已经开始行动,通过超常规措施来干预能源市场。

欧盟已于9月14日提出一系列紧急措施,拟对能源市场进行紧急干预,以缓解能源价格大幅上涨给企业和消费者带来的压力。目前,欧盟成员国仍在谨慎讨论这些措施,并计划在30日的能源会议上敲定相关细节。

欧盟提出的紧急措施包括,成员国在用电高峰时段减少至少5%的用电量,到2023年3月31日将总电力需求减少至少10%;对包括可再生能源在内的低成本发电公司收入上限设定在每兆瓦时180欧元;对石油、天然气、煤炭和炼油部门产生的超额利润征收至少33%的税。

欧盟委员会表示,后两项措施将帮助欧盟筹集约1400亿欧元资金,这些资金将用于补贴居民和企业的能源账单。

此外,欧盟还在讨论其他举措,包括对能源企业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降低天然气价格的额外措施等。

不仅如此,欧盟成员国也在积极拓展进口天然气的来源。除美国外,挪威、阿尔及利亚、卡塔尔以及加拿大等能源出口国都是其重点争取的对象。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VCG111380970820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美国 欧洲 天然气 制造业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