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成瘾、致癌、被踢出“食品群”……谁来监管“非食品”槟榔?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9-29 11:54:02

每经记者 叶晓丹  程雅    每经编辑 陈俊杰    

【被开除出“食品籍”后,槟榔究竟属于哪一类产品?生产环节如何促进产品健康转型升级?销售环节如何进一步与食品“切割”?在此基础上,既能保障消费者利益,也能推动目前稳定成熟的槟榔产业链良序调整,亟需顶层设计,消费者、产业链参与方也正翘首以盼。】

7719747957569506304.jpeg

“还卖槟榔么?”

“卖啊,没接到通知说不能卖,上周比以前进的还更多了。”9月25日傍晚,杭州萧山人民广场地铁站C口,步行不到50米,就有一家烟酒零售店。

口味王、张三疯……不同品牌的槟榔就放在收银台对面的陈列架上,“监管没要求下架的话,一般卖得很快的。”店员说,周边外地人多,不少年轻人爱吃,一般一周要补一次货。

10元、30元、50元甚至100元,品牌不同、质量不同,槟榔零售价格能满足不同层次消费者的需要,有人一嚼就嚼了25年,平均每月要花掉四五千。

近期,部分地方强化对槟榔监管,要求槟榔不能作为食品销售,多数槟榔产品的包装上也不再有食品生产许可证标识。

实际上,2020年,槟榔已被踢出“食品”序列。不过记者注意到,两年来槟榔产业受此影响似乎不大。以槟榔重镇湘潭市此前披露的数据看,2021年1-3月,当地槟榔产业实现产值39.4亿元,同比增长15.5%,产值不降反增。反而是2021年9月, “槟榔广告禁令”令当地槟榔企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此外,根据2020年、2021年发布的湖南企业100强名单,槟榔龙头企业口味王分别以36.76亿元、42.35亿元的营收上榜。2021年益阳市资阳区政府工作报告亦显示,2021年,口味王产值增长超50个百分点。

那么,现在更需要厘清的是,作为包装产品在市面上流通,消费者依然唾手可得的槟榔究竟属于什么?后续谁来监管?

5189469092451904512.png

各地加大对槟榔监管力度:

有公司要求采购商风险自担

5189469092451904512.png

9月19日,义乌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近期上级有关部门要求,“浙江省内的食品经营者不得销售食品包装和标签标识的槟榔制品。”随之,浙江多地也加大了对槟榔产品的监管力度。在浙江之外,四川、江西等地监管部门纷纷出手。

给萧山人民广场一烟酒零售店供应槟榔的两家代理商最近颇为头痛。槟榔监管力度加强以来,一个直观的感受是“ 最近要货的人少了,一次补货的数量相对也少了,因此补货没之前勤快。”代理商小王发现,目前虽然多数商店仍在正常销售,但店铺现在基本是缺货之后再通知他补货。商家的心态是一个单品放十几包,够卖不缺货就行了。

4293026404488541184.jpeg

片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这个东西只是说不能按食品卖,然后要有专门的陈列,相当于要规范。”小王解释,现在厂家、经销商都在跟公司商议后续的市场规划问题。如果以后政策明确不让卖了,也会负责回收。

“区别于食品,单独陈列槟榔包装产品。”口味王的李明(化名)也在电话中证实这一要求,“我们接到的通知是把它分开一下就好了,分一个非食品区和食品区。”

李明说,他目前还在正常送货,大约两三天补一次货,而工厂方面甚至还有点缺货。据他了解,现在槟榔销售只是杭州这边受到影响,其他地方仍然正常销售。

除了浙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从一位苏州槟榔代理商处了解到,目前江苏省也有一部分地区受到影响,但并不严重。

该代理商介绍,湖南地区的工厂生产没有受到影响。销售方面,浙江宁波地区这段时间有一定影响。据他了解,目前的要求是包装上印有食品生产许可证的槟榔产品被要求下架。

1663258853264949248.jpeg

相比受线下零售终端观望心态扰动的代理商,在线上采购批发平台,批发商对这一波监管加强的影响感知甚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采购商的身份在某批发平台上咨询了部分槟榔供应商,一位供应商表示,目前可以正常发货,“我们倒没什么关系,(就)是你们能不能卖。”

记者还以采购商身份咨询了供应商宾之郎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的客服,对方表示,目前发货的产品都是最近生产,不会有积压的老日期产品,公司仍在正常销售,供货没有问题,工厂每天也在生产。不过,若是禁止销售,对方也表示不支持退货,因此建议少量多次拿货,但最近也没有退货的客户。

郎来了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的客服同样表示,当前购买的日期均为近期生产,但拿货量大的话要等工厂排单,需等待一段时间才能发货。若是不允许售卖,则需购买者自行处理。

5189469092451904512.png

海南槟榔200亿产值:

若“一刀切”农户受伤最深

5189469092451904512.png

9月27日,海南琼中,暴雨。

“昨天琼中槟榔鲜果采购价18元/斤,今天下大雨,摘槟榔的人少,价格又上浮到了20元/斤”。王昭(化名)在琼中种了100棵槟榔树,中秋节过后,迎来了采摘收购季,最近采购商的价格相对比较稳定,但相比往年,王昭感觉今年采购商对槟榔鲜果更“挑肥拣瘦”,“往年槟榔行情好的时候,鲜果不论大小,照单全收。”

同在琼中,17年前开始种植槟榔的郭微(化名)家里有1000槟榔树。槟榔树,前5-8年基本是生长期,之后槟榔结果。 

“现在的采购标准基本是20-22个鲜果一斤,果子太大太老的他们不收,因为鲜果收购之后还要烘干,一般一个槟榔切2-3口,如果果子太大或者太老,影响口感。”

在种槟榔之前,郭微地里种的经济作物是木薯,但种槟榔对农民来说利润更可观,郭微又改种了槟榔,“价格好的时候,一年能赚十几万,价格不好,赚的钱就不稳定。”

郭微介绍,在村里,槟榔是第一大经济作物,其次是橡胶。

“同样一亩地,如果种橡胶,才能种30-33棵,一棵橡胶割一刀一天只赚几毛钱,如果下雨也割不了,刮台风会受损失。而槟榔一亩地可以种110株,产量多,槟榔价格也比橡胶好,受台风等自然天气影响也小。”

2513672177398104064.jpeg

9月27日,海南琼中红岭村村委第一书记王光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过去两个月,村子里槟榔采购的价格还是相对平稳的,近期槟榔下架的事情,目前对海南种植户来说,影响还不是很明显。今年的采购价格和往年比,处于中上水平。后续看政府如何引导,农业种植要转型也需要一个周期。

“把槟榔树直接砍掉种别的,对农户的冲击会非常大。从去年开始,也有引导农户种植林下经济作物,比如斑斓叶或者铁皮石斛。”不过王光智也提及,目前槟榔的产业链最稳定,斑斓叶和铁皮石斛,农民种植了,还需要能对接上有这方面需求的企业,形成稳定的采购需求。

“种植户、加工厂对槟榔产业的担心还是有的,我们协会目前在做的是希望推动槟榔产业和市场能良性发展,而不是一刀切,一刀切对老百姓的伤害是最大的。”9月27日,海南省槟榔协会副秘书长符子平对记者表示。

6728770300216629248.jpeg

据海南省槟榔协会提供的数据,海南省槟榔亩产2000-2500斤;截至2020年,种植面积187万亩,挂果面积约132万亩;2021年海南省槟榔产值在200亿元左右。

“我们近期也接到了很多(电话),比如说像槟榔口香糖,槟榔衍生品行业一些公司的咨询,很多企业现在都在做这方面的转型,那么转型了之后,对于整个海南的槟榔产业自然也是一个好事,我们也是希望这类事情能够多一些。”符子平说。

5189469092451904512.png

近7倍价差!解构一颗槟榔的“微笑曲线”

5189469092451904512.png

2005年,6.43万吨;

2015年,22.92万吨。

这是海南省统计局披露的不同年份槟榔产量。2015年后,海南槟榔产量增速趋缓,而在这之前的十年,海南槟榔产量增长了3倍。

对于爱吃鲜果的海南人而言,田间地头种植的槟榔更多被采购商买去做了深加工。

槟榔深加工产业更为集中的区域,是距离海南千里之外的湖南;如今湖南当地集中了知名度较高的几家槟榔生产企业,如口味王、伍子醉、宾之郎、皇爷等。

据此前海南省槟榔协会发布的通告,提及槟榔深加工,海南省槟榔协会表示,“中国槟榔”“海南槟榔”与“湖南槟榔”是3个不同的概念,有人对槟榔“谈虎色变”,实质是对3个概念的等同与混淆。为了加快拉开“海南槟榔”与“湖南槟榔”的区别,近年来海南省槟榔协会积极推动相关企业和科研机构,加大力度研发健康的、没有粗糙纤维的、不伤害口腔粘膜的、槟榔碱含量较低的槟榔口香糖,目前已取得阶段性研究成果。

不过该通告此后被撤回。而按照现有的产业链结构,一颗槟榔的产业链“微笑曲线”,或许仍值得我们拆解。

1237021370790740992.jpeg

9月25日,记者在线下商超购买了四包不同品牌的槟榔,分别是匠心梦10元20口槟榔,共22g;张三疯10元18口槟榔,共14g;湘潭铺子30元16口槟榔,共30g;口味王和成天下30元18口槟榔,共26g。

从零售端价格来看,当前槟榔深加工包装产品基本在1克1元的价格左右。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槟榔鲜果需要经过烘制变成干果,再添加其他辅料加工,最后包装成品,在市场上流通。

“根据鲜果品质不同,一般四五斤鲜果可以烘干成一斤干果。”9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采购商的身份咨询了河南一家食品烘干机生产厂家,厂家透露,目前采购槟榔烘干机的以南方客户居多,主要是湖南一带,2000斤的槟榔烘干机机器价格在1万-5万元,市面上销量较好。

从种植,流转到采购商、中间商手中,再经过烘干,进入槟榔深加工企业,最后通过批发、代理等渠道走向零售网点,在一条槟榔产业带中,我们比对后发现,从源头到终端,同等规格的槟榔价差或可达7倍。

按照4斤鲜果烘一斤干果来计,4斤鲜果以18元/斤的价格,成本72元。烘干成1斤(500克)干果,按照终端价格和克重,1克槟榔零售终端价格可达1元。500克深加工槟榔终端价值500元。由此粗略推算,价差可高达7倍。

在某批发平台上,记者试图了解几种产品的批发价格。湘潭铺子的槟榔为30元不中奖类型,共有三种规格,分别是11口、13口、16口每包,批发价为10.5元、11.5元、14元每包。根据记者购买到的16口的规格,对方表示,买得多能够给出13.5元每包的批发价。而口味王和成天下则为30元扫码中奖的类型,批发价为24.5元。

在整个槟榔产业链中,谁是产业链“微笑曲线”中获利最多的一方?尚无企业登陆资本市场有公开数据可查。但是,作为槟榔深加工的集聚地,湖南槟榔企业在过去几年中不断发展,头部几家也进入了湖南百强企业名单之列。

1259067284704392192.jpeg

以口味王品牌为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多方信息发现:

2012年公司实现产值5.52亿元,税收2582.57万元;

2016年口味王产值达14.1亿元,税收8366.5万元;

益阳市资阳区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7年,槟榔产业纳税突破2亿元,其中口味王纳税1.16亿元,成为资阳区首家亿元纳税大户;皇爷食品纳税9400万元。

2018年,口味王纳税超1.8亿元,增长47%。

2020年,新增规模工业企业18家,总数达132家,其中口味王、颐丰食品、奥士康等5家企业产值10亿元以上。

另据潇湘晨报报道,2021年12月14日,在湖南省企业100强名单中,口味王以42.35亿元位列第97位,而在2021湖南制造业企业100强排行榜中,口味王位列第41位,伍子醉则以28.08亿元的营收位列第62位。

5189469092451904512.png

不是食品

具备成瘾性 槟榔如何监管?

5189469092451904512.png

2020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修订《食品生产许可分类目录》,未将“食用槟榔”收录在内。2003年时,槟榔就被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列为一级致癌物,槟榔的“食品”身份常年饱受争议。

梳理此次各地的监管动作,“食品经营者不得将槟榔制品作为食品销售”、“对食品经营场所销售槟榔及槟榔制品的,立即联系食品经营单位下架”、“不得销售食品包装和标签标识的槟榔及槟榔制品”,是监管部门的监管重点。

而这也引发思考,不是食品,那么目前市面上仍在流通的槟榔包装产品是什么身份?如何厘清这类产品的身份以及对应的监管类别?

“地方特色性产品”,杭州一槟榔品牌线下代理商说,据其介绍,该品牌今年2月份就未在包装上印食品生产许可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看购买的四五包不同品牌的槟榔制品,均未发现包装袋上印刷有食品生产许可证。

在食品生产许可获证企业信息查询平台上查询后发现,湖南伍子醉食品有限公司发证日期为2020年11月10日,有效期至2021年9月7日。湖南口味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发证日期为2018年8月2日,有效期至2021年10月13日。

“如果槟榔不能作为食品售卖,槟榔制品不能在市场上销售流通,那可能以后很少会有人愿意大量采购槟榔鲜果,我们就要考虑是不是种一点别的经济作物了。现在槟榔树还在种,也有人愿意来收的话,我们应该还是按照现有的来管理。”海南一种植户说。

上正恒泰律所杨如意律师则认为,总局1582号文《关于槟榔制品有关事项的通知》指出槟榔制品将不作为食品进行监管。食品安全法不再适用于槟榔制品,在目前尚没有其他特别监管制度的情况下,只能按照《产品质量法》进行监管,力度比原来的食品安全管理大幅下降。但是,槟榔制品产业规模大,直接涉及公共安全和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等特殊重点领域,监管全覆盖是必定的,预计后续还是会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履行监管职责,并作为执法主体。而在监管法律制度上,后续可能会参考烟草等特殊产品予以特殊立法,如果时机成熟,不排除按照药品或禁用品进行监管的可能。

48239050938256384.jpeg

2941717774150617088.png

 

记者手记 | 槟榔“欲罢不能”?顶层设计需观照各方良序调整围绕槟榔的争议依旧不断。 

在中国社会流传两千年,作为继烟草、酒精、咖啡因之后的第四大成瘾品,槟榔植根于区域地风俗文化之中,具备历史性、文化性的一面。时至今日,产业链上依旧有百万从业者赖以为生,从源头种植到终端销售,创造大量产值。 

从业者“欲罢不能”,另一方面,槟榔易成瘾的特性也让人“欲罢不能”。更重要的是,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将槟榔确认为一级致癌物。长期咀嚼槟榔可增加患口腔癌风险,主要与槟榔含有的化学物质经咀嚼后形成亚硝基化合物有关,还与槟榔质硬易造成口腔黏膜机械创伤有关。 

2018年4月,中华口腔医学会和中国疾控中心曾调研湖南省群众咀嚼槟榔和口腔癌的现状,当时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病房内,50位住院患者有45人患口腔癌,其中44人有长期大量咀嚼槟榔史。 

如何厘定槟榔的消费边界,如何从生产到流通全链条加以监管,并确定监管属性是当前舆论关注的焦点。被开除出“食品籍”后,槟榔究竟属于哪一类产品?生产环节如何促进产品健康转型升级?销售环节如何进一步与食品“切割”?在此基础上,既能保障消费者利益,也能推动目前稳定成熟的槟榔产业链良序调整,正亟需顶层设计,消费者、产业链参与方也正翘首以盼。 

记者 | 叶晓丹 程雅

编辑 | 陈俊杰

统筹编辑 | 易启江

视觉 | 刘青彦

视频编辑 | 朱星运

排版 | 陈俊杰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食品监管 每经头条 槟榔 食品监管 每经头条 槟榔 种植业 农业种植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