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童画·下|少儿读物造富了谁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7-18 18:00:02

◎市场经济条件下,要素价格会因供需关系而自动调整,再苦不能苦普通的童画作者。

小学数学教材插图舆论风暴荡起的涟漪慢慢散去后,不妨将视线拉回到资本市场,资金的流向诚实地揭示了出版产业的现状。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截至7月5日,共有32家出版公司驰骋于A股市场。对它们而言,“书中自有黄金屋”这一箴言已不再需要被论证。翻开财报,关于书的财富经或许会有更当代的提炼——教材、教辅、童书是“富矿”。

2015年~2021年,少儿类图书持续位列码洋(全部图书定价总额)比重最大类别的书籍。儿童读物成为摇钱树,但同时部分图书中出现了让人难以接受的错漏。背后原因何在?

每经记者调查发现,童书插画稿酬几乎十年未涨。从老一辈到中生代、新生代,中国不乏愿意为孩子而画的插画师们,但除了极个别名家大师能够以此为生,致力于儿童插画的作者们普遍不能以此填饱肚子。

8005309661541601280.png

教材、教辅、童书是“富矿”

8005309661541601280.png

义务教育阶段,教材免费发放,学生不用为此掏钱,对于生产教材、教辅的公司来说,虽然教材、教辅利润率比纸还薄,但架不住数量大啊,所以其仍旧成为一门好生意。

以凤凰传媒(SH601928,股价7.19元,市值183亿元)为例,其在2021年实现营收125.1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57亿元,位列2021年“全球出版50强”第9位,是前十榜单中唯一的中国公司。其教材、教辅产品总营收近84亿元,占全年整体营收超67%。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资料图)

“从利润率来讲,教材、教辅其实是偏低的,但因为它是刚性需求,市场和再版量都大,所以整体市场规模不小。哪怕一本书只赚一毛钱,也能赚很多。”曾在龙头出版公司担任高管的宋岩(化名)向每经记者表示。

在出版上市公司第一梯队中,每经记者根据公司年报,统计了新华文轩(SH601811,股价8.7元,市值107亿元)和南方传媒(SH601900,股价7.52元,市值67.4亿元)近三年的教材、教辅营收数据,发现教材、教辅之于头部出版上市公司的重要性超乎想象。

2019年~2021年,新华文轩的教材、教辅营收占当年整体营收比重分别为64.41%、68.97%和66.75%。其教材、教辅生产量连续三年都维持在超7亿册的水准,同时产销率超9成,完全不愁卖。

作为国家教材的重要出版基地之一,南方传媒同样靠教材、教辅业务屹立于资本市场。过去三年,南方传媒的教材、教辅营收占同年整体营收比重分别为71.95%、73.12%和78.3%。

南方传媒投资者关系相关负责人告诉每经记者,在公司的教材、教辅营收中,教材占比会更高。“广东省基本是一教一辅的配套,用到的教材基本出自南方传媒,但教辅会用到其他省份的版本,其市场竞争更充分。”

据悉,自2019年开始,全国义务教育年级的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教材均使用由教育部新编、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统编教材。南方传媒为人教版该三科教材在广东省的总代理。

“人教版教材在广东省的市占率也在2017年至2019年有明显提高。”上述投资者关系负责人称。据南方传媒2020年年报,广东省的人教版中小学教材市占率在义务教育阶段达63.87%、高中阶段达81.89%。2021年,南方传媒的人教版教材总码洋同比增长9%。

教材、教辅能成为出版上市公司的收入来源,也得益于政府加大投入教育。据财政部,2021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达3.76万亿元,中央对地方教育转移支付的56%用于义务教育,全国约1.56亿城乡义务教育学生免除学杂费并获得免费教科书。

在教材、教辅之外,少儿图书同样是畅销品,成为一众上市出版公司的重要营养液。

据开卷数据,少儿类图书在2021年继续保持码洋比重最大的类别地位。据悉,自2016年起,该类别一直为市场第一大板块。据每经记者核查,由开卷数据统计的2021年少儿类图书销量前10名中,凤凰传媒、新华文轩、浙版传媒(SH601921,股价7.4元,市值164亿元)、山东出版(SH601019,股价5.85元,市值122亿元)旗下产品占据8席,显示了大公司对这类图书市场的统治力。

图片来源:北京开卷公众号报告截图 

8005309661541601280.png

儿童插画薪酬十年未涨

8005309661541601280.png

既然有“为孩子而画”的人,又有旺盛的市场需求,问题童书为何还会出现?

从业15年、福建厦门的“80后”自由插画师皇小小能明显感知到中国原创儿童绘本在供给端的变化。“我刚毕业那会,大部分儿童绘本还是从国外引进的,而现在国内各类原创儿童插画和绘本非常丰富。”

自2015年起,少儿类书籍连续多年在全国书籍码洋类别中占比第一。

入行书籍装帧二十多年,萧睿子对童书行业的发展亦有直观感触。“我母亲画《宝儿》是1993年,当时还没有儿童绘本的概念,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儿童读物也不被图书市场看好。而随着社会对儿童阅读的重视,童书市场高速增长,大概在八年前达到一个顶峰,此后增长相对平缓。”

但是,十多年来,市场并未对儿童插画作家予以正向商业回报。

经历了包括市场化在内的各种冲击、洗礼后,在美术从业者的圈子里,儿童出版物插图师反而掉入“食物链的最底端”——稿酬低、门槛低。

“很多网友觉得插画行业的抱怨是无中生有,但我从事的工作经历真是如此,儿童读物的稿费确实比较低,工作量却很大。”皇小小说:“也因为预算低,所以很多儿童出版物愿意找刚毕业的作者来画插图。十多年前,比如为学字母的童书做插图,一本有二三十张插画,每张几十元到一二百元不等,我当时一个月画完一本,也就3000元左右的收入,还要再扣除几百元的税费,并且一般要时隔半年在图书出版销售后才能拿到稿酬。”

执教于广西艺术学院美术专业的人气漫画家阿梗表示,儿童插画收入属于传统出版行业的稿酬标准,并不高,而且十年了也没有什么变化,这对于儿童插画的创作者来说是一个问题,随着高回报的商业插画市场的发展,可能会有相当一部分作者要转身投向商业插画市场。

据阿梗介绍,现在初入行的插画师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走传统出版物插图的道路,工作琐碎且稿酬十年未涨,而物价与十年前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收入自然捉襟见肘;另一类是走在流行文化前端的商业插图板块,稿酬是传统文学插图的十倍以上,所以经济回报率和社会认知度以及流量效应相互作用,对付生活自然比较宽裕。“童书插画作者的酬劳,一本书只相当于一页较成熟的商业稿件的费用,这是什么概念?是生存的概念也是理想的概念。”

8005309661541601280.png

“不要把成本节省到作者身上”

8005309661541601280.png

与儿童书籍插画的低廉收入相比,做这一行的年轻人为了学美术设计却要支付很高的学费。

插画师安小逸没有接受过专业美术院校的学习,因为喜欢这一行,她通过不断参加技法类课程来握起画笔。安小逸向每经记者介绍,入门级的课程每周期几百元到一千元不等,后面要学一些大师级的课程,3000元一个周期。

重点大学科班毕业的张茹(化名),因为热爱而从事童书插画十多年,绘制了近百个项目的童书插画。这位学校里的佼佼者进入社会才发现童书插画师如此弱势,“除非你非常非常有名,基本没有定价权。我们都需要有其他工作来维持生活,包括朋友圈美国名校毕业的插画师,国际上得过奖,人家也说除了插画之外还要做别的,把儿童插画当作一个纯粹的职业是很难的。”

张茹表示,十多年来,童书插画稿酬非但没有提升,近两年还有走低之势。“传统出版社给的稿酬都很低,之前五百元一幅图的项目,现在就二三百元。”

因为在微博上画2021年东京奥运会夺冠选手走红,安小逸有了知名度,找她画画的,出价也相应有所提升。

图片来源:安小逸供图

对比各类项目的收入,儿童出版物插画的薪酬仍是最低的。“从几十元一张,涨到几百元,现在差不多到七八百元,画封面一两千元,基本上在儿童出版物的圈子能给到的‘高’,就是这个水平了。商业类项目会高得多,我画过一个IP设计的单子,几张图价格会上万。”

但同时,相较而言,儿童出版物的合约条款对创作者却是最苛刻的。

“商业类稿子我们会对修改做约定,一般是免费修改三次,超过三次我每次修改加一点费用。但跟出版社的合同不会有这一条,可能你在画第二三张时,前面的已经审过了,后面领导看了又打回来,重画不知多少次。”安小逸说。

从业10年的插画师刘念(化名)直言,出版社的合同没有保护到创作者。她的律师朋友看到“乙方违约要赔200%”的条款,直言“这种霸王合同你都敢签?”“但是不签又有什么办法呢,中国不缺插画师,但大家都很缺钱,收入不稳定,就算你不干,别人也(会)干。出版社恨不得让你白画最好了,300元~800元一张童书内页插图是普遍行情,我就没见过超过1000元一幅的,但出版社的单子一般就在300元上下浮动,都到不了800。而游戏原画一张都能上万甚至更高。”

“最近因为人教社教材事件,出版社自查,我之前做完的项目,也有一堆书要改,一堆插画要修改。审查接近苛刻。之前印刷出版的就过了,后面要是重新印刷就要新的插画,而且没有修改费用。”刘念说。

据BOSS直聘,2022年北京市的应届生插画师月薪水平大致为5000元~10000元,原画师则大致为9000元~15000元。而从对插画师们的采访情况来看,童书插画师的实际收入还远达不到招聘网上的水平,而且非常不稳定。“好的时候一个月有一两万,不好的时候三四千。”安小逸表示。

在童书出版行业从业近20年的出版商罗亮(化名)向每经记者透露,和其他热门的商业类别比起来,童书插画行业的确比较冷门。“有少数著名的、销量高的童书绘本插画家,光靠画童书插画获取高薪酬劳,他们就是专业绘本画家。其他童书插画作者多半还需其他工作来维持收入,比如主要做游戏插画和设计,这方面赚钱多,在业余时间将不怎么赚钱的童书插画作为爱好。”

“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标准都一样,但我衷心希望童书开发单位能看到并改善这个问题,不要把成本的节省用到作者身上。”这是阿梗的心声,也是千千万万个童书插画作者的心愿。

不管是因为爱好,还是以情怀作为出发点,普通的童画创作者首先还是得填饱肚子,再来坚持爱好,或者谈情怀。

8005309661541601280.png

隐藏的书号生意

8005309661541601280.png

市场需求,必然需要数量不低的童画创作者来满足,但普通童画创作者面临的困境又是那么明明白白,所以未被满足的那部分市场需求,被廉价收割——或者通过刚毕业的资历较浅的作者实现,或者通过兼职者实现。此外,还有一股容易被忽视的潜流:书号生意。

“在正规经营的出版社里,出现这样问题的概率非常低。主要多发在少数卖书号的出版社身上,因为有些书商为了赚钱,对于出版审查并不严格。”罗亮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了行业中书号买卖的“隐形生意”。

书号,是图书的身份证明、版权证明。由出版社向国家出版管理部门申请,通过分配获得。个人想出书,需要通过出版社来获得书号。

亦有行业资深人士向每经记者透露,卖书号在出版业是一个普遍现象。“有些出版社专门靠卖书号存活,他们出版能力较弱,甚至连员工也不多。但靠着每年将大部分书号卖给书商,就可以活得很滋润。”

每经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市面上一个书号的价格从2万元到7万元不等。

“把部分样章发给我们初审,符合出版要求就可以提交申报表,给你制定出版方案,匹配出版社。”一家文化传播出版公司的相关人员伍勇(化名),在得知记者想以个人名义出书时,进行了详细讲解。

“现在出版都是自费的。我们这边合作(的)出版社比较多,有上百家,会根据你的内容匹配出版社资源。交稿之后3~6个月可以出版。”根据伍勇发来的营业执照,每经记者看到,这家“专门做综合出版”的文化传播公司成立于2010年。“我们在业内十多年了,一直在做图书出版、后期发行销售等。”伍勇说。

伍勇强调,“书号不能单独买,我给你推荐的XX出版社,总费用6.5万元,这当中包含出版的所有费用,如书号、三审三校、封面设计、排版等。”

当记者表示“想出版儿童绘本”,伍勇称,“绘本这一块的要求比较低。只要画的内容大众一些、符合要求,就可以出版”。

“只要不是正规出版社直接跟你联系,都是书号买卖。”罗亮向记者指出,“一些出版社缺乏市场活力,出的书质量很差,亲朋好友写的书就能发。这也导致出版的作品水平参差不齐。”


 

记者手记丨孩子的事无小事 

人教社小学数学教材中令人不适的插图在网上发酵后,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贺羽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孩子也用过那套教材。 

“画得不好,可以说是水平问题,但为何会出现那么多儿童不宜的画面?”对于小学课本里的那些插图,同为美术专业人士的贺羽既不认可又感到困惑。问起妻子才发现,家长群里早就有过质疑声。“这版教材已经用了十年,我爱人说她之前就觉得这套教材画得丑。有的家长十年前就在投诉,怎么就那么反应迟钝呢?”贺羽告诉我们。 

有声音认为,家长们多虑了,不就是几张插图吗,何须如此放大讨论。但我们觉得,孩子的事无小事。包括贺羽在内的多位采访对象亦持相似观点:尽管插画没有一个固定的范本,也无法通过绘画水平对创作者进行量化标准。但一定不能粗制滥造,给孩子提供任何视觉产品都应怀着虔诚、敬畏之心。

策划丨刘学东

记者丨丁舟洋 朱鹏 杜蔚

编辑丨张海妮

视觉丨帅灵茜

视频编辑丨步静

排版丨张海妮 

 

相关链接:童画·上|谁还在为孩子而画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教育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