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抢占全球竞争战略制高点 易昌良:发展数字经济,“补短板”和“铸长板”应并重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6-21 17:20:45

◎在6月17日下午的“科技创新助力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主题论坛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管理专家委员会秘书长、现代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易昌良表示,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竞争的战略制高点,我国在发展数字经济时,补短板与铸长板要并重。

◎易昌良表示,近年来,数字经济深刻地改变了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与此同时,数字经济已成为了全球竞争的战略制高点。

每经记者 李卓    每经实习记者 杨昕怡    每经实习编辑 杨夏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科技的迭代进步,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迅猛,其规模不断扩大。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由2005年的2.6万亿元扩张至2020年的39.2万亿元。

6月17日,以“点燃数字引擎,赋能未来世界”为主题的第六届中关村数字文化产业国际峰会在北京召开。峰会由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网信办和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宣传部指导,中关村数字文化产业智库、中关村数字文化产业联盟、玉泉智库和每日经济新闻主办。

在峰会首日下午的“科技创新助力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主题论坛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管理专家委员会秘书长、现代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易昌良表示,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竞争的战略制高点,我国在发展数字经济时,补短板与铸长板要并重。

“发展数字经济它重点在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易昌良说。

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管理专家委员会秘书长、现代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易昌良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竞争的战略制高点

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在2021年8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经测算的47个国家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达到32.61万亿美元,同比名义增长3.0%,占全球GDP比重为43.7%。

对此,易昌良表示,近年来,数字经济深刻地改变了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与此同时,数字经济已成为了全球竞争的战略制高点。

“现在全球已有170余个国家和地区发布了数字经济战略来支持5G、AI等技术的应用。”他进一步解释,“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是前所未有的,它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

在数字经济这股席卷全球的新浪潮中,我国在其中也扮演了一大重要角色。

相关数据显示,我国的数字经济规模在2020年达到5.4万亿美元,占比16.43%,位居世界第二;美国数字经济规模达13.6万亿美元,占比41.71%,蝉联世界第一。显而易见的是,中美两国综合占比接近60%,具有极大规模优势。

易昌良认为,2016年是我国数字经济的元年,在过去的6年里,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从无到有,我国数字经济从启蒙期走向成熟。同时,我国政府也不断提高数字经济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不断加大对数字经济的政策支持力度。

与此同时,他也指出,目前我国的数字经济发展情况和美国仍有差距,主要体现在核心技术、理念塑造、产业互联网、国际化人才和碳中和五个方面。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产业技术能力不强。尽管我国数字产业的创新能力有了长足的提高,但是发展时间较短、积累不够、基础能力不强等仍是显著问题。另外,精密传感器、集成电路、工业软件、操作系统等数字产品和服务仍严重依赖进口,这也是一个很大的短板。”

他补充,尽管我国出现了阿里巴巴(BABA,股价102.24美元,市值2751亿美元)、腾讯(HK00700,股价379.2港元,市值3.65万亿港元)、百度(HK09888,股价143.5港元,市值3967亿港元)等市值超千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但总体来看,我国企业的国际化程度依然不高,且相关法律制度还不完善,数字经济区域发展也极不均衡。

易昌良谈数字经济未来发展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发展数字经济需“补短板”和“铸长板”

那么,如何弥补差距,让我国的数字经济更好更快地发展?

易昌良认为,发展数字经济它重点在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

他表示,从宏观上,我们要加强宏观经济治理数据库的建设,提高经济调控的科学性,促进经济总量平衡、结构优化、内外均衡,以更高水平的开放参与国际经济合作。

从中观上来看,我们应该加快工业互联网建设,提升制造业的基础能力,推进制造业智能化转型,构建一批各具特色、优势互补、结构合理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从微观角度来看,我国应该以数字技术推动企业管理转型升级,通过对消费者的数字流、资金流、物流的分析,捕捉消费者需求变化信息,从而完善经营决策,通过多维度的数据构建多视角、宽领域的评估体系。

“另外,还应该加大与产业上下游的配套企业的合作力度,帮助小微企业成为大企业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从而促进小企业的繁荣发展。”他说。

从大方向落到实处,我国的数字经济具体应该怎么办?

易昌良表示,我国在发展数字经济时,“补短板”与“铸长板”要并重。

既要针对我国数字产业链的关键环节发力,突破芯片、操作系统、工业软件等基础性技术瓶颈,减轻对国际供应链的依赖,摆脱受制于人的局面,又要紧紧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历史契机。

易昌良指出,我国应该继续发展面向终端消费者的消费互联网,这既是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优势所在,也是迎合面向消费者与面向产业的互联网这两者的融合趋势,同时我们要抓住新一代数字技术互联水平不断提高的机遇,大力推动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将自主可控与对外开放并重。

“同时,作为引领未来的新经济形态,数字经济也将催生出大量新业态,例如共享经济、数字贸易、零工经济。因此,我希望数字经济能够更好地快速增长,为我国经济带来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易昌良说。

封面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数字经济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