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商业观察

每经网首页 > 商业观察 > 正文

高乃则到底欠了多少钱?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2-19 11:00:31

在高乃则被立案之后,其名下的资产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但实际上,高乃则被调查前,其与家人均已陷入了巨大财务负债中。估计现在高乃则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欠多少钱。那么如今究竟还有多少债务等待着高乃则呢?

每经记者 张静    每经编辑 杨欢

时隔两年,陕西前首富高乃则再度引起外界关注,这个曾经坐拥数亿资产的前首富到如今锒铛入狱,高乃则用自己的浮沉人生,给那些企图“围猎”干部的人拉响了警报。

在高乃则被立案之后,其名下的资产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但实际上,高乃则被调查前,其与家人均已陷入了巨大财务负债中。估计现在高乃则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欠多少钱。

那么如今究竟还有多少债务等待着高乃则呢?

涉嫌非法吸储,高乃则被立案调查

在陕西府谷县有这样一种说法:“陕北海红子,党忠高乃则”。海红子说的是当地的特色农产品,党忠是其创业搭档,高乃则是当地富有传奇色彩的民营企业家。

从一介平民到诸多光环加身的知名企业家,高乃则的创业故事可谓是“梦想照进现实”的真实写照。比如他曾是2010年度“陕西经济人物”,还获称“陕西首善”的称号。

曾有媒体曾报道,从1999年开始,高乃则个人先后拿出1.5亿元无偿捐助给贫困的农村。汶川地震、玉树地震,高乃则都捐了100万元。2008年,高乃则以2890万元的捐赠额,位列胡润慈善榜第91位,同时也是唯一上榜陕西富豪。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慈善家”,近年来却接连卷入了行贿案件中。2018年6月,榆林原市委书记胡志强被查。随即牵出高乃则背地里行贿一事,这让高乃则被立案调查。根据《起诉书》显示,胡志强受贿案中,行贿数额最多的就是高乃则。

2008年至2011年,胡志强利用职务便利在煤炭资源整合审批、3052化工项目顺利进行、协调建设银行榆林分行筹集资金等方面为高乃则提供帮助;2008年至2011年,胡志强先后八次在榆林市政府办公室、榆林市金龙饭店附近等地,共计收受高乃则给予的人民币830万元、24万美元、价值人民币35.65万元的纪念金币一套。

除了胡志强之外,高乃则与陕西省佳县原县委书记辛耀峰也关系密切。根据《检察日报》2018年10月报道,辛耀峰被西安检察院提起公诉。他被指控在担任府谷县县长、佳县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索取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

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高乃则“第二宗罪”又被挖出。12月2日,陕西府谷县公安局发布公告称,高乃则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并且,警方在公告中还表示,希望以借款名义参与集资的集资参与人能到公安局报案。

这是高乃则继“行贿”罪名后的“第二宗罪”,可以预见的是,两大罪名加身的高乃则,显然没有了翻身的余地,但他曾经创造下的巨额财富,却值得我们反复推敲。

旗下资产摇摇欲坠,金融机构最受伤

1995年,34岁的高乃则用所有积蓄买下了府谷镇二矿的经营权,乘着陕北煤矿产业的风口很快便赚的盆满钵满。

1998年,高乃则成立了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再往后的十年内,高乃则买了八个煤矿,年产能达两千万吨,成了当时中国最大的民营煤矿企业之一。

而高乃则的产业远不止于此。

根据粉巷财经调查,截至当下,高乃则名下有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府谷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等30家公司。在这30家企业中,高乃则共担任14家公司的法人、30家公司的高管,实际控制了21家公司。

图片来源:启信宝(下同)

从地域分布来看,高乃则的产业主要布局在陕西,共有25家,而在陕西省内,高乃则的产业主要分布在府谷县,因此有了“高乃则在府谷跺跺脚,地都会晃三晃”的传言。另外,高乃则的产业内蒙古有4家,山西1家。

从涉及的行业来看,煤矿业依然是重中之重,高乃则名下共有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府谷煤业集团有限公司、陕西奥维乾元化工有限公司、山西沂州神达金山煤矿有限公司等13家涉及煤炭建设、开采、批发的企业。

其中,高乃则直接、间接持股20%以上的共有10家;持股50%以上的共有5家,

可以说,高乃则掌握着府谷绝大部分优质的煤炭资源,依靠煤矿,高乃则实现了从穷小子到陕西首富的逆袭。

此外,高乃则也入局了房地产这个火极一时的领域。根据启信宝数据显示,高乃则名下有府谷县兴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陕西云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府谷县兴茂典当行有限公司等6家房产开发企业,涉及业务有地产开发、物业管理、工程建筑、餐饮住宿等,其中最有名的便是西安北郊一家名为“喜来登”五星级大酒店。

此外,高乃则还涉及电石生产和运输行业。4家电石生产企业全部分布在内蒙古,高乃则持股80%的有3家,另外一家则担任公司法人;运输领域的公司有3家,主要服务对象为府谷地区的煤矿企业,由于铁路运输在大宗货物运输方面具有不可替代性,也极大的赋能了高乃则名下煤矿业的蓬勃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煤炭、地产这类风口领域以外,高乃则名下还涉及了4家林业、农业领域的公司,除了府谷县兴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被高乃则间接持股70%以外,其它3家的持股比例并不高。

然而,这一切的成就随着高乃则的倒下而戛然而止,受此影响最大的,除了高乃则名下的产业经营以外,借贷机构可谓是元气大伤。

根据粉巷财经调查来看,高乃则名下的陕西奥维乾元化工有限公司目前的欠款共4笔,总计达3.7910258亿元。其中,金额最大的是建信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的26446万元人民币,其次是中国民生银行西安分行和中国农业银行府谷分行。

此外,陕西奥维乾元化工有限公司还受到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罚款30万元;被执行欠款总计3.25472459亿元,涉及招商银行榆林分行、兴华环保科技和奥维佳能焦电化工。

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被执行16.19034784亿元,失信被执行9.80184458亿元。涉及机构有农业银行府谷支行、华融国际信托、土地局等;终本执行案件中未履行金额为23.609303亿元,未履约比例为50.90%。

府谷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被执行金额为2.76612484亿元;失信被执行0.26299612亿元,涉及机构有中铁物资太原轨枕有限公司、五寨县鑫强小额贷款、江河创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律诉讼赔款为7024.331853万元。

此外,府谷煤业集团有限公司涉及被执行金额为0.34396027元,终本执行案件中未履行金额为9.120349亿元,未履约比例为45.91%。

府谷县中联矿业有限公司被执行金额为5.94790908亿元,终本执行案件中未履行金额3.98279亿元未履约比例为25.79%。

陕西省府谷县国能矿业有限公司被执行金额为2.06150000亿元,终本执行案件中未履行金额为4.580121亿元,未履约比例为39.45%。

另外,陕西云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未履约金额为30万元;府谷县兴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未履行金额为422.42万元;

经粉巷财经整合,目前高乃则及名下产业被执行、失信被执行的判决有24条,总金额达40.6294073亿元,仅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一家企业就被执行25.9921924亿元;终本执行案件中未履行金额41.937136亿元。

由于没有按时履约,包括高乃则在内的负责人所持有的股权、采矿权等财产被法院查封,名下不动产和投资情况也等也遭到调查,高乃则被纳入失信名单,限制消费。

大厦倾覆,高乃则已负债114亿

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失信执行人”“限制消费人员”“被执行人信息”中都能搜索到一堆高乃则的名字。近三年间高乃则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达到30次左右,而其家人也多次被列入该名单中。此外,高乃则股权被冻结了29次,周边风险多达825条。

粉巷财经了解到,其中,高乃则名下最重要的企业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在2021年11月29日新增股权冻结金额达2040万元人民币,企业状况也显示“严重失信”;府谷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由于受到高乃则事件影响也显示“严重违法”。

另外,高乃则名下的两家电石公司鄂尔多斯市以利亿利利源电石有限公司、鄂尔多斯市三维化工有限公司、准格尔旗北方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欠税9.6903万元、23.344775万元、5.65765万元。

鄂尔多斯市以利亿利利源电石有限公司欠税公告

鄂尔多斯市三维化工有限公司欠税公告

准格尔旗北方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欠税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11月份,西部产权交易、北京产权交易所刊登了三则高乃则公司债权拟转让的招商公告,合计约27亿元人民币。

1.对府谷煤业集团的债权本金14.20亿元,利息及罚息7亿元。

2.对陕西奥维乾元化工公司的债权本金2.93亿元,利息含罚息3499万元。

3.对陕西省府谷县国能矿业公司的债权本金2.5亿元,利息含罚息4407万元。

而府谷煤业集团、陕西奥维乾元化工公司、陕西省府谷县国能矿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高乃则,实控人均是高乃则。

其中,第二个债权以陕西奥维乾元化工公司持有的海则庙煤矿采矿权提供抵押担保。而海则庙煤矿,可采储量近1亿吨,证载产能150万吨/年;第三个债权以三道沟镇的采矿权提供抵押担保,采矿权保有储量2000余万吨,年产量120万吨。

这三则拟转让的债权标的公司,都是高乃则旗下最重要的资产,而在最近被抵押说明了债主已经对高乃则按时履约不抱希望。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仅府谷县煤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已经陆续出质股权18200股,质权人分别为府谷农村商业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建设银行榆林分行、中国民生银行西安分行,说明高乃则名下的资金链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危机。

从以上调研数据来看,高乃则名下质押的27亿元、强制被执行的40.6294073亿元、欠税的0.00386927亿元、终本执行案件中未履行金额41.937136亿元以及法律诉讼总金额达0.702433亿元、借贷的3.7910亿元和一些罚款导致高乃则负债金额达114.132462亿人民币,更何况是未披露的营收数据以及未履约的一些借款。

某种意义上来看,公司实控人和公司的正常运营是密不可分的,在高乃则被调查期间,其名下产业在一定程度上都造成了影响。

封面图来源:摄图网500108183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