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市场

每经网首页 > 市场 > 正文

燕郊95后本地小伙“被迫买房”:我不是拆迁户,我们对房价更焦虑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25 08:28:38

◎“买房子两年多了,我只是买的时候去看过一次,甚至后来装修好了都没有去看过,因为房子本身就是被迫买的,根本没有去看的兴趣。”

◎在燕郊买房并不都是身价翻倍的例子,燕郊楼市一夜腰斩之后,还有更多血本无归的例子。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每经编辑 陈梦妤    

“来了北京就是燕郊人”。

距离北京仅一河之隔的河北廊坊燕郊,承载了太多北漂的安家梦,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他们推高了这里的房价。白天前往北京国贸、望京等区域工作,夜晚回到燕郊的家中睡觉,“睡城”之名,正是来自他们。

然而多年来,燕郊当地人的形象却逐渐模糊。要知道燕郊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只不过环京的标签过于显眼,并且这里还有很多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李葱悍就是。

虽是燕郊本地人,但李葱悍家并不是拆迁户,没有赶上房价大涨,也没有“一夜暴富”。和其他一些北漂不同的是,在燕郊买房似乎是他的必选项。与购房大潮一样,李葱悍的心跳也会随着燕郊楼市一同律动。

只不过,经历了在燕郊“被迫买房”,李葱悍的人生轨迹也悄然发生了变化。

“被父母逼着买房”

在燕郊,房子始终是个绕不开的话题。

“我是买房人中很典型的被迫买房,”李葱悍说,“明明不想买房,但父母非逼着你买。”

作为一名95后,今年25岁的李葱悍“英年早房”,毕业第二年就在燕郊当地买了房,如今的他在北京努力地工作还房贷。

“房子是2019年买的,70年大产权住宅,当时价格是每平方米1.7万元,父母给我拿了首付款,现在的月供是我自己在还。”

“虽说是二手房,但是那种没有住过的毛坯房,开发商建成也没几年。前房主是一对外地的年轻情侣,他们在燕郊上班,就在燕郊买了房,后来人家要回老家发展就把房子卖了。他们应该在燕郊还有别的房子,否则这套房不会是毛坯的。”

据李葱悍介绍,他的房子在燕郊也不算特别好的地段,是远离北京的一端,就算去住也会有些不方便。

“据我父母说,在他们小的时候就已经有燕郊即将划入北京的传言,但直到今天也还是个传言。”李葱悍笑着说。

“中介告诉我,前房主稍微赚了一点。不过我去办手续的时候,感觉燕郊楼市实在是太火爆了,我甚至一度怀疑办手续的人中是不是有托。我在审批流水的时候排队排了好久,人真的是满满当当全都挤在屋子里,银行也有好多人都在那里直接做贷款。”

在李葱悍眼中,燕郊似乎是一夜之间变成现在的“睡城”:“我上初中高中的时候,身边同学和朋友都是我们燕郊本地人,大街上还都是老房子,现在到处都是新住宅小区了。”

去燕郊买房是很多北漂的首选,国道102两侧是燕郊有名的房产中介一条街,几乎看不到其他行业的门面。最火爆的2016年,燕郊楼市用癫狂来形容并不为过,当时这里除了发房地产广告的大爷大妈们,就是发房地产广告的姑娘小伙。

燕郊曾经十分火爆的房产中介一条街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

直到现在,虽然燕郊的房价和高位相比简直是“腰斩”,但“燕郊放松限购”“燕郊楼市回暖”等小道消息依旧时时传来。随着北京地铁平谷线即将穿燕郊而过,经纪人们似乎又开始活跃,记者近期也屡屡接到推销电话,在经纪人们看来,燕郊再次大涨只是时间问题。

买房两年多只去看过一次

“其实他们给我买房的时候我还抗拒了一段时间,我不理解父母为什么会那么拼命的想给我买房。他们说将来升值了可以再卖了,但我能感受到他们是不愿意让我卖的。”

“买房子两年多了,我只是买的时候去看过一次,甚至后来装修好了都没有去看过,因为房子本身就是被迫买的,根本没有去看的兴趣。”

“我父母告诉我,现在房子便宜了,能买就抓紧买,当时我觉得是不是他们被燕郊的中介忽悠了。”

李葱悍的父母显然是对买房存在焦虑,这种焦虑很大程度上来自燕郊楼市的屡次波动,本地人的感受应当比北漂们更敏感些。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燕郊的房屋均价仅3000元/平方米左右,2010年开始上涨,从当年2月的6700元/平方米涨到高峰时期的9000元/平方米。但随着限制外地居民购房和限制贷款政策的出台,燕郊的房价2012年又逐渐跌回6000元/平方米水平。

2013年,燕郊楼市重新上扬,几乎一天一价,很快从6000元时代来到万元时代。但不久,1年社保限购和信贷收紧,使得燕郊房价在2014年又回到了均价8500元/平方米。

再后来就是2016年,燕郊房价开始彻底放飞。曾在燕郊做过中介的王寒这样描述最火爆时的盛况:“我们老板直接拿出一箱子钱找开发商把一栋楼包下了,不用多久就能加价卖完,简直像在捡钱。”

2017年建设北京城市副中心的消息传出,就是在这样疯狂的氛围中,燕郊房价一跃超过了3万元/平方米,有些楼盘甚至超过了4万元/平方米。

燕郊某片区的密集楼盘 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

但这一切都在2017年6月一夜改变,当月廊坊地区正式限制外地人购房,交满3年社保才能买,燕郊楼市很快腰斩,目前均价只有2万元/平方米左右。

李葱悍认为,自己的人生轨迹因为这套房子而改变了,这也是他抵触买房的最根本原因:“自从买房之后,我每个月背上了房贷,感觉做什么都放不开手脚,时常想着‘每个月还有这么多钱要还’。其实2019年我刚毕业一年,还有考研的计划,之前是考研失败了,所以就特别想再考一次。但买了这套房之后,虽然父母说可以替我还贷款,但我作为一个成年人,不愿意再让父母为我出这份钱了,所以考研的计划就泡汤了,得赶紧工作挣钱还房贷。”

“开始还会觉得遗憾,但现在也无所谓了。”

“从我父母的角度说,他们就觉得必须在燕郊把房子给我买了,帮我交了首付,他们的任务大部分就完成了,后面结婚生子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了。当然,我父母还说,如果我还不上月供,他们也能帮我还。”

“希望涨一涨”

李葱悍说,感觉现在燕郊被外地人填满了,他们大部分在北京上班,然后在燕郊买房子,“燕郊房价涨到今天的水平,肯定和北漂们的购买力有关。”

但他也羡慕那些早前在燕郊投资房产而身价倍增的北漂:“我有个同学,北京奥运会前后买了燕郊一个商改住项目,当时单价也就在8000元/平方米,现在虽然房价比最高时跌了不少,但也翻了几倍了,他简直赚翻了。”

当然,在燕郊买房并不都是身价翻倍的例子,燕郊楼市一夜腰斩之后,还有更多血本无归的例子。

2021年初,《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经采访过一位网名叫厚土的外来燕郊买房人,他当时希望将自己在燕郊天洋城的房产免费送出去,“2016年买的,40平方米70年产权住宅,西向,总价78万元。”

“越还贷感觉越亏,还不如现在亏个首付。”厚土这样解释了自己免费送房的原因,“现在不好出手,疫情来了很少有买房的了。还款还是能还得起的,没有断供,只不过继续还房贷压力有些大。”

当时厚土告诉记者,他送房的事情基本上敲定了,但10个月过去了,如今厚土已经删除了当初免费送房的帖子,后续究竟如何,记者并未得到厚土的回复。

李葱悍在燕郊房价低位处入场,因而也希望房价能够多涨一点,因为虽然家乡和北京近在咫尺,但他毕业之后还是选择了来北京工作生活:“在我这个年纪,我觉得我更喜欢北京。我的工作在北京,大学朋友们也都在北京,虽然燕郊离北京很近,但还是会有距离。我希望我燕郊的房子可以涨一涨,这样我就能卖了在北京凑个首付了。我和广大北漂们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有这套房的生活,每个月还房贷5700元,在北京的房租是2400元,每月下来剩的钱也不是特别多了。我不怎么攒钱,因为我认为房贷就相当于攒钱了,所以剩下钱就很随意地去花。”

“我也不会月光,我对生活没有太高要求,剩下的钱能生活就挺好的。”李葱悍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章人物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每日经济新闻】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佳飞 摄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