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一年300万挂靠费,变身央企子公司!记者暗访“假央企”利益链:中介、掮客、“李鬼”……谁在从中渔利?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02 09:13:09

每经记者:尹力方   每经编辑:梁枭

7747698749706930176.jpeg

“挂靠国企央企、对接优秀民企成为国企/央企旗下子公司、让民企享受央企、国企待遇……”让民企变身“央字号”,一般人可能会认为不靠谱,不过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灰色地带。

尽管各级部门多次打击,但在利益驱使下,在灰色地带行走的“假央企”数量已有“泛滥成灾”之势。10月22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务院国资委)曝光一批假冒中央企业名单,共涉及企业353家,注册地涵盖31个省区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

在一位国企改革研究人士看来,虽然这些“李鬼”企业或非法社会组织处在不同行业,但想方设法“变身”央企旗下,往往都是为了获取更高的利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暗访发现,在这个被称为“挂靠”的市场,中介机构或掮客明码标价:“挂靠”央企四级子公司或更低层级,每年费用在300万元以上,“挂靠”偏远地方国企每年费用也要80万元。

在错综复杂的股权交替背后,隐藏着一条灰色的“假央企”利益链:除了借国企、央企之名揽工程做业务的“李鬼们”,还有赚取差价的中间商,以及拿到巨额费用的幕后操盘手。

3595114351801110528.png

假央企名单曝光后,

仍有中介推荐挂靠业务

8338644851463842816.png

电影《笑傲江湖》有一句经典台词:“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外人看来,民企、央企、中介等多方混杂其中的“挂靠”江湖多少显得有些神秘。

刚过而立之年的吴涛(化名),就是这个江湖中的一员。从名片上的职位来看,吴涛是一家企业管理公司的总经理,他的办公地点在北京CBD某高档写字楼内,提供全程一站式企业服务。

虽然公司的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但在吴涛和其所在公司提供的服务中,有一项超出普通人想象:给民企披上国企或者央企的外衣。

吴涛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时常会发布类似以下内容的广告:“挂靠国企央企对接优秀民企成为国企、央企旗下2级、3级、4级、5级公司让民企享受央企、国企待遇,提升股东背景,增强谈判优势,获得更高的融资和授信,投标、承接项目更有底气!”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在央企聚集的北京,提供类似业务的中介不只吴涛一人。他们多为工商、税务等代理服务机构的员工,通常会在微博、贴吧、招聘论坛等平台发布大量相关信息,并通过特殊字体等隐晦方式,留下联系电话。

1468279287857287168.jpeg

某中介在招聘网站发布的相关信息

图片来源:智联招聘职Q社区网页截图

之所以隐晦,是因为这种“挂靠”操作时常会被央企“打假”。继今年2月多家中央企业相继发布声明,对被冒名、被虚假挂靠的情况进行说明,近日,中央企业再次集体行动,重拳出击打击假冒国企。

10月22日,国务院国资委更是在官网直接公布了涉及353家在内的假冒中央企业名单。翻看央企本轮打假名单,可知“李鬼”之泛滥。正是由于这场由央企主导的打假行动,民企挂靠国企的乱象在近期有所收敛。

在上述名单公布后,这些代办挂靠业务的中介开始谨慎起来。以吴涛为例,此前,他朋友圈中关于央企挂靠业务的信息,发布频率基本保持在每天一次。但自10月20日以来,他再没有发布过类似信息。

“现在能够挂靠的资源比较少,您也知道最近曝光了一大批企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寻求挂靠的某民营企业股东身份,与一位曾发帖介绍央企挂靠的中介沟通时,他作出了这样的解释。

10月26日,另外一个同样从事类似业务的张姓中介则表示,大约一周前(国资委公布名单之际)就都不做了。“现在打听这事也没有用,要做的话后面可能能做,但短期‘白扯’。”

不过,这个隐秘的江湖也不是就此风平浪静。10月25日~10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民企寻求挂靠国企、央企的诉求,联系包括中海亿涟(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海亿涟)在内的5家机构,其中,中海亿涟相关人士在得知诉求后,迅速挂断了电话。此外,也有两家机构表示给领导汇报后再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据《证券时报》今年1月份报道,中海亿涟曾推介操作将公司挂靠在中粮贸易(深圳)有限公司之下,成为大型央企的4级子公司,报价300万元。

另一家在朝阳区万达广场注册的中介机构工作人员李明(化名),则在10月27日下午不到3个钟头的时间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了两家“能把控”的可对接资源。

5203722830108791808.png

挂靠”明码标价:

每年花300万元可成央企四级子公司

1558724560722179072.png

央企打假行动持续且密集,揪出“李鬼”的行动也颇有成效,但这并不意味着“挂靠”的空间已经被完全封死。换句话说,空间减小并不意味着没有操作的余地。

在利益面前,打击力度加强也让“假央企”甘愿付出更高的成本。在吴涛看来,这些年来民企挂靠国企、央企的操作一直存在,但随着打假频率、力度增加,相关价格也在发生变化。

“我们就是介绍渠道,收费标准也都不一样,一般每年都是300万(元)以上。”吴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央企的下属企业中,能够挂靠的一般都是四级公司往下,级别太高的话做不了,现在没有愿意做的。

在经过两日等待后,10月27日下午,李明向记者提供了两家“能把控”的资源。从工商资料来看,这两家公司均为中字头央企的背景,其中一家是北京北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行科技)。

工商信息显示,北行科技成立于2017年3月1日,其最终控制权属于国务院国资委全资控股的中国南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光集团),该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中国南光进出口总公司(以下简称南光进出口)持有北行科技全部股权。

6371512549021034496.png

通过启信宝查询的北行科技工商资料

图片来源:启信宝网页截图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北行科技的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服务、技术转让、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咨询;企业策划;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经济贸易咨询;翻译服务;承办展览展示活动;企业管理咨询;市场调查;会议服务;软件开发;应用软件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数据处理(数据处理中的银行卡中心、PUE值在1.5以上的云计算数据中心除外);电脑图文设计;产品设计;基础软件服务;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文艺创作;模型设计;包装装潢设计;教育咨询(不含出国留学咨询及中介服务);公共关系服务等。

这家经营范围眼花缭乱的公司,踪迹甚是难寻。进入2021年以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北行科技已经两次被北京市石景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并且截至目前一直未被移出。

就是这样一家经营异常的企业,却成了中介口中“能把控”的资源。对于挂靠在北行科技旗下的收费标准,李明表示,现在是300万元/年(包含中介费用),“挂三成四”(最终成为央企四级子公司),这个公司名额也没几个了。

从股权关系来看,按照李明的说法,在挂靠完成后,寻求挂靠的企业股权,将出现在北行科技的子公司名下,也就是央企南光集团的四级子公司。

对于相关情况是否如中介所介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北行科技,但其电话一直未能接通。不过,在与南光进出口方面的一次通话中,记者却被告知了北行科技“李鬼”的身份。“没有、没有、假的”,对于北行科技是否为旗下公司,南光进出口一位人士在听完问题后,迅速向记者回应,“我们之前查过他们的资料,并已经报警处理。”

2204045976202163200.png

蹊跷的变更:

假央企之间也有往来

7838706006261929984.png

让南光进出口方面也颇为无奈的是,虽然早已经报警,截至目前,北行科技仍是南光集团旗下全资控股的二级子公司。

工商变更信息显示,2021年1月18日,在一次投资人变更中,南光进出口成为北行科技的法人股东,自然人股东王蓓、姚林退出,公司的企业类型,也从自然人投资或控股变为法人独资。

从南光进出口方面的表态来看,在这次变更后,身为央企南光集团子公司的南光进出口就发现了北行科技的异常情况,并作了报警处理。但在2021年,这家被列为经营异常的企业,却还是有开展相关业务的痕迹。

启信宝信息显示,北行科技的高管只有执行董事兼经理张翼、监事王美宝两人,该公司对外投资涉及有6家全资子公司,其中山东亚菲供应链有限公司、煜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均是今年新成立的企业。

此外,就在今年1月投资人变更后不久,2月7日,北行科技代替和田中核城乡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田中核),成为湖南南光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南光)100%股权的持有者。

从背景来看,湖南南光就有诸多蹊跷之处。比如,16家没有关联的企业,与湖南南光拥有同一个联系电话;目前持有湖南南光100%股权的北京中民景山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7月12日被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此后的7月28日,北行科技退出对湖南南光的投资。也就是说,从2月份进入到7月份退出,北行科技作为湖南南光的全资持有者只持续了不到半年时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变更到北行科技名下之前,湖南南光曾真实地存在于一家被中核集团打假的“假央企”麾下。湖南南光的前任股东和田中核背后,是被国务院国资委重点提及的假央企。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锦曦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曦旅游)持有和田中核的100%股权,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华宇)通过全资子公司华宇中控集团有限公司持有锦曦旅游全部股权。而在国务院国资委10月22日公布的假冒中央企业名单中,中国华宇位列被公示的353家假央企名单首位。

3337935202911361024.png

通过启信宝查询的和田中核股权穿透图

图片来源:启信宝网页截图

早在2018年2月6日,中核集团公众号就发布声明称,中国华宇不是中核集团出资设立的公司或企业。中国华宇设立的各种冠以“中核”字号的号称中核下属公司的企业或机构,均未经过中核集团批准。华宇公司及其子公司各类行为均不能代表中核工业集团及所属成员单位。

被中核集团多次打假的中国华宇还曾“忽悠”多家A股上市公司。2017年12月,平潭发展(000592,SZ)公告称,拟以现金约6.32亿元购买中国华宇旗下中核新源资产。在中核集团发布澄清声明后,平潭发展于2018年3月26日终止了上述资产重组计划。

虽然“李鬼”终究变不成“李逵”,但“李鬼”搅局A股并不是个案。在媒体对中国华宇“假央企”骗局连续展开调查后,融钰集团(002622,SZ)、迪威迅(300167,SZ)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已经斩断与中国华宇旗下公司的合作。

三年之后(10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阅到的信息显示,虽然中国华宇已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但主管部门(出资人)信息仍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

本轮央企打假,中核集团仍然在公布的名单首位提醒,其与中国华宇无任何隶属或股权关系,也不存在任何投资、合作、业务等关系,其一切行为均与中核集团无关。

374816754840016896.png

打击力度加强:

已有中介打起退堂鼓

4682796606976536576.png

近年来,遭央企“打假”的企业不在少数,如果挂靠之后被国资方发声明或公告澄清关系怎么办?

“没事,不合适的话,那就再找找别的。”在被告知北行科技的情况后,李明的淡然回应或许表明,圈子里对这个问题已经见怪不怪。

在“李鬼”面具被揭穿后,中介公司的保障协议也派上了用场。“一般都是要求退款的,保障就是写在协议里面。”李明透露,一般是按照在挂靠单位存在了几个月折合全年,按月扣费。

(变身央企)可以带来好处,至少在相当多的金融机构那里,这是实力雄厚的象征。”在中国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李锦看来,如果“运气好”,碰上那些无意做详实背景调查的地方政府,还能签下利润不菲的合同。

在利益驱使下,挂靠江湖中不乏铤而走险之人。国务院国资委10月22日公布的假冒中央企业名单中,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建集团)“受灾”严重,此次公告假冒集团子企业151家,注册地遍布全国各地。

“前几年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多,一些人就借着国企、央企的名头,揽工程做业务,打着投资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旗号,碰瓷央企身份的企业不在少数。”一位大型正规企业服务代理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在这些“碰瓷”行为中,挂靠是主要方式。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暗访,包括李明在内的多位中介透露,中介协助和对方建立联系,对方则是央企或者国企的内部人士。

为了打消记者的顾虑,李明表示,款可以进公户,他们也可以配合法人认证。与此同时,他还介绍了“正经八百的流程”:挂靠公司报表不允许亏损,央企内部需要过会,委派法定代表人,材料统一管理、审计。

值得注意的是,在为期一周的暗访过程中,记者与至少五位声称可以提供央企挂靠的人士对话,对方均称相关手续合法、交易对方为内部人士。

一位地方市场监管部门人士表示,当前国内大部分区域的企业工商注册,均采取网上申报,在注册子公司的认证审核上,除了要提供母公司的营业执照正副本照片,还需要做法人的人脸识别认证。

不过,从近期多家央企的发文表态来看,中介所说的“内部人”等情况,并不见得“保真”。比如,中国电力建设集团10月20日公告,长期以来,有不法分子通过伪造相关材料等方式,将企业注册为中国电建集团下属子公司,以中国电建集团下属子公司名义开展业务。

从多家央企近期发布的公告来看,伪造公章、虚假证件恶意注册央企子公司,已经成为“假央企”变身的最主要途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自在2019年年底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上,国务院国资委打响向“冒牌央企”宣战的发令枪后,清理“冒牌央企”的工作不断推进。

10月22日,在公布353家假冒中央企业名单同时,国务院国资委提醒,请社会各界提高警惕,注意防范风险,如发现其违法犯罪行为,请尽快到公安机关报案。

如今对假央企的打击力度不断增加,不少行走在灰色地带的中介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前述张姓中介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我们现在都不做这块业务了,打听这事也没有用,都做不了。”

2879734924378491904.png

记者手记|打假“伪央企”应该协同共治

继今年2月多家中央企业相继发布声明,说明被冒名、被虚假挂靠的情况之后,近日,26家中央企业近日相继通过官网、微信公众号等多种渠道对外公告了353家假冒国企名单。

近年来,在利益驱使下,不法分子通过伪造公章、虚假证件等方式,恶意将企业注册为中央企业下属子公司,冒用中央企业名号开展经济活动,挂靠的“假央企”“伪国企”向下延伸扩张,乱象丛生。

自2019年以来,虽然大批“伪央企”在打假中被揪出,但很多央企层级架构复杂,母公司对子公司的对外投资监管存在漏洞,“伪央企”的工商信息变更也极为频繁,这也让打假的难度陡增。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清理“伪央企”过程中,相关部门没有形成合力,也没能采取有效的惩戒措施。比如市场监管部门在接到关于伪央企的投诉或者案件后,最严重的处罚仅是吊销执照和罚款,但因相关企业注册资料为审核确定过的,更多的处罚仅是作经营异常处理。

“违法成本太低,维权成本太高。”一位央企工作人员表示,要证明对方虚假注册,必须要做司法鉴定,而且只能鉴定公章和签名的真伪,不能鉴定营业执照,除非拿到对方注册时的原件,“本来就是虚假注册,哪来的原件?”

在笔者看来,目前央企大多采取多头管理模式,存在盲区和漏洞。在今后的打假中,各部门协同共治应该成为常态:国资管理部门要和市场登记注册部门形成24小时全天候、360度全方位,跨市场、跨区域、跨部门、跨产业的监管合作机制。此外,金融监管部门、公安机关也应纳入这种协同共治的平台中。

记者:尹力方

编辑:梁枭

视觉:蔡沛君

视频:朱星运

排版:梁枭 王蜀杰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