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中国第一股民”杨百万的“K线”人生:曾靠2万炒到2000万,要做股市的赢家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6-15 09:01:00

每经记者 王海慜  杨建    每经编辑 吴永久    

8286130099650310144.jpeg

有着“中国第一股民”、“杨百万”之称的职业投资人杨怀定13日离世,享年71岁。

杨怀定在上个世纪80年代通过买卖国库券积累了第一桶金之后,他又以职业股民身份进入股市,赶上了A股诞生初期的那轮大牛市,他又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二个100万,第三个100万……

作为中国证券发展史上一个标志性的个体股民,其故事还被国外媒体报道。1998年,杨怀定被中央电视台评为“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风云人物”。

杨怀定在其著作《要做股市赢家》的序言中写道,“股市是没有围墙的社会财经大学,只有留级和重读,永远没有毕业生。”


4495628729336034304.png

“中国第一股民”杨百万和他的资本传奇

4495628729336034304.png

凡是有些资历的股民一定会听说过“杨百万”这个名字。虽然这些年,他的曝光度已经赶不上那些年在市场上叱咤风云的明星基金经理、明星投资大佬,但在那个机构投资者还不占主流的“草莽时代”,杨百万,凭借着其对政策、市场的敏锐嗅觉和把握机会的能力当之无愧地成为那个时代资本市场的标志性人物。

杨百万,原名杨怀定,上海人,出生于新中国成立不久的1950年。1988年,杨怀定从工厂主动辞职下岗,而在辞职之前,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仓库管理员,虽然薪水不高,但还算有一个铁饭碗。在辞职之后,他随即开始以散户身份涉足异地国债交易,很快便从中赚取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第一个100万。在那个“万元户”都比较稀缺年代,100万对普通人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于是,杨怀定化身为“杨百万”在当时成为成功人士的一种代表。

杨百万所赚的这第一桶金和我国资本市场在上世纪80年代的蹒跚起步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他也是当时为数不多的第一个“吃螃蟹者”。

3448675523102063616.jpeg

(图片来源:摄图网)

虽然杨百万被誉为“中国第一股民”,但他所赚的第一桶金却和股市没有直接联系。在上世纪80年代国债还有一个名字叫“国库券”。公开信息显示,我国从1981年开始发行国库券,在国库券诞生初期,投资者对这一新生事物的接受度较低,而这样的认知上的盲点,虽然使普通大众难以辨别其中蕴含的价值,却给杨百万这样拥有敏锐嗅觉的投资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在上世纪80年代,由于国库券的交易没有明文规定,所以市场上不乏国库券的地下交易,导致当时的市场较为混乱。到1988年,财政部发布方案,允许国库券的持有人自由出售国库券,这也赋予了国库券交易的合法性。

不过由于当时互联网还远远没有普及,导致各地银行之间没有联网,因此各地国库券的价格往往有较大的差别。

有一次,杨百万从报纸上了解到国家开放国库券交易的消息,他很快意识到其中蕴含的机会。在1988年4月的某一天,他以108元的价格一下子买入2万元国库券,等到当天下午,很多人明白过来开始纷纷买入时,价格一下涨到112元,杨百万在此时选择抛售。仅仅半天时间,他赚到了以前数个月的工资——800元。

据报道,在进一步确定国库券存在异地交易差价的机会后(在异地银行以较低的价格买入国库券,然后再带回上海,以较高的价格卖给银行,赚取差价),他一下子就东拼西凑了10万元直奔安徽合肥,在合肥某银行买进了价值10万元的国库券,随后便返回上海进行卖出,前后几天内就挣了2000多块钱,而当时上海一些工厂一名技术工人的月薪仅有200~300元,也就是说杨百万凭借异地买卖国库券在短短几天内就能赚到一名技术工人将近10个月的工资。

在尝到甜头之后,在随后几个月里,他又跑遍了国内其他几个城市,赚到了从工厂辞职之前难以想象的“快钱”,杨百万也成为国内第一名从事国库券异地交易的个人。

有一段小插曲,根据杨百万以前接受采访时的回忆,当年他携几十万的“巨款”赴洛阳购买国库券时,还一度在当地被有关部门误认为他是要去收购文物。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一度曾叱咤中国资本市场的管金生旗下的万国证券也瞄准了国库券的机会。早期万国证券只有十几名员工,管金生率领这些员工跑遍全国的各个大中小城市,到处收购国库券,从而谋取差价。有报道称,一次管金生在福州一出手就买进了价值200万元的国库券。而万国证券也凭借买卖国库券这一业务成为当时国内券商业界的翘楚。不过在几年后,“327国债期货事件”的爆发,让管金生和他的万国证券就此跌落了神坛。

也许是同样看准了国库券机会带来的机缘,让杨百万曾与管金生“结缘”, 他们曾合作通过大肆收购1988年国库券在市场上大赚一笔。

在通过买卖国库券积累了第一桶金之后,杨百万又以职业股民身份进入股市,赶上了A股诞生初期的那轮大牛市,他又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二个100万,第三个100万……

据报道,杨百万的第一只股票是“老八股”之一的真空电子。他用购买国债所赚取的资金以每股90元的价格买入真空电子2000股。半年后,真空电子股价大涨,杨百万在800元以上价位抛出,净赚150多万元。从此,“杨百万”的外号,就不胫而走。

而在股市行情低迷时,杨百万的“绝招”就是选择空仓,远离熊市,“2001年开始的国有股减持的四年大熊,我一直远离股市,直到2005年1月份,虽然四年的时间我每天还要去股市上班。”他曾这样表示。

作为中国证券发展史上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个人股民,他的故事后来还被外国媒体报道。1998年,杨百万被中央电视台评为“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风云人物”。

据了解,杨百万本人一直对中国的资本市场心存感恩之心。他于2009年出版的个人著作《杨百万20年炒股心经》中,他发自肺腑地表达了感恩股市的心声,他希望广大散户要在股市磨练自己,摆正心态,与自己一同享受投资的快乐。

7716721967403534336.jpeg

(图片来源:摄图网)

在这本书中,他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对投资这项改变他命运的事业的热爱,称“散户同样可以成为投资英雄”“投资就像养宠物,有趣又有益”,又坦言“市场门槛虽不高,却不适合所有人”,书中运用很大的篇幅教广大散户识别、防范风险的技巧。

有段时间几乎所有周末,杨百万都被各地请去为投资人讲课,自称为“散户工会小组长”,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体会一次次苦口婆心地分享给广大散户,并说“我现在的工作之一,就是为散户站岗放哨”。

2013年时,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比起当年的2万块本钱,今天我股市的2000万,资产增加了1千倍,钱够用就好,养老也可以不靠国家、靠自己了,除了抽根烟、喝个茶,没有什么奢侈的爱好。”

如今杨百万,这位“中国第一股民”虽然已经离我们远去,但当我们重新回味他的那些经典语录时,可以又分明地感受到他用质朴的语言所传达的那些真挚而又深刻的投资哲学。

杨百万投资经典语录:

“炒股要有平常心,知足方能常乐,不能太贪。”

“稀里糊涂赚钱的人,一定会稀里糊涂地赔钱。”

“吃鱼不吃鱼头和鱼尾,只吃中段。”

“股市中不能做‘死多头’,也不能做‘死空头’,要做坚定的‘滑头’;低吸高抛、抄底逃顶,见好就收,落袋为安乃真英雄。”

“股市中不比谁赚得多,而要比谁活得更长、更潇洒。”

“我不是股神,我不是股评家,我是标标准准的散户。做散户不可悲,但千万不要做散户中的傻户。”

“我最多不会持有超过3只股票。每个时期都是这样,选择3只股,是因为人的精力有限。有的散户持有十几只,结果一跌,跑都来不及。”

 

4495628729336034304.png

老人逐渐淡出,后浪各领风骚,市场步入由机构占主导的时代

4495628729336034304.png

“杨怀定突然去世,外界对此还是颇为惊讶的。他是从投资国库券而一战成名的,主要是利用不同地方的价差。”安徽美通资产董事长陈红兵说道。

陈红兵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杨怀定当时发现合肥的国库券开盘价94元,收盘价98元,显著低于上海的国库券价格(112元)。于是连夜去合肥,把合肥的国库券搬到上海卖。光是合肥,杨怀定就去了接近80次,由于异地取款十分困难,他还是用箱子装着几十斤的现金或国库券往返两地,为此还请了私人保镖,成为第一个从保安公司聘请保镖的个人。从1988年4月到1989年,杨怀定赚了100多万元,“杨百万”从此声名在外。

后来国库券价格上涨,套利空间越来越小,杨怀定转而寻找其他投资机会,这一次嗅到了股票的投资机遇。他参与的第一只股票就是电真空,现在应该是云赛智联了。杨百万具有江浙上海人特有的精明与金融意识,从而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仓库保管员,到成为中国证券历史上不可不提的一个人物。杨百万时代已经过去。目前的A股市场还活跃着一批短线投资者,A股的股民是7年一个轮回,曾经的投资策略慢慢的被淘汰,也就是短线投资者慢慢被市场消灭。随着这两年机构收益普遍跑赢多数散户、大市,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们倾向于投资基金、间接入市,尤其新一代的85后、90后。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杨怀定那样辞职专业炒股,每天研究宏观、技术、经济等。

136340206132358144.jpeg

(图片来源:摄图网)

西安久上基金蔡立新告诉记者,“我也是90年代进入资本市场的,那时的杨怀定先生大名鼎鼎,作为一个工厂的一名工人,从倒腾国库券开始,到第一个100万,到后来全国知名的散户投资者,杨怀定先生创造出多个资本市场的第一。”

杨怀定先生作为草根英雄在证券市场留下了通俗实用的“名言”:“股市中不能做死多头,也不能做死空头,而要做滑头”;“炒股就像养宠物”等等。实际上近年来,随着A股市场价值投资理念的渐渐深入人心,散户由于研究能力的局限性,机构投资者的优势表现得更充分,杨怀定先生跟大多数先前成功的个人投资者一样,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而成功的光环归属于知名的公募私募等投资机构,这是投资者的进步,也是新时代下A股的进步。

东方融投李晓禄则表示,“杨百万”是中国第一代资深股民,通过买卖国库券赢得人生“第一桶金”,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知名度不亚于当下的顶级基金经理。他的出现唤醒了新中国个人投资者参与资本市场的热情,他最近十几年从公众的视野消失了,也代表着中国资本市场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一个由个人投资者占主导的时代跨越到注册制大背景下机构投资者占主导的资本市场。这是中国资本市场从新兴市场到国际重要资本市场的必经之路。

1315217011802514432.png

中国资本市场从注册制开始,股票发行由核准制到注册制,上市公司的上市门槛降低了数量上升了,这样的大背景下,对参与市场的投资者要求大幅提高,要求投资者对公司基本面要有深入的研究,特别是注册制新股上市前五天不设涨跌幅限制,这样对投资者对公司估值能力大幅提高,这也导致最近几年机构化进程加快,因为很多个人投资者最近几年发现自己炒股收益率已经跑不赢买基金了,这也进一步加快了中国投资者机构化的进程,未来全面注册制到时对投资者的能力要求更高,所以不管是从欧美国家的经验还是资本市场不断制度改革,需要投资者的投资能力不断提高,都充分说明了成熟资本市场机构化是不可逆的过程。

资深私募人士陈熙伟说道,我对他的印象除了他的国库券套利,还有他作为嘉宾经常被财经节目邀约上去发表对市场的看法,然后他上节目时,言语里不会对市场多空表达太犀利的观点,但穿着红色衣服或者绿色衣服上镜,身边的朋友都会猜他的衣服颜色是他“想说而不能明说”的暗喻,这点还是挺幽默的。想想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市场还是那个市场,老人逐渐淡出,后浪各领风骚,浪浪不息。

虽然证券市场机构化是一个大趋势,但从博弈的角度看,价格还是那个价格,合力还是那样的合力,资金抱团的背后,机构身影更明显,散户在行情中承受的波动更剧烈,操作手法更多样,对散户要求更高。散户退场我觉得这个形容并不准确,随着网络的发达,越来越多牛散被大家所认识,也有团队作战的,团体分工的运作形式。其实应该说散户的迭代越来越成熟,总体上来看也越来越专业。散户毕竟是市场上的多数,旧的去,新的来,生生不息,这也是中国证券市场整个生态的成熟常态吧。

杨百万的那个时代,那是让散户热血沸腾的时代,但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的资本市场,和那个时代相比,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时代的主角,不再是散户。目前在存量资金下,A股表现出的分化行情尤为明显,尤其是始于去年的一波结构性牛市行情使得机构投资者赚得盆满钵满,而在结构性牛市行情下,散户投资者赚钱的只是少数,这背后反映出A股主导力量发生了改变。机构已主导A股行情,主流资金越来越具话语权,而广大散户正在逐步退出市场,流动性差、低成交量个股正大批涌现。实际上近年来,随着公募、私募、养老金、社保、险资和外资等各大机构类资金对A股的大量配置,A股市场逐渐进入机构化时代。”乔戈里资本牛晓涛说道。

6862673650756852736.jpeg

(图片来源:摄图网)

胡杨基金张凯华表示,杨百万去世,我很悲痛,中国证券市场前三十年走完了美国二百多年道路,杨百万是投机者的极少数幸存者,他离开了我们,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中国证券市场是一本教科书,一个人和机构只有与时俱进才能成功。两个红线不能丢,第一,遵纪守法。第二,不要亏损。现在已经进入机构时代,散户退场是历史趋势,原因是,过去散户为主,散户聪明,勤奋点可能成功。但现在机构为主,机构都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并且这批人经过市场淘汰证明投资能力后留了下来,散户想战胜他们,成功可能性极低。机构主导市场,必须告别投机,长期价值投资伟大企业,才能像巴菲特一样成功。杨百万后期没有与时俱进,有点遗憾。

记者:王海慜 杨建

编辑:吴永久

视觉:蔡沛君

排版:吴永久 马原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