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独家专访南极电商董事长张玉祥:南极电商不是卖吊牌的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5-08 22:53:30

◎在股东大会上,有投资者问到时间互联和“卖吊牌”业务关联性,张玉祥当即打断说道,“南极电商不是卖吊牌的”。张玉祥向记者解释,除了品牌授权,南极电商还为客户提供数字化管理等服务。

◎张玉祥多次坚定否认公司存在造假行为,并表示就被质疑造假一事给公司及股东带来的损失,很快会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每经记者 舒冬妮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南极电商董事长张玉祥。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舒冬妮(资料图)

如果不是被质疑财务造假一事给公司及股东带来的冲击,张玉祥可能还不会这么早面对媒体,按照他的说法,接受媒体采访不符合自己的作风。

5月7日,南极电商(002127,SZ)2020年度股东大会结束后,在公司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尚浦中心10楼的办公室,董事长张玉祥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首次对外正式介绍南极电商的商业模式,也直接回应了关于造假的相关质疑,以及南极电商的蓝图。 

“最大的错误是认知错误”

当天(5月7日)的年度股东大会还未正式开始,张玉祥就来到会议室,对因被质疑财务造假而给中小股东造成的损失,向投资者表达歉意。张玉祥反思,自己最大的错误是认知错误。会议临近结束时,张玉祥向现场股东连鞠数躬,拱手作揖后离开。

在这场风波之前,张玉祥认为“做比说更重要”,做出成果才值得去说,只要把业务做好,结果自然能说明一切。风波之初,张玉祥对外的回应也多是:账上有钱、资金充沛、现金流充沛、或(会)进行股票回购。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张玉祥却说,现在的策略变了,“说不说是自己的权利,以前我们是晚说,现在也不要求早说,我们是边做边说,为的是对中小股东负责”。

“他只是罗列了一堆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造假要么账实不符,要么跟客户勾结,只要一调研就会清楚,第三个我也没有主观动机,不炒股、没质押,并且造假很重要的一点是把服务费做高,都没有逻辑的……”张玉祥提起被质疑造假,仍有些不满。

据张玉祥称,在某券商的PPT广为流传之后,他也曾主动邀请该券商来公司调研,愿意提供所有数据供调查,但被对方拒绝。

对于该说法,截至发稿记者暂未拿到涉事另一方的回应。

张玉祥越说越感到气愤,对于给公司和股东造成的损失,张玉祥表示很快会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无论是在股东大会上,还是接受专访的过程中,自始至终,张玉祥都坚决否定了所谓的财务造假。“不存在的,他们根本不懂……我们高利润靠的是规模和快消……南极电商最大的壁垒是规模和时间,还有供应链端的口碑……”

对于部分投资者仍存质疑,张玉祥已经很平静,“只能用时间换空间,真的有价值也不用担心,如果真的没有价值,时间是最好的沉淀”。

“南极电商不是卖吊牌的”

在股东大会上,有投资者问到时间互联和“卖吊牌”业务关联性,张玉祥当即打断说道,“南极电商不是卖吊牌的”。张玉祥向记者解释,除了品牌授权,南极电商还为客户提供数字化管理等服务。

“对于经销商开店铺的,我们收取一次性品牌授权费,而对于有生产的,会给一个账期,保证他们的现金流。”张玉祥告诉记者,品牌授权业务高毛利的原因是因为只有服务的人工成本。股东大会上,张玉祥也表示,南极电商的高利润靠的是规模和高频快消。

张玉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未来数字化管理和品牌授权业务人员配比为1:1,为供应链端服务,覆盖从授权等基础服务到数字化全服务。

“我当时提出南极(电商)共同体,就是认为制造业过剩,服务也不够,因为中小企业建立不了品牌,没有研发、制造、数据、财务、法务等高级人才,而南极电商可以免费提供。”张玉祥希望能解决制造过剩的问题,为供应链端服务。

“工厂或经销商和我们合作,领了10万元标(品牌授权),卖不掉可以退给我,我们没有保底(销售)。”张玉祥说。

对于市场质疑的库存增加,张玉祥表示,“因为阿里的销售在下降,我们的标就没有大幅度给阿里的客户,但不给也不行,所以总的来说,在阿里销售下降或增长不快的前提下,我们对阿里的客户没有那么高的增长要求,希望他们良性增长,不要因为过度增长最后亏损”。

张玉祥把新的增长点放在了拼多多,2020年拼多多GMV(商品交易总额)增幅达到121.98%,增幅远高于阿里12.20%的增长,拼多多渠道占比也提升至21.89%。

能成为一家数字化公司吗?

打通8000个线上店铺和2000个线下工厂,让每个店铺都有2000个工厂的商品,每个工厂都可以有8000个销售点,工厂一件代发,张玉祥将这个模式定义为数字化连锁,他认为这将是一场革命。

“一张图片连接工厂、经销商和店铺,一家店铺通过图片卖掉商品,后端的工厂就一件代发,商家没有进货成本,也没有库存压力,社会效率最高。家居服我们做了一年半,目前已经有20%~30%的品类实现了数字化。”

根据张玉祥的描述,南极电商的真正目标是供应链数字化,数字工厂、数字发货,一个工厂花2万元成本做软件打通,劳动生产率就可以提高20%。

“用信息化技术手段把文字转化为数据的能力。”这是张玉祥对数字化的定义,解决可溯源、可复制、可预测、可创新的根本问题,降本增效、提高品质。

“我们现在已经做到研发数字化、发货数字化,马上要做制造数字化,还有招商数字化……未来将全部由数据驱动。举个例子,现在电商平台商品还是根据消费者性格、爱好、年龄等形成的标签,而我们已经用商品标签,比消费者标签颗粒度更细,一个是人,一个是货,长尾标签要匹配,交互才会精准……”这是南极电商重要的增长逻辑。

按照张玉祥的设想,未来南极电商可能会单独成立一家大数据运营公司,传统制造业都可以重来一遍。

对于一直备受诟病的品质问题,张玉祥也表示,其实对于工厂的品控一直存在,通过数字化追踪,南极电商和工厂能看到每件商品的用户评价,差评是极少数。张玉祥还认为,对于品质问题,一方面是公司增加工厂及经销商审核门槛,但根本是由市场的自然淘汰机制决定。

在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也有投资者告诉记者,他们也在“赌”,“赌”南极电商能否成为一家数字化企业。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南极电商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