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每经网首页 > 推荐 > 正文

“口罩妖股”搜于特巨亏15亿元背后:供应链业务占用大额资金 客户供应商与旗下公司或存关联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20 22:43:34

◎搜于特巨亏约15亿元的消息让投资者大跌眼镜,记者注意到,不仅是存货,搜于特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也居高不下,占用了大额资金。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搜于特的一家湖北供应商与公司旗下联营企业、两家厦门客户与上市公司子公司可能存在一定联系。

每经记者 王帆  张明双    每经编辑 魏官红    

4月15日,去年借口罩概念股价疯涨的搜于特(002503,SZ)发布了2020年业绩快报,巨亏约15亿元的消息让投资者大跌眼镜,同时让其存货风险浮出水面——库存促销导致亏损7.5亿元,以及年末存货跌价准备余额7.2亿元是巨亏主要原因。截至2020年9月末,搜于特库存余额超过了40亿元,占用了公司大量资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不仅是存货,搜于特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也居高不下。2020年9月末,搜于特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存货余额合计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60%,占用了约74亿元的资金。

而这背后,是搜于特近五年来一路“狂奔”的供应链业务。事实上,搜于特早就不再只是一家运营“潮流前线”品牌的服装企业,而是成为了一家服装原材料的贸易公司。贸易本是现金高周转的行业,搜于特的资金流动性却一再下降,这不禁让人产生疑惑。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搜于特的一家湖北供应商与公司旗下联营企业、两家厦门客户与上市公司子公司可能存在一定联系,或通信地址相同,或办公地址相近,另外,在联系电话和人员方面也存在一些关联。

湖北供应商与上市公司联营企业通信地址相同

成立于2016年7月的湖北卓越长基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越长基),到2017年末,已成为搜于特预付超7000万元的供应商。

搜于特2017年年报显示,按预付对象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中,卓越长基名列第四,预付账款余额为7284.48万元。截至2019年末,搜于特对卓越长基的预付款余额升至8137.89万元,成为搜于特期末第二大预付款项。

搜于特2017年年报预付账款前五名 图片来源:搜于特2017年年报截图

搜于特2019年年报预付账款前五名 图片来源:搜于特2019年年报截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作为搜于特预付金额超过8000万元规模的供应商,卓越长基颇为神秘。2016年~2019年,企业年报显示的缴纳社保员工人数均为0人,而从企业地址来看,其与搜于特的联营企业湖北尔邦富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尔邦富)联系颇为紧密。

2019年,搜于特对尔邦富进行投资。在2019年年报和2020年半年报中,搜于特都把尔邦富列为持股47.37%的联营企业。

卓越长基和尔邦富均位于湖北省监利县。在工商登记资料上,卓越长基的注册地址为监利县容城镇城东工业园(玉沙大道以南),尔邦富则在监利县容城镇城东工业园,注册地址略有差异。不过,两家公司2019年的年报通信地址相同,均为湖北省监利县容城镇玉沙大道168号。

3月31日,记者来到监利县容城镇城东工业园,试图寻找卓越长基的踪影。园区以纵向的工业园路为主轴,众多纺织服装、食品、医药企业分布于横向的容城大道、茶庵大道、玉沙大道等路旁。记者在玉沙大道以南绕行一圈,该区域有几家较大的纺织企业,但记者并未发现卓越长基、尔邦富两家企业的相关招牌。

在通信地址玉沙大道168号,有一家名为湖北金梭纺织有限公司的厂房,而该企业名称是尔邦富2018年7月以前的曾用名。记者在厂房门口看到,门前围墙上贴着金梭纺织事故案例警示宣传栏,门口招牌处写着“玉沙集团有限公司金梭纺纱基地”,围墙内有一栋4层高的粉色厂房,楼顶立有“金梭纺织”四个大字。

湖北省监利县容城镇玉沙大道168号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明双 摄

在厂区内,记者遇到几位正前往食堂吃饭的工人,记者向其询问厂区内“是否有一家名为湖北卓越长基的公司”,工人们均表示不清楚。记者还以布料采购合作的名义向门卫询问卓越长基的情况,说明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袁伟、大股东邓辉章的名字。门卫很肯定地表示,这里没有卓越长基这个公司,也没有这两个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不仅是通信地址重叠,卓越长基和尔邦富在人员上似乎也有交集。工商资料显示,自2016年7月设立到2018年11月,卓越长基的法定代表人为王剑平。而尔邦富2018年7月至今的董事之一,也名为“王剑平”。

那么,搜于特的供应商卓越长基,与其联营公司尔邦富是否具备实质性的关联关系?目前尚不得而知。从搜于特历史年报来看,其披露的“关联交易情况”中也并未出现卓越长基的身影。

为了解卓越长基与尔邦富的实际关系,记者拨打了卓越长基的公开电话,但未获接听。记者同时试图采访搜于特,公司董秘未接听电话,记者向公司发送了采访邮件,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厦门客户的股东与上市公司子公司相邻办公

截至2020年6月末,搜于特的第三大欠款方为厦门恩邦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邦化工)。2020年半年报显示,搜于特对恩邦化工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为9383.75万元。

搜于特2020年半年报应收账款前五名 图片来源:搜于特2020年半年报截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研究发现,作为为搜于特贡献了超过9000万元销售额的客户,恩邦化工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资产总额31.7万元,负债总额37.28万元,缴纳社保员工人数为0人。从经营地址和联系方式来看,恩邦化工与搜于特持股51%的子公司厦门瑞悦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悦隆供应链)有接近的地方。

工商信息显示,2019年8月,瑞悦隆供应链将企业经营场所地址变更为厦门市思明区观音山南投路11号荣鑫盛营运中心9楼C单元,至今未更换新地址。搜于特2020年3月发布的可转债募集说明书中,也披露瑞悦隆供应链租赁上述地址的场地作为办公用途。

巧合的是,2020年9月,恩邦化工也将企业经营场所地址变更至上述同一写字楼的同一层——厦门市思明区观音山南投路11号荣鑫盛营运中心9楼H8单元。恩邦化工的股东厦门贸融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贸融链),其注册地址为厦门市思明区南投路11号荣鑫盛营运中心9层H1单元。

这意味着,搜于特的控股子公司、客户、客户的股东,均在厦门市思明区南投路11号荣鑫盛营运中心9层进行办公。3月下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探访该地址发现,瑞悦隆供应链与贸融链在荣鑫盛营运中心9层相邻办公,9层其他区域未见任何带有“恩邦化工”的招牌。

记者在现场看到,荣鑫盛营运中心9层有两扇具备门禁功能的玻璃门,一扇门通往其他公司;另一扇门通往瑞悦隆供应链、贸融链,两家公司的招牌挂在同一面墙上,招牌墙侧有多个办公隔间。玻璃门打开后,左侧为瑞悦隆供应链,右侧为贸融链,两家公司的前台均呈开放式,相互通行未见明显门禁,有员工在两家公司之间的穿梭。

瑞悦隆供应链公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帆 摄

贸融链公司,与瑞悦隆供应链公司在荣鑫盛营运中心9层相邻办公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帆 摄

记者向在贸融链内部办公的人员询问“这里是否有一家厦门恩邦化工有限公司”时,该人员回应称:“你来对了,恩邦化工是我们的子公司”。以下是记者与该人员的对话:

记者:我想了解一下搜于特的业务。

员工:那你们应该去找(隔壁)瑞悦隆。

记者:你们为什么会一起办公?

员工:不是一起,我们是分开办公的。

除了办公地相邻,《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到,恩邦化工与瑞悦隆供应链在联系电话上存在关联。

恩邦化工2019年年报中的联系电话为180****9651,使用相同电话的企业还有厦门瑞悦隆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者是对瑞悦隆供应链持股49%的股东,其与搜于特合资设立了瑞悦隆供应链。

值得一提是,搜于特2020年半年报中的前五大欠款方中,第四大欠款方厦门汇利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利能源)与恩邦化工及其股东贸融链也有一定联系。

汇利能源成立于2019年10月,在截至2020年6月末这8个月时间内,汇利能源向搜于特贡献了超过8000万元的销售额。搜于特2020年半年报显示,搜于特对汇利能源的期末应收账款达到8875.77万元。

从工商资料来看,汇利能源与恩邦化工、贸融链、瑞悦隆供应链的办公地址也十分相近,均在荣鑫盛营运中心,但在第10层。记者现场探访了解到,恩邦化工、贸融链、汇利能源的员工之间相互熟识。

此外,汇利能源的联系电话为180****9516。同电话企业中,有一个由自然人黄河明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厦门旺德鑫针织有限公司。而贸融链持股90%的大股东、恩邦化工穿透后的自然人股东之一也名为“黄河明”。记者现场询问时,有一位自称是汇利能源的员工称“黄河明”为“老板”。

业务上下游公司的办公地相近、电话存在关联,是否具备商业合理性?记者试图采访搜于特,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五年收入翻6倍却难转为现金  应收预付款和存货占用74亿资金

搜于特于2010年上市,最早从事自有服装品牌“潮流前线”的运营。2015年,搜于特通过设立全资子公司东莞搜于特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涉足供应链业务。

据公司披露,供应链业务的主要模式为,上述子公司以股权联合的形式在全国各个服装产业聚集区投资设立多家项目公司,汇聚本区域的供应链资源和市场资源,通过发挥大规模集中采购的优势,以较为优惠的价格从服装原材料厂家采购原材料,销售给服装生产加工厂家或服装品牌企业,从而获取差价收益。

上述位于湖北监利的尔邦富、位于福建厦门的瑞悦隆供应链,都是搜于特在此背景下投资或设立的。

2015年,搜于特的材料业务收入占比仅为14.87%;而到了2019年,该占比已高达82.00%。五年间,搜于特从一家服装品牌企业,摇身一变,成为服装原材料的贸易企业。

贸易业务毛利率低,大多需要通过大规模和高周转来赚取收益。通过布局服装原材料贸易,搜于特确实实现了营业收入的跃升,2015年~2019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0亿元、63亿元、183亿元、185亿元及129亿元,五年内营业收入增长了5倍,顶峰期的2018年更是较2015年翻了9倍。

2015年~2019年,搜于特营收突飞猛进(单位:亿元) 制图:每经记者 王帆 

从净利润来看,搜于特2015年~2019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94亿元、3.62亿元、6.13亿元、3.69亿元及2.08亿元,呈现“过山车”趋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搜于特快速上涨的营收难以转化为现金。搜于特2016年至2018年连续三年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净额为负,分别为-6.12亿元、-8.82亿元及-5.91亿元。对于现金流与净利润不匹配的情况,深交所在公司2018年的年报问询函中质疑其合理性。

搜于特连续三年现金流净额为负(单位:亿元)  制图:每经记者 王帆

一边是现金流吃紧,一边是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存货逐年升高。

从应收账款来看,搜于特2015年至2019年的期末应收账款分别为5.34亿元、12.63亿元、16.35亿元、19.56亿元及25.75亿元,五年间增长率达到382%。同时,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也逐渐上升,从14.55%升至22.76%,可见应收账款占用资金的现象逐渐突出。由此产生的坏账也逐渐升高,从2015年的2862万元上升至2019年的2.13亿元,增长率达到645%。

从预付账款来看,搜于特2015年至2019年的期末预付账款分别为2.61亿元、6.51亿元、22.83亿元、16.22亿元及11.99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7.12%、9.05%、22.10%、15.96%、10.6%。最高峰出现在2017年,期末预付账款高达22.83亿元,占总资产比重达到22.10%。

从存货来看,搜于特2015年至2019年的期末存货价值分别为6.34亿元、12.64亿元、19.02亿元、27.45亿元及31.91亿元,五年间增长率达到403%。此外,存货占总资产的比例也逐年升高,从17.27%升至28.20%。

搜于特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存货逐年升高(单位:亿元)  制图:每经记者 王帆

2020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末,搜于特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存货余额分别为24.40亿元、7.69亿元、41.79亿元,合计占用约74亿元的资金,占总资产的比重约60%。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口罩妖股 搜于特 供应链 卓越长基 恩邦化工 瑞悦隆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202

0